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列宁的晚年

列宁的晚年

发布时间:2019-12-17 23:32:1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各种困难之中,列宁成功地把国家建立在一个新的经济基础上。富农与白匪的叛乱已经平定了,工业与农业逐渐恢复了。
在1921年12月的苏维埃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列宁把经济建设的第一年、没有战争的第一年的成果进行总结。他指出,在这一年里,工人阶级与农民的联盟已经巩固了,而这就帮助了恢复国民经济并加强了国家的力量。列宁举出在经济方面所取得的成就:运输的改进,电力站的建设,耕地面积的增加,煤产量的提高。
列宁自豪地说,在1921年中,顿巴斯的煤生产了5600000吨(超过了计划),泥炭生产了2225000吨。在年初,每月熔炼生铁1120吨,而在11月则已增加到4320吨。在1920年与1921年,修建了有12000千瓦发电量的电力站二百二十一座。
这些成就尽管还不大,但是它们表明危机已经过去而国家的经济生活已经在发展之中了。
就在这时,列宁草拟了中央委员会关于工会工作的决议。这大约是在党的十大通过了关于工会的决议的一年之后了。必须根据新经济政策第一年的经验制定出关于工会工作的一个详细的决议,在这个决议里,列宁指出,同群众的密切联系是工会工作取得成就的首要前提条件。作为共产主义的学校的工会,“对全体工人群众以及全体劳动者来说,……应当是学习管理社会主义工业(以后逐渐地也管理农业)的学校。”
采取新经济政策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无产阶级掌握了所有关键部门并在国内保持了领导地位;农民追随着工人阶级。党改组并且巩固了它的队伍。在列宁领导下,俄国的经济情况有了明显的改进。可以停止退却而重新前进了。列宁在1922年3月召集的五金工人代表大会上的演说中说道:
“我们已经可以停止而且正在停止我们所开始的退却了。够了。”他还指出,必须对官僚政治与官僚习气进行坚决斗争:“审查工作人员和检查实际执行情况——现在全部工作、全部政策的关键就在于此,再说一次,就在于此,仅在于此。”
同年,列宁在他关于国防委员会,人民委员会与小人民委员会的工作的指示草案中说:“……当前的首要任务不是发指令,不是改组,而是挑选人才;建立各项工作的个人负责制;检查实际工作。否则便无法摆脱窒息着我们的官僚主义和拖拉作风。”
在给瞿鲁巴的一封谈到人民委员会和劳动国防委员会的新工作方法的信中,列宁指出,主要的不足是没有对工作进行检查。“污浊的官僚主义使我们陷入滥发文件、空谈法令、乱写指示的境地,而生动活泼的工作却淹没在这浩如烟海的公文中了。”
在这些信中,列宁常常反复指出,最重要的事情是选拔人材和检查工作。每个工作人员的个人负责制必须建立起来。各人民委员不必把每件事务提到人民委员会来,他们必须主动地提出要做的工作并且对他们所做的工作负责。列宁要他的人民委员会的助手们亲自检查已完成的工作,而他自己也多次考核这项工作,注意到要使党与苏维埃政府的决议能够严格执行。他就在这些原则上建立起了一个坚强的苏维埃机构和一个管理工业的机构。
在这几个月里,列宁还时常注意到文化与文化革命的问题。他强调要提高群众的文化水平。在争取文化的斗争中,消灭文盲是起点:“文盲是站在政治之外的,必须先教他们识字。”①列宁又说,如果群众自己“从事”这项工作,文盲很快就可以扫除了。
列宁强烈地抨击那些认为无产阶级文化要经过某种特殊组织,用一种实验室的办法才能建立起来的“无产阶级文化派”。根据列宁的理论,无产阶级文化是劳动群众自己创造出来的,他们批判地吸收资产阶级文化的全部遗产并加以改造。只有吸收了以往的文化,无产阶级才能建立起它自己的社会主义新文化。文化问题是不能够像政治问题与军事问题那么快速解决的。它需要一个长时期和耐心的工作。列宁一贯号召劳动者要“学习,学习,再学习!”
