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宋朝时香港是宋代的行朝吗?

宋朝时香港是宋代的行朝吗?

发布时间:2020-03-01 23:38:0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公元1276年2月,元兵攻陷南宋京城临安(杭州),恭帝投降。5月,逃亡的益王赵呈在旧臣陈宜中、陆秀夫、张世杰等人的拥戴下即帝位于福州(是为端宗,年号景炎),建立行朝(临时政府)继续抗元。不久,他们受元兵追迫,从水路南下潮州,转惠州甲子门,然后进入广州地界——东莞(今宝安)县大鹏寨城。

timg (3).jpg

  1277年(景炎二年,元世祖至元十四年)2月,帝是船舰移泊梅蔚,并且在这里建造行宫。

  在梅蔚呆了两个月,行朝于4月移驻本区九龙半岛上的官富场。这一带是唐宋以来甚为发达的闽粤海上交通要地,半岛上早有村落,而且官富场是南宋管辖本区各栅的盐场所在.摧條军的驻地,能容纳数以万计的军队驻扎。

  帝呈到达官富场时,土瓜湾村(今已改建街道)居民乘船列队迎接,并献军饷。因“护驾”有功,皇帝赏赐村民一把面上绣字的黄罗伞。此后每年龙舟竞赛之时,乡亲们必先向御赐罗伞举行叩拜仪式。伞破了就依样仿制,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晚清。

  行朝在官富城寨营造宫殿,这些宫殿的基址到清代还见得到。同宫殿有关而又保留至今的重要遗迹有两处。

  一处是九龙湾西岸圣山(SacredHill)上的宋皇台-一行朝的观台。元代有人在一块山石上刻上“宋王台”三个字,清代又有人在旁边刻“清嘉庆丁卯重修”七个小字,一直保存到本世纪初。日军占领时扩建机场,把这块石炸成三段,内中一段刻字完整无缺,隐没在荒草间。1945年日本投降后,港英根据赵氏族人的请求,在原址西南方不远处辟地建公园,把巨石削成长方形,移置园中,并且刻《九龙宋皇台遗址碑记》以资纪念。这就是今潭公道之西的宋皇台公园。

  另一处是九龙露明道的上帝古庙——行朝败火后,一部分赵氏宗亲留居马头角一带,立古瑾村(围),世代从事农耕,直到清末迁去东莞。他们兴建的上帝古庙残址,港英于1962年辟为公园,碑刻《九龙古瑾围上帝古庙遗址辟建公园记》,树于园内。这就是露明道公园。

  此外,九龙半岛上还有二王殿村和青龙街、宋街、帝街、員(应是“是”)街以及白鹤山上的交椅石(相传帝是以此石作御座)。可惜这些古迹除交椅石外都已不复存在了。

  在官富场期间,皇室的活动也留下若干陈迹。太后杨氏入居官富寨城中原来的官舍,同一班妃嫔常在一块天然方石上梳妆,这块石就叫梳妆石或太后石。赵是胞妹晋国公主,航行途中溺水死去,其母为她铸个金身,立块五六尺高的墓碑,安葬在宋皇台旁,后世称这个坟为金夫人墓(到光绪末兴建教堂时才湮灭)。

  行朝驻摩官富场的头四个月,元军主力北撤。在闽,赣、粤等地坚持抵抗的文天祥、张世杰都取得若干胜利,有个在家闲居的赵宋旧臣也召集乡兵收复广州城,形势一度有所好转。这一年6月,因宫殿已建成,帝是移居官富东边不远的古瑾村(今马头围)。

  到8月,局势大变。元军大批出动,分水陆两路入粤追击帝是。文天祥、张世杰兵败,闽、瘢诸县得而复失。

  9月,行朝西迁浅湾(今荃湾),元将刘深率海舟追到。城门村(地在今城门水塘即银禧水塘)乡民筑起石城同元兵对垒,土瓜湾村人也出动配合。这时张世杰回师浅湾并主持行朝军务。

  10月,行朝在张世杰指挥下暂离本区退入珠江口。不料广州城再次失陷,他们只好临时驻师秀山(今虎门)。一两个月间,军士病死的很多。

  12月,行朝战败,西走香山(今中山)县海岛。中途遇飓风,士兵死亡将半,帝是又落水受惊染疾。张世杰同路过的运粮官船合力击走刘深,才得绝处逢生。老官僚陈宜中熬不住,找个借口开小差,躲到占城(今越南中部)去了。

  行朝自离本区,折腾4个月,在东莞、香山海面上转了一个圈,于1278年(景炎三年)2月折回碉洲(禍(gang)洲有写作俺(xiOng)洲或砲(展o)洲的,其味在地有两个争论未决的说法*一说即大屿山,一说在吴川县南的海中,今依前说爲不久,元主忽必烈命令大部队北还,原地方将领乘时攻复广州城,退入粤东的文天祥又攻克海丰县,使行朝能立足于确洲这个海岛。

  这一年4月,帝是病死碉洲,风雨飘摇的行朝,眼看就要解体。多亏陆秀夫仗义执言,才使人心稍安。他说,古人有剩下一城一旅终能中兴复国的,如今行朝百官俱备,士卒数万,度宗皇帝尚有一子健在,为什么就不可以立国!大家听得在理,于是(五月二十一日)拥护八岁的赵民继位,年号祥兴,太后杨氏同听政,升广州为翔龙府。不久,葬赵是于赤湾(今属宝安县),称永福陵。

  陆秀夫是个坚定的抵抗派,他在碉洲草拟的两个文件—赵是的遗诏和赵曷的登基诏中,始终未忘复宋。“虽国步之如斯,意时机之有待气“人心有感则必通,世道无往而不复。”他代替出走不归的陈宜中为左丞相,协助张世杰,外筹军旅,内调工役,一切文书,尽出其手(他所记二王事--书可惜已散佚)。小朝廷不成气派,可是他每逢朝会,总是正气凛然,谈到宋室遭难,往往泪下沾襟,左右无不感动。虽在颠沛流离之中,他还是坚持每日向帝曷讲解《大学》章句。在人心离散之时,陆秀夫确是个难得的中坚臣子。

  朝臣们鉴于碉洲孤悬海外,而且军粮转运艰难(来自琼州)。这一年6月,张世杰把行朝迁往新会)1(崖)山,?从此结束了在本区的活动。

  同年底,文天祥海丰兵败被浮。1279年(祥兴二年,元世祖至元十六年)正月,他囚禁在元军张弘范军舰上,从潮阳开往崖山,途经本区南方的海面,写下了传谪至今的《过零丁洋》诗。

  二月初六日,远离人民的屋山行朝最后覆灭于张弘范军之手,杨氏、赵曷和以陆秀夫、张世杰为首的数万忠臣义士悲壮地献身海上。文天祥三年后也在北京慷慨就义。

  流落本区一年左右的南宋行朝,除了绐此地居民増添数字不详的《忠义之苗裔?气留下若干耐人凭吊的历史题材以外,就没有更多的东西了。明人侯堀《官富怀古》诗叹道:“草舍离宫一珑丘,夕阳高照旧硒洲。许多忠魂归何处,黄叶芦花冷淡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