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钱塘潮涌“有信”与“无信”之谜

钱塘潮涌“有信”与“无信”之谜

发布时间:2020-02-29 00:50:2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世界上的大河中,很多都有汹涌的潮涌,如南美的亚马逊河、北美的科罗拉多河、法国的塞纳河、英国的塞文河、印度的呼格里河。我国有潮涌的河流也为数不少,但浙江省的钱塘江涌潮却以其浩淼壮观而闻名于世。在涌潮的强度上,亚马逊河兴许可以和钱塘江潮一比,但钱塘江潮景的变化万千,是其他任何河流所无法望其项背的。当涌潮在天边出现的时候,如同素练横江,等潮涌长驱直入来到眼前的时候,又有万马奔腾的气势,那种雷霆万钧、锐不可当的力量给人无比强烈的冲击。

  “一年一度钱江潮”的说法是不科学的。它给不了解情况的人一个错觉,以为钱塘江潮一年只有一度。其实每个月都有两次大潮汛,每次大潮汛又有三、五天可以观赏涌潮。潮汐是有“信”的,到了该来的时候就一定来,不会失误。

钱塘江

  钱塘江河口和杭州湾位于北纬三十度至三十一度之间。就天文因素而言,除南岸湾口附近属非正规半日潮外,其余部位的潮汐均属半日潮,即一日有两次潮汐涨落,每次涨落历时十二小时二十五分,两次涨落的幅度略有差别。

  阴历每月有两次大潮汛,分别在朔(初一)日之后两三天和望(十五)日之后两三大,而在上、卜弦之后的两三天则分别为小潮汛。每年阳历3月下半月至9月上半月,太阳偏向北半球时,朔汛大潮大于望汛大潮,且在大潮期间日潮总是大于夜潮;而在9月下半月至次年3月上半月,太阳偏向南半球时,情况刚好相反,朔汛大潮小于望汛大潮,大潮期间的日潮也总是小于夜潮。越接近春分和秋分,这种差异越小;愈接近夏至和冬至,这种差异愈大。就全年而言,则以春分和秋分前后的大潮较大。至于这两个时期的大潮哪个大,则有十九点六年的周期变化,其中一半时间春分大潮大,另一半时间秋分大潮大,两者的差别也由小逐渐增大,然后又由大逐渐减小。潮涌为什么会这么有规律呢?

  我们知道,地球上的海洋潮汐是海洋水体受天体(主要是月亮和太阳)引力作用而产生的一种周期性运动。潮汐的涨落有一定的规律,中国人早就认识了这一自然现象。东汉王充把涌潮同月亮和江道地形联系起来,首次作出了较为科学的物理解释;到了唐宝应、大历年间,窦叔蒙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一套用图线推算高、低潮时的方法,这比英国在1213年开始预报伦敦桥涨潮早了四百多年。窦叔蒙还推算出在七万九千三百七十九年中共有五千六百多万次涛,由此可计算出潮周期为十二小时二十五分十二秒,与现在常用的十二小时二十五分相差甚微;北宋天圣年间,燕肃更进一步指出钱江涌潮是由水下沙漳造成的;到1054年,吕昌明重定了杭州的四时潮候图,这比公元1250年前后表的伦敦桥潮汐表早了近两百年。

  风对潮汐传播也有很大影响。钱塘江涌潮若得到东风或东南风推波助澜,将更为壮观;若遇西风或西北风,将大大逊.558.

  色。因此,阴历七月望汛的大潮常常胜过八月望汛大潮。俗称“王潮”。阴历八月初、九月初的大潮胜过八月望汛大潮的机会也很多。实际上,一年最壮观的涌潮并不都在八月十八日。宋代陈师道“一年壮观尽今朝”的说法,只不过是当时已形成八月十八日观潮的风气而已。

  钱塘江涌潮是东海潮波进入杭州湾后,受特殊的地理条件作用所形成的。江道地形的影响特别大,不仅使涌潮景千变万化,而且也使涌潮抵达沿程各地的时间也受明显影响。在南宋之前,整个钱塘江和杭州湾平面轮廓呈一顺直的喇叭形,潮势直冲杭州以上。吕昌明量定的杭州四时潮候图便是针X寸当时情况制定的。自北宋末期,江道开始变弯,杭州的潮势开始衰退,至明末清初江道首次靠近盐官,海宁潮势远胜于杭州,杭州的潮候大大推迟,吕昌明量定的四时潮候图已不适用于杭州,却大体上适用于海宁。上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大规模治江围涂,人为地加速了河口演变过程,江道形势又发生了巨大变化,沿江各处的潮势也随之而异,不仅杭州的潮候进一步推迟,海宁盐官的潮候也有所推迟。

