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第二次车臣战争

第二次车臣战争

2020-01-18 23:16:48 来源:亮剑军事网

  1999年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有“高加索狼”之称的巴萨耶夫不满足车臣事实上独立的现状,要求实现北高加索地区更大的自由。为此他公开叫嚷已经组建了敢死队,要“解放达吉斯坦”、“解放整个高加索”,并在同年7月4日率领200多名“车独”武装分子潜入达吉斯坦进行恐怖活动,偷袭了俄内务部队哨所,从而点燃了第二次车臣战争的导火索。8月7日他又指挥5000多名武装分子聚集于达吉斯坦和车臣边境,分两路攻入达吉斯坦,向俄军猛烈进攻,企图继在车臣赶走俄军以后再在达吉斯坦打败俄军,以实现车臣、达吉斯坦脱离俄罗斯而建立独立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的目的。

u=1658750031,351869408&fm=26&gp=0.jpg
指挥此次行动的34岁的沙米利·巴萨耶夫是车臣前总理,车臣叛乱分子的领导人。他勇猛善战,因1995年在布杰诺夫斯克的车臣战争期间扣押人质而出名。他在总统大选中败给了马斯哈多夫,在出任了几个月的总理之后加入到总统反对派的行列。
面对巴萨耶夫的进攻,8月10日,刚刚成为总理的普京就与总统叶利钦及有关部门领导人讨论了车臣形势。普京表示:“车臣是一个被匪徒和宗教极端分子占领的地区,是从外部攻击和内部颠覆(俄罗斯)的前哨阵地”,对车臣匪帮“如果今天不动手,明天损失会更大”。“不管车臣匪徒藏在何处,俄军都将把他们消灭”。普京请求叶利钦赋予他指挥行动和协调各强力部门的全权。在得到允许后普京便马上开始扭转强力部门的工作局面。他每天都召集这些部门的领导人到自己的办公室,一次次地要求他们把所有资源聚集成一股力量。他还召开了安全委员会扩大会议,在会上他表示,在高加索地区出现的践踏法律和恐怖主义行动是不能容忍的,必须采取措施整顿那里的秩序和纪律。他说,俄罗斯领导人已向联邦和地方权力机关下达了任务,根除那里产生骚乱的祸根。普京向新闻界宣布,在达吉斯坦活动的武装分子中有车臣武装分子,俄政府已经为整顿达吉斯坦的秩序制定了一整套方案,并得到了叶利钦总统的批准,同时宣布成立恢复达吉斯坦正常秩序军事司令部。
随后,俄罗斯空军武装直升机就向盘踞在达吉斯坦共和国几个村庄内的非法武装分子展开了猛烈进攻。俄空军采用北约打击南联盟的模式,即利用空中优势和高科技武器对攻击目标进行远距离、高精度、无地面人员接触、尽量避免人员伤亡的军事打击。对“车独”活动基地和通讯、交通、经济设施等进行昼夜轰炸,使其瘫痪,又调集大量军队于车达边境对“车独”武装展开激战。
在此次俄军的行动中,共有6人死亡,多人受伤。此外,俄军的两架武装直升机被武装分子击毁,在遇难的机组人员中有四八七直升机团副团长、俄罗斯英雄纳伍莫夫。不久,俄军对武装分子再次展开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据俄内务部副部长科列斯尼科夫说,“二次袭击中俄军共有10人阵亡、27人受伤。武装分子数十人被击毙,几百人受伤。俄军夺回了被武装分子占领的部分村庄”。到9月14日,俄空军出动战机达1700架次,消灭了2000多名匪徒、250多个活动点和150个训练基地。
巴萨耶夫在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后,又派出大批恐怖分子潜入俄内地,把几百吨炸药混在白糖里运进莫斯科,实行把战火引向俄内部的恐怖“掏肚战”。1999年8月31日和9月4日、9日、13日、16日车臣恐怖分子连续在莫斯科、布伊纳克斯克和伏尔加顿斯克等城市制造了一系列恶性恐怖爆炸事件。这其中9月4日在布伊纳克斯克一座军营的爆炸中炸死几十人,大多是妇女儿童。在莫斯科连续发生了三起爆炸事件,其中最大的一起是9月13日凌晨5时许,位于莫斯科交通中心卡什尔大街六号的一座八层居民楼被爆炸夷为平地,楼内还在熟睡的数百人死伤惨重。9月16日,俄南部城市伏尔加顿斯克一幢九层居民楼被炸,100多人死伤。这些恐怖爆炸一共造成了300人死亡,很多人受伤,使整个俄罗斯陷入一片恐慌。由于广传有十几吨炸药不知藏在莫斯科哪座建筑物中随时可能爆炸,更使莫斯科人心惶惶。仅9月16日这一天,就有1000多个发现可疑爆炸物的报警电话。而“车独”恐怖分子更是连续几天在莫斯科大打恐吓电话,闹得人们越加恐惧。
巴萨耶夫的恐怖行动彻底激怒了俄罗斯民众。普京趁热打铁,开始寻求议会的支持,拟定计划对付被指控策划了炸弹袭击事件的车臣恐怖分子。
在1999年9月14日召开的杜马会议上,普京首次提出了调整车臣局势的一套计划:第一,在与车臣交界的所有地区实行严格的临时隔离办法。但车臣仍为俄罗斯联邦的组成部分,任何损害俄罗斯领土完整的行为将被认为是非法行为;第二,必须对《哈萨维尤尔特协议》的执行情况重新进行公正的分析。分裂主义分子单方面利用1996年达成的这一协议试图解决车臣地位问题,实行国家分裂;第三,彻底消灭达吉斯坦境内的武装匪徒,车臣领导人应该将在车臣境内的匪徒移交俄罗斯方面,否则,俄罗斯将被迫越过车臣边境消灭这些武装;第四,建议由被迫生活在车臣之外的更有威信的车臣人组成车臣共和国在俄罗斯的合法代表机构。最后,普京表示只有这一系列措施实施后,才能讨论车臣未来的政治经济地位问题。通过这次会议普京向世人表明了他在车臣问题上的强硬立场。
