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迷雾重重的徐公馆

迷雾重重的徐公馆

发布时间:2020-03-05 22:11:4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新洲原来叫新洲县,距离武汉三镇最近的汉口有100多千米,直到1994年,新洲县并入武汉市,成为新洲区。仓埠街也是在新洲县并入武汉市之后改名的,它原来叫仓埠镇,距离新洲60余千米。

  徐源泉并不是生于仓埠镇,而是生在距离仓埠还有一段距离的武汉市郊的黄陂区。1931年,徐源泉斥巨资在仓埠修建了徐公馆,以庆祝母亲70大寿。当时徐源泉与蒋介石意见不合,矛盾颇尖锐,于是萌生辞官回家的想法,所以他将公馆命名为“退园”,暗寓引退之意。

  然而,后来徐源泉并没有“解甲归田”,在徐公馆中安享余年,而是依旧担任着集团军总司令的职务。这座“退园”就一直由他的家人居住着,他则住在位于武昌的小洪山将军楼里。

  “文革”时期,有人在徐家公馆附近挖花坛,结果挖出了一条不断冒出腾腾水气的地道,这条地道深可过人,联系到孙殿英的贿赂,就有人猜测徐源泉将收到的清东陵财宝埋藏在此。众人怀疑地道下可能有机关和毒气,当时就没敢下去。后来红卫兵挖掘徐公馆地道时,发现一个冒着大量白烟的砖砌的地洞口,因怀疑这些白烟有危险,所以就用土回填了地道。

timg (16).jpg

  1994年,为保护历史遗址,新洲文物管理所副所长胡金豪带人维修了徐公馆,不过这次维修只是加固了外墙,保证公馆楼不倒塌而已。在维修过程中,“文革”时挖掘的地道洞口又被掘开了。因为洞口仍有大量白烟冒岀,地道里仍有水,维修工便要求订立生死协议才肯下洞,但这一要求并没有被批准,所以清东陵宝藏是否在里面,仍是个谜。不过有人说,清东陵宝藏如果真的在里面,那么这些白烟很可能就是人为设置的甲烷,因为为了防盗,孙殿英肯定会告诉徐源泉怎样利用甲烷。

  虽然地洞冒白烟很奇怪,但是,在徐公馆里还有更奇怪的。那就是里面美轮美奂、外观雄浑壮丽的徐公馆,一打开主体楼的大门,就会让人立即感到一阵寒气扑面。据测量,无论春夏秋冬,公馆室内温度都比室外大概要低5龙。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奇怪现象?联想到宝藏,人们不禁想到了玉石。据说玉石是“土冰箱”,可以降室温,然而能达到像徐公馆这种降温效果的玉石,可不是小数目。不过徐公馆用玉石造墙只是人们的猜想,毕竟从外观上,根本无法得知墙壁是否有玉石。所以地洞冒白烟,人们可以推断是甲烷导致的,温度差的问题却一直无解。

  徐公馆还有一处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密室。公馆东厢房下的密室仅几平方米,密室里面空无一物。密室不止墙上也没有糊上泥巴弥缝,甚至有一面墙的砖还参差不齐,似乎是临时砌上去的墙壁。1994年,胡金豪为了掲开徐公馆的埋宝之谜,曾来到徐公馆东厢房下的密室,细细敲打过密室的每一面墙,査看里面是否藏有机关,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胡金豪没有作进一步的调査,徐公馆宝藏之谜也就继续流传下去。

