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东方的“庞培”遗址之谜

东方的“庞培”遗址之谜

发布时间:2020-02-19 17:40:0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曾出土新石器时代重型礼仪玉器的喇家村遗址,位于青海民和县南部黄河北岸二级阶地前端。这里地处青藏高原边缘。

  海拔相对较低,气候温暖,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村前舒缓的黄河水在宽阔的河床流过,阶地上林木苍翠,麦浪起伏,是大西北少见的富庶之地。喇家村现在是一座约有四百口人的土族村子,土民们厚重的院墙就沉沉地叠压在古老的遗址上。在田地间和沟渠里,到处散落着新石器时代的陶片和石器。可以说,这里到处都能让考古爱好者找到意外惊喜。

timg (30).jpg

  1999年秋,考古学家在喇家村遗址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试探性发掘,意外发现了一段深且宽的壕沟。据初步钻探和发掘得知,这是一处前所未见的齐家文化大型聚落遗址,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遗址内深埋着当时的一些房屋建筑,壕沟内外还有同时代的墓葬发现。专家初步推断这里可能是一座史前时代的城堡,它也许是当时盆地里的一个政治和经济中心,或许是一个小小王国的所在地。

  在遗址东北角高地,他们发掘出四座齐家文化房址。这些房址都是半地穴形状,保存的墙面不高,地面都抹有白灰面,这在当时应当是比较整洁的居所。这样的建筑在齐家文化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但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其中三座房址内都发现有可能是意外死亡的人类遗骸!在喇家村遗址房址中发现的这些死者,死时状态各异,年龄不同,以未成年者居多。类似这样的遗迹,过去在中国境内的发掘中还不曾见到,在国外也鲜见报道。

  有一座典型的齐家文化白灰面半地穴式建筑,面积约十四平方米,平面为方形,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十四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分布在居住面上,他们有的匍匐在地,有的侧卧一旁,有的相拥而死,有的倒地而亡。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五人集中死在一处,他们多为年少的孩童,其中有一年长者似用双手护卫着身下的四人,五人或坐或倚或侧或仆,头颅聚拢在一起。让人顿生怜悯之心的是处在东墙壁下的一对母子,母亲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母亲的腰部。这幕已封存了四千多年的悲剧,现在仍是令人惨不忍睹。

  在相距不过两米的一间房址中,也发现了一对可能在同一时间因同样原因死去的母子。两人死时的位置也是在房址的东墙边,母亲双膝着地跪在地上,臀部落坐在脚跟上,用双手搂抱着一幼儿,幼儿依偎怀中,双手也紧搂着母亲腰部。母亲脸面向上,颌部前伸,像是在祈求苍天赐与年幼的孩子一条生路。在其他不少房间里,都发现了母亲以身护子的场景,让人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这是天灾,还是人祸?到底是什么原因夺去了这许多无辜的生命?在还没有发掘的其他大批房址中,会不会有更多的死未瞑目的遇难者?

  根据检测鉴定资料,死者的性别和年龄已大致清楚。三座房址内抱着孩子的长者都是女性,年龄都在三十岁上下,她们应当就是孩子的母亲。四号房址母亲怀中的孩子只有一岁大小。3、4号房址的十六人中,经鉴定确认为男性的只有三人,其中两人都在十八岁以下,只有一人年过四十。以四号房址而论,十四人中有九个未成年人,各个年龄阶段的都有。这么多未成年人,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个家庭。他们当是应急躲避到了这座房子里,然而灾难还是发生了,这房子成了他们共同的坟墓。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4号房址内,站在中间火灶部位的小伙子举起双手,像是要托起就要倒塌的房顶;门口的中年汉子似是要挡住汹涌而进的洪水,结果被冲倒在地,靠西壁是斜倚在地上的母亲,怀中是刚满周岁的婴儿,东南角有五人相拥在一起,有一位壮年人护卫着几个未成年的孩子,西北角也是五人在一起,除了在门口的那个中年男子外,其他四个都是未成年的孩子。

  可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灾难,最有可能是一次特大洪水的侵袭夺去了这许多无辜者的生命。这一块地方依现在的地势看,比较高一些,也许是当时躲避洪水的最后高地。我们设想有儿个家庭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里,成年人也许自仕被洪水吞没了。洪水大概来得非常凶猛,人们连抗拒的办法还没有想出,灭顶之灾就降临了。从他们死亡的状态我们不难想到他们绝望的表情。尤其是无可奈何的母亲,她们搂着自己的骨肉死去,悲楚之状,惨不忍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