因为普京非常清楚,如果对这场企图搞乱和分裂俄罗斯的“车独”恐怖战惊慌失措、软弱退缩,反击不力甚至再度屈服妥协,其后果必然会是:
1车臣—印古什—达吉斯坦肯定会正式从俄罗斯分裂出去,独立成国。由此也就会引发俄境内的整个北高加索地区、俄的其它民族和边疆省份纷纷效仿“车独”的离俄独立和准独立浪潮,俄中央政权很可能控制不住局面而使俄联邦分崩离析。而这些独立出去的国家又很可能会在美国—西方和国际恐怖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鼓动支持下与俄为敌。俄国内的投降卖国思潮将会更加泛滥,经济军事将会加速衰退,恐怖和犯罪活动会更猖獗,社会秩序也会更加混乱。同时阶级矛盾更加尖锐突出,俄的国家综合实力也必将更大地萎缩。
2早就盼望投向西方加入北约的波罗的海三国和属于独联体的乌克兰、格鲁吉亚等高加索三国和哈萨克斯坦等中亚五国,甚至与俄关系最为紧密的白俄罗斯,见俄罗斯如此软弱无能,虚弱无力,连自己的国土都保卫不住,在美国西方的软硬兼施和利诱策动之下必会离俄而去。加入北约,并会按照美国的旨意给俄找麻烦,与俄作对。
3环里海的高加索地区和中亚地区,尤其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四国,经探明,其石油储备有500亿至2000亿桶,石油天然气储备至少有9万亿立方米,按照1998年的价格计算,大约价值达3万亿美元,而且有大量的输油气管道要修建。如此巨大的能源财富和工程建设都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之内,是俄的重要财富来源。但是一旦这些国家离去,倒向西方加入北约,如此庞大的“黑色金子”必然会流向美国和西方。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车臣问题上采取政策的企图之一,就是如俄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所说的“削弱俄罗斯的地位,把俄罗斯赶出里海地区、高加索和中亚”。也如同一些学者认为的,就像用一把高加索匕首来切割俄罗斯这块黄油,把这一地区的矿物资源据为己有。于是原本最能得到这笔财富的俄罗斯却只能望金兴叹,无可奈何,任人宰割、瓜分和掠夺。
因此普京绝不会将车臣放任自由,但为了获得国际支持,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在9月18日晚的渥太华八国外长会议预备会上说:“国际恐怖主义问题是对国际社会的一种危险的挑战,必须集体采取紧急措施,阻止恐怖主义的蔓延。”伊万诺夫随后展开的游说活动也取得一定进展,他向新闻媒体表示,在谈判中“我们已商妥,建议在近期举行‘八大国’外交部长会晤,讨论这一全球性挑战和寻求对付这一挑战的策略”。
针对俄罗斯的计划,车臣呼吁国际社会阻止俄罗斯对其人民采取的“侵略行为”。车臣警告,他们将采取一切防卫措施。
9月19日俄空军继续轰炸车臣境内的可疑目标,并展开了自8月份轰炸行动以来最猛烈的一次。在车臣紧邻达吉斯坦的边境地区安营扎寨的武装分子同时遭到重创,4座营房、5个据点和21辆汽车被俄空军摧毁。匪徒死亡人数估计约有140人。
与此同时,约2000名武装分子集结在车臣邻近斯塔夫罗波尔的边境地区。他们修工事,挖堑壕,构筑永备发射点,等待和俄军决一死战。
针对这一形势,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行政机构采取了一系列相应的安全措施。该边疆区驻守在斯车边境地区的警察和内卫部队的火炮及装甲武器得到进一步加强。边界巡逻队也获得了空中支援。沿边村镇守卫部队之间的通信联络系统也得到进一步完善。原先使用的电台极易被车臣武装分子截听,新一代电台则杜绝了这种可能。
就在军队武装打击的同时,全俄警方也展开了严厉打击恐怖活动的“旋风”行动。仅9月16~18日三天内,逮捕的逃犯就达2200多人,嫌疑犯9000多人,没收武器2000多件,发现私藏武器的黑窝点1万多个,找到炸药300公斤,爆炸装置774个。到10月2日为止,俄警方在“旋风”行动中侦破的涉嫌恐怖案件达17万个,发现炸药515吨,爆炸装置4000个,收缴枪支7000件,有不少炸弹炸药由于及时发现排除而未能爆炸,否则将会有更多的平民百姓伤亡。
在俄展开军事行动后不久,普京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的采访时,对他的车臣政策做了进一步阐述。他评述了车臣局势和俄罗斯领土上的恐怖活动,分析了其背景,提出了政府和社会的主要任务。
普京指出:“我们来回忆一下苏联解体和随后发生的一些事件。苏联解体后分离主义情绪高涨,特别是在车臣共和国这种势力具有极强的进攻性。俄罗斯与车臣就相互关系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但没有取得积极成果。俄罗斯军队一度进入车臣,对此各方反应强烈。在车臣,在全世界,最主要是在俄罗斯的许多地区,人们都把这看做是俄罗斯领导人的帝国野心大发作。”
