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铁山寺高僧保管黄巾军宝藏始末

铁山寺高僧保管黄巾军宝藏始末

发布时间:2020-03-07 00:03:2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铁山寺始建于东汉末年,毁于战火之中。2001~2005年间,政府组织了长达五年的寺庙修复工作。

铁山寺高僧保管黄巾军宝藏始末

  铁山寺的开山鼻祖为僧侣严佛调,严佛遇是中国汉人出家第一人;修庙建寺第一人;翻译佛经第一人;自撰经书第一人;还是中国境外传道第一人。当年黄巾军首领张角将宝藏埋藏于铁山寺,随着藏宝图的焼皱,宝藏究竞埋于何处,至今无人可祥说。

  严佛调,又称严浮调,简称严调。入佛后他为了显示其身份与佛有缘,遂加“佛”字在名字中,与其相关的文献最早见于南朝梁僧祐的《出三藏集》和慧皎的《高僧传》。有史记载严佛调“绮年颖悟,敏而好学,信慧自然,遂出家修道”。据传,严佛调5岁便能吟诵《诗经》,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少年时就表现出了对佛教浓厚的兴趣,在其后来的著作中署名“严阿祗梨浮调”,“阿祗梨”是依据梵音音译过来的,其意为教授弟子的“导师”。

铁山寺高僧保管黄巾军宝藏始末

  严佛调本是东汉末年下邳人(今安徽宿迁),后定居洛阳。东汉桓帝时,洛阳成为汉地翻译佛经的中心,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寺院——白马寺便建造于此。

  辗转到了洛阳的严佛调在鸿濡寺结实了安息僧安世高,安息僧欣赏严佛调的博学以及对佛教文化的浓厚兴趣,遂收其为徒。严佛调跟随安息僧潜心研究佛学并参与了译经。石赵王度疏曰:“佛,外国之神,非诸化所应祠奉。汉代初传其道,惟听西域人得立寺都邑,以奉其神,汉人皆不出家。”严佛调却是汉人出家的首例。

  佛教传入中国后,在东汉末年以前其发展都是极为缓慢的。东汉末年以前,除大月氏王使臣伊存口授《浮屠经》、楚王英奉佛、明帝感梦遣使求法的记载外,再无其他与佛教相关的活动。到了东汉末年,中国的佛事活动主要是翻译佛经,洛阳为当时的译经中心城市,翻译者大多是古印度或西域的僧人学者。当时的翻译基本上是传什么译什么,且以外来僧为主。

  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安世高和支娄迦谶。安世高所译经文为小乘禅数,所以严佛调在师从安世高之后学的、译的也多为小乘佛教当中的经典。长期参禅译经,他对梵音胡语自是相当精通。在安世高译经的过程中,协助其译经的除了严佛调以外还有安玄。安玄也是汉代译经家,东汉灵帝末年到了洛阳,诵读群经,以弘扬佛法为己任。安玄与严佛调二人极其投缘,见面一拍即合,合译出来的佛经均采用“都尉口陈,严调笔受”的方法(安玄因功拜骑都尉,故世称“都尉玄”)。当安玄用胡语念出来,严佛调用汉文将其记录下来后,再由二人共同商榷如何修辞润色。

  此种译经方式,在中国佛教译经史上算前所未有的创举。他们共同译著的《法镜经》是一部大乘佛经,其内容主要是劝告人们信仰大乘佛教.

  其中还提到了大乘佛教出家的一些清规戒律。《法镜经》在中国佛教史上得到了很高的评价,这也使其成为中国翻译佛典的第一人。

  严佛调在多年佛学研究修习和助译工作中,其对佛教经典的理解日益提高,感悟力增强,在其所著的《沙弥十慧章句》一卷中,把个人对佛学的理解和参悟通过文字的形式表述出来,开创汉僧传述佛经的先河。

  同时,严佛调在其中所写的“章句”也开创了中国佛教徒撰著佛经的先例,对后世的高僧著述经典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公元192年孟春,严佛调虽已过古稀之年,但因怀着对佛教发源地的崇敬与仰慕之情,不辞劳苦,离开家乡临淮,来到天竺、大月氏等国,进行佛教文化的交流。其宣扬的佛理、佛法受到当地信众的推崇和爱戴。

  铁山寺藏宝公元182年,严佛调回到家乡临淮,主持并修建了几座寺庙以广传佛法。不少人慕名前去拜访,求道,这其中还包括当时在社会上非常有分量的人物,张角便是其中之一。

  张角是东汉太平道的创始人,也是黄巾起义的领袖。建宁年间(168~172年),冀州一带灾情严重,张角带着两个弟弟在此处进行传教活动。灵帝熹平年间(172~178年),张角创立太平道。太平道是我国道教早期教派之一,太平道的所有主旨与形式皆依据《太平经》,以推翻腐朽没落的东汉王朝、建立太平社会为己任。“苍天已死,黄天在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太平道四处宣扬的口号,他们更以“中黄太一”为其奉祀之至尊天神。张角根据《太平经》中“众星亿亿,不若一日之明也;柱天群行之言,不若国一贤良也”,自誉为大贤良师。

