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古代香港的盐民起义

古代香港的盐民起义

发布时间:2020-03-01 23:27:3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本区及宝安、东莞、中山的沿海地带,是古代广东的重要产(海)盐区。汉武帝时初设盐官治理此区,东吴孙皓以后,盐官叫司盐校(都)尉,一向驻在宝安南头。东晋初年成立东官(莞)郡时,首任太守就是由原任司盐都尉转职的。南朝陈氏因国用不足,曾征收煮海盐税。到宋代,盐业飞快发展,盐税就日益成为这个滨海地区头等重要的社会问题了。

timg (2).jpg

  宋太祖年间,这个产区有13个盐场,年产24000多石,供应广东、桂北及赣南。朝廷实行盐的专利:军办盐场定额上缴;“亭户”(即盐户,以后又称为“灶户”)产品由广东茶盐提挙司收购,毎斤5文(然后以47文抛售),或以盐抵税。北宋末叶,产量猛增至513000多石,超过原来的20倍。偏安一隅的南宋朝廷把盐业收入看作是个大财源,一个户部侍郎上奏说,“今日財赋,鬻海之利居其半”。因而盐法变来变去,榨取越来越残酷。而壮大了的盐民队伍更趋贫困,“濒海畳户数万,生理至微”。这~社会问题表现最尖锐的地方莫过于本区大屿山了。

  大屿山又名大奚山,是急水门的屏障,岛上周围100多公里,有大小36屿。岛西边的大澳是古代盐场,遗址至今尚可辨认。东南方的长洲岛则是从前销盐的子埠。

  大屿山自古有渔盐之利,从事这个行业的,多是“卢亭”,“畳户”或“僑蛮。初时不服徭役,不征赋税。南宋时,官富盐场(在九龙城)辖下的海南盐栅就设在这里,“盐渔之禁”也就随之而来了。盐民不满意封建政府的专利盘剥,靠着海岛的复杂地形逃避盐税,把产品私贩私卖。于是就爆发了一场压迫与反压迫的流血斗争。

  南宋朝廷为了对付大屿山的私盐活动,可说费尽心思。它一方面在广州海面增设摧锋(水)军,准备随时调用;一方面对广大亭户实行分化瓦解之策:招募其中少壮者编入摧锋军,派水军使臣一员、弹压官一员统领,并招降盐民首领,收买上层分子,任命为“澳长”、“船主”,使其为统治者效力。这一套手段,确使盐民遭受过损失,但却未能禁绝私盐。“年来课入不増,商贾不行,皆私贩害之也”,“大奚山私盐大盛!”

  孝宗皇帝从臣僚之请,两年中专门为此下过两个措辞强硬的诏书,对弹压官、澳长、船主等人软硬兼施,规定捕获私盐贩的“依格推赏”,禁制不力的交尚书省治罪。

  这时有个姓潘的广州地方官干得非常卖力,他诱使上层人物告密,害死不少敢于反抗皇命的岛民。

  1197年(宁宗庆元三年),广东茶盐'司提弟徐安国悍然发兵到大屿山捕人,大肆屠杀,激起岛民的武装反抗。他们拥戴高登为领袖,英勇作战,歼敌130多人。徐安国无法收场,被同僚弹劾罢官。朝廷任命进士出身的钱之望为广州军35事长官,着力镇压。

  钱之望履任后,探听到岛民平日轻视摧锋军而惧怕福州延祥寨水军,于是报吿朝廷,请求委派该寨将官商荣督兵“围剿”。商荣水军匆匆开到大屿山,碰着岛民预先打下的排排木桩,又不熟悉别的航道,一时进不了港。趁着官军干着急的当儿,岛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驾着满载弓矢的海舟直捣扶胥口,广州城里的士绅开始疏散走避了。这时广州官军慌慌张张集结于南海神庙前,齐声祷告,“呼王之号以乞灵”,借此壮胆。其中几个水手从桅情上飞身而过,居然把岛民指挥船上的帆绳砍断了,使他们的海舟动弹不得。这时,背后衔尾追到的延祥寨水军密集的“火箭”(箭头束着火种)射将过来,岛民便渐渐不支。结果,官军俘获头领若干人,进据大屿山,接着又是一场血腥之灾。

  事后,钱之望拨摧锋军300名长驻岛上(按季轮换),3年后见事态平静,驻军减半,并移防官富场。钱本人升官调任去了。

  几十年后,大屿山东部的梅窝一带由皇帝封赐作大官僚、番禺人李昴英之子李志道的食邑,以酬赏其在潮州“勤王”之功(1955年,当地发现刻“李府食邑税山”字样的界石)。从此,被官军惨杀“无噁类”的宝岛重新来了垦种的人家。

  至于当年战败的岛民,并没有被斩尽杀绝。他们逃到南面的海岛避祸,后来有位姓万的作酋长,那个地方就名为老万山。这些不屈的人们及其后代往后继续同东莞的盐民并肩战斗。

  明朝景泰年间,南海县人黄萧养起义失败后,地方政府再一次加紧对灶户的勒索:盐田除科盐税外又按农田定例纳秋粮3盐丁除服盐场徭役外又编县役。一田两科、一丁二役,害得灶户不是逃亡就是破产。时人叹道:“煎盐苦,煎盐苦!……旧时叔伯十余家,今日逃亡三四五。晒盐苦,晒盐苦!皮毛落尽空遗股。晒盐只望济吾贫,谁知抽笄无虚土……公婆袴腹缺常食,儿女遍身无全缕。”

  盐丁受苦,盐商和船民也不得安生。由于封建大吏横插一手,莞盐在广西、江西的传统市场大受打击,销路锐减,靠贩盐为生的几万沿海人民生计无着。

  这样,本区所在的东莞县就爰生了更广泛、更大规模的反抗那“甚于永州之蛇”的封建暴政的武装斗争。

  1531年(嘉靖十年)9月,东莞县民黄秀山等驾船出海,团结潮、惠.雷、廉各州船民,建立名号,在东西两路同官军战斗。可是不久遭官兵分头截击,损失200多人,黄秀山等被杀。

  当地方官向上司报吿“海盗”平息的捷报时,战败走脱的许折桂等东山再起,于次年回东莞招集部众,称雄海上。春花洋一役,东莞所千户(驻南头)葬身海底,官家发出“天何不祐”的哀叹,广东几员大吏也落得个“夺俸”(停薪)的处分。初获胜利的许折桂率领船队直取广州,不幸在南海神庙附近败于南海卫指挥之手,另一路头领也败阵死去。许折桂动摇了,他向官兵请降.缴出船只及违禁器物,释放俘虏1700多人(包括2名卫指挥),以为就此可以保住残生。港知刚回东莞定居,知县就把他投进监狱,不得善终。

  事过19年,在几年饥荒之后,被称为“南头海贼”的何亚八揭竿而起。这个队伍既有福建人,也有“夷人”,势力很大,活动范围很广。这一年秋天,他们进攻南头海滨的南山烟墩,杀死东莞所千户,扬威于本区海域。可是3年之后,何亚八在西海就擒,别路也在东海溃败,几个首领同时问斩。

  明朝嘉靖年间有本区灶户参加的三次反压迫斗争,较宋时的大屿山起义有着更深刻的内容。但他们没有明确的战略目标,又专事劫掠,过分伤害沿海商贩,终于打不过强大的卫所官兵,其领导者(都是当时的东莞县人)也一个个身首异处。不过,暴政不除,造反不已。同本区有关的这一类事件往后愈演愈烈,.直到明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