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谁能破译漾海岩画的秘密

谁能破译漾海岩画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02-19 17:15:22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94年10月的一天,云南漾済县文化馆的一位文化干部到县城外不到十公里的河西乡金牛村办事,听村上的医生说起,山上有一巨石因像个带帽的人头,名叫草帽人,在“草帽”下面有许多影子般的小人、小兽在上面,时隐时现,有人说是过去仙人留下的图画,有的又说是神的符咒……这位文化干部立即被吸引住了。凭着多年文化工作的经验,他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将会有一个重大发现。他激动起来,请医生带他上山看看。于是,漾湧岩画就这样被发现了。

谁能破译漾海岩画的秘密

  就整个画面初步统计,现可识别的人像共计一百零七人,动物二十八头。人像中,髙度最大为四十八厘米,最小为四点五厘米。从内容来看,这些图画的产生年代应是十分久远的了,到底产生于什么时代?出自什么样的人或人群之手?它到底反映了什么样的生活图景和文化观念?还尚待进一步的研究。

  漾温江从金牛村的旁边流淌而过,江面的海拔为一千五百三十米,金牛村的海拔是一千五百七十米,从金牛村出去,经过山脚下的松林村,然后升始登山,如果体力好,不在路上耽搁,一小时后即可到达岩画点。这里的海拔是二千零二十米。

  作为岩画载体的那块叫做'‘草帽人”的大石头,远远地从侧面看去,与其说是像戴草帽的人,不如说是更像一口大寿材,岩画就在寿材大头的一侧;从正面看,才像一个戴帽子的人头,伸出来的“帽檐”正好为下面的画面挡住了许多风雨霜雪,这无疑是岩画得以保存至今的重要原因。

  从有画的一侧测量,这块石头距地面最高处有九点零五米,全长二十三米,总面积约一百零八平方米,有画面积约二十一点六平方米。画面估计是由赤矿粉拌和动物血做颜料绘制而成的,大多呈赭褐色,少量偏黄;细看不难发现,一些原有模糊的图像上又复盖上了另外的图画或儿个手巴掌印,估计是不同时期的“作品”。

  可惜左上角已经剥落,中间被雨水冲刷去了一小部分。现在能见到的画面情形是:右上方是一头硕大的野牛的侧面像,高两米多,似奔跑状,牛头和牛前腿画得生动有力,但牛身的后半部却剥落难辨了。画面的左下部有一头被围栏圈住的野兽,似熊,熊下面有一栏杆似的建筑,也像一个被围住的动物,到底是什么,尚待进步确定。

  再下面可以看清楚的人有二十多个,排成五六排,他们手挽手,就像而今云南的许多民族过年节一样,大概是在跳舞打歌。右下方的部分可算是画面的主体,这里的图画最精彩,内容最丰富,有围着一棵结满果子的树,或爬在树上或等在地下采集的人群,有杂在豺狼虎豹当中围猎的人们,也有在初升的旭日前携手而歌的人……这一部分可看清的动物有二十六头,人物七十五个,人像有大有小,动态多种多样,大都很生动,其中有一个登山人图像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在人群中有几根或曲或直或实或虚的线条,有的线上连接着三四个平涂的块面,形状似圆,那些线条是不是表示道路,而圆块面是不是表示洞穴口呢?没准,这块巨大的石头下面会不会就是一个洞穴的出口?

  山脚下的金牛村和松林村都是彝族居的村寨,只是由于它们处于博南古道的交通要道上,长期受外来文化的浸染,这里的居民在很多方面都已汉化了,他们的语言服饰已与汉族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一些老人依然能讲述村子里一代代流传的关于岩石画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不知从何处来了七位仙人。他们从劝桥河过来,经过平坝,沿着山路慢慢向上登。到得半山,已近日午时分,他们就搬来三块石头,架起锅来煮饭吃,还顺手制作的了一只大炊凳,坐在上面舒舒服服地吃饭、休息。现在,三锅卡石和大炊凳都还在,大炊凳是村民们止下山中途歇息的最佳处所,不管天气怎能样炎热,累得满头大汗的人一坐到大炊凳上,就会感到凉荫荫的,惬意极了。

  七个仙人吃过午饭,休息一阵,又继续往前走,不久他们就来到“草帽人”的大石前,举目四望,风景极佳,东有漾滲江日夜奔流,南有漾海坝子郁郁葱葱,西有石门关险峻无比,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升”,北边依枕着苍山浮云,开地玄机孕育其中,仙人们一个个看得出神,迷恋不已,干脆就留下来,在’‘草帽人”上吟诗作画,撰写’‘天书”,并把不远处的一块巨石铲平了当戏台,在上面编排了一幕幕戏曲,唱戏的景象也映在了石头上……一天,有一位平民上山打柴,带着砍刀和绳索,来到“草帽石",见石上有人在下棋,戏台上有人唱戏,忍不住也爬上大石去观望,并对下棋人指指点点。这些人嫌他烦,给他吃了一个桃,他很快就呼呼睡着了,等他一觉醒来,仙人们早已无踪无影。他摸自己身边的打柴工具,刀把和绳索已经腐烂;不远处的戏台已断成了两截,只有“草帽人"一侧的“天书"和唱戏时留下的影像依然完好,但索解起来却已茫然……这一带人人们都深信这些岩画是很早以前神仙留下来的,他们说,岩画上的小人会变幻,时有时无,时显时隐,夜晚有时还会出来活动,甚至可以听得到唱戏的声音。因此,天黑以后村民们绝少有人敢到“草帽石”附近去,前不久,漾沸县文化局为了保护岩画申请到了经费,要在岩画前打一个铁围栏,请了民工去干活。他们第一晚上派人留守,就说是看见了人影,听见了唱戏的声音,吓坏了这些民工,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留守在上面过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