他认为群众的文化觉醒是文化革命能否成功的最重要条件。他指出,真正的艺术必须扎根于劳苦大众之中;必须为他们所理解和喜爱。因而,他对于那些能够广泛地影响群众的艺术形象,像电影、宣传画、纪念碑之类,很感兴趣。
列宁再三督促教育人民委员部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其他城市为著名的革命家、作家与科学家建立纪念碑。这些纪念碑会使最广大的群众熟悉劳动人民的伟大领袖的名字与事业。
列宁极其注意增加学校与图书馆的数量的问题,因为只有提高群众的文化水平、科学、艺术和技术才能顺利发展。
在苏联文化阵线上所完成的工作肯定能推动经济的发展。
在紧张工作的这几年里,列宁像以前一样地受着他的同志们的关心与全世界劳动者的浓厚爱戴。这可以从他收到的许多书信与致敬电中得到证实。
唐波夫省的一群非党的、自称半文盲的农民,写信给列宁说:“我们希望你永远康健;永远是俄国劳动农民的伟大领袖。假如有任何人胆敢反抗我们的领袖和工人阶级,只要一接到通知,我们就会赶来援救我们的伟大领袖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杨诺夫——列宁……尽管我们不是党员,我们在心坎里、在精神上却是共产主义者……”
……我记得,当列宁读到这封信时,他的脸色是多么高兴,玛·乌里杨诺娃这样写着。
意大利维罗那的工人写道:“维罗那的工人祝你与整个苏维埃政府年年快乐!”
无产阶级的领袖是用了无数纽带与全世界劳动人民连结在一起的。
1921—1922年冬天,列宁的重病出现了初期的征候。他在过去几年中过于紧张的工作开始发生影响了。列宁在医生与党的坚持下不得不几次停止工作。
3月,他由于病得无法出席中央委员会的全会而告假。
他写道:“我不能出席全会会议,也不能在代表大会上作报告”。①但是他接着又说,如果需要他出席全会的话,他一定能出席。他始终是党的一个严守纪律的党员,准备着执行党的命令。
列宁给莫洛托夫写了一封信,提出他想在全会上提出的提案,要求否决季诺维也夫的提案,而对于党吸收新党员时的预备期要延长:对于在大工业企业里工作过十年以上的工人预备期半年;对于其他工人一年半;对农民与红军士兵两年;对一切其他的人三年。列宁的理由是:我们往往把“丝毫没有受过严格锻炼,即大工业锻炼的人”都算作工人,并且因为我们的成功,“小资产阶级分子和简直敌视整个无产阶级的分子冲进党来的浪潮就要更加汹涌了。”②尽管有病,列宁却带着他一贯的认真态度为未来的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作了准备。这是有列宁发言的最后一次大会。
在列宁的大会报告的提纲中,他提出了下列意见:“我们所缺少的主要的东西就是文化,就是管理的本领。……新经济政策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充分保证我们有可能建成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①他在大会报告中说,从新经济政策中得出来的主要的政治教训是,我们必须“同农民群众、同普通的劳动农民结合起来,并开始向前移动,其速度虽比我们所希望的慢得不可估量,慢到了极点,但整个群众却真正会同我们一道前进。到了一定的时候,这个运动就会加快到我们现在所梦想不到的速度。”他还说:“在人民群众中,我们到底是沧海一粟,只有当我们正确地表现人民所意识到的东西时,我们才能管理。否则共产党就不能引导无产阶级,而无产阶级就不能引导群众,整个机器就要毁坏。”他最后指出:“目前政治局势的整个关键和本质的东西,就是说把重心移到挑选人材、检查实际执行情况上去。”
在大会的讲演中,列宁以他一贯的坦率态度,直截了当地指出在军事共产主义时代以及在推行新经济政策以后的时代所犯的错误。他的讲演是布尔什维克自我批评的典范。他能够面向现实。他批评是为了改正。
他在这次大会上还指出,党要同从小农经济发展出来的资本主义作斗争。他说:“最后将有战斗,准确时间不能确定。”
在十一大以后,列宁建议选举斯大林担任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因病而不得不离开工作的列宁把他最亲密的战友放在党领导机关最重要的岗位上。
经过了几年的耐心与坚持不懈的工作以后,斯大林以卓越的才识,选定了开始进行坚决进攻的时机,这就是列宁在第十一次大会上曾经说过的进攻。在斯大林领导下,党以成功的工业化与农业集体化为基础,很成功地进行了反对国内资本主义分子的坚决斗争。
