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定陶之战

定陶之战

发布时间:2020-01-08 01:00:12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咸阳再次陷入血腥的政治斗争的同时,章邯则在函谷关以东取得了又一个令人振奋的战果——定陶一战斩杀了项梁。这是继陈胜被杀后,山东反联军遭遇的又一次重创。
项氏是楚国传统的军事贵族,即便在秦统一天下之后,项氏在楚地南部的原封地(秦会稽郡 )依旧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依照史书记载,当地的婚丧典礼,都要请项梁来主持祭祀——不要把他想象成婚庆主持人,在古代,祭祀和战争是国家最为重要的两件大事,能够主持祭祀的,必是当地的德高望重者。即便是郡守殷通,也必须和这位“地头蛇”搞好关系,才能摆平当地的政务。
大泽乡的陈胜、吴广起义,就如同在一瓶“过冷水”中投入的一枚硬币。项梁携其侄项羽,杀掉了原本也打算造反的郡守殷通,在楚地起事,之后迅速收编当地政府武装力量,同时动员起了原封地的子弟兵——八千江东子弟。相对于黔首出身的陈胜、吴广,项氏叔侄拥有更为专业化的武装力量以及坚实的根据地。在战国时代,北方诸侯国都已经历了比较深刻的变法,对贵族势力已经有所削弱,而楚国的封建制却始终异常顽固,因此到了秦末,比之北方的贵族复辟势力,楚地贵族的力量也要强得多。
所谓八千江东子弟,他们的老家其实就是现在的苏州一带。当时那里的人文氛围和现在正好是相反的,民风尚武,以出勇士而闻名,直到隋唐时代,江淮勇士依旧闻名天下,隋末唐初王世充驻守洛阳的精锐部队,便是由江淮勇士构成。而“子弟”一词,用今天的话来说,则表明他们应该属于当时的中产阶级。相对于一般的农户,这个阶层要更富裕,自小便会接受必要的军事训练,以随时准备被征召入伍。而从利害关系而言,他们也最有理由保卫背后的政权。相对于“少年”们拼凑出的乌合之众,他们的战斗意志、纪律性都要高得多。
起事之后,项氏的兵力迅速由几千人扩充到五六万人,这其中包括收编了秦嘉所率的张楚残部、鄱阳湖的大盗英布以及刘邦所率的两三千沛丰子弟。由于项氏“前期投资大”,做到了完全“控股”,因此对这些后期“参股”的力量保持了不错的控制力,这一点远不是陈胜、吴广可以比拟的。
与此同时,项梁听从谋士——纵横家名士范增的建议,迎回了早已沦为羊倌的楚王室后人熊心,将其立为楚怀王。项氏在战国时代尚且与楚王室若即若离,保持着一种听调不听宣的关系,此时自然不会真心忠于楚王室——否则也不会有后来的项羽杀义帝,其所图者,无非是一个能够有效调动得起楚国各个部族的旗号。陈胜自立为王,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能力掌控一大堆贵族,而项氏则握有足够的资源,能够保证楚王始终只能作为傀儡。
项氏在楚地搞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齐地的田氏 ct 也加入了叛乱的行列。东方六国中,唯独齐国是不战而降,因此齐地贵族势力也保留了大量的影响力。
田氏起事于狄县,其过程几乎就是项氏在会稽的翻版——杀掉地方官,利用一直以来对当地基层的实际控制力,迅速掌握政权,之后收编政府武装,并且在自己的旧封地扩充力量。所不同的是,田氏并没有项氏那么强的定力,刚刚扩充起力量,便一路向西杀了出去,之后被章邯大军一部轻而易举击破,自立为齐王的田儋被秦军擒杀。之后,秦军一路杀来,将田荣、田横(田儋的两个兄弟 )困在了东阿城里。不得已,田氏只能向会稽的项氏求援。战国时代,诸侯国之间的相互救援并不鲜见,但这并非出于道义,而是一种投资——或是为了维系地缘上的平衡,或是为了从受援者身上攫取利益。
齐国所处的山东半岛北接燕赵,南抵江淮,在地缘上和楚国有着极强的关联性。解放战争时,解放军在完成孟良崮、济南等一系列战役之后,随即便展开淮海战役,其中的地缘原理便在于这里。因此,项梁发兵援助齐国,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围困东阿的秦军被不期而至的楚军打得大败而回。
