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清代嘉庆香港的海寇风云

清代嘉庆香港的海寇风云

发布时间:2020-03-01 23:51:3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清代嘉庆以前,新安县的海防布局已经十分缜密,在本区构筑的水陆据点(有台、寨、汛、塘之分)有12个——屯门、圣山、糊井(后海湾东岸)、大军营、北佛堂、九龙、大埔头、麻雀岭(粉沙公路中点)、黄竹角(港岛黄竹坑?),平拳以及大屿山炮台(炮8门,营房20间)、佛堂门炮台(在东龙岛,炮8门,营房15间),都归驻南头的新安营管辖。不过,这些密密麻麻的兵营,却未能保证清廷安享太平之福。

  嘉庆初年,全国以白蓮教派为主力的各族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専东方面,广州、惠州等地的天地会刚被打散,更为厉害的“海寇”又闹将起来了。这些“海寇”的基本成员多是方苦无告的濒海百姓3而他们的领导者,有郑成功部将或别的抗清志士的后人,有天地会的余部,有同越南某个集团关系密切的势力,情况较为复杂。

  活跃在整个南中国海的是打着红黄蓝白黑青六色旗号的“海寇”,其中以“红旗”(郑一及其妻石氏)、“黑旗”(郭婆带)和“蓝旗”(乌石二)较强大,而“红旗”是举足轻重的帮派。

  郑一是乾隆时本区饅门“大盗”郑连昌的长男。他偶然收下江门渔童张保(时年15,人称“保仔”)为养子,让其充当小头领。郑一溺水死后,石氏继起领导部众,叫做郑一嫂。这时张保已独当一面,手下有两个得力部将,声望越来越高。不过他十分尊重郑一嫂,遇事先禀命而后施行。二人接触多了,感情潮笃,竟至形同夫妇。他就这样成了“红旗'帮的真正首领。

  初出茅庐的张保确有其独到之处。他联络闽浙“巨寇”蔡牵,互相呼应3又同粤海各旗配合作战,牵制敌人。他懂得争取近海村民的支持,凡供应米粮火药的,一律按原价双倍付钱,部下有敢于强取的,登时斩杀。这样,船队生死攸关的后勤给养就源源不绝。另外,他也掌握一套控制部属的手段:一次,无意中在九龙山下拾获一尊神像,他就加意装饰,把它安放在特制的船楼上,以后事事祷告于神(只要事先同法师串通好,自然是有求必应),表示一切行动都是神的意旨。

  “红旗”很早就在新安海面活动,并且从新安营辖下的汛兵手中攻占了本区的重要海岛作基地。他们在香港岛北部建立东、西两个营盘,架设大炮,对付敢于从九龙渡海来犯的官兵(上一代香港人还能指出当年的炮垒所在);他们在茶果岭、赤柱、舶寮洲、长洲等地开挖洞穴(今称张保仔洞),以作临时寇身或廠宝之所;他们在大屿山东冲设厂修船造船,这里便成了舰队补给物资及淡水的中转站。

  “欠旗”最盛时,拥有三四万人、舰艇五六百艘。他们的战舰木质坚实,船身高大,两旁安装若干门重炮(有能转动的),配以适危的刀枪矛戟。还有一些轻便灵活的小战船,同祥备冇火炮。这样一支海上武装,自然是士气萎庶、船身低矮(很多还是渔船一类的“増船”)的清朝水师谁与匹敌的了。

  他们横行粵东海上,专门同官家作对。一会丿9拦截过往商船,富者迫令交出巨款,贫者乐得入伙(他们说:“为民不如为盗一会儿勒收保护费,连官方的运盐船也得(每条)缴纳200银元才给以“护航”和准予通行。他们所得货物,自有陆上的秘密联络站转手“销赃”。

  他们同来粤的外国兵船结下不解之仇。湾泊珠江口的英国护货兵舰就曾露骨地向广东当局表示愿意“效力捕盗”(当然是有条件的,淸廷拒绝了);而旅澳葡萄牙人(这时叫“澳夷”〉甚至击沉过他们1艘炮舰,俘获29人押去澳门移交,使其中10人被官厅处死。这些冤仇同往后的事态发展很有关系。

  儿年间,两广总督走马灯似的换人,可是相继到任的都束手无策,只能望洋兴叹。他们统兵出海“剿贼”的将领,一个个非死即伤:参将林发阿娘鞋(大屿山正南,今宝安县鞋洲)失利,水帅提督孙全谋广州湾(湛江)战败,右.翼镇总兵林国良孑子洲(大屿山北)阵亡;左翼镇总兵许廷桂芙蓉沙(中山县境)丧命……弄到“锐气顿丧,兵有畏心”。

  1809年(嘉庆十四年),新任总督百龄抵粤。他召集乡绅谋士商讨对策,决定实行封港、团练,执行得很彻底(连进港“夷船”的压舱“咸沙”也要收购,以防各旗用来制黑火药)。加上此时米价高达每石二三两银,米商再不敢冒险私运接济了。

