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中国大陆人员和台胞撤离科威特纪事

中国大陆人员和台胞撤离科威特纪事

2020-01-15 00:15:5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伊拉克在这场战争中惨遭失败,损失严重。仅在地面战斗中,伊拉克就有42个师被歼灭或被击溃,被俘官兵约达8万人。从空袭阶段到地面战斗中,伊拉克伤亡人员共达10到15万人。伊拉克被击毁的坦克3300辆,火炮2200门,装甲运兵车2100辆,分别占伊拉克各战区坦克的78%,火炮的70%,装甲运兵车的73%。伊拉克的工业、石油及其他经济设施也遭到严重破坏,巴格达和巴士拉遭受破坏的程度更为严重。据统计,伊拉克在这场战争中的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美元。

canvas.png
由于力量对比悬殊,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以较小的代价赢得了这场战争。据统计,多国部队人员损失仅1000人左右,其中美军300人左右;损失各种类型飞机约50架,其中美机38架;美国两栖攻击舰与巡洋舰各1艘触雷负伤。
沙特阿拉伯为这场战争付出了巨大代价。沙特阿拉伯是这场战争的主要对阵国,但无力应对局面。面临伊拉克的入侵威胁,沙特政府毅然决定让美国等多国部队进驻沙特,并动员一切人力、物力和财力,不惜一切代价,依靠外国力量打赢这场战争。据统计,这场战争多国部队的战争费用高达700亿美元,而沙特在海湾危机和海湾战争中的各项支出就达500多亿美元,其中向美国出资135亿美元,约占捐赠总额450亿美元的30%。此外,沙特阿拉伯还向多国部队提供陆、海、空军基地,负担多国部队一切后勤供应。
科威特遭伊拉克入侵,遭到严重浩劫。据报道,科威特在这场浩劫中各项损失高达600多亿美元;死亡人员1.2万之多;40多万人流离失所;约200幢楼房被焚毁;全国950口油井有670口被伊拉克点火焚烧,每天烧掉价值1?4亿美元的原油。此外,这场战争造成严重污染问题,尤其是油烟造成的大气层污染更为严重。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我国在科威特共有4885人,其中大部分是在科威特工作的工程劳务、医务等各类人员,有大使馆、新华分社工作人员,还有约150名台港同胞、新加坡和埃及华裔。由于形势紧张,伊拉克占领军胡作非为,我国在科威特的人员安全毫无保障,他们在生活上也遇到很大困难。有的公司储备粮严重不足,有的工地缺水,有的公司的汽油遭伊拉克士兵抢劫,无法发电,高温下无法开空调。
我国驻科威特使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采取了必要的应急措施,决定把住在埃米尔王宫附近的8名新华分社人员和在科威特大学学习的留学生接回使馆,并把在科威特工作的女医生和女劳务人员安排到商务处招待所。使馆为稳定各公司数千劳务人员的思想情绪,解决他们的具体生活困难做了大量工作,但科威特的条件每况愈下。8月9日,伊拉克宣布各国在8月24日之前必须关闭在科威特的使馆。大家听到这一消息后,心情更加焦急,都在盼望着国内尽快作出撤离在科威特工作人员的决定。
伊拉克入侵、兼并科威特后,党中央、国务院十分关心我在科威特工作的全体人员的安危,江泽民总书记亲自过问此事。李鹏总理指示:“要争取时间,抓紧采取一切办法,不惜代价,把在科威特的人员(包括港、澳、台同胞)平安接运回来。”在外交部、经贸部、公安部、中国民航总局、国务院港澳办和对台办、海关总署、卫生部等单位的具体参与下,制定了撤离回国的总体方案。根据这一总体方案,在国内,这项工作的对外交涉由外交部负责,人员撤离的组织安排由经贸部负责。由于海湾水道被封锁,通往沙特的陆路又为伊拉克军队阻绝,惟一的办法只有从科威特乘车经伊拉克转至约旦首都安曼才能搭乘飞机。所以,在国外,这项工作由驻科威特、伊拉克、约旦和阿联酋使馆分段负责。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滞留在科威特的台港人员约150人,其中大多数是台湾人员。他们中有台湾派驻科威特“商务代表处”的人员,也有私营企业的人员,而大部分是“中华工程公司”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及其家属。这些技术人员在科威特主要承担机场跑道的修建工程。由于他们住在机场附近,他们的住所便成为伊拉克入侵者重点警卫的禁区,这给他们在生活上带来很多困难。
伊拉克入侵、兼并科威特后,台湾当局也曾研究过如何接出台留科人员的方案。台湾“外长”钱复等公开表示,台湾“有自己的办法,要用自己的渠道”。他们声称,台湾当局一直在接触各种渠道,设法安全撤出台留科人员,但这些渠道“绝不包括中共”。当时,台湾当局曾与美国、日本、伊拉克、伊朗、约旦、韩国、沙特、巴林、泰国、匈牙利等10国进行过联系,乞求帮助,但都无济于事,它所谓的渠道不灵。滞留在科威特的台湾人员只好自谋出路。台“外交部”派往科威特负责主持全面工作的“代表”见势不妙,与其妻及属下9人假以韩国籍现代公司属员身份先行逃离科威特,撇下其他台湾人员于不顾。两名在科私营企业工作的台湾同胞为逃命,驾车逃到科威特与沙特阿拉伯交界处,两次企图越境逃离科威特,但都被伊拉克士兵用枪逼回科威特。
