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茶马古道上的宝藏称雄一方的土司世家

茶马古道上的宝藏称雄一方的土司世家

发布时间:2020-03-06 23:54:4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茶马古道位于我国西南部地区,是古代人们进行民冋国际商贸的通道,之所以称其为茶马古道,是因为在这条古道上,人们主要以马为交通工具,与藏民进行茶马互补性交易。它兴于唐宋,盛于明清,在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

  茶马古道分川藏、滇藏两路,连接川滇藏,延伸到不丹、尼泊尔、印度境内,直到西亚、西非红海海岸。可以说茶马古道是我国西南民族对外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疲藏着无尽的文化遗产,传说中,哀牢土司的宝藏就通过它运往境外。

茶马古道上的宝藏称雄一方的土司世家

  什么是土司制度?它是我国自宋代以来,为了稳固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通过分封地方首领世袭官职,以统治边疆少数民族人民,建设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一种特殊政治制度。如清乾隆诰封为“云骑尉”的“哀牢土司”,就是承接于宋代的新平大土司李家,因为土司安抚边疆,平息叛乱,维护茶马古道的平安畅通,才被乾隆诰封并世袭承爵的。

  因为古代交通不便,尤其是在清末,时势混务,土司制度对维护边疆稳定十分重要,所以它一直存在。直到新中国成立,土司制度才被彻底废除,世袭為位数百年的哀牢土司李氏家族因此裏然崩塌。他们几百年来积累了无数财宝,尤其是在混乱的清末和民国时期,李家自立为王,通过贩大烟、设卡收费、造大洋、开工厂等大发时难国财。新中国成立了,李家败亡了,可是他们几百年来积累的财富却没有随着家族的败亡而展现于世人面前,如果他们将这笔财富埋藏了起来,那么,藏宝地点在哪儿呢?迄今为止,没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最后的哀牢土司李润之李家为什么会封为哀牢土司呢?这需要从哀牢山说起。哀牢山位于元江与阿墨江的分水岭处,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两大地貌区的分界线,它地势险要,又被人们称为云贵高原气候的天然屏障。据说,被乾隆帝诰封为“云骑尉”的哀牢土司最早起于宋代,当时是被称为新平土司的,然而因为李統芳那一代影响朝廷改土归流的政策,维护边疆稳定,平息了边it少数民族的叛乱,所以才会被乾隆帝诰封。

  李家作为哀牢山的土司有几百年的历史,他们一直掌管着东至斗门界40千米、南至戛洒江25千米、西至漠沙江25千米、北至哀牢山50千米的区域,为了方便控制他们所辖的区域,他们将土司府就建在了新沂市高流镇繼南村的半山腰上。李家作为一股地方势力,尤其是还被朝廷正名的地方势力,他们通过几百年的经营,对当地有着极强的控制力。

  不过自从清末时局混乱后,李家便由明面上的土司转为了地方乡绅,实际上他们仍通过各种手段,统治着该地区。

  然而自新中国成立后,李家逐渐变得人口凋零,终于在1951年,李家最后一位土司李润之也被枪决了。随着李润之的死去,积累了数百年的大土司李家的财富不知所踪。

  李家作为世袭的土司,有数百年的积累,他们家到底有多少金银财宝,谁也说不清楚,不过,人们査找相关资料,根据对李家最后一位土司李润之的生平,推断出他所获得的财富,进而推断李家大概可能有多少财富。

  人们根据资料了解到,在解放前,李润之一直是在新平及邻近县的重要人物,他创立过“富昌隆”商号,创办过织布厂、枪支修理厂、银元铸造厂和私立润之中学,在当地士绅中很有影响力,很受当地人的敬畏。

  对于乱世来说,要想顺利经商,得到好的发展,武力的支持是不可缺少的,所以早在1926年,李润之就参与到了政治赌博中,在云南军阀混战时,他果断地派出手下前往支持龙云。作为世袭几代的土司家族,李润之有着独特的政治眼光,所以在这场政治赌博中,他赢了。作为回报,他成了云南陆军第五独立团少将团长兼新平、镇沅、景东、墨江、双柏5县联防指挥官,也因此为他成为哀牢山区的最高统治者正了名。