“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且不对此做评价,我们现在也不去讨论这一决定的动机是什么。我认为,当时一切和平手段并不是都用尽了。我再说一遍,谁对谁错我们暂且不去下结论。我只想提请你们注意,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军事失利、缺乏周密的军事行动计划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这次采访后不久,普京下令对车臣首府格罗兹尼进行全面空袭。23日,俄空军轰炸了格罗兹尼国际机场和西南部的一座炼油厂,导致六人丧命。另有两人在其它地方被俄军打死。
24日,四架苏25型地面攻击机向卡姆卡拉前军事基地的电视台发射了十多枚导弹,该军事基地已被车臣武装改为了警察总部。空袭造成3人丧命,20人受伤,10来栋房屋被炸毁。此外,俄军火箭还攻击了格罗兹尼以西50公里萨马什基村的一辆汽车。25日上午8时30分,12架俄罗斯喷气式战斗机再次对格罗兹尼和周围地区进行了历时30分钟的突袭,摧毁了电视转播塔和移动电话控制中心,使这个主张独立的共和国境内的通讯中心和其它设施几乎瘫痪,突袭还导致10人死亡。
俄罗斯空军总司令科尔努科夫对记者说,只要武装分子没有被消灭,俄罗斯空军就将继续打击车臣境内的目标。这位总司令认为,为完成这一任务用不着在车臣使用战略空军,只要使用一些高精确度武器,包括激光制导的导弹和可控炸弹即可达到目的。他说,迄今为止俄罗斯空军没有损失一架飞机。
26日,伴随着俄罗斯战机的轰鸣声,俄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首度警告说:“我们已拟妥多种版本的地面行动计划,将视情况实施,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歼灭匪徒。”
面对普京的强大进攻,9月26日车臣方面宣布,为避免大规模战争,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表示愿同俄罗斯领导人进行建设性政治对话。马斯哈多夫表示,还有希望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俄车关系问题。他说:“车臣人民和俄罗斯人民都不希望再发生一场战争。”
针对马斯哈多夫的呼吁,27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会见叶利钦后对记者说,总统同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举行会谈的筹备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但只能是“在俄罗斯总统认为必须进行会见和会见对俄罗斯有利的情况下”才能进行。
就在普京表示可以谈判的同时,俄军的进攻丝毫没有停止。9月27日俄空军再次出动了苏24轰炸机和苏25强击机50多架次,对车臣全境的弹药库、燃料库、石油加工厂、恐怖分子的基地以及首府格罗兹尼和古杰尔梅斯的一些目标进行了轰炸。俄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说,俄联邦军队将彻底消灭车臣叛匪。军方人士称,俄罗斯第五十八军已做好准备,只要莫斯科发布命令,就进攻车臣。
面对这种情况车臣武装也没有坐以待毙。9月26日,马斯哈多夫主持召开了作战司令部会议,批准了一项格罗兹尼秘密防御计划。并委任巴萨耶夫负责同达吉斯坦毗邻的东部前线的军事行动。
次日,车臣宣布全民动员,要求平民在各地挖战壕造堡垒。为准备战斗行动,武装分子还建立了食品储备,格罗兹尼所有的防空洞都被重新利用。车武装头目达拉耶夫说,一旦联邦军队进入车臣,“不会再次发生1994年12月那样顺利抵达总统府的事情了”。他说,在边境俄军就将遇到武装反击,因为共和国进行了深层次的防御部署。车臣当局同时邀请了国际观察员,向他们展示俄罗斯的轰炸结果。巴萨耶夫和另一叛匪首领哈塔卜也同时培训了几支颠覆行动队伍,以便渗透到邻近地区从事恐怖活动。
9月28日,车臣共和国驻俄罗斯总代表迈尔别克·瓦恰加耶夫对记者说,车臣官方确信“就在最近俄罗斯将开始采取地面行动”。他说:“鉴于事态的这种发展,车臣正在紧急备战,以抗击侵略。”看来,车臣方面已经意识到,这场战争已不可避免。而对俄罗斯政府来说,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不光彩结束的三年中也一直在考虑怎样对付这个叛乱的共和国。不管是克里姆林宫还是国防部都没有放弃努力。9月30日,俄军从三个方向车臣开进,第二次反“车独”的车臣战争正式开始。
10月2日,几千名俄罗斯军人和一千多辆装甲车大举进入车臣,当地瑙尔斯基行政长官尼古拉耶夫说:“一支80公里长的俄罗斯部队,周四晚上进入车臣北部的瑙尔斯基及绍尔科夫斯基。”当晚,俄罗斯部队已深入到车臣大约5公里的地方,并且占据了车臣捷列克河以北的部分地区。
同日,俄另一支部队也从因吉舍佳进入车臣西部,朝距离首府格罗兹尼西南部大约30公里的巴穆特挺进。
10月4日,俄军已攻入车臣10公里,并设立了三层“安全区”:第一条防线由内务部内卫部队和警察守卫,第二和第三条防线由俄罗斯武装部队守卫。军队的任务是对付突破第一条防线的车臣叛军,切断叛军同外界的联系。同时,俄罗斯内卫部队已占领了车臣的一个叫博罗兹季诺夫斯卡的村庄。这个村庄位于距车臣边界13公里的地方。