在大会之后,列宁继续勤奋工作。他写了一篇纪念《真理报》创刊十周年的文章。他给政治局撰写了一篇叫《论“双重”领导和法制》的文章,在文章里他反对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专门委员会的决议——把检察机关不仅隶属于中央政府,而且隶属于地方当局。列宁写道:“法制不应该卡卢加省是一套,喀山省又是一套,而应该全俄统一,甚至应该全苏维埃共和国联邦统一。”②他建议由检察机关实行一种集中的检察制度。
春天,列宁到莫斯科郊外的高尔克去。5月26日,列宁的病(动脉硬化症)第一次严重发作。他的右臂与右腿部分地失去了作用;说话也出现了障碍。据医生说,列宁的病是他用脑过度所致。在三星期内,他的健康略有起色,可是在夏天他的病又几次复发。在他患病期间,列宁作为党的领袖的工作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斯大林执行。斯大林常常去看列宁,向他汇报情况,和他讨论当前的问题,并接受他对中央委员会的指示。
8月,列宁通过斯大林向全俄党的会议致敬,并且希望他不久能重新工作。10月,列宁的确恢复了工作。他主持了人民委员会,参加了中央委员会的会议并且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讲了话。
11月,他在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作了关于俄国革命五周年纪念的演讲。他指出各国共产党应该学习新经济政策的经验,因为工人阶级对农民的态度问题,对于各国的党都是极为重要的。他在演讲结束时指出,无产阶级必须学习再学习。他说我们必须提高群众的文化水平,然后才能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外国的共产党必须学习以便消化我们的经验,并在他们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加以利用。
列宁费了很大的力气作了这个报告,报告作完就精疲力尽了。他的病症已经对他有了严重的影响。
11月20日,列宁在莫斯科苏维埃全会上演说。这是他最后一次的公开演说。他在最后指出:“社会主义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遥远的将来,或是什么抽象幻景,……我们把社会主义拖进日常生活中了,我们应当弄清这一点。这就是我们当前的任务,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任务。让我在结束讲话时表示一个信念:不管这个任务是多么困难,不管它和我们从前的任务比起来是多么生疏,不管它会给我们带来多少困难,只要我们大家同心协力,不是在明天,而是在几年以内,我们大家同心协力无论如何会解决这个任务,这样,新经济政策的俄国将变成社会主义的俄国。”①在这次演说后,列宁把他关于对外贸易垄断制的备忘录委托斯大林转交中央委员会全会。在这个备忘录里,他主张必须保持对外贸易的垄断制。
在1922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党在列宁指示下,为成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进行准备。列宁把主要的工作委托给斯大林,斯大林将于1922年12月底举行的全俄苏维埃第十次代表大会上作关于这个问题的报告。
尽管列宁的健康还是很坏,他还是想在大会上演说。但是他不能参加,因为在12月16日他受到了第二次病魔的袭击,这次右半身瘫痪了。看护他的德国教授福尔斯特,对于那几个月的情形这样写道:“在经常接受医生检查及诊治期间,在列宁必须脱衣穿衣时,他决不允许医生帮忙。1922年12月,当他的右半身全部瘫痪,已不能起床时,他还是极勉强地允许有一个看护,而后来,当他的右臂完全不能动弹时,他仍想尽量用他的左臂,以便不使别人帮助。为他人服务是他终生的格言,不让他自己要别人侍候,而要自己照顾自己——他遵守这条最高法律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在1923年1月与2月里,列宁的病稍有转缓。在疾病发作的间歇期内,他口授了他最后的几篇文章,因为他现在已经很难执笔了。
同平时一样,列宁重视事实,他知道他的工作能力已经受到损害,他必须利用余下的每一分钟了。《日记摘录》;《论合作制》;《论我国革命》;《怎样改组工农检查院》;《宁肯少些,但要好些》——这几篇文章可以说是布尔什维克党与全世界无产阶级领袖的最后嘱托。
