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明末清初的迁海复界

明末清初的迁海复界

发布时间:2020-03-01 23:49:0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民族英雄郑成功受南明永历朝册封为郡王,先据厦门、金门,后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作基地,继续抗清。郑氏(成功死后,其子锦、孙克块先后继位)训练有素的水师使不善水战的淸军穷于应付,于是清廷采纳某个降将的建议,在东南沿海逐步推行一个史称迁海或迁界的野蛮政策,造成长达7年甚至(某些地方)22年之久的一场大灾难。

  所谓迁海,就是强制坚壁清野,沿海50里划地为界,强令居民内迁,禁止片帆出海,造成无人区(违令者处死,官员放纵者同罪),以割断郑氏同沿海人民的血肉联系,使其“饿毙”。

  迁海初行于山东、江苏、浙江和福建,从1661年(顺治十八年)起祸及广东。这一年,驻广州的平南王尚可喜奉命同本省的总督巡视粤东海疆,制订迁海计划。他们在番禺、新会,新安、东莞以及潮惠二州转了一个圏,得出一个不宜迁徙的结论,哀请免迁,但是清廷不允。次年,即康熙元年春,尚可喜又一次偕同两个中央大员到实地勘査,终于提出了粤海迁民、设防的方案。

  这一年广东首次执行迁海令,叫做初迁3两年后,清廷还不满足「进一步扩大迁界区,称为续迁。两次强迁,为祸最深的一般认为在虎门以西、崖门以东的番禺、顺德、东莞、香山、新会5个县,其实虎门以东的新安(尤其是本区)也非常惨酷,波及面特别阔。

timg (6).jpg

  新安的迁海也同这个县的历史状况有关。原来清军入粵之后1647年,东莞人李万荣率领部众攻下大鹏岭,控制梅沙、葵冲等地,并且在鲤门北端的鸡婆山(即恶魔山DevilPeak)和沙田以西的地方建立军事据点,同清军和东莞、新安的大户苦斗了整整10年。后来他们被迫投降,但仍然有相当一部分流落本区,成了“海寇”。迁海也是为了“饿毙”他们。

  迁海令下,新安县初迁境土三分之二(包括县治南头),续迁东西路24个围(村*这样,县地所剰无几了,以至该县曾并入东莞好几年。按这个迁法,本区新界绝大部分(包括离岛)、九龙及港岛全部尽成界外。

  从至今可寻的两个分界点(或许是初迁点和续迁点)可知本区迁徙的大略情况。这两点一个在九龙城西北的狮子岭,今称燕坛山或烟墩山(BeaconHill),另一个在上水石湖墟西南的真背岭即大头岭〔上水廖氏族谱也说,“康熙初年……新安海旁居民,尽行迁徙,而我凤水(即上水)亦与其中,从两项数字也足以说明新安迁海的规模。第一项是耕地(包括已丈量的荒地),清初4000多顷,迁去近3000顷,第二项是丁口(纳税人),清初6800,迁去近4700o两项余下的都不到三分之一了,以致本区原来颇有地位的煮盐业与莞香业,从此一蹶不振。

  当日界区人民在大兵的淫威下哭别家园往外县逃生,“赤子苍头,饥啼在道3玉容粉面,乞食沿街”。饥寒而死的,染瘟吃而死的,史不绝书。更有熬苦不过,举家服毒身亡的。真是一场浩劫!

  官逼民反。迁海最严重的年月,先有市桥“畳民”周玉、李荣举事。他们自称“恢専将军”,用南明(桂王)永历年号,在广州、顺德,新会、香山、番禺、东莞的海(河)面上驰骋纵横。继而,新安小吏袁四都拒绝入界。他聚集了一班人,在官富、沥源等地建立秘密据点,专同官军为敌。这些零星的反抗未能维持多久就归于失败了。不过,造反者的炮声毕竟震撼了沉寂多年的南粤大地,使某些地方官从酣梦中惊醒过来。

  天天碰到麻烦的广东当局越来越认识到,严厉的海禁不曾给清廷带来什么好处。他们开始敢于对此表示异议了,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巡抚(满洲人)王来任。

  王来任是周玉、李荣失败后不久到职的。他在任期的头几个月即写了一个奏本,历陈迁民之苦,递上去后没有回音。过了3年,他重病在身,又以“不能兴利除害”的口实遭革职处分,便横下一心呈上第二个奏折,说了一些别人未敢齿的话。他指出,“缩地迁民”无异于放弃门户而退守厅堂。这个改策不但酿成民间的苦难,而且给官府造成巨大的损失:每年全省减少地丁钱粮30多万两,经济上划不来3几十万失去生路的边民“相聚为盗”,政治上不上算????,,不久,王来任病死广州。这篇文字到得皇帝手里就成了4遺疏”,不免增加点分量。朝中又有人支持,于是淸廷于1669年(康熙八年)正月正式下令复界,拆除界沟,改设沿海墩台,准许迁民回原居地复业(但大屿山诸岛迟至1683年台湾郑克壊降清之后才开禁)。新安也在这一年复县。

  经7载离乱而最先重返家园的本仁、:部分迁民,在上水石湖墟、锦田等地建起王巡抚祠(即扱德祠,1955年毁于火)、周王二公书院(每10年建醮一次),命名巡抚街,以纪念实行“尸谏”的广东巡抚王来任和力主“先展界后设防”的两广总督周有德。

  其实,复业迁民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一年发大水又遇龙卷风,把新盖围屋尽行摧毁。缺牛缺种,农民难以开耕。渔盐全遭破坏,“置民”、“灶户”更不易谋生。这崩溃了的社会经济,得靠灾难深重的新安先民辛勤再造了。

  本区因迁海丢荒的耕地,很多由原业主领回,称为“垦复”。如锦田邓天禄一家,康熙年间两次在香港村等地垦复田地达7顷之多。

  至于大量叫作“官荒”的无主耕地,则由官府借给农具招垦”,3年起科。垦户凭儒学所发清单,交县勘明给照(田)。当年江西、福建以及本省恵州、潮州,嘉应州(梅州)等地的农民大批迁到本区开基创业(复界后的第4年,报垦在案的已达1500多顷,相当于原耕地的38%)。特别烂雍正初年,两广总督阿克敏以能否“劝垦”作为州县官升降的标准,招来的劳动者就更多了。例如港岛石排湾、其西南方舶寮洲以及大屿山附近的坪柵,都不断有人领到耕地。

  这些外地垦户多是整族而来,因而本区就出现了同一姓氏的、保留其东江风格的所谓客籍村庄。以新界荃湾为例,木棉下、河背、古坑、川龙、清快塘、关门、汀九、上葵冲、中葵冲、九华径、咸田、和宜、华合等村的客籍,都是康熙、乾隆时迁入的。此外,同期迁入的在大屿山有杯漠张氏、塘福邓氏,在元朗有大榄冲等村胡氏、横台山邓氏、钟屋村神氏,在大埔有大埔仔温氏、沙罗洞张氏、林村成氏、梧桐寨文氏等等。由于客籍人数越来越多,从康熙末年起,县内文学武学考试,都设有客籍名额(虽然少得可怜),以网罗此类士人。

  嘉庆末年,新安县拥有本籍村庄580个、客籍村庄273个(有的一村而兼有本客两籍的),人口猛增至接近24万(也包括已取消人头税,再也不必隐瞒丁口这一因素),竟是清初时丁口的35倍。就是说,迁海大破坏后的150年,本籍与客籍的广大人民携手合作,在本区所在的新安县,创造出远远超过前代的、“寝昌疾盛”(嘉庆《新安县志序》)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