“中华工程公司”在科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及其家属宛如一群孤儿,叫天不应,呼地不灵,一筹莫展。这些台湾同胞听说他们住地附近的科威特妇女被伊拉克士兵强奸,对自己眷属的安全分外担心。他们通过我国有色公司和中土公司驻科办事处负责人询问我们使馆能否向他们提供帮助,我们很快便给予肯定答复。接着,台湾“中华工程公司”驻沙特、科威特经理直接与我们使馆就此事宜进行电话联系。次日,他与另外三人到我们使馆提出三点要求:第一,住地附近驻有伊拉克军队,这些军人到台胞住地找姑娘,威胁到台胞女眷的安全。为此,他们要求将29名女眷及孩子迁至中国大使馆住。第二,要求使馆提供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一旦战争爆发,他们可以把国旗挂在住地。第三,大陆人员撤离时,要求帮助他们一起撤离。
我国驻科使馆经研究并请示国内,对台胞的要求很快给予答复。对其第一项要求,对台胞女眷的处境深表同情,但使馆住房有限,实在难以腾出多余空房,便将台胞女眷及孩子安排在使馆商务处招待所住,大陆在科工作的150名女职工也做了同样安置。对其第二项要求完全给予满足。对其第三条要求表示同意,将统一安排他们随大陆职工一起撤离。因台湾的护照不能使用,将发给其中华人民共和国旅行证,因情况特殊,手续可以从简。台胞对此再三表示感谢。他们提出,如大陆在科人员有何困难,他们也将鼎力相助。他们主动向大陆公司工地送油、送水。台胞眷属及孩子住进商务处招待所后,受到热情周到的照料,他们深受感动并提出要送给招待所一万美元,以表酬谢之情,被我们有关人员婉言谢绝。在这段时间里,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亲如家人。他们共同表示,不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大家都是中国人,要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共渡难关。
海湾危机继续发展,伊拉克当局要求各国驻科威特使馆闭馆的日子越来越近。国内要求一定要把在科的全体中国人安全撤出,行动越快越好,以防不测。国内一再指示,人员撤离时要编好大队、小队、班、组,指定各级负责人,要求大家听从指挥,严格组织纪律,途中提倡团结互助,遇有情况冷静处置,严防出现混乱,要充分体现中国人有组织有纪律有道德的气度。人员分批撤离时,应优先照顾妇女、患病人员。国内还一再指示,为体现祖国对港、澳、台同胞的关切,在撤离时,对港、澳、台同胞应优先照顾,并向他们提供一切便利;要求驻科威特、伊拉克、约旦、阿联酋使馆大力协助查找和安排港、澳、台同胞,尽快使他们安全撤离科威特、伊拉克,并对他们的合理要求酌情适当满足。
根据国内指示,驻科威特使馆和驻科各公司人员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人员撤离工作中去。他们进行周密细致的组织安排工作,除安排大陆全体人员和台胞外,还找到了在科的香港人、华裔新加坡人、埃及华侨、马步芳的侄孙女及孩子、在科威特定居多年的原籍新疆的老华侨全家等。此外,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混乱情况下,有32名大陆劳务人员一度下落不明,经我方与伊方联系,才知道他们已被送往巴士拉监狱,伊方很快便把他们送往我国驻巴格达使馆。与此同时,使馆拟定了全体人员分批撤离的名单,通知到每个人。计划用100辆大型车辆,于8月18日集中安排大批人员撤离。谁知天有不测风云,8月16日,这100辆车被伊拉克军队强行开走,用作将科威特的物资运到巴格达的货车。这一突然变化使中方人员无法按原方案集中撤离,只能重新组织车辆。从8月19?25日,在短短的一周内,在科的全体中国人员共4885人全部撤出科威特。
在撤离科威特之前,我国驻伊拉克使馆就按国内指示精神,做好了必要的对外交涉和组织安排工作。伊方应允通知伊拉克边防站对中国人提供方便;免除进出境签证;不检查行李;鉴于部分在科劳务人员的护照无法从业主处索回,对无护照者给予特殊照顾,由使馆出具集体旅行证,证明他们来自科威特。撤离人员路经伊拉克如遇抢劫,伊方答应采取必要的安全保卫措施。与此同时,使馆组织人员携带食品、罐头、饮料、药品、汽油,分头到巴格达各路口负责接送,照料撤离人员,并负责收容失散人员。在使馆人员的努力和关照下,失散人员全部归队,全体撤离人员得到了短暂却十分必要的休整,这项雪中送炭的工作给撤离人员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驻约旦使馆为接送撤离人员做了大量工作。驻约旦大使就此事宜多次与约方联系交涉,使馆参赞率员专程到边界迎接、照料撤离人员。约方对中国人提供了一切方便。当撤离人员从伊拉克出境时,约旦边防官员把入境签证的印章交给中国人自己办理盖章手续。按照国内指示,驻约旦使馆包下四家旅馆,供撤离人员过境休息之用,大使馆还派专人负责迎送和照料他们食宿。