这里,列宁特别关注整个革命中有决定意义的政治问题——工人阶级对农民态度的问题。列宁说:
“我们应当努力建成的国家,是要工人能够保持他们对农民的领导,保持农民对他们的信任,并厉行节约把自己社会关系中任何浪费现象的任何痕迹铲除干净。……只要我们能够保持工人阶级对农民的领导,我们就有可能在我国用厉行节约的办法把任何一点积蓄都保存起来,以发展我们的大机器工业,发展电气化,发展水力机械化泥炭开采业,完成沃尔霍夫水电站建筑工程等等。
我们的希望就在这里,而且仅仅在这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打个比喻说——从一匹马上跨到另一匹马上,就是说,从农民的、庄稼汉的、穷苦的马上,从指靠破产的农民国家实行节约的马上跨到无产阶级所寻求的而且不能不寻求的马上,跨到大机器工业、电气化、沃尔霍夫水电站等等的马上。”
列宁指出,在这种条件下,在农民中普遍地采用合作制会把农民直接引向社会主义。“的确,国家支配着一切大生产资料,无产阶级掌握着国家权力,无产阶级和千百万小农及最小农结成联盟,无产阶级对农民的领导已有保证等等。
难道这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一切:难道这不是我们通过合作社,而且仅仅通过合作社,通过我们从前鄙视为买卖机关,并且现在在新经济政策下我们从某一方面也有理由加以鄙视的合作社来建成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所必需的一切吗?这还不是建成社会主义社会,但这已是建成社会主义社会所必需而且足够的一切。”
但是要实现合作制,必须进行更多的文化工作。“任何社会制度,只有在一定阶级的财政支持下才会产生。不待说,‘自由’资本主义的诞生曾花了许多万万卢布。目前我们应该特别加以支持的社会制度就是合作制度,这一点我们现在应该认识到并使它实现。但是支持合作社就应该是名副其实的支持,就是说,把这种支持仅仅了解为支持任何一种合作社的流转是不够的,而应了解为支持确实有真正的居民群众参加的合作社的流转。”①在他最后的几篇文章中,列宁多次谈到提高文化水平,改善教师地位和必须经常学习的问题。
列宁讲到了精简和改进苏维埃机构的必要。他建议改组工农检查院并把它与党的组织中央监察委员会合并;他建议中央监察委员会中工人农民的数量必须大大增加,工农检查院必须赋予研究科学劳动组织原理的任务,并把这些原理广泛应用于苏维埃国家和国民经济的组织。
列宁说,中央委员会与中央监察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要注意避免工人农民之间发生裂痕;要注意使农民群众紧跟工人走并受工人的领导:“必须极其慎重地维护我国的工人政权,保持住工人政权在我国小农和最小农中间的威信和对他们的领导。”②列宁在他革命活动的最后几个月中所作的文章与讲演,明确地给党制定了党所必须遵循的主要路线。列宁指出,即使世界革命推迟了,在我国建设社会主义还是很可能的。社会主义建设已经开始了,它一定会胜利地进行下去。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以加强与发展重工业为基础。重工业将是国家工业化的基石。而当我们能够把拖拉机与进步的农业机械供给农村时,我们必须大规模地把农业社会主义化。农民的集体化将把农村直接引向社会主义。所有这些工作必须由党与苏维埃国家领导。我们必须防止苏维埃国家官僚化。我们必须有一个和群众紧密联系的、不浪费公共财产的国家机构。争取教育与文化的斗争,将为建设社会主义,为反对官僚政治的斗争以及争取农村广泛集体化的斗争准备基础。
列宁就这样提出了党与无产阶级所面临的主要任务。
列宁最后这几篇文章在后来一些年中给党以具体的指示,同时对马克思主义的宝库是一个重大的理论贡献。在这几篇文章里,列宁提出了在无产阶级领导广大农民群众的国家内建设社会主义的一个和谐的马克思主义方案。列宁的这个计划为各国共产党的活动提供了一个理论基础。
1923年3月9日,列宁的病第三次发作,随后被送到高尔克。他右半身完全麻痹了并且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的病情极端严重。他痛苦地感到病在加重。他痛苦极了,受到精神兴奋与失眠的折磨。党、工人阶级和农民焦急地注视着他们领袖病情的发展。
看护他的一位叫奥尔巴赫的教授写道:“情况的确是悲壮的。这个人,这个曾用他的言语使群众激动兴奋,曾经在辩论中说服战士并使领袖坚强起来的人,使全世界都对他的话起了这样那样反应的这个人,现在却连最简单最原始的概念都表达不出来了。”