  太平道的首领除了张角为其总首领外,其两个弟弟,张梁与张宝自誉大医,亦为首领之一。

  张角最初以大贤良师的身份出现在农民大众面前,后通过为人符咒治病的方式在社会上广收徒众,扩大势力,增强力量。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太平道遍布青、徐、幽、荆、扬、兖、冀、豫八个州,信徒达几十万。

  太平道以黄天为至上神,信奉黄帝和老子,认为黄帝时的天下是太平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饥寒病痛,没有诈骗盗窃,更没有剥削压迫,人人都是自由且幸福的。

  张角所宣扬的太平道,所信奉的教义与严佛调所推崇的佛教教义,虽然不同宗,但张角因十分敬佩严佛调的才学和人品,常不辞辛苦从冀州赶往严佛调所在的道场一山寺拜访、求教。二人在论道的过程中更是相谈甚欢。

  东汉末年,社会危机日益严重,广大穷苦农民与豪强地主还有封建国家之间的矛盾空前激化。张角所带领的起义军攻打郡县,火烧官府,释放囚犯,开仓放粮,更是收罗了大量的金银财宝,数量惊人。为保管好这些财物,几经考量,张角最后决定将它们隐藏在严佛调所筑道场——铁山寺里面。而负责这项工程的是张角手下的一名张姓副将,张副将带领多名士兵还有工匠连夜押送几十马车的财物,赶往铁山寺。他们在那里修建了一个藏宝的暗道,将所有金银财宝全部埋在地下。因为铁山寺境内高山密林,极易迷失,张副将又命建造藏宝暗道的工匠特意绘制了一张“藏宝图”。

  张副将带领士兵在寺内所进行的这一系列活动,严佛调早有耳闻。

  不多久,他收到一封张副将交予他的张角的亲笔书信,还有一份藏宝图。

  本来已出家的严佛调是不想过问世事的,但念完信,严佛调才明白这其中的原委。信中,张角道尽这些金银财宝的来源,并希望严佛调将其妥善保管,他日若能推翻腐朽的统治政权,建立太平世界,定将其拿来扩充国库;若他日不幸阵亡,战死沙场,也望将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取出救济天下百姓,取之于民当用之于民。就这样,这些宝物藏于铁山寺,由严佛调进行保管。

  黄巾军起义之初,主力分散在巨鹿、颍川、南阳等地,各自为战,攻城夺邑,焚烧官府,取得一定范围内的胜利。与此同时,各地农民武装不断崛起。但由于黄巾军各自为战,缺乏战斗经验,且以农民军为主,东汉王朝调集大量军队,集中兵力各个击破。颍川、陈国、汝国、东郡和南阳的黄巾军相继失败。

  不久,黄巾军的绝对领袖张角因病逝世,而另外两位主力领袖张梁、张宝相继在战斗中不幸阵亡。主力虽死,黄巾军余部和各地的农民武装依然坚持抗战。抗战持续20年之久,给已经腐朽没落的东汉王朝带来沉重的打击,东汉王朝名存实亡。

铁山寺高僧保管黄巾军宝藏始末

  话说当年负责藏宝的张副将见黄巾军大势已去,不仅不愿征战沙场,更是打起了宝藏的主意。那些随同他一起上山挖密室藏宝的工匠还有士兵均被张副将所杀。灭口之后的副将只身一人偷偷潜往铁山寺找到住持严佛调,谎称是受张角之命前来拿藏宝图。

  严佛调在当年便与张副将有过一面之缘,听他这么一说,也没多想,立刻拿出妥善保管多年的藏宝图交予其手上。拿到藏宝图的张副将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与严佛调告别后拔腿朝山林中奔去。本欲按照藏宝图上面的指示找到当年藏宝的密室,岂料刚还晴好的天空突然乌云遮天,狂风大作,雷鸣阵阵,电闪光剌,倾盆大雨。姓张的见状遂躲至一棵大银杏树下,怎想刚到树下一个惊天大雷打了过来。或许是天意吧,这暴雷还引发了一场罕见的森林火灾,大火烧了几天几夜,烟雾萦绕在整个山林上空不见消散。藏宝图大概也在这场大火当中化为灰烬。

  铁山寺自建成之日起,见证了朝代兴衰,人世沧桑,到了明万历年间,其规模达至鼎盛。藏宝图虽已不在,但来此寻宝之人却未曾断过。到了民国初年,以铁山寺为主的十几座寺庙被山匪所占,国民政府因此调集了一个师的兵力进行剿匪镇压,寺庙最终被战火所毁,只留下那些残垣断壁。关于铁山寺的宝藏,即便是在2001年到2005年政府大规模的修复工程中也未发现其踪影。当年藏宝的密室到底修在何处?密室的宝藏是否还在?看来一切又将成为千古之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考古发现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