  徐公馆有宝藏,这个传言流传了不只是一时,虽然之前也挺火,但真正到高潮还是在2001年。2001年2月中旬,武汉新洲仓埠镇来了一位自称是西北某大学历史系教授的人,他要求考察徐公馆,探访东陵宝藏的下落。“教授”临走时透露说:“徐源泉可能将财宝埋在徐公馆的地底下。”新洲的媒体因此评论说“东陵宝藏”事件因“西北某大学历史系教授”的到来而再次轰动。然而时隔一个月后,西北有关高校出面否认曾派出教师去武汉考察。这位来历成谜的“教授”的考察事件,使徐公馆的藏宝又裤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说法不一的藏宝证言不管考察人是谁,人们只想知道,徐公馆有没有清东陵宝藏。对此疑问,文物专家组对徐公馆和徐源泉的亲属、街坊进行了多次仔细地寻访,然而寻访结果却让文物专家组成员大失所望。不过,人们并没放弃,如时任新洲文物管理所副所长的胡金豪就在1994年9月18 0,走访了徐公馆曾经的女佣,当时已93岁高龄的袁一全(现已去世),作了现场笔录。

timg (17).jpg

  袁一全回忆说,徐源泉是孙殿英的顶头上司,在孙殿英盗了东陵案发后,帮孙殿英消了灾,徐源泉也因此发了财,所以他拿出大笔钱修建了徐公馆,盖房的砖甚至用的是武昌城墙上的砖,可见徐公馆的奢华。

  另外,袁一全还向胡金豪提供了一条令人生疑的线索:公馆建成后,徐公馆附近枪毙过许多人,罪名不清楚。后来有人就怀疑当时被枪决那些人是建造徐公馆的工匠,他们被灭口,是因为徐源泉想防止他们泄露清东陵宝藏秘密。

 2020-03-05_221512.jpg

  明代花瓶

  除了袁一全,60多岁的夏名老人向胡金豪转述了他父亲的说法:

  夏家当时与徐公馆相邻,1931年6月15日,红军打下仓埠时,将富人的财产分给了穷人,夏家因此分得徐公馆的一个明代花瓶。但是红军走后,徐家又要回了被分走的财物,所以徐公馆并没有多大损失,如果有宝藏,那么还应在徐公馆内。

  林庚凡老人世代居住在新洲区仓埠街,他向胡金豪提供了另一种说法:他是徐源泉姐姐的养子。他记得,自己10岁时曾到徐公馆玩耍过。那时徐公馆富丽堂皇,他玩耍过的地道里也有很多值钱的宝贝。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徐源泉的妻子当时甚至有一頂金光灿烂的凤冠。因为“文革”时,林庚凡老人被批斗,与徐源泉及其家属划清了界线,所以对徐公馆后来的情况并不了解。不过,林庚凡老人还是肯定徐公馆地下的确藏有清东陵财宝的。

  胡金豪还走访了居住在黄州的徐钧武,他是徐源泉的儿子,据他回忆:抗战胜利后,父亲就卸甲还乡,住在了武汉市区。1948年,父亲到广州开会,写信让他去,去了他才知道,父亲决定不回武汉居住了。

  1949年,父亲飞去了台湾,当时因为情况紧急,并未带多少行李。对于财宝的事,徐钧武回忆后认为,徐源泉没有向他届咐过,因此他推断徐公馆藏宝存在的可能性不大。虽然徐钧武如此认为,但是他的这段证词间接证明了这样一个推断:1948年徐钧武去武汉见徐源泉时,国内的战事基本处于相持的状态,所以徐源泉并没有安排财产转移。1949年,徐源泉飞往台湾时轻装便行,说明他的大部分财产都留在了内地。那么这些财产藏在哪儿呢?最好的地点自然就是精心修建的徐公馆了。

  虽然胡金豪做了大范围的调査、研究和走访,但是走访结论却是让宝藏之说更加扑朔迷离。其实揭开徐公馆藏宝之谜,以下几点一定要核实清楚:孙殿英是否将大部分东陵宝藏送给了徐源泉?在徐公馆建成到1949年徐源泉离开内地,这一时间内他是否将宝藏转移?徐源泉是将清东陵珍宝藏于某一处,还是一直就带在身边?这些疑团如果解开了,那么徐公馆宝藏之谜也就大白于天下了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考古发现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