4月里举行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这次大会没有列宁参加了。到会的代表都焦急地讨论到他的严重情况。中央委员会在大会上由斯大林作了组织报告。
在仲夏的时候,列宁的病情略有好转。失眠症好了。在别人帮助下,他渐渐可以走路了。秋天,在医生的护理下,他开始练习逐渐恢复说话的能力。
他用钢铁一般的毅力与疾病作斗争。克鲁普斯卡娅和他妹妹玛丽亚经常在他身边。苏维埃的与外国的最好的医生都被请了来。
10月,列宁可以用一根手杖自己走路了。他坐汽车出去散心。有一次他坐车到莫斯科,到克里姆林宫中他的房间里去看了看。在归途中他又在那正在筹备中的农业展览会停车看了一会。这是列宁最后一次到克里姆林宫了。
他讲话的能力渐渐恢复了。他翻阅报纸,指出哪几篇东西需要别人读给他听。看来列宁恢复工作的日子快到了。但是悲剧的结局终于迫近了。
谢马什科写道:“在那不幸的那天的前夜,弗拉基米尔·伊里奇觉得不大好。他一醒来就感到不舒服,说头痛,胃口不好。第二天早晨他醒来时仍旧觉得不舒服,不吃东西,经他周围的人苦苦劝说,他才在早饭和晚饭时吃了一些。晚饭后他躺下休息。忽然屋里的人都看出,他的呼吸沉重而杂乱了。”
1924年1月21日下午六点,病情突然加重。列宁失去了知觉,他的呼吸愈来愈坏,他的脸变得很苍白,他的体温迅速增高……在五十分钟之内,列宁因脑溢血引起呼吸器官的麻痹而辞世了。
这个悲痛的消息传到了全国与全世界。1月21日夜,召集了中央委员会的全会。次日,在那时正在开会的苏维埃大会上,加里宁宣布列宁去世了。钢铁般的布尔什维克们都痛哭起来。
参加苏维埃大会的一位劳动妇女齐冈科娃同志,对于代表们听到列宁逝世消息时的会场情况作了这样的描述:
“在1月22日,我们全俄大会的代表去参加上午的会议,当我一踏上主席台(我是被选入大会主席团的),我就从所有到会者的脸色上看出,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当我们许多人聚集在主席台上时,加里宁同志终于把我们亲爱的领袖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我们。
我们不知道你们能否想像当时在主席台上发生了怎样的情况。不哭的人极少,而这少数人不过是因为竭力抑止他们的眼泪。我的心情沉重,我觉得我真想高喊这是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
当加里宁同志把列宁逝世的消息向全体大会宣布时,欷?悲泣的声音压倒了正在演奏哀乐的乐队。每一个人都哭了,不分男女老少,都忍不住他们的眼泪了;他们大家都失去了他们最亲密的最亲爱的朋友。”
党中央委员会的讣告这样说:“这样一个人离去了:在他的战斗的领导下,我们党用有力的手,在战争的烟雾中,在全国举起了十月的红旗,扫荡了我们敌人的抵抗,在从前的沙皇俄国巩固地建立起了劳动者的最高权力。共产国际的创立人,世界共产主义的领袖,国际无产阶级所敬爱并引以自豪的人,被蹂躏的东方的旗手,俄国工人专政的领袖辞世了。”
讣告继续说:“列宁活在每一个诚实工人的心里;列宁活在每一个贫苦农民的心里,列宁活在千百万殖民地奴隶中间;列宁活在我们敌人营垒对列宁主义、共产主义和布尔什维主义的憎恨里。”
工人与农民听到了列宁去世的消息无不悲痛不已。
这是成千成万悲壮景象中的一幕。在顿巴斯矿区,第十三号矿井的工人俱乐部里正在举行纪念1905年流血星期日的一个集会。“突然之间,值班的电报员冲到了讲台上。他情绪激动,面色苍白,气也喘不出来。他悄悄地把一张纸条交给主席。主席看了字条脸色就白了。他又看了一遍,两遍、三遍。他的手颤抖了。在主席团里,人们在发抖。他们都激动了。那演说的人也发觉有些不对劲,不能再讲下去了。
主席插进来说:‘同志们,刚刚收到了一个电报,说列宁……’这句话没有说完他就用双手捧着头,像小孩子一样地哭泣起来。
‘列宁去世了——!’主席团的另一个同志帮他说完了这句话,他的声音为眼泪哽住了。
这好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全场寂然了好几分钟……一个老矿工说:‘伊里奇,亲爱的伊里奇……没有了你,我们将怎么办呢。’他的饱经风霜的布满皱纹的脸上的眼睛注视着远方,而从这双过去曾经看遍矿工生活中的一切苦难与贫困的眼睛里,泪水大滴大滴地滚了下来。那时所有的人都像这老矿工一样。大家都喉头哽塞,泪水流在他们的面庞上,他们的心急速地跳动着。
