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香港古代迁民历史故事介绍

香港古代迁民历史故事介绍

发布时间:2020-03-01 23:18:4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广东古代是百越聚居之地,因在九州之一的扬州以南,故称扬越(同“杨导”)。.至迟在西周初年,扬禮浙部,已经同費河.流域的华夏族爰生关系,人民自发的或備鷺的顧来牝往肯定是有的,但数量不会多。战国时的大军事家、楚悼玉令尹吴起?南征百越之君”是一次很值得注意的迁民事件。

香港古代迁民历史故事介绍

  代“中县人”(中原人民)大批南下,使古广东的人口构成发生显著的变化。秦始皇50万大军分驻百越地区,其中逾岭南进的大概十万八万人。南海设郡之后,秦朝廷两次强迁罪徒到南越地,数字会是相当可观的。秦二世又发配15000名无夫家的女子到番禺作赵佗驻军的妻子。终秦一代,中县人在岭南几十万(粗略数)人口中所占比重必定大增,本区的情况也是如此。

  此后每当中原战乱之时(例如东汉末、西晋末),就有成群的避难者拥入广州地区。不过各地人士流入本区而又有明文可据的,则是从东晋开始。

  东晋末年,浙东起义军在卢循的领导下从福州泛海经本区攻陷广州城。他们经营岭表达七年之久,晋军袭破州城之后,这个队伍还拥有2万人。卢循死后,起义彻底失败了,他们为了避祸,就纷纷逃入海岛,用贝売筑室而居,捕为业,常常拿鲜鱼上岸换酒米。这些来自浙东的水上居民,在语言,服式和风俗习惯上都不同于当地人,人们就把他们叫作“卢亭”或“卢余”,说是卢循的子孙,大屿山及今宝安县属的南亭竹没山一带,就是他们的定居点。后人对他们的生活习惯作过一些夸张的描述,并说“今已亡矣”。所谓“亡”,当然不是灭绝,而是在世代的融合中被同化了。包括“卢亭”在内的、栖息在水上的所谓“置蛮”,千百年来为开发珠江m角洲及附近海岛洒下了辛勤的汗水。

  宋代,由于本区经济及沿海贸易的发展,各地迁入的人就更多了,而且其中不少可以从族谱中得到确切的线索,有姓名可考。根据香港出版的有关著作,在这里介绍儿族。

  福建莆田县人林松坚,柏坚兄弟二人经营船运,载货往返于闽粤海路,终于发家致富。他们的子孙就于北宋年间先后定居于九龙彭蒲围村和蒲冈村。林氏就是早期入籍本区的福建迁民了。

  前此南佛堂已建有石塔,北佛堂建有天后庙,庙后还有税关。另外,在今德机场北端,前些年曾大量出土北宋钱币。可见佛堂门以内的九龙湾一带,北宋时已有一定数目的村落,并非只有林姓一族而已。

  北宋迁民中影响最大的是新界锦田邓氏,该族入本区的始祖是邓符协。

  邓符协又叫邓符,江西吉水人,1069年(神宗熙宁二年)进士,官任广南东路阳春县令。他赴任途中到过屯门山(传说他摹仿薜愈笔迹刻“高山第一”石碑),慕名去当时著名的桂角银场(遗址在今银矿坳LeadMinePass)游览。这银场附近有两座山相对如牛角,树林茂密,而且多长桂树.故名桂角山,又叫牛潭山。山上有块“仙女梳妆石”,山下有广阔的盆地,大可耕作,山边又有一股桂角泉,水昧甘芳。这位有心计而又讲究风水的县太爷对此顿萌卜居之念。

  邓符协任满之后,果然携带家少迁居岑田(锦田)村,购置田园,建造南北两个围屋,并把曾祖,祖父和父亲的坟墓迁葬于新界元朗、荃湾等处(这些古墓已成为今日本区的著名古迹)。

  邓符协最大的建树是创办力瀛书院(又叫书斋或书室)。这所本区最古老的私立书院位于锦田七星冈西南,规模相当可观,它的基址一直保存到清代孫庆末年。更为难得的是,力瀛书院的始创(12世纪初年)从时间上说比省内的著名学府(如广州禺山书院、番山书院等)要早一百多年。这是当时东莞县的一件大事,一个南海县的太学生欣然为书院作记,稍后本县人写的《宝安百咏》亦曾提到它。

  邓氏后人出名的很多,邓符协玄孙惟汲便是其中的一个。这邓惟汲娶南宋皇室赵氏女为妻,此女被光宗皇帝尊为皇姑,获赐土地山林,连已去世的丈夫也追封“税院郡马”,世俗地主便成了贵族地主。邓惟汲墓坐落在元朗佛凹岭.而当年某貴妃绘赠皇姑的花鸟、蝴蝶画帖,邓氏族人珍藏至今。

  邓符协的后世子孙分居于新界龙跃头、大埔头、屏山、厦村、锦田等村以及港岛(以至东莞.中山等县),成为这一带的显赫大族。有人估计,这一族人口总数今日可达百万之多。

  南宋末,由于景炎、祥兴二帝曾在本区停留,因此新会崖山行朝覆灭之后,有不少遗臣流落此间(清康熙《新安县志》说8“忠义之苗裔多留寓焉”爲其中,进士侯五郎之子卓峰到河上乡定居(他就是上水侯氏的始祖)、赵姓族人在九龙古瑾村(马头围)长住(后迁东莞)。

  宋以后迁入本区的,可举新界北部廖、文、彭三族为例。上水廖氏是元代中叶从福建汀州到此开基的3新田文氏是明代初年从屯门(他们是文天祥堂弟天瑞的后人,南宋末先落籍今宝安县地)迁此立村3粉岭彭氏也是明初从东莞来此(原想去群带路即香港岛谋生,但无法立足)开村的。

  上面所说的邓氏为首的,包括侯、文、廖、彭在内的五族,先入为主地控制了本区水源充足、地势平坦的大片大片肥田沃土(例如锦田就以“土地膏腴,田畴如锦”而得名)3他们聚族而居,筑围自固(保留至今的还有锦田邓氏吉庆、永隆围、上水廖氏围内村、新田文氏仁寿围、粉岭彭氏中心围等),这就使各族的头人能够集经济权(拥有土地的“田底权”和包揽税务等)与族权于一身,实施强有力的政治强制3他们创立墟市,如邓氏的元朗墟、邓氏的大埔旧垃、文彭两氏的大埔新墟、廖氏的上水石湖墟等,以操纵一方的经济命脉;他们垄断教育,包办科举,占据仕途。由于这样一些原因,这五个族就成了几百年来本区的实际统治者,至今还被称为新界五大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