为能迅速、安全地将在科全部人员接回祖国,经国务院批准,民航总局决定派专机前往安曼接人。这项决定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在国外人员的关切,也是一项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政治任务。这项工作分两段进行。第一段先把撤离人员由安曼接运到阿联酋沙迦,第二段再从沙迦运抵北京。为此,驻阿联酋使馆和驻迪拜总领馆专门成立了迎送撤离人员领导小组,派专人负责这项工作。
到8月29日中午,4741人(中方在科人员4738人,另有3名华裔新加坡人)分乘我国民航的24架次包机和班机平安回到北京。137名台湾人和4名香港人在撤至安曼后自行返回目的地,另3名埃及华侨径直返回开罗。
当第一批撤离人员抵达北京时,国务院秘书长罗干受李鹏总理委托,专门到机场向他们表示欢迎和慰问。机场海关人员遵照国务院领导关于“特殊情况,特事特办,提供一切方便”的指示,对全体回国的撤离人员给予热情而又周到的照顾。
此次撤离工作进行得如此顺利,受到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单位的一致赞扬。江泽民总书记指示,要对此项工作给予表扬。在接运人员过程中,各使馆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赢得了撤离人员的好评和赞扬。
从科威特撤出的全体中国人都已平安回归故里,与家人团聚。这项工作引起了巨大反响,产生了重大的政治影响。
在国外,当外国人看到挂有五星红旗的浩浩荡荡车队时,他们齐口称赞:“中国好!”当撤离人员听到国内决定派专机接他们回国的消息时,当他们从国外到国内,所到之处都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时,他们处处感到祖国的温暖,很多人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有的人在抵达北京时打出自己书写的标语:“祖国好!”“祖国,我想念您!”有的人高呼:“共产党万岁!”许多人深有感触地说:“尽管行程数千公里,历尽千难万险,但每到一地都得到使馆的热情接待和妥善安排,并能在短短几天内顺利回到祖国,这同滞留在伊拉克、约旦边界上其他国家数万难民无依无靠的境遇相比,还是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好!”这段发自肺腑的言谈,表达了广大撤离人员的心声。
积极协助台、港、澳同胞撤离科威特一事,在台湾岛内和香港引起强烈的反应,并获得普遍赞扬。台湾舆论认为,从科威特撤离人员一事清楚地表明了海峡两岸的国际地位和外交实力的悬差态势,显示出台湾“外交”的“弱势无力”和大陆在外交上的优势和强大的影响力;台湾当局在国际上无法保护台胞的权益,说明台湾“实质外交”作用十分有限。有的报纸嘲笑、指责台湾当局在人命关天的时刻还“不要中共帮助”,表明他们纯系只顾自己“面子”,而“不以人道为前提”的行径。
接连撞击热点的萨达姆香港报纸在社论中说,在救援台湾在科人员问题上,北京处理得相当漂亮,自应赢得台湾及海外各地华人的赞扬。香港《天天日报》8月26日在题为“中国使馆救人显尽民族感情”的社论中说,如果不是得到中共驻科威特使馆的义助,数百名港客及台湾人员仍陷落在战火迫在眉睫的险境,不知何日方能与家人团聚,甚至客死他乡的战火中。该社论还说,中共使馆协助营救港台同胞,让这群无助的“孤儿”先行撤走,纯是基于血浓于水的民族感情,纵所处地域不同,政治信仰有异,但彼此都是炎黄子孙。台湾的一些知名人士,甚至台湾及在海外的亲台华文报纸也都认为,撤员一事有利于促进未来两岸的关系。
许多随大陆人员撤离科威特的台湾同胞再三感谢对他们提供的帮助,多次流下激动的泪水。他们说,是祖国拯救了他们,他们永远不忘祖国对他们的关怀和照顾。旅美华人赞扬这一行动体现了我国对台胞“怀有深厚的骨肉情谊”,是“患难见真情”。他们称赞我们采取果断行动,向处于险恶环境中的台胞伸出援助之手,此精神十分珍贵,犹如一颗“精神炸弹”,其政治影响“无可估量”。它使广大华人看到,新中国才是全球炎黄子孙的“名副其实的坚强后盾”。
此外,台湾“外交部”派驻科威特“代表”因玩忽职守,临阵脱逃,受到台湾舆论界和许多华人的谴责。8月28日,台湾“外交部”以“在非常情况下失职”为由,解除了他的职务,并给予记过处分,据说他是台“外交部”第一位因失职而被解职的“外交官”。
海湾危机和海湾战争是20世纪90年代初发生的重大国际事件,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内,世人不会忘记这一事件。在这一危机中,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共渡难关,它是海湾战争中有关中国人在海外命运攸关的一段生动插曲,也将成为中华民族统一进程史中的一段佳话。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科威特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