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明朝时期香港如何驱逐葡萄牙人呢

明朝时期香港如何驱逐葡萄牙人呢

发布时间:2020-03-01 23:42:3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明代军队实行卫所制度,军籍世袭。明初,本区防务由南海卫(驻东莞县城南)辖下的东莞守御千户所(驻宝安南头)和大鹏守御千户所(驻宝安大鹏岭)分管。这两个千户所军额500多名,由千户、副千户、百户统领,分派到辖内各个墩堡,平日三分守城、七分屯田,实行耕战合一。

明朝时期香港如何驱逐葡萄牙人呢

  明代,来粤的“番舶”不再绕航佛堂门,只是就近行经大屿山,到南头,然后入珠江。这样,南头就取代了唐宋以来本区军事重镇屯门的地位而成了粤中的门户,所以前者设立千户所,后者仅构筑墩堡而已。虽然这样的海防设置较之唐宋时的屯门镇要完备一些,但是在明中叶同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侵略势力——葡萄牙殖民者的一次较量中,它还是暴露出一些问题。

  1511年,处于资本主义原始积票阶段的葡萄牙(中国古籍按Frank音译为“佛郎机”)吞占了明朝的封国满剌加(Ma_lacca,即麻六甲),逐渐排斥华商在这个东方国际贸易中心地的势力,掌握了南海交通的控制权,成了横行南大西洋、印度洋与南海的海上覇王。不久,它的触角就伸到广东沿海地区来了。

  1517年(正德十二年),为纳贡请封而来的佛郎机人比利?安剌德(PerezAndrade)和外交人员托马士?比勒斯(ThomasPirez)率领武装船舰八艘进泊当时东莞县属下的屯门湾,并驾其中两艘炮舰驶入广州。比利做完生意后即返航(一说被逐出境),而比勒斯则暂住西关怀远驿(外宾招待所),由广东当局请示朝廷定其去留。谁知此人神通广大,居然买通当权太监,盗用满剌加使臣名义擅自进京。

  比利的弟弟西门?安剌德(SimonAndrade)也于下一年奉命从满剌加驾4条海盗船驶达屯门。这伙人贪得无厌而又凶残成性,他们侵犯中国主权,在驻地私设城栅,立绞首台;仗着手中火炮,四出杀人越货,又多方拐买儿童,没为奴隶。屯门、葵冲一带居民深受其祸,纷纷携家走避。

  西门一伙的强盗行径激起广东水师官兵的极大愤慨。不久,海盗船统统被困在港中。

  1152年,刚继位的嘉靖皇帝査出佛郎机吞灭“敕封之国”满剌加然后冒名清封的真相,十分恼火,下诏把比勒斯押回广东(后来病死狱中),绝其朝贡请封。在港海作恶多端的西门见势不妙,也偷偷冲出重围,开帆远遁。

  在印度洋频频得手的佛郎机炮舰存心要在南中国海再显神通。西门出走之时,佛郎机特使米儿丁(Martins)和军官别都卢(Pedro)指挥一支由5艘巨舰、1000多兵组成的庞大舰队闯进屯门水域。他们接过西门一伙的衣钵,并强求订立条约、准予在大屿山驻军布防。对此,明朝政府当然不会答应,于是爆发了历史上首次中葡之战——1521到1522年(嘉靖元年)的屯门之役。

  广东地方奏请朝廷,任命海道副使汪铁为最高指挥,统率主要由东莞千户所派出的水师,驱逐盘踞东莞海边前后三年之久的入侵者。

  窜进九径山(地在屯门湾)附近抛锚的敌舰是庞然大物,“帆橋蔽空”(俗称螟蚣船),而且炮火猛烈,每尊铜炮长五六尺,重150斤至1000多斤不等,大腹长颈,装5发火药弹,射到300米开外,“所击辄糜碎”。明军面对这样的强敌,初时士气不振。但沿海人民保家保国的热情鼓舞了整装待发的官兵:汪铉刚接到命令开赴前线,就有两位“乡耆”(当地父老)不辞劳苦到辕门献“攻屯门夷之策。东莞各乡“土人”自动组织起来配合官军行动。另外,一个东莞巡检前此招降过佛郎机番人,对敌方的武器已有所了解。于是汪铉一面安定军心,一面根据螟蚣船大而谁动的弱点,定下以己之长制敌之短的作战方略。

  当时官军战船在大屿山茜草湾泊定,敌舰在其北。冬天的一日,东南风紧,明军指挥部下达出击令。几条破旧不堪的船艇装满浇过油膏的干柴枯草,不慌不忙向北划去:后面一队古战船百桨齐发,其快如飞。敌舰未来得及发炮,其中两艘先已着火。战船队的士兵乘乱呐喊冲上去,有个“向化人”(可能是先前投诚的“番人”)叫潘丁苟的奋勇争先。大家飞身登船,一口气斩杀35人,生擒别都卢为首的敌官兵42人,溺死的不计其数。这时,一群事先安排的游泳好手,手持利斧潜到舰底猛劈猛凿,巨舰在烈火中徐徐下沉。米儿丁还不死心,指使其余三艘敌舰撞过来,在密集的炮战中,明军百户黄应恩捐躯。可是入侵者到底敌不过居于上风而又行动便捷的明军战船,结果抱头鼠窜而去。

  战斗于下一年春天胜利结束,别都卢等就地正法。缴获的火炮,有射程达3公里的,人们统称“佛郎机”,由汪铉上送朝廷加意仿制,成批生产。后来,这类火器同“红毛(荷兰)炮”一样,在我国南北战场发挥很大威力。

  这一役,广东军民用鲜血和生命打败了称霸于南欧,南美,非洲和南亚海面的西方殖民者的第一次进攻,捍卫了自己的家园,保障了和平生产和生活,“灶田拨卤当秋日,渔艇牵篷向晚风。”事后,东莞县民在南头崇镇里为汪铉立个生祠,四时香烟不绝。祠碑上大段名人手笔,记叙这次挫败佛郎机的英勇事迹,用以教育子孙后世。后来,为了抗御来自日本的“倭寇”,广东滨海的州县建立6个水师寨,其中广州寨设在南头。这个寨拥有大小战船100多艘、官兵2000多名,由参将(或总兵)统率,分防佛堂门、九龙,屯门、急水门,大屿山东西冲等处。这样,本区的海防又得到进一步加强。

  经这次较量,佛郎机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对我国直接以武力相威胁。虽然他们后来以种种手段取得在潦镜澳(澳门)的贸易权和居住权,但那个半岛一直处于香山县的管辖之下,贸易也是在广东当局规定的条款下进行的。这个局面维持到19世纪下半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