但直到此时,俄军仍不承认他们计划展开全面的攻势。俄军发言人称,发动进攻的俄罗斯军队并没有进入车臣村庄,不过,他们所占领的基地就在村庄附近,他们也曾和叛军进行小规模的战斗。
10月5日,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签署了关于在共和国实行战时状态的命令,对于车臣来说,这只能意味着一点:战争的开始。显然,这是对俄罗斯联邦的答复。此时俄军已控制了车臣的两个平原地区——瑙尔斯基和绍尔科夫斯基,占领了卡尔加林斯卡等村镇周围的阵地。这些地区的武装分子和大多数男性居民已离开了居民点,撤离到车臣内地,同时他们组织了5~10人的武装小组以确保车臣人的主要力量撤退。这些小组还在村镇的入口处构筑了战壕,在俄罗斯联邦军队可能通过的地方埋设了地雷。
10月6日,俄罗斯内务部和国防部的机动部队彻底完成了在车臣边界建立安全区的任务,安全区把武装匪帮占据的地区同北高加索毗邻地区完全隔离了起来。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确认了联邦军队在车臣执行建立安全区的计划。“这一计划已经得到执行,联邦军队在有些地方越过了捷列克河,有些地方还没有越过。”普京也表示,建立一个保护区是俄军进入车臣的首要任务,但其最终目标是根绝恐怖活动。
同日,俄罗斯总统在宪法法院的全权代表米哈伊尔·米秋科夫对记者说,根据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的命令在车臣共和国实行战时状态是非法的。他说,根据俄联邦宪法,只有俄联邦总统才能宣布实行战时状态。
10月7日,俄军已经占领了车臣的1/3领土。当战线推进至穿过车臣北部地区的捷列克河河岸时,爆发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战斗。
10月8日夜,车臣武装分子渡过捷列克河,冲进伊什舍尔斯卡亚村偷袭俄军。双方激战了4个小时,战斗中俄官兵200余人阵亡,30多辆装甲车被击毁,40多名俄士兵被俘虏,还有1架俄军战斗机被击落。
在军事进攻的同时,俄罗斯车臣共和国人民议会在莫斯科举行会议,开始组建该共和国最高行政机关——国务委员会,并任命赛杜拉耶夫为委员会主席。
根据车臣人民议会通过的有关决定,国务委员会成员将由委员会主席提名,经议会批准后产生。人民议会同时请求俄总统叶利钦任命国务委员会主席为其驻车臣的全权代表,并“提供支持,使车臣共和国形势正常化”。
赛杜拉耶夫对俄记者发表谈话指出,恐怖分子在车臣为所欲为的日子不长了。车臣国务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把玷污了车臣人民并妨碍其正常生活的败类清除出去。他说,他已同俄政府总理普京、俄总统办公厅和政府其它部门领导人进行了磋商,并打算在近期前往车臣。
车臣人民议会是1996年6月16日选出的。同年10月车臣政权转入以马斯哈多夫为首的反对派手中,人民议会被迫停止工作。1999年10月1日,该议会在俄首都莫斯科恢复工作,被俄联邦中央政权和各派政治力量视为车臣惟一合法的权力机关。
随后,为统一对外宣传口径,普京宣布,负责发布有关北高加索新闻的俄罗斯新闻中心成立,并在成立仪式上表示,封锁车臣仅是俄联邦军队行动的第一阶段,俄军的最终目标是全歼车臣境内的恐怖分子。他说:“军事行动虽然会带来损失,但如果今天不动手,明天就会造成更大损失。”
随着战局的不利,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在10月10日夜提出了停战呼吁。“我们在今天刚向莫斯科发出了停止战争的和平计划,如果能停止战争,哪怕是一天以后,一个小时以后,也应当进行会见。如果明天会见叶利钦,我会提醒他我们过去有协议……”
而普京对此的回答则是,不仅要消灭武装,更要“消除他们(车臣匪徒)有可能在那里东山再起的条件”。为此将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军事上的和政治上的。同时他表示:“车臣是俄罗斯联邦的领土……我们的武装力量在自己的国土上是可以在征得国家领导人和俄联邦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想怎样调拨就怎样调拨的。”
普京说:“我们将努力使在车臣的每一起伤亡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非常事件。”“现在战事正在进行,而且既然是战争就会有伤亡。当然,非常遗憾的是,今后还会有伤亡。但我重复一遍,不管我们采取什么行动,我们都会努力把伤亡减少到最小。”
最后普京强调:“无论如何我们不会使我们的经济变成军事经济或军事化经济,但国防始终是我们的优先发展方面。它在预算中始终是占第一位的。为国防建设已经拨了很多钱。因此对已拨资金可以进行重新分配。”普京最后指出,核遏制力量不会受到任何损失。
同时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元帅也表示:“真正的车臣人要求帮助他们把格罗兹尼从土匪手里解放出来。我们将帮助他们。车臣既有土匪,也有真正的车臣人。”
