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迄至罗马王政的废除

迄至罗马王政的废除

发布时间:2020-03-11 00:53:5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地中海及其深入大陆的各个分支构成大西洋最大的海湾;海面有时由于岛屿峙列或陆地延伸变窄,有时又四面扩展,显得十分辽阔,既把旧世界的三个部分分开,又把它们连成一片。在古代,这个内海周围居住着许多民族,从人种学和语言史的观点来看,这些民族不属于同种,但就历史而言,他们却构成一个整体。这个历史整体惯常被不甚恰当地称为古代世界史,实则是地中海各民族的文明史;它在我们面前陆续展现四个大的发展阶段:南岸的科普特人或埃及人的历史;阿拉米人或叙利亚人的历史,这个民族占据地中海东岸,并深入广布于亚洲腹地,远及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希腊人的历史;意大利人的历史;后两个民族本是一产双生,承受欧洲地中海沿岸一带为其遗产。以上四个民族的历史在初期都与其他知识范畴和历史发展周期相联系,但是不久以后,便各自分道扬镳。住在这个广大范围四周的各民族有些与他们是异族,有些与他们是同宗。这些非洲的柏柏尔人和尼格罗人,亚洲的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印度人,欧洲的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都曾与住在地中海沿岸的民族多方接触,但是在各自的发展上既没有给这些民族以真正决定性的影响,也没有从这些民族受到真正有决定性的影响。所以,如果文化范围果真可以划分,则这个以底比斯、迦太基、雅典和罗马之名代表其顶峰的文化范围可以视为一个整体。这四个民族,各自遵循自己的道路达到独特的宏伟文明以后,彼此的关系极为纷繁复杂,人性的一切要素都得到精深的研讨和丰富的发展,直至连这个范围也满盈起来。一些新的民族以前不过像波浪冲击海滩那样,冲击着地中海各国的领域,到现在便从两岸泛滥开来,以前他们曾在历史上把南岸同北岸分开,此时却把文明重心由地中海移到大西洋。所以,古代史与近代史的分别并不是纯粹偶然的,也不是纯粹为了编年上的便利。所谓近代史,实际上是一个新文化范畴的形成;从它的几个发展时期看来,新文明与将亡或已亡的地中海各国文明相连续,正如地中海文明与印度日耳曼族的原始文明相连续,但新者与旧者一样,也命定要走完自己的轨道,要充分经受各民族的祸福,即经过发育、全盛和衰老各时期,享受它在宗教、政治和艺术上努力创造的成果,以及物质和精神财富上获得的安适;或者,有朝一日也会在因达到目标而志满意盈之际,创造力归于枯竭。然而,这个目标只是暂时性的;最伟大的文明体系有自己的行程;但是,人类却不是这样,人类每当似乎达到目标的时候,旧课题便在更广大的范围内和更崇高的意义上被重新提出。

  我们的课题是,表现这宏大的世界历史剧的最后一幕,即从北边的大陆伸入地中海的三个半岛中位于中央的那个半岛的古代史,这个半岛由西阿尔卑斯山向南分出的山系即亚平宁山脉所构成。亚平宁山脉位于地中海西面那个广阔的海湾和东面那个较狭的海湾之间,先是走向东南,然后在接近后一海湾之处,逐渐升高,在阿布鲁齐山中达到它的最高峰,但还没有达到终年积雪的高度。亚平宁山脉自阿布鲁齐山继续向南伸展,起初既没有分支,又很高峻,到后来稍稍凹落,形成一个丘陵地带;然后分成两支:一支走向东南,成为一带较为平坦的高山,另一支走向正南,成为较为陡峭的山岭,两支在结尾处形成两个狭窄的半岛。