东阿一战,不仅解决了楚地东北部的安全问题,同时也让楚人有了进取中原的机会。很快,项梁就派遣项羽和刘邦联军攻击城阳(位于今天山东省与河南省交界 ),在经过了惨烈的攻城战之后,城阳最终易手。由于遭遇了守军顽强的抵抗,楚军在进城之后展开了疯狂的屠杀——古代战争史上,屠城的恶例便始于秦末。春秋战国时代,虽然战争同样非常惨烈,但一旦战争结束,交战方都会表现得非常克制,战后杀降乃至对平民进行屠杀的例子鲜有记载,长平之战可能是唯一的例外 cu 。而自楚汉时代开始,屠城成了一种威慑手段,不得不说,这是文明进程中的一种倒退。
城阳一战之后,项羽、刘邦联军与项梁军,形成了两条相互平行的线——项羽、刘邦在攻破城阳之后,在项梁军南翼继续向西,抵达杞县(今河南省开封市附近) ,在这里再次与秦军展开激战,斩杀了三川郡郡守、李斯的长子李由。而项梁则在同时率领楚军主力,攻击濮阳,这期间,项梁数次战胜章邯。一连串的胜利彻底冲昏了项梁的头脑,他没有意识到,这些胜利来得太诡异了:随着快速推进,楚军的兵力正在越来越分散,而章邯所率的秦军此前虽然打了几场败仗,却并未伤及根本,相反,来自咸阳的补充兵力正在源源不断地来到濮阳。
与此同时,刘邦、项羽正在南翼高速急进,大量的中原之地成为楚的领地。这种情况下,项梁根本不会舍得让南部的楚军放弃已有战果,来回援楚军主力。此外,楚军与齐国盟友间的关系也早已宣告破裂:田儋被杀之后,田假随即自立为齐王,后者是齐国末代君王齐王建的胞弟,显然齐王假更接近正统。田荣、田横兄弟俩随即放弃了攻秦,转而在齐地“平叛”——虽然已经被亡了一次国,但贵族们显然没什么长进。
齐王假虽然在血统上具有正统地位,可是硬实力却远不如他的远房亲戚们,三下五除二便被打跑了。逃亡中的齐王假最终选择了投奔楚,而项梁也非常慷慨地接纳了他,将这样一个“正统”捏在手里,其中的意义显然是不言而喻的。项梁的这一决定,使得田荣、田横这些齐地的实力派彻底和楚军决裂。
公元前208年九月,此时距离李斯全族被诛杀已经过去两个月,士兵们或许还在跃跃欲试,等待着下一场战斗,而秦军的高级将领们,却正处于一片迷茫之中:朝堂之上,赵高已经一家独大,胡亥已经沦为有名无实的傀儡,文官集团中,一个人所处的位置高低,完全取决于他与赵高的亲密程度。这种情况下,前线的将军们成了赵高的眼中钉——军人靠战功授爵,靠战功获得提拔,也就是说,军人可以完全不受文官集团朋党关系的制约。而对于章邯等人来说,此时如果他们战败,必然会让赵高抓住借口除掉;如果战胜,则会进一步被赵高视作潜在威胁,那么最终的结果依旧是被干掉……
然而战争终归是要继续打下去,在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下,将军们早已失去了继续作战的理由,可是此时回咸阳必然是死路一条,或许对他们来说,战争是唯一能让他们暂时忘掉困局的麻醉剂。
自七月开始,中原地区迎来雨季,这一下,就下到了九月。连绵不断的秋雨让项梁进一步丧失了警觉性。在古代,雨季是最不适合行军的,相对于防守方,雨季对进攻方的影响要大得多。此时,项梁大军正在定陶(今山东省菏泽市下属的一个县 )城下围困秦军。让项梁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一支秦军正在悄无声息地从背后向楚军袭来,铺天盖地的大雨让秦军的行进变得异常困难,但也掩盖掉了一切征兆。
在雨中行进了一天一夜之后,这支狼狈不堪的秦军突然出现在了项梁的背后。楚军在突如其来的攻击下很快便陷入一片混乱,由于与盟友的关系早已破裂,距离楚军最近的齐军选择了作壁上观。等到项羽所部急急忙忙地回援时,战斗早已结束,留给楚军的只剩下一堆被割去首级的尸体,这其中也包括项梁的。
至此,崤山以东最强的一支贵族叛乱力量遭到了重创,其他诸侯军随之噤若寒蝉。然而这一切对于章邯以及所属的秦军将士而言,已经变得毫无意义,随着朝政的崩塌,秦军的军功授爵体制早已无法继续兑现。虽然可以攻破叛乱的城池,咸阳却派不出官吏和更多的武装力量来恢复秩序。这支屡战屡胜的秦军,在帝国腹地甚至凑不齐足够的给养。一切迹象都在表明,一切都即将结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