谢尔盖耶夫在谈到已经解放了的车臣地区时指出:“在这些地方必须安排好人民的生活。军队将直接参与这项工作,因为在过渡时期这些地区实际上没有权力机关。这些地方将在军代表办事处系统的基础上建立权力机构,上述系统还将解决文化和社会方面的问题。这些地区的居民主要是妇女、儿童、老人和中年男子。他们的主要要求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儿童服装和糖果,孩子们已经四年没见到糖果了。”
谢尔盖耶夫还说,一周以来,被解放了的地区没有听到一声枪响。“在这里实际上不需要进行任何清理”。人们愿意过上正常的和平生活。
10月11日,俄军队首次控制了车臣捷列克河以南部分地区。捷列克河自俄联邦军队从车臣北部进入后一直是车臣武装同俄联邦军队的天然分界线。车臣武装主要集结在捷列克河以南地区。而俄联邦军队此前也一直没有越过捷列克河,而是从奥塞梯共和国开进车臣西南部的。
10月12日,普京宣布,俄罗斯将会进一步扩大在车臣共和国的安全区,而且不排除派军进驻首府格罗兹尼的可能性,以便让车臣能够从武装分子手中解放出来。普京又说,俄罗斯当局的最终目标是全面歼灭车臣境内的所有匪帮,以及使他们无法生存。为达到这个目标,俄罗斯政府将使用一切手段。
普京认为,马斯哈多夫提出的停战计划是绝望的表示。例如,他提出立即停止战斗行动,停止炮击和轰炸,把俄罗斯军队撤出车臣等。因此他严厉拒绝了马斯哈多夫的和平计划,他说:“先交出袭击达吉斯坦和在莫斯科等地制造爆炸案的肇事者,然后才能进行全面的谈判。”普京认为,马斯哈多夫不愿放弃与土匪们的联系,包括与巴萨耶夫的联系,他自己走进了死胡同。普京再次暗示,莫斯科将与届时被认为“对俄罗斯有利的人”在谈判桌旁讨论车臣的地位问题。普京说,在与恐怖主义病毒的斗争中,将扩大防疫区。
与普京的讲话相呼应,俄联邦军队在车臣韦杰诺区、诺扎伊尤尔特区、古杰尔梅斯区和纳德捷列奇诺耶用飞机和大炮对武装分子的聚集点和装备进行了轰击。武装分子的指挥站、基地和仓库以及格罗兹尼30公里处的石油井架被炸毁。
俄联邦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也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车臣的局势已得到控制,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同时他认为,“联邦军队还面临着很多复杂问题。”
谢尔盖耶夫强调,联邦军队不会只停留在车臣捷列克河沿岸地区。他们不会停下来,将继续完成消灭车臣境内武装匪徒和恐怖分子的任务。他说:“军队将在那里控制整个局势,这样才能改善自身的处境。”
谢尔盖耶夫证实,由巴萨耶夫率领的一队车臣武装分子已被封锁在车臣戈拉戈尔斯基地区。“那里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他说,武装分子损失“极为惨重”。谢尔盖耶夫指出,评定车臣反恐怖行动取得胜利的一个主要标准是“把联邦军队自身的损失降低到最小”。
10月16日,俄军先头部队已进军到距格罗兹尼市只有20公里的地方。随着俄罗斯联邦军队的推进,战争的迹象在格罗兹尼已随处可见。不久前还热闹的大街现在已冷冷清清——人们怕被炸伤,不敢上街。夜晚的格罗兹尼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人。煤气供应完全被切断了,白天只供几个小时电。在格罗兹尼没有一个人说希望打仗。但是许多男人不得不参加战斗。
为了配合俄罗斯联邦军队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普京又开始从心理上瓦解对手,一方面他指示俄罗斯在车臣的联合集群司令官维·卡赞采夫对外宣称,不排除同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进行和平谈判的可能性。同时强调俄罗斯对恐怖分子的立场并没有变化,即他们应当被消灭。
另一方面,普京又放出风来说,政府可能对不再同联邦军队对抗的车臣武装人员实行大赦。据俄罗斯政府推测,与俄军对抗的雇佣兵和不指望获得大赦的战斗队员只有5~7万人,因为,“许多加入匪帮的年轻的车臣人已开始对大赦问题感兴趣”。
同时,普京又承认,联邦中央从年初起向车臣提供了两亿多卢布。这些资金应当用于向领取预算部门的工作人员和低收入者发放退休金、工资和补贴。但是,普通车臣人根本就没得到,资金被匪帮掠夺了。一年前,同样数额的资金也消失在车臣的“黑洞”里。
随后,普京又宣布俄罗斯政府在车臣的主要任务是在那里恢复正常的和平生活。10月17日,他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明镜”节目采访时说:“我们将在车臣共和国使学校复课,医院恢复工作,开始发放工资、退休金和补贴。”“这就是俄联邦政府驻车臣共和国代表尼古拉·科什曼将要做的工作。”科什曼将负责安全区乃至整个车臣共和国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普京说,“所有联邦资金将通过他提供给车臣。我们相信,他会使这些资金最终送到那些应该得到的人手中。”