  有了名正言顺的统治首领地位,李润之开始了他的大肆敛财历程。

茶马古道上的宝藏称雄一方的土司世家

  在20世纪30年代,李润之先凭借李家几代在哀牢山区的积累,通过商匪结合的方式,经营烟土、茶叶和富昌隆商号。富昌隆商号发展越来越大,可是他也越来不满足,又先后垄断了迤南烟土运销和磨黑、按板、凤岗盐井所产的滇南盐业,开设了机械织(染)布厂、机械厂、冶炼厂、飾锅厂和造币厂等工厂,除了这些明面上的正当生意,他还派人贩大烟、设卡收费、收租赋、垄断官盐,等等。就这样,李润之通过黑白两种手段,统治着双柏、景东、镇沅、墨江和新平5个县,聚敛起大笔财富。

  李润之因为有武力的支持,所以将因为时局混乱而出现在哀牢山一带的大小土匪以及不服他的人全部剿灭,又因为他聚敛了大量财富,所以没多长时间,他便成了哀牢山区最富有、最具实力、最大的地主。民国时期,到哀牢山区任职的官员,都需要先向他送礼拜会之后,才能正式上任,如果不向他拜会,那么官位也会坐不稳。至于往来于哀牢山区的商队,想要安全通过,不被土匪打劫,就需要购买富昌隆商号出售的三角小黄旗插在车队中才行。由此可以看出,虽然在明面上,李润之已不是哀牢土司了,可是实际上他的权力并不比真正的土司差,可以说,李润之就是地下哀牢土司。

  时代发展的脚步打破了李润之长久地做哀牢土司的美梦,尤其是在1947年解放战争节节胜利时候,李润之更加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所想要的长久统治哀牢山区的想法行不通了,他感觉到这场革命会将自己的权力、财势和名望全部带走。虽然李润之感觉得很清楚,可是他仍不想放弃自己所拥有的权力、财势和名望,他想凭借手中的武力,做最后的一搏。

  要反抗,李润之知道,自己不能光有武力,还需要金钱支持,所以他首先在大平掌山头的要冲小河上,兴建了商贸一体化的河边街,以发展实业,增强自己的财势。之后他又在戛洒、新平和昆明凤翥街盖了宅邸和商铺,甚至还在河边街两边的梁子上,兴建了造枪厂、造币厂、,纺织厂和发电厂等工厂,以增加资本、实力。

  除了金钱外,他还需要人力,所以他在河边街西侧的梁子上,兴建了至今还在的云南省私立中学一润之中学,以培养领导人才。同时,他又为了培养实战人才,在任民团团总的基础上,组建了反共第三纵队。

  第三纵队共有十二个大队和一个直属江防大队,队伍人数近万人,这使他的武装力量在当地无人能与之争锋。

茶马古道上的宝藏称雄一方的土司世家

  原本以李润之的实力,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情况来看,李润之不会那么早便被剿灭,因为当时政府为了当地的平稳政局,并不急于清算罪恶不太大的乡绅。然而,李润之对新中国政府势力和政策估计不足,以为还是如民国时期那样,可以通过下马威来自立一方。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李润之于1950年4月30日,教唆臣服于他的土匪攻入新平县城,杀害了一百多名党政干部和征粮队员;他甚至还不满足,在5月3日,又让土匪将陇西庄园的60余名征粮工作者全部杀害。

  因为他接连制造“血染戛洒江”、“蒿芝地惨案”等土匪暴动,政府终于将其逮捕归案,并于1951年3月25日公审后予以枪决。

  通过对李润之生平的考察,可以知道,他聚敛了大笔财富,可是这大量的金银财宝在他死后并没有呈现于世人面前,反而不知所踪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考古发现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