  潮汐既然是海洋水体受天体引力作用而产生的一种周期性运动,那它应该是周而复始、永不误期的。钱塘江涌潮为海洋潮波在钱塘江河口这种特殊地形条件下的特殊表现,当然也应遵守这种规律,可是唐代的孙承宗在他的《江潮》一诗中却写道:“休嫁弄潮儿,潮今亦失信;乘我油壁车,去向钱塘问”。所谓失信,也称失期,就是该有涌潮的时候,看不见涌潮,让人莫名其妙。

  汹涌壮观的钱塘江潮究竟有没有失信?早在南宋咸淳十年(1274年)就曾有“钱塘江潮失期不至”的记载。德祜二年(1276年)二月,元军初到杭州,因不知涌潮的厉害,扎营在钱塘江的干沙滩上,杭州百姓和宋室暗喜,急切盼望涌潮到来,将元军连营卷去,不料江潮三日不至,百姓无不为之大惊,以为天助元军,宋皇朝天数已尽。为此,吴兴华《钱塘江怀古》诗中有“铁甲屯江潮不上”之句。无独有偶,兀末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也有“元灭之时……潮亦不至,但略见江水微涨而已”的记载。难怪明代田汝成会发出“昔宋末海潮不波而亡宋,元末海潮不波而亡元,亦天数之一终也。盖杭州是闹潮,不闹,是其变矣”的感慨。更巧的是明末,顺治二年(1645年)六月,清兵进入杭州时,多铎进取浙江,驻营江岸,敌兵见之,以为潮至必淹没,但江潮连日不至,清军惊以为神助。此外,元代的至正十二、十三和二十年(1352、1353和1360年),明代的嘉靖十三年和二十六年(1534和1547年),清代的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道光二十一年至二十五年(1841年至1845年),都有涌潮失期的记载。明人还专门给它起了名字,称为“冻死潮”、“晒死期”等。

  潮水为什么该涨的时候不涨,不该涨的时候反而巨浪滔天呢?这里恐怕跟钱塘江河口的地理有密切的联系。

  钱塘江涌潮既然是东海潮波在钱塘江河口特殊地形条件下的特殊表现形式,就必然要受河口地形条件变化的左右。上述涌潮失期现象全部发生在杭州。唐朝宋年代,钱塘江江道顺直,潮头直冲杭州,故而杭州上下,潮势强劲。后因杭州弯北岸逐渐北退,南岸则向北淤涨;而杭州至海宁间江道又由南北移,河道由直变弯,长度增加,涌潮也随之下移。随着历史的发展,江道的演变,杭州的潮势便有所衰退。另外,钱塘江河口的泥沙主要来自大海,涨潮流中挟带着大量泥沙,落潮时部分泥沙落淤在河口段,靠每年汛期上游来的山水将泥沙往下冲移。一旦遇上雨少天旱,山水流量小的年份,便造成河口江道淤塞,妨碍潮波传播。当江道淤塞较严重时,涌潮便不能到达杭州。所以,涌潮失期并不是没有产生涌潮,而是传播受阻,到不了杭州。

  近二三十年内,涌期失期现象也常有发生。不仅杭州市区,而且赭山、乔司一带也曾出现。杭州附近曾连年发生涌潮打翻般只,共至涌潮冲上岸掀翻汽车。1976年开始,钱塘江山水偏少,加上1978年至1979年连续干旱,海宁八堡东面江心的沙洲北移,甚至同北岸相连,江道在这里又形成了一个大弯,涌潮不仅传播不到杭州,连海宁盐官镇的涌潮也大为减弱,以至于来观潮的中外游客有兴而来,败兴而去,感叹“海宁观潮名存实亡”,“只有人潮,没有涌潮”。其实,只要地点选择得当,仍可以欣赏到颇佳的涌潮。

  一般说来,涌潮总是有规律地在钱塘江上出现,但有的时候由于受复杂的环境因素的影响,偶尔会“失信”于人,这也是钱塘江潮最令人捉摸不定的所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