普京说,在过去三年半到四年中,俄罗斯政府每个月都向车臣共和国政府划拨资金,用于发放退休金和工资。“但是,车臣老百姓连一戈比都没得到”。现在俄联邦政府驻车臣代表科什曼将负责分配资金,这样能够改变这种局面。
在展开一系列政治攻势的同时,俄军仍在不断地往前推进。10月18日,俄联邦军队巩固了距格罗兹尼18~20公里处的阵地,完全占领了战略高地并控制了通向车臣首府的所有道路,个别侦察部队离格罗兹尼只有5~6公里了。截至10月中旬,俄联邦军队在车臣共有178名军人阵亡,400人受伤,而武装分子的损失超过2500人。
10月26日,10万俄军从西、北、东三个方向向格罗兹尼合拢,将该市团团围住。同日,车臣爆发新冲突发生以来最激烈的战斗。激战在格罗兹尼北面距市郊约四公里处进行,俄罗斯步兵和坦克与车臣部队展开攻防大战,俄军的大炮也猛轰车臣首府。俄罗斯一些侦察队还悄悄地进入了格罗兹尼的郊区,并悬赏100万美元捕杀叛军领袖巴萨耶夫。
同时,联邦军队还控制了斯捷普诺耶、阿扎马特尤尔特、卡季尤尔特、下格尔泽利等居民点,并已接近车臣第二大城市古杰尔梅斯郊区。
10月27日,俄罗斯国防部宣布,被武装分子占据的车臣地区已被分割成了三个部分。巴萨耶夫领导着靠近达吉斯坦的部分,格拉耶夫占领着西北部分,而哈塔卜则控制着靠近印古什的部分。
尽管非法武装有明显的损失,但他们还在加紧抵抗联邦军队向车臣纵深的推进。他们在格罗兹尼设置了环形防御阵地。街道和楼房被改造成武装据点,人力和物资正向车臣首都集结。巴萨耶夫还命令车臣武装在古杰尔梅斯和邻近的居民区射击联邦军队的飞机和直升机。
11月12日俄军占领了古杰尔梅斯。11月13日,俄军装甲部队连夜自西面进入格罗兹尼,占领了其通外往界的一条主要公路的的交叉口。
11月20日,车臣阿奇霍伊—马尔坦区的居民向联邦部队交出自己的武器和弹药。该区政府和长老表示,居民还愿意加入甘塔米罗夫领导的民兵部队,同车臣匪徒作战。
同时,俄联邦部队新闻中心说,尽管格罗兹尼极力想扭转局势,但非法武装队伍中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车臣武装分子的有生力量和装备遭受重创,弹药、粮食、饮用水和药品不足。
11月21日,俄罗斯联邦部队进一步加强了钳形攻势,进逼格罗兹尼。
11月23日,俄军已进逼至车臣首府格罗兹尼郊区两公里以内,一名车臣官员表示,车臣领导阶层仍准备与莫斯科当局进行“建设性对话”。
但普京宣布,在俄军击溃车臣叛乱分子之前,莫斯科当局不可能与车臣进行任何协商。他谒见俄总统叶利钦之后在接受ORT电视台访问时指出:“我们绝不放松攻势。我们将持续攻击。”“我们在车臣执行扫荡恐怖分子的军事行动,我们的敌人是国际恐怖主义。我们可以想像和国际恐怖分子进行政治交涉的情形和结果吗?”
11月24日,车臣武装头目在对形势的估计及制定行动计划方面产生了严重分歧。巴萨耶夫和哈塔卜坚决要求采取恐怖破坏活动的战术,马斯哈多夫和乌杜戈夫则主张依靠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帮助,用政治手段取得胜利。
11月27日,俄武装力量第一副总参谋长马尼洛夫上将说,没有计划对格罗兹尼进行人们预料的一次性正面强攻,但解放格罗兹尼的行动正在进行,并将按计划在规定的期限内取得胜利。同日,俄联邦军队的飞机和火炮对包括格罗兹尼在内的35个居民点的土匪武装进行了打击。
11月28日,俄罗斯坦克和步兵在战斗机的支援下,为切断格罗兹尼和叛军控制的车臣其它地区之间的最后一条重要供应线,同约500名武装分子进行了数小时的战斗,最终夺取了格罗兹尼和乌鲁斯—马尔坦之间的公路的控制权。
12月1日,格罗兹尼以东大约十公里处的阿尔贡市已被包围,俄国防部长称,联邦军队要在两三天内控制这个城市。谢尔盖耶夫还对记者说,在车臣采取的行动将在最近1~3个月内结束。
到了12月4日,北高加索军队联合集群司令卡赞采夫上将宣布:“截至今日,联邦军队已完全实现对格罗兹尼的包围。解放格罗兹尼只是时间问题。”
12月6日,俄罗斯空军战机再一次飞临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但这一次投下的不是炸弹而是传单。这些传单也不是进行心理战的宣传品,而是俄罗斯军事指挥部发出的“清城通牒”。
传单告诫,城内居民如果未在11日之前经由“五一村”这道安全走廊逃离格罗兹尼,将会被视为“恐怖分子”而予以消灭。
这是俄罗斯自10月1日出兵车臣以来,首度发出最后通牒。格罗兹尼的许多居民见到空投的警告传单后,开始沿着车臣西部的戈拉戈斯基路逃离首府。一些逃离格罗兹尼的平民则要求俄罗斯人将最后通牒的期限延长,因为空投的许多传单因气候不佳被风吹走了,格罗兹尼城内有许多人并未看到传单的警告内容。
12月7日普京再次宣布,除非车臣交出曾率众侵犯俄境的好战领袖,否则俄罗斯不打算与车臣人寻求政治解决之道。他表示“准备加紧同车臣一切健康力量进行政治接触,但有一个条件,否则谈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
12月8日,俄军炮兵和空军对格罗兹尼、沙利、阿夫图拉、共青村、乌鲁斯—马尔坦等居民点附近的15个地区的侦察目标、武装分子集结地、武装分子基地、仓库以及奇什卡地区的卫星通信站再次进行了轰炸。
在车臣七个地区的119个居民点中,联合集群军队已从匪徒武装手中解放了98个居民点。