  在北部的阿尔卑斯山与亚平宁山之间向南扩展至阿布鲁齐山的平原,在地理上原与南部山地和丘陵地不相连接,就是在历史上也是到了很晚时,彼此才发生联系。这些南部的山地和丘陵地,也就是意大利,我们在这里要研究的正是它的历史。从锡尼加利亚到里米尼一带的沿海,到罗马纪元七世纪时,波河流域则到第八世纪时,才并入意大利。意大利古代的北界不在阿尔卑斯山,而在亚平宁山。亚平宁山没有在哪一侧升高为陡峻的山脉,只是占地很广,其中有很多由易于通过的隘口连接起来的山谷和高原,很适于人类居住,在东、南、西三面与之相连的山前丘陵地和沿海各地尤其如此。诚然,东岸的阿普利亚平原有阿布鲁齐山为其北部屏障,除孤耸的加尔加努山脊横断其间以外,全境平坦,海岸与河流都不甚发达。但是,南岸介于亚平宁山脉尾部的两个半岛之间,有广大的低地与内陆的丘陵地带相连接,港湾虽少,却水多土肥。最后,西岸是一块辽阔的地方,有大河特别是台伯河流贯其间,因洪水泛滥和往日众多火山的作用,该地山谷交错,港湾和岛屿星罗棋布。埃特鲁里亚、拉丁姆和坎帕尼亚都在这里,形成意大利国土的核心。坎帕尼亚以南,山前丘陵地渐渐消失,第勒尼安海的波浪几乎直接拍击到山脉。不但如此,西西里之属于意大利,犹如伯罗奔尼撒之属于希腊;西西里岛是地中海里最大最美的岛,腹地多山,间有荒原,但环岛边缘,尤其东、南两面都是极美的宽阔海滨,大半由火山作用而成。从地理方面看来,西西里的群山既然是亚平宁山的余脉,几乎并未被那只是一条窄缝的海峡所隔断;所以,就历史而论,正如伯罗奔尼撒是希腊的一部分,西西里在古代确是意大利的一部分,两地既是同样一些种族必争之地,又是同一高尚文明的发源地。意大利半岛与希腊半岛相似之处在于山丘不高,气候温和,空气清新宜人,在平原和山谷中,一般也是如此。在海岸的发育上,意大利却不及希腊;意大利半岛尤其缺少那种使希腊人成为航海民族的、岛屿众多的海洋。可是意大利也有优于其邻国之处,它的冲积平原物阜民丰,山坡土质肥美,野草丰茂,足供发展农业和畜牧所需。意大利同希腊一样,也是块好地方,它激发和酬报人类的积极性,对于不肯安息的雄心,这里有通达远方的道路,对于安于宁静的人们,这里也有留守家园、获利谋生的途径。但是,希腊半岛倾向东方,意大利半岛则倾向西方。伊庇鲁斯和阿卡纳尼亚沿海一带,对于希腊只有次要的意义,正如阿普利亚和梅萨皮亚沿海一带,对于意大利也是如此;希腊历史赖以发展的阿提卡和马其顿两地都面向东方,而埃特鲁里亚、拉丁姆和坎帕尼亚却面向西方。这样看来,这两个半岛虽然挨得很近,如同比邻,形同姐妹,但却仿佛相背而立。虽则用肉眼从奥特朗托可以望见阿克罗科劳尼山,但是,最初意大利人与希腊人的密切接触却经由其他途径,而不循这条经由亚得里亚海的捷径。一个民族所占的地势往往足以预示它的历史使命,这里也是如此;古代世界文明所赖以成长的这两个伟大民族在投射它们的阴影时,如同散布它们的种子时一样,乃是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这里所要叙述的是意大利的历史,而不是罗马城的历史。虽则从正式国家法的观点看来,罗马的城市民社先取得意大利的统治权,然后取得世界的统治权,但从较高的历史意义来看,这个意见不能成立。寻常所谓罗马人征服意大利,更确切地说,应是把意大利所有民族统一成一个国家。罗马人诚然是这些民族中最强大的一支,但只不过是一支而已。

  意大利历史分为两个主要部分:一部分是意大利人在拉丁民族领导下归于统一的内部历史,另一部分是意大利人统治世界的历史。这样,我们将要叙述的是,意大利民族如何定居于这个半岛;他们的民族的和政治的存在如何受到威胁,开化较早的异族,即希腊人和埃特鲁斯坎人,如何把他们部分地征服;意大利人如何起而反抗外族,把他们消灭或征服;最后,意大利两大民族,即拉丁族和萨谟奈族,如何为争夺这半岛的霸权而斗争,到公元前四世纪(罗马纪元五世纪)末年拉丁族如何获得胜利。以上是头两卷的内容。第二部分从布匿战争开始,所述内容包括:罗马国的疆土突飞猛进地扩展到意大利的天然界线,而后又越过这条界线,罗马帝国时代的状态历久不变,以及这个大帝国的土崩瓦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