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半坡遗址的宝贵文物背后隐含着什么秘密呢?

半坡遗址的宝贵文物背后隐含着什么秘密呢?

发布时间:2020-02-25 22:56:5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陕西省渭河两岸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密布的河网水系为古代人类的交流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半坡遗址就位于渭河支流产河下游的二级黄土台地上,背靠白鹿燎,面向河,与现代的河床相距八百米。

  在半坡遗址,考古人员发掘了面积近一万平方米,发现房基三十六座,墓葬一百七十四座,出土可复原陶器近一千件,生产工具六百多件,这些宝贵的文物背后隐含着那个时代的什么秘密呢?

半坡遗址的宝贵文物背后隐含着什么秘密呢?

  据出土文物及其遗迹研究,半坡遗址在考古学文化上属于新石器时代中期的仰韶文化,距今约六千多年,处于母系氏族公社阶段。这时,伴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由农业和狩猎得来的食物日渐丰富,人口也日益増多起来。半坡人在原始农业的基础上,手工业也开始从农业中分髙出来,能建造地面建筑.过着定居的生活。

  从遗址的复原图上,我们看到一幅由家庭、家族到氏族的完整生活场景:人们过着定居的农耕生活,居住区位于聚落的中心,四周有保护壕,村北是公共墓地,村东是烧制陶器的窑场。村内的房屋大小基本相等,围绕村中部的大房子而建,贮藏东西的窖穴成排分布,墓地的随葬品没有差别,人们过着集体、平等而有组织的氏族生活,消费品归集体而非个人所有,还没有产生贫富分化,处在人人平等的母系氏族社会阶段。

  为了防止雨季造成的河流暴涨暴落给生活带来的不便和洪水的威胁,半坡人精心地选择了临近河流而又较为干爽的二级黄土台地作为营建自己家园的地点。为了保卫整个村子的安全,避免毒蛇、猛兽之类的侵袭,有效地控制出入村庄的道路,防止敌对村庄的进攻,半坡人在村庄不临河的三面挖筑了一条巨大的壕沟。壕沟全长三百余米,深五六米,宽约六至八米,上宽下窄。壕沟的工程星相当巨大,根据初步计算,大约共需移动土方一点一七万立方米。如果以每人每天挖二点五立方米计,需要一百人挖一年零三个月。

  半坡村寨的精心设计还表现在村子中有了明显的功能区分:壕沟以内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居住区,生产陶器的陶窑则在壕沟东边的外侧,公共墓地在壕沟的北侧。

半坡遗址的宝贵文物背后隐含着什么秘密呢?

  走进半坡村寨,首先看到的是村子中部一个巨大的中心广场,这是半坡人日常生活和聚会的地方。一条横贯东西的大路,把整个村子一分为二。半坡村的规划采用的是一种较为典型的向心式布局,即村庄中间是村寨居民公共活动的广场,房屋分布在广场四周,屋门都朝向广场,这种布局是为了保障整个村庄的凝聚力和总体布置的需要。房屋的周围并不十分空旷,围绕着这些大大小小房子的是众多的窖穴和垃圾坑。窖穴一般用来贮藏粮食、器物,形状多为口底等宽的直筒形和口小底大的袋形。为了防潮,这些窖穴的内壁经过抹泥加工,口部原来可能也有用植物茎干编成的盖子。

半坡遗址的宝贵文物背后隐含着什么秘密呢?

  半坡人的房屋,从平面分,有圆形和方形两种;从立面分,有半地穴式和地面式两种。地面房屋的建筑有较为固定的方法,首先是在地面上挖出方形或圆形的墙基槽,使建筑的房屋更加坚固;然后是在基槽中栽埋木柱,这些柱子是房屋墙体的骨架,柱子洞里早期只是把挖出的土回填,并没有其他的特殊处理。房屋墙体用草木、植物纤维和细泥土混合贴在木柱两侧成形。房顶由室内栽埋的较粗大的明柱支撑,并且根据房屋平面形状,分别做成方形或圆形的顶棚。顶棚用树木枝干为骨架,其上用植物茎叶覆盖,表面涂抹了一层细泥土作为保护层,以増加房屋的重暈,减轻大风和暴雨对房顶的破坏。房屋建成后,平整地面,然后用调制好的泥浆粉刷墙体,用火烧烤地面,以増加地面的干爽、坚固程度。

  距今六千多年前,生活在黄河和长江流域的祖先们已经普遍地发明了原始农业,黄河流域的旱地农业在世界上最早培养出了粟,长江则是稻作农业的摇篮。半坡人发展了多种经济生产方式,他们年复一年地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种出粟,成为维持生活的主要粮食来源。

  半坡人的文化艺术以彩陶为代表,线条单调,图形质朴,以红地黑花为主,也有黄地红花或加白衣饰黑红两色花的。图案纹样种类丰富,造型奇特,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彩纹的构图有四种形式:一是对称组合,二是不对称组合,三是同一母题的花纹连续组合,四是不同母题的花纹连续组成一组花纹,其中有主饰也有附饰。花纹及所饰部位与器物造型配合相宜,构成较完美的艺术整体。例如,宽幅的纹饰多在直口圜底钵的口沿和卷唇折腹盆的肩部,横长形的花纹饰于低矮的器物上,人面纹在卷唇圜底盆的器内近底部,网纹和斜方格纹饰于近口沿的内外壁,均込到了最佳的装饰效果。这些图案大体上可分成儿何形和肖形两类。儿何形纹样以三角形和折线纹作为基本的创作母体,利用虚实、正反和粗细的线条变化进行组图,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个变化万千的抽象世界。

  古人类学家猜测,在半坡人的眼中,这些动物的纹样或许并不仅仅是对客观世界的描述,他们用彩笔反复地再现、蛙一类繁殖能力极强的动物,也许正是祈求冥冥中的神灵给予佑福,渴望多于多孙,万世永续。鱼儿所具有的多产能力使这种动物在半坡人的心目中成了通灵的神物,于是鱼和人结合在一起,美丽的人面鱼纹盆向人们诉说的正是与氏族中巫师共同出现的这种人格化的鱼。晚期的鱼纹走向抽象化,极其夸张而且变形,用寥寥数笔勾画出的几何图形说明,此时的鱼已经不再是具体的生物了,它变成了一种概念化的标志物。

  半坡遗址的发掘与研究,确立了仰韶文化的一个新类型——半坡类型,为关中地区的史前考古工作确立了时代标尺。

  半坡遗址是一处典型的原始社会氏族公社聚落遗址,它的发现与发掘,为正确探讨原始社会氏族制度与社会生产生活提供了宝贵资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