12月13日,俄罗斯军队已经攻占了格罗兹尼市西北郊区,正在设法突破车臣防线,并向中心逼近,而特种部队已经12月14日在格罗兹尼市内开始了活动。
距格罗兹尼以南40公里的沙利村已完全被包围。联合集群东线部队司令特罗舍夫中将说,对沙利村残存匪徒的清剿工作将于当日开始,但没有人打算采取强硬措施。不过“对胆敢露面的匪徒将严惩不贷”。
12月15日,俄罗斯武装力量第一副总参谋长马尼洛夫上将对各国驻莫斯科武官说,联邦军队计划于2000年2月底结束在车臣的反恐怖行动。
马尼洛夫指出,车臣非法武装,包括1500名外国雇佣军在内共有12万~15万人。“匪徒不投降和放下武器”就将被消灭。他强调指出,只要格罗兹尼还有一个平民,联邦军队就不会对该城进行密集轰炸和强攻。
12月19日,俄罗斯部队占据了格罗兹尼的民用机场。与此同时,俄军士兵还在格罗兹尼郊区和叛军进行了激战。
12月22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与叶利钦会谈之后也表示,俄军在车臣的军事行动进入尾声。不过普京说,俄罗斯并没有确定结束军事行动的最后期限,“我们在北高加索的行动不会受新年及各种节日的影响,我们将从军事政治的角度考虑采取行动”。
同日,俄联邦空军和炮兵对车臣山区的武装分子设施以及30个村镇附近的武装分子集结地和基地进行了轰炸。格罗兹尼也遭到猛烈的炮火袭击。
12月24日,俄罗斯驻车臣的司令官承诺,他们将在三个星期内完全控制车臣。这名司令官说,车臣的叛军正通过毗邻的格鲁吉亚取得供应。
另一方面,一名警察总长说,内务部队已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在被包围的车臣首府格罗兹尼进行扫荡行动。车臣亲莫斯科民兵组织的一名发言人说,扫荡行动预计会在一个星期内展开。
同一天,俄战机和火炮轰炸了格罗兹尼的郊区,以及车臣南部的两个基地。
12月25日,俄军开始攻击格罗兹尼。从当日零时起俄军的战机投下数十枚炸弹,俄炮兵也向车臣非法武装阵地发射了数百枚炮弹。在俄军的猛烈炮火下,车臣非法武装只能龟缩在掩体里。而俄装甲部队和车臣民兵则开始从地面向格罗兹尼市中心逼近。战斗中由格市前市长甘塔米洛夫领导的1500名车臣民兵发挥了关键作用。由于熟悉格罗兹尼地形,他们总是最先发现非法武装的藏匿场所,并及时报告俄军攻城指挥部,再由俄空军出动武装直升机进行打击。这种战术不仅有效地消灭了敌人,还使俄军和民兵本身伤亡很小。到了12月31日深夜,非法武装方面共有七名战地指挥官被俄军击毙,其中包括特种师副师长巴拉耶夫。与此同时,俄伞兵部队攻入车臣南部山区,切断了那里的非法武装与格罗兹尼的同伙的联系。
但由于格罗兹尼市内还有2000多名叛军在负隅顽抗,所以俄军的挺进十分谨慎,一遇到叛军射来的炮火时就立即撤退。清剿行动就这样按计划稳步进行着,随着新世纪的到来,车臣战争成为了名符其实的世纪之战。
2000年的第一天,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传到了格罗兹尼前方——这天清晨,普京与夫人一起飞赴车臣前线犒劳参战将士。
虽然车臣恐怖分子扬言要针对普京制造恐怖事件,但是普京及夫人并没有因此而畏缩。普京亲自嘉奖了在反恐怖行动中表现出色的官兵并为他们颁发勋章。他告诉官兵们,士兵的主要任务是保卫俄联邦政府领土完整。他再次重申,他不会给车臣战争规定结束的最后期限,也不会将其同总统选举日期相联系。
此时的普京身着带风帽的翻领滑雪运动服,神采奕奕。他向官兵赠送刻有“俄罗斯总理敬赠”字样的猎刀。为了鼓舞俄军的士气,普京还登上一架苏25型强击机,并驾机飞行。随行的俄罗斯歌舞团为官兵进行了慰问演出。
在已被俄军控制的车臣第二大城市古杰尔梅斯,普京向士兵们表示:“我们的军事行动不仅是为了维护国家的荣誉和尊严,同时也是为了粉碎企图分裂俄罗斯联邦的行径。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在车臣首府格鲁兹尼附近的一个小镇上,普京对军官和士兵们发表了讲话,他的妻子站在他的身旁。普京说:“我想让你们知道,俄国对你们的所作所为表示高度赞赏。”“这不只是一个恢复俄国荣誉和尊严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事关扼制、结束分裂俄联邦的企图,这才是主要任务。俄国感谢你们。”“我祝愿你们新年快乐,祝你们幸福、健康、家庭美满。”
普京对车臣战场的视察和慰问,极大地鼓舞了俄联邦军队的士气。1月2日俄军一鼓作气占领了车臣南部战略要塞韦杰诺附近的制高点,并在那里部署了大炮。韦杰诺是车臣非法武装通向国外的重要武器供应线和逃跑的退路。
1月7日,俄罗斯联邦军队驻北高加索集群副司令特罗舍夫宣布,俄军从当天起暂时停止对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空袭和炮击,并准备对该市进行最后打击。
就在俄军准备集中全力发起攻击时,车臣非法武装也增强了反击,并于1月9日抄了俄军后方,攻占了已被解放了的阿尔贡、沙利等三座城市。俄军43辆坦克、装甲车等各类军车被击毁,26人阵亡,30多人受伤,与俄合作的车臣人也被武装分子大肆杀害。
1月10日,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声称,车臣非法武装日前对阿尔贡和沙利发动的偷袭行动已被遏制,上述地区目前已重新处于联邦部队的严密控制之下。
