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百科 > 西北屏障

西北屏障

2020-01-03 01:05: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本质上来说,周制对比商制,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向贵族阶层做了更大的妥协,这就好比后世汉之于秦、唐之于隋,都是一个道理。然而只要你经营国家,遇到的问题肯定都是一样的,这个不会因为你的制度不同而有任何不同。
周武王驾崩后不久,原本在商故地负责监视商人的武王的两个兄弟管叔和蔡叔,竟然和被他们监视的纣王之子武庚结盟,联合宣布叛乱,很快原来的东夷族各部也加入了叛乱。一时间,周王朝陷入了风雨飘摇的险境。所幸,周公旦和吕尚再次联手,以铁腕手段平息了叛乱。武庚被杀后,微子被扶植成新的领袖,这才有了宋国。在平定叛乱的时候,原本位于今天山东曲阜的奄国,因为是商王盘庚时代的商朝国都,所以对周的反抗最为激烈,与周的战争打了整整3年。周公旦对他们的报复行为则显得异常血腥——所有的奄国男丁都被下令施以宫刑之后沦为了奴隶,在此之后,才有了“阉割”“阉人”这些词。
到了周昭王一代(周成王的孙子,周武王的重孙),周的国力进入鼎盛阶段,周天子开始大肆向东南扩张。在征伐楚人时(周与楚的恩恩怨怨在后面的章节里会提到),周昭王死在了回军途中,这是历代周王中少有的非正常死亡。
至周穆王,周天子重新颁布了新的成文法:《吕刑》(又称《九刑》),新法基本沿袭商的《汤刑》,在商的五刑基础之上,新增了赎(罚款)、鞭(鞭刑)、扑(杖刑)、流(流放)4种刑罚,相对于商代的刑罚,新增的4条显然是为那些比较小的违法活动准备的。由此可以看出,周穆王已经开始在动心思,准备通过部分恢复商制,来强化天子对国家的控制力。
与此同时,为了应对西北部蛮族的威胁,周穆王在其执政中后期开始大举征伐西北部的戎狄部族——这其实和后世的汉武帝是一个套路,先集权、积财,再北击匈奴,只不过周穆王更重视法治,在这一点上他要胜过汉武帝。
在周人大举向外征伐的同时,一支生活在陇西地区的部族则正在悄悄地崛起,他们就是秦人。上文已经提到,秦人的先祖是商纣王的重要将领飞廉、恶来父子,再往前追溯,则是大禹时代的皋陶、伯益。在武王灭商之后,秦的先祖出于对商王的忠诚,对周人进行了持续的抵抗,最终被举族强行迁移到了陇西地区。
当时陇西地区是华夏族和戎狄蛮族势力的结合部,要想在这里生存,就必须能斗得过那些好勇斗狠的马上民族。久而久之,秦人身上融合了商周两朝的文化基因,同时也汲取了不少戎狄文化,这使得秦人的社会氛围,既务实、尚武,同时也保留了对文明和技术的敬仰。在更靠西北的东欧平原上,1000多年以后出现的俄罗斯民族也有着类似的特质:一方面融入了蒙古人的文化基因,有着自己特有的思维模式和形式风格,另一方面又非常希望融入西欧,但同时还被对方视作异类。其实看看现在俄罗斯与西欧国家之间的关系,就不难想象2000多年前,秦国和其他东方诸侯国之间是什么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王室对秦人的猜忌心理开始慢慢减弱。周穆王时代,同为嬴姓的另一支族人在首领造父带领下为周王室效力,平定了徐国的叛乱,为了表彰造父的功劳,周穆王将赵城赐予了他,这一支族人也因此被称为赵人,成了赵国的先祖。
到了周孝王时代,陇西秦人的首领秦非子凭借其极善于养马的能力(这应该是长期和戎狄打交道的结果),获得了周孝王的赏识。在古代,马匹不只是代步工具,而且是国家重要的军事资源,秦非子善于养马,这相当于今天掌握着一个庞大的军工企业。最终,秦非子获得周天子赐予的50里封地,这便成了秦人最终一统华夏最初的根基。
周昭王、周穆王父子两代,把周的国势推到了顶峰,但必然也给国家财政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这些压力一代一代积累,到了周厉王(公元前877年)时,改革已经成了周唯一的选择。周厉王的改革方案是要将山川河流收归国有,本质来说这和春秋时代管仲的“官山海”是一个意思。然而从后面的历史看,周厉王对国家的控制力显然没有后世齐桓公小白那么强。改革遭到了贵族集团的坚决抵制,最终酿成了政变,周厉王不得不逃出镐京流亡,至死也没回去。也因此得到了“厉”这个非常难听的谥号。
“道路以目”“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些典故就是来自周厉王。需要说明的是,在历史中一旦出现“民”这个字,你千万不要直接联想到平民老百姓,自古以来,贵族士大夫有一个惯用伎俩,就是假借“民”而获己利。比如明朝晚期,当时的朝廷试图对江南财阀把持的工商业收税,结果就被以“与民争利”的理由抵制了回来,那么如何解决呢?只能向西北的贫困农民增税,这个士大夫们就没意见了,结果逼出了李自成、张献忠。同样的道理,山川河泽不掌握在周天子手里,也不可能到平民百姓手里,只可能被贵族所掌控,结果就是大量社会财富被贵族把持,下不会惠及百姓,上不能充盈国库。
周厉王死后,他的儿子周宣王继位,这一代被称为“宣王中兴”——周宣王很明智地放弃了他爹的主张,和贵族们和平共处,大伙各让一步,贵族的根基无损,国库也比之前富裕了,对比之前斗得鸡飞狗跳的混乱局面,自然可以称为“中兴”。
然而任谁也看得出来,周宣王所做的无非就是和稀泥、捣糨糊,矛盾只是延后,并没有消失。宣王驾崩后,周幽王继位。相传,幽王宠爱美女褒姒,废掉了太子,转而立褒姒的儿子为储君。其实细说起来,幽王的做法在历朝历代都并不新鲜,王室的婚姻,首要关系的不是感情而是权力,王室与哪个贵族联姻,这一支贵族与权力的关系就进了一步,如果带有这支贵族血统的孩子成了新的君王,那么自然就又进了一步。如果君王不想让某一支贵族距离权力太近,那么改换接班人甚至王后,就成了最常规的手段了。
周幽王的错误在于,他没有看清当时周王室的地位已经不是200多年前可比的了。废太子的外公申侯为了一己私利,竟然引犬戎蛮族进入镐京,以期借助外力,夺回失去的利益。结果犬戎入城后,立马把申侯丢在一边,开始在城中大肆烧杀劫掠,周幽王在混乱中被犬戎杀死,镐京城被烧成一片废墟。
废太子算是得偿所愿,成了新一代周天子,史称“周平王”。平王在郑武公、晋文侯、秦襄公3支勤王大军的护送下,将国都向东迁到了原来作为第二首都的洛邑。由此中国历史进入到了东周时代。
最先赶到的秦军在平王东迁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到达洛邑的平王,为了回报秦人,最终将函谷关以东的周故地封赏给秦人,秦的国君也获得了诸侯的最高爵位“公”。秦成了东周时代的开国诸侯。周秦同源的说法便由此而来。
我们后面的故事,便因此展开。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国学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