‘但是我们要代替你,永不会被忘记的老师。’那矿工好似从梦中醒来似地继续说:‘我们要充实你的党的队伍,我们要继续你毕生为之奋斗的工作……’他不能再讲下去了……新涌出来的泪水使他不得不走下讲台。
矿工们一个跟着一个地开始讲话。在他们以纯朴与真诚感动了在场的每个人的心坎的朴实无华的发言中,人们可以感到无产阶级的全部力量和威力。会场中切实地感受到:列宁去世了,但是无产者、他们的伟大领袖——布尔什维克卫士的集体智慧还活着。我们要代替列宁。”
1月23日,灵车到了莫斯科。载着列宁遗体的灵柩运到了工会大厦。沿途站满了成千成万的工人、红军士兵与农民。五天五夜,无以计数的工人农民、红军士兵与成员,从其他城市来的代表团,青年人与老年人,走进了停着列宁遗体的工会大厦的大厅去和他们敬爱的领袖告别。全国到处都举行追悼会。工人与农民都信誓他们要继续列宁的事业。外国的工人,东方与各国的被压迫民族都有同样的反响。
一个叫索科洛娃的织工,这样描述这几天的情况:“他去世时我们完全惊惶失措了!这是一个打击,是我们在革命中所受到的最严重的打击。全莫斯科都感到手足无措,似乎失去了依靠。
列宁去世了!我参加了葬礼——那么多的群众啊——几乎走不过去!全莫斯科都在哀悼。他的遗体从帕维列茨基车站移到工会大厦。我去迎接了他的遗体并且一直跟着他的灵柩走。次日我从工厂里带了一个鲜花的花圈去。我拿着那花圈,哭泣着。然而我与我的眼泪解决得了什么问题啊!有些人一面哭一面说:‘我们替他死了多好呢。’”
1月26日在大剧院里举行了一个追悼会。
党和党的中央委员会向他们的伟大领袖最后“告别”。
在一篇代表党的雄壮而又动人的演说里,斯大林宣誓要遵守列宁的遗嘱:“列宁同志和我们永别时嘱咐我们要珍重党员这个伟大称号,并保持这个伟大称号的纯洁性。列宁同志,我们谨向你宣誓:我们一定要光荣地执行你的这个遗嘱!……列宁同志和我们永别时,嘱咐我们要保护我们党的统一,如同保护眼珠一样。列宁同志,我们谨向你宣誓:我们一定要光荣地执行你的这个遗嘱。……列宁同志和我们永别时嘱咐我们要保护并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列宁同志,我们谨向你宣誓:我们也一定不遗余力来光荣地执行你的这个遗嘱!……列宁同志和我们永别时嘱咐我们要竭力巩固工农联盟。列宁同志,我们谨向你宣誓:我们也一定要光荣地执行你的这个遗嘱!……列宁同志和我们永别时嘱咐我们要巩固并扩大共和国联盟。列宁同志,我们谨向你宣誓:我们也一定要光荣地执行你的这个遗嘱!……列宁同志和我们永别时嘱咐我们要忠实于共产国际的原则。列宁同志,我们谨向你宣誓:我们一定奋不顾身地来巩固并扩大全世界劳动者的联盟——共产国际!”①1月27日是一个晴朗而寒冷的日子。祭火燃烧着,烟气在街头弥漫,全城都动了起来。载着列宁遗体的灵柩从工会大厦移到了红场。成千成万的人民拥挤在附近的街上。红旗高高飘扬。乐队奏着葬礼进行曲。随后开始了最后的告别式,最后一次哀掉的表示。四点钟,礼炮齐鸣,莫斯科各工厂成千上万的气笛以及全国成千上万的工厂和火车头的气笛都响了起来。列宁的灵柩降入陵寝的地穴。
党失去了他们敬爱的领袖,但这没有动摇它的队伍,而是使他们团结得更紧了。成千成万的非党工人,最优秀的工人都表示愿意加入列宁的党。几周之内,就有二十多万工人——在“为纪念列宁而征收党员的运动”中加入了党。
其中土拉军火工厂的一个女工叫伊兹沃尔斯卡娅的这样写道:“直到我们的领袖,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去世时,我是一个事务员,不是一个党员。我从来没有在工人的集会上讲过话,那时我是很难开口的。但是当我们伟大的敬爱的领袖与导师去世时,我不能留在党外了;我在他的葬礼的那天加入了党,而在那天我会讲话了。在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下葬的那天,我在中央商店与运输部的职工大会上作了第一次演讲。我第二次演讲是在人民大厦里。在那时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我会变得这样活跃。我第一个加入了俄国共产党(布)。”
全国最优秀的工人都向中央委员会宣称:“列宁去世以后,我们工人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站到共产党的旗帜下来。”
列宁去世了,然而亿万工人农民正在继承着他的事业。
他的旗帜是被布尔什维克党和它的列宁主义的中央委员会高举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