俄联邦部队驻北高加索集群司令卡赞采夫同日在莫兹多克也指出,车臣非法武装发动偷袭的目的在于牵制包围格罗兹尼的联邦部队的兵力。
1月11日,卡赞采夫表示,在国防部所属部队完成任务后,车臣境内的反恐怖行动将由内务部、安全局和司法部的内卫部队继续进行。
1月13日,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克瓦什宁宣布,车臣南部山区的整个沙罗伊区以及伊图姆区的一半基本上已被俄联邦部队控制,韦杰诺区则已被包围,在诺扎伊尤尔特区中心的上空已升起了俄罗斯国旗。
同日,俄空军出动了80多架次飞机对车臣南部山区非法武装分子的基地进行轰炸。
1月17日凌晨5时30分,俄军航空兵首批战机起飞。他们利用夜幕掩护避开了非法武装的地空导弹和高射机枪的火力,轰炸了武装分子盘踞的格罗兹尼市中心。俄军同时用火炮猛烈射击,地面部队的包围圈逐渐缩小。武装分子数次企图突围,均未得逞。同日,聚集在阿尔贡峡谷的非法武装妄图向东逃窜到达吉斯坦,遭到政府军截击,有80余名非法武装分子被击毙。解放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特种军事行动的决定性阶段开始了。
18日清晨,俄联邦军队在车臣民兵和警察部队的配合下,从三个不同方向攻入格罗兹尼市中心广场米努特卡,俄军坦克与车臣总统府近在咫尺,可以对其进行水平轰击。但是,武装分子借助雷区以及坚固的地面、地下掩体,楼与楼间的地下通道等地形与俄军展开了异常激烈的巷战。俄军在没有后续部队支援的情况下让武装分子占了上风,不得不撤出市中心广场。同日俄北方集团军副司令马洛费耶夫少将阵亡,他是在这次车臣战争中俄军牺牲的级别最高的将领。
战至19日,俄军在空军、炮兵的协助下再次攻入市中心,战斗进行得十分惨烈,有时甚至与武装分子展开了肉搏战。尤其是在第十五小区的战斗最为激烈。俄军必须攻下被武装分子改建成堡垒的市罐头食品厂和连接东西城的一座公路桥。罐头厂大楼早被炸得体无完肤,没有房顶和门窗。但武装分子用砖砌死了窗口,在小射击口后面疯狂向俄军战士射击,并在炸断的楼梯通道里攀上跳下地负隅顽抗。经过苦战,俄军终于攻下了罐头厂和公路桥,河东西两岸武装分子的联系被切断了。
20日,俄军在第三次进攻格市中心附近的米努特卡广场时,由于准备不够充分,穿着绿色作训服的俄军士兵在白色的雪地里成了车臣武装分子绝好的目标,导致了大量的伤亡。21日,俄军征调特种部队前往格罗兹尼作战。22日,俄军控制了格罗兹尼五个区和部分其它地区;26日,俄军包围了车臣南部和西部的武装分子,基本上切断了匪徒向境外渗透的道路;29日,俄第三二五直升机团团长尼古拉·马伊达诺夫上校阵亡。在2月1~2日战斗中,俄军击毙车臣前总统杜达耶夫的侄子等四名非法武装“战地司令”,非法武装首领巴萨耶夫触雷,右脚被炸断,双手和头部受伤。俄军则进展顺利,控制了格罗兹尼市中心广场。2月4日,俄军将国旗插上了格罗兹尼市中心车臣政府大楼。2月6日俄代总统普京宣布,车臣军事行动结束后,俄军将有计划地撤出车臣,但要在车臣长期驻扎一个师。
同时“车独”分子除几百人投降外,其余数千人纷纷撤进山区与俄军打游击战。车臣战事进入剿匪阶段。2月8日,“车独”副总统阿尔萨诺夫被击毙,输红了眼的“车独”匪首巴萨耶夫通过网络悬赏250万美元下达对普京的追杀令。到2月28日,俄军收复了99%的车臣土地。3月10日,巴萨耶夫和哈塔卜的2500人被俄军包围,歼灭一半,另一支格拉耶夫武装被围歼。但俄军在交战中损失也很惨重,仅3月初的头一周内,就有156名俄军官兵阵亡,其中包括被伏击牺牲的84名精锐伞兵。3月12日,“车独”战地司令拉杜耶夫被擒,但巴萨耶夫和哈塔卜以及所剩的数百名武装分子逃脱。随着春天的来临,光秃秃的山地变成了枝繁叶茂的密林,因此车臣武装分子获得了很好的掩护,俄军的清剿行动变得更加艰难。
3月20日,普京亲自驾驶苏27歼击机到车臣首府。他强调指出,车臣武装分子只有走出山区放下武器才能与俄政府谈判。2000年6月8日,在普京总统的签署批准下,车臣临时政府成立,俄军除留下一部分部队守卫外,其余的开始撤出车臣。
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据俄军第一副总参谋长马尼洛夫称:至2000年6月15日,俄军和内务部队亡2091人,伤5962人,以相当于前次1/3的代价,就取得了全面的战争胜利。第二次车臣战争,俄军充分吸取了上次战争的教训,准备充分,战术、指挥灵活,放弃了以往的大量兵力进攻,取而代之的是大量运用了特种部队和精干的内卫队,用猎杀的方式对付车臣武装。同时,俄军吸取了美军在海湾和科索沃的作战经验,大量地使用了高科技、高精度的武器,摧毁了车臣许多军用、民用目标,大量地杀伤其兵员,然后才让步兵进行下一步的作战行动,有效地减少了部队的伤亡。同时俄军还加强了对信息、情报的收集,迫使车臣武装连电台也不敢使用,大大地削弱了其战斗力。
2001年1月22日,俄总统普京宣布俄军全面从车臣撤军,俄军的作战将从大量的歼灭非法武装转为反恐怖行动。由15万人组成的第四十二师和内务部的一个由六七千人组成的旅将长期驻守车臣。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车臣战争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