  庞大的"红旗”舰队傾时陷入困境,于是分拨小船由张保与“黑旗”郭婆带指挥,分头闯入内河.这时他们的行动同的些时公平买卖的做法截然相反,过度的烧杀伤害了各县人民的感情,因而遭到地方民团(百龄特许他们临时置炮〉的顽强抵抗。正在难解难分之时,镇守海上大本营的郑一嫂派“长龙船”告急来了。张保立即撤出,而郭婆带却不知去向。

  原来郑一嫂舰队遇着3艘“澳夷”船,开炮就打,逮住其中1艘(内有英籍船员2名)。逃回澳门的2艘碰上巡海的香山知县彭昭麟,双方约好去围歼红旗舰。

  这一年十月初三日,张保从内河退到海口,香山?“澳夷'联合舰队腹背受敌,在本区海面吃了大亏。

  十一月,彭昭麟探知“红旗”舰队在大屿山赤沥角(东冲)避风,认定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因为那狭长的海面夹在南北两岛之间,只有东西两个口通海,“可截而歼也,于是他派出大队増船,由3艘“澳夷”船护着,封闭东冲的东口,又禀请水师提督孙全谋堵住西口,新安知县也来参战。这一来,张保、郑一嫂的船舰尽困港中,情势异常危急。香山的绅士们巳“额手相庆”,预祝胜利了。

  过几日,东南风大作。彭昭?提请孙全谋凿沉大舰以阻塞水道,遭到拒绝。又敦促他用火攻,结果他派出的“火船”既少又小,对方用长竿撑开,老是够不着。彭某这才感到事多掣肘,忙请百龄亲临“视师”。

  就在这个晚上,困在东冲的“红旗”舰队冒死突围西出,打怕了的孙提督摆个一字长蛇阵,其实在让路放行。驻东口的香山?“澳夷”联军猛扑过来,又赶不上。等到百龄驾临,”红旗”早就走脱了。孙全谋自知失职,尾追出海,又敗一阵,落得个罢官下狱的处分。

  消水师精疲力竭,而红旗帮也今菲昔比了。大屿山脱险后,张保怪罪郭婆带见死不救,竟怒冲冲向往日的“黑旗”盟友寻仇,招致损兵折将。姓郭的虽一时小胜,看到对手年富力强,自料终归不敌,索性带着5000人、70条船和400位炮向官府投降,当上个官军“把总”,改个雅号叫郭学显以示“归正”,其后闲居广州。

  同时,闽浙的蔡牵也垮了,而百龄驻师南头,直接威胁着“红旗”舰队在本区的安全。

  下一年初,苦撑无计的红旗帮终于走到了尽头。郑一嫂首先动摇,她扬言,只要给官做,“红旗亦愿降气而张保则制造了一个神像自焚的假像以吓唬部众。由“澳夷”牵线,广东当局派人同他们秘密接触。几经反复,百龄得到在战场上不可能得到的全部好处,张保等交出降书,表示要“卖刀买牛”,走“自新之路”。4月,受降仪式在石岐举行。红旗帮大小头目穿起官服,在芙蓉沙海口(往日他们大败官军的地方)大舰上拜见两广总督百龄。总计官府收编船舰400多艘,遣散2万多人,收缴火炮不计其数。

  张保(改名“宝”)当了个“千总”,获准娶石氏(郑…嫂)为妻。不久,他亲手擒杀“蓝旗”乌石二,迫“黄旗”投降(白旗和青旗早就打散了,至此,6旗全数崩溃),然后带着石氏到福建升任参将去了。

  过了这一年,广东当局对本区的布防又作了若干调整,明显地加强了水汛的力景。这些水上驻军点计有:在今新界区(属驻南头的新安营)的屯门汛、大埔头汛、麻雀岭汛、椚井汛、橫洲汛、官冲汛、蕉径汛(上水),城门凹汛和在今港九及离岛区(属驻大鹏岭的大鹏营)的九龙汛、大屿山汛、红香炉汛(港岛北角)、东冲口汛以及大屿山炮台、九龙炮台(佛堂门炮台迁此〉,共14处之多。解决了“海寇”之后采取这一措施的主要目的是防御英国军舰日益严重的威胁。

  “海寇”起事是嘉庆时期震动南粤的政治风云,他们的活动也带有贫苦人民反抗封建压迫的性质。但是由于各旗首领怀有不同的政治目的,多年流寇式的掠夺又造成相当程度的破坏,这一事件的消极方面也是不容忽视的。

  被遣散在粤东海边定居(例如港岛太平山就有不少)的各旗成员以及他们的后人,历来被官书斥责为“枭民”、“枭徒”,在日后抗击英国侵略者的斗争(包括鸦片战争)中,正是这些“沿海枭徒及渔船置户”(而不是清廷水师)使英军望而气馁,表现了中国人民保家保国的英雄本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