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汉承秦制

汉承秦制

2020-01-08 01:08:20 来源:亮剑军事网

  秦末楚汉争霸时代,历史便依照这一标准模式重演了一遍:秦王朝灭亡之后,公元前206年二月,项羽自恃楚军在灭秦过程中形成的对其他诸侯压倒性的优势,主持了诸侯分封,在经历了短暂的大一统之后,华夏大地被一群贵族们重新分成了18个诸侯国,史称“戏下分封”。项羽自封为西楚霸王,为了能够便于四面出击,项羽放弃了关中,将都城建在了毫无遮拦的彭城。而被项羽视为潜在威胁的刘邦则被封到了在楚人眼中是荒蛮之地的巴、蜀、汉中三郡;而至关重要的关中地区在被楚人疯狂地烧杀劫掠之后(笔者所在的西北地区,很多方言中“楚人”都是一句骂人的话 ),被项羽一分为三,分别分封给三个秦朝降将——章邯、司马欣、董翳,分别号雍王、塞王、翟王,三家合称“三秦”,用以监视汉中地区刘邦的动向。而这三人此前坐视楚军坑杀秦降,在秦人眼里是彻头彻尾的“秦奸”,其政权稳固性可想而知。楚国贵族的短视和昏聩在此再一次表露无遗。
在巴蜀之地做了短暂休整之后,刘邦所率领的汉军在当年八月抓住项羽忙于和齐作战无暇西顾的时机,依照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从故道(因临故道水得名,在今陕西省风县附近 )兵进陈仓,进而攻入汉中,之后汉军顺势消灭了“三秦”。至此,汉成了关陇形胜之地的新的主人。在秦故地,汉政权几乎全盘恢复了秦时的法律,很多条款的处罚甚至更为严苛,所谓汉承秦制便由此而来,社会秩序、经济运行很自然地便得以恢复并再次转入战时体制——秦法的背景原本就是战时立法。而与此同时,楚则复辟了过去的贵族旧制,兵将的赏罚完全凭血统的亲疏,贵族拥有大量的特权。到此,两方的优劣已经无须再次比较,因为一切都和百余年前一个样子,而结果自然也是一样,在制度和地缘的双重劣势下,项羽集团的败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经过最初的交锋之后,刘邦所率的汉军从关中地区迁出到荥阳—成皋一线,在这里与项羽所率的楚军主力形成了东西对峙的僵持局面。与此同时,刘邦命大将军韩信北上开辟第二战场,消灭魏、代、赵、齐等北方诸侯;此外,刘邦策动被封至楚国以南地区的九江王英布发动叛乱,牵制项羽主力;又联合项羽后方的彭越以截断其后勤补给线,由此汉对楚就形成了4条相对独立又彼此呼应的战线,使得项羽陷入到了四面受敌,顾此失彼的不利局面。这一布局的核心其实就是在荥阳—成皋(今天河南省郑州市附近 )一线楚汉主力之间的消耗战。而关陇之地在汉军手里,再次成为一统天下的利剑——借助关中以东的山脉屏障,汉军无须把过多精力放在后方根据地的防务上,因此没有后顾之忧;此外,作为刘邦“大管家”的萧何凭借关中平原肥沃的土地加上秦帝国所遗留的水利设施以及社会动员机制,源源不断地向荥阳前线输送着补充兵员、军械以及粮草,看上去似乎可以是无穷无尽。
以军事贵族集团为核心的楚军,看似强大却只是一时之强,没有坚实的根基作为支持。史书上记载,楚军在与汉军的交战中胜多败少,但整体军力却是越胜越弱,而在战场上看似不占优势的汉军则是越败越强——依托关陇之地的汉军就像一只高速转动的砂轮一样,将楚军的刀锋一点点地磨平。最终,项羽所谓以鸿沟为界与刘邦讲和平分天下,说白了就是被耗得实在没多少家底了。而在楚军后撤途中刘邦指挥汉军回军掩杀,也谈不上什么“背信弃义”,谁也不会在投入大量时间和无数鲜血之后,在敌人临近崩溃的时候为了一个虚名而让一切回到起始状态,怪只能怪项羽把别人当成了傻子。
再往后便是广为人知的“十面埋伏”“垓下被围”“乌江自刎”。虽然项羽的最后这段时间被历代文人以各种方式加以美化,但无论如何还是无法掩饰一个事实:这是统一战胜了分裂,公正战胜了特权,秩序战胜了野蛮,平民战胜了贵族。楚两次被秦所灭,一次被秦国所灭,一次被秦法所灭。与之相比,更为重要的是华夏大地再次迎来的大一统的和平时代。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秦制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