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香江怒火

香江怒火

发布时间:2020-03-02 00:06:1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世纪30年代,以英国为首的鸦片走私达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1836年(道光十六年)义律接任驻华商务监督后,便开始在香港建立居留地。1839年,林则徐受命来導整顿海防,查禁鸦片。义律遂命令英国在华船舰人员全部集中香港、九龙洋面,继续进行鸦片走私,并不时派兵上岸刺探情报,索食滋事,为非作歹。

  面对英国侵略者的罪恶活动,新安人民响应林则徐“群相集议,购买器械,聚合丁壮,以便自卫”的号召,实行武装自卫,断绝侵略者的粮水供应,为保卫家园而战。

  新安人民的斗争迫使英国侵略者寸步难行,濒于饿死的境地。当时,侵略者不仅难以从岸上取得粮食,而且连淡水也不易得到。岸上所有的水井都有这样的一个招贴:“留神!此井已放毒,本地人莫动,饮用此水,必至断肠!”侵略者从井中打出的水,都混了一些叫不出名的树叶、杂物。他们提心吊胆,只得用帆布袋兜接雨水解渴。

  义律不甘心失败,遂于9月4日上午,与英军巡洋舰“伏莱基”号舰长史密斯等人,乘坐装备有10门旋回炮和4门三磅长简炮的军用小艇“路易沙”号,在“珍珠”号和另外1艘快艇的护卫下,窜到九龙,以武力要挟中国官员供应淡水和粮食,声称“此地数千英人缺乏食物接济,长此以往,频频冲突,自不能免。”至下午二时,义律公然宣布,如果半小时内不为英军备好食物,他就下令轰沉中国的水师船。

  英方的无理要求当然遭到了拒绝。下午二时半,义律下令开炮,中国水师兵丁欧仕乾被当场炸死。面对着侵略者的武装挑衅,中国水师及炮台的官兵,在大鹏营参将赖恩爵的指挥下,同仇敌忤,英勇反击。当时每艘中国水师船装备有火炮10门,怒火齐射敌寇3岸上炮台也集中火力严惩这批侵略者,打得英军纷纷落水,死伤甚众,不得不逃出战区.下午五时,英军舰“威廉要塞”号等赶来增援。英军得到补给,又调转船头,向中国水师反扑。英军“剑桥”号船长道格拉斯带领16名士兵,带着毛瑟枪,企图迂回划到中国水师船后面偷袭,被中国水师发现,立即受到痛击,几名英兵应声而倒,道格拉斯也被当场打穿胳臂。义律的帽带被水师炮火所打断,险些丧命。英军在中国水师官兵的奋勇反击下,只得再次狼狈而逃。

  是役,英军企图迫使中国供给淡水、粮食的目的并没有达到,相反地受到了应得的惩罚。嗣后,据新安县知县梁星源等报告,捞到英军尸首就近掩埋者有17具,当地渔民还见到随潮漂淌的英军尸体多具。而中国水师仅牺牲2名,重伤2名9轻伤2名。一名参加这次侵犯九龙的英国军人事后在日记中承认,“我希望我绝对不再参加这种战斗,从这次战斗里,我们已经被揍得很够受的了。”

  英军强占香港以后,更是激起当地华人的反抗。或是联名向抚院控告,不愿屈于英国统治3或准备烧船杀敌,毁其洋货,绝其伙食;或与内地联系,策划内应,准备收复香港,与侵略者展开了各种形式的斗争。1849年2月25日,还发生了徐亚保仗义惩凶,杀死两名调戏妇女的英军军官的事件。

  这天下午4时许,英军皇家工程营上尉科斯达和锡兰来福枪队中尉达亚尔,纠集另外两名军官,到赤柱黄麻角村滋事。中途,另外两人分手他去,科斯达和达亚尔却闯进村内。

  此时已近黄昏,村中一片宁静。这两个喝得醉醺醺的英军军官,一进村就挨家逐户找女人,窥见一间村屋内有一位年轻女子,遂兽性大发,闯进屋内,搂住这位女子,肆加调戏。女子的家公家婆见状上前劝阻,却被这两个兽兵打得头破血流。四邻闻讯赶来劝阻,也遭毒手。

  当时,徐亚保等人经过此地,闻知“番”在村内调戏妇女,打人行凶,便带了几位伙伴赶来,想把他们撵走。谁知这两个兽兵竟然抗拒,徐亚保一气之下,用长矛将这两人戳死,并将尸体抛入海中。

  事后,英军将这两名军官作为“英雄”,为其在花园道圣约翰教堂的墙壁上刻嵌了一块纪念碑。

  徐亚保为早年活动于香港一带洋面的著名海盗,颇具侠义之风,据说所劫多为鸦片烟船,来去无踪,使英军疲于奔命。两年后,徐亚保在大鹏湾被捕,押送来港,因不甘受辱,遂在狱中自缢身死。在早期香港人民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斗争中,罢工斗争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中国工运史上同样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1844年8月21日,港英当局借口岛上治安混乱,由立法局通过了第十六号条例(即《人口登记条例》),决定是年11月1日进行人口登记,规定港岛居民,不分国籍,均要向总登记官领取登记证,英商每年缴费5元,华人每年1元。该条例的规定立即在港岛激起了强烈的反响。英商认为,在英国的任何殖民地,一张白面孔本身就是一张最好的护照!英商与华人之间的区别仅是如此区区的几块钱证费,实在有失体面。因此,英商于10月28日召开公众大会,向港督及立法局提出呈文,谴责该条例违背英国宪法。但该呈文被港督德庇时认为措词无礼而退回,英商提出的两个修正本也遭拒绝。华人也强烈反对该条例,认为这是变相征收人头税,决定罢工抵制。10月310,港府或私人雇用的中国工人进行罢工,买办也开会决定离港。这一天,离港回省的华人即达3000人。11月1日,全港店铺和街市停业,食品供应中断。华人拒绝将粮食运往兵营,道当局拘捕,笞打。此时事态进一步发展,水陆工人罢工,穗港交通中断。同日,华人代表上书抗议,但为港督所拒,表示在罢工罢市停止之前不能接受。次日,逼于局势严重,港英当局才不得不宣布暂停施行条例。11月13H,立法局通过了1844年第十八号条例(即《人口登记及调査户口条例》),规定公务员、军人,商人、专业人士等以及年收入达500元者均可豁免登记,其袍需登记者,也主要是登记职业和地批b同时取消征收春j己费。至此,才逐步平息了这场斗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