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罗马的起源

罗马的起源

发布时间:2020-03-11 01:07:1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自台伯河口上溯约二十二公里(三德意志里 (1) ),两岸耸起不甚高的丘陵,右岸的稍为峻峭,左岸的稍为低矮。至少二千五百年以来,罗马人的名字就与左岸的群山联系在一起。当然,这个名字如何起源,何时起源,这就不清楚了;可靠的只是,据我们所知的最古形式,该地居民原来叫做“罗马纳人”(Ramner),不叫做“罗马人”(Romaner)。这个名字在较古的语言时期是常用的,可是,在拉丁语的早期就已被废弃了。 (2) 所以,这个名字的音变可以雄辩地证明,它起源于太古时期。更为确切的推论已无法列举出来,也许“罗马纳人”就是“河畔居民”的意思。

罗马的起源

  可是,住在台伯河岸丘陵上的这些人不只是罗马纳人。在最古老的罗马公民的结构中,还有一种痕迹表明,这个结构是由罗马纳人、替提人(Titier)和卢克雷人(Lucerer)这三个似乎原来各自独立的州郡融合而成的一个统一体,换句话说,罗马的syn?kismus(并区为城)与雅典起于阿提卡的情形相同。 (3) 民社三分法多么古远 (4) ,最清楚地表现在如下事实中,即特别在有关国家法方面,罗马常用tribuere (三分)和tribus (三分之一)等词来表示“划分”和“部分”的概念,而且tribus 一词像我们的quartier 那样,早就失去原来示数的含义。在合并以后,三个以前的民社,现在却是一个整体的三个部分,仍各占公地的三分之一,并且均匀地派人参加民军和元老会。在祭献方面,几乎最古老的团体,诸如贞女团、舞蹈团、田夫团、狼神团、鸟占团等,其成员人数多半都是用三的除数,这似乎也导源于三分法。人们曾把罗马原始公民团一分为三来附会种种荒谬绝伦的议论。说罗马民族是混合民族,这一不合理的意见就以三分法为佐证,持这种见解的人曾用种种方法来证明远古的罗马是意大利三个种族所构成。这个民族把语言、国家制度和宗教发展得很纯,很有民族特色,不像其他民族很少能做到,可是这个民族却被变为由一堆由埃特鲁里亚人、萨宾人、希腊人,甚至还有佩拉斯吉人的废料组成的杂乱无章的混合物。在废弃了部分矛盾的、部分无根据的假设之后,我们可以用几句话来叙述构成罗马最古老的共同体的各个成分的民族性。罗马纳人属于拉丁族,是不会有什么疑问的,因为新的罗马共同体就因他们而得名,所以这个联合起来的民社的民族性也主要取决于他们。关于卢克雷人的来源,只能说,他们不难像罗马纳人归入拉丁民族之列。然而,人们一致认为这民社中的第二个来自萨宾那,这个说法至少可以追溯到替提祭司团所保存的传说,据说替提人在加入联合民社时,为保存萨宾人的特殊祭献仪式创立了这个祭司团。因此,可能在远古时,拉丁人与萨贝利人的语言风俗还不如后来罗马人与萨谟奈人那样相差悬殊,萨贝利人的一个民社可能曾加入拉丁人的州郡同盟,也许因为在可信的古代传说中,替提人往往毫无例外地据有优先于罗马纳人的地位,似乎入侵的替提人曾强迫较为古老的罗马人接受并区为城(Syn?kismus)的做法。这里确实发生过不同民族的混合,可是,这一混合产生的影响难以比几百年后萨宾人阿图斯·克劳苏斯(即阿皮乌斯·克劳狄乌斯)率领他的党羽和受庇护者迁入罗马为大。不能因为以后罗马人容纳克劳狄人而说罗马人是混合民族,同样也不能因为古代罗马纳人容纳替提人,而可以把这个民社列为混合民族。也许除了在教仪中流传下来的个别的民族规矩以外,在罗马的萨贝利成分已无处可考;尤其是拉丁语毫无证据足以证明这种臆说。 (5) 如果说,有一个与拉丁人有极密切的亲缘关系的个别种族的民社来加入,拉丁人的民族性就受了明显的影响,那就真是咄咄怪事了;对此我们首先必须切记,在替提人与罗马纳人同居共处时,拉丁民族是以拉丁姆而不以罗马为基础的。这个新的三合一罗马共同体,尽管有某些原属萨贝利族的成分,其实不过是罗马纳人的民社,即拉丁民族的一部分。

  早在台伯河畔的城市聚居地兴起以前很久,罗马纳人、替提人、卢克雷人可能先各自而后联合据有罗马山丘上的城堡,并从周围的村庄出发去耕种他们的田地。昆克提人在帕拉廷山旁举行的“狼神节”(Wolfsfest)或许就是从这些原始时代传下来的遗风;狼神节是农人和牧人的一个节日,它保存宗法时期的纯朴娱乐最多,而且说来很奇怪,以后在改奉基督教的罗马,这个节庆比一切其他异教节庆都保持得更长久些。

  以后的罗马城就是从这些聚居地发展出来的。当然绝对谈不上像传说中原来假定的那种建城:罗马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可是,罗马如何能够在那样早的时候,在拉丁姆境内达到极优越的政治地位,这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而据土地状况来看,我们只能料到与此相反的结果。罗马城的所在地不及大多数老拉丁城市那样肥沃和卫生。罗马城周围的葡萄和无花果树都生长得不甚茂盛,又缺乏丰富的水源。卡培纳门(Capenisches Tor)前面的甘美的卡美尼泉(Born der Camenen)以及后来圈在图里亚努姆(Tullianum)监狱里的卡庇托尔水井,水量都欠丰富。此外,河流时常泛滥,由于河床极为平缓,雨季山洪暴发,不能迅速泄水归海,于是丘陵间的谷地和低地汪洋一片,变为沼泽。对于移居来此的人,这个地点确是一无可取。在古代,就已有人认为在这个得天独厚的地区里,只有此地土壤硗薄贫瘠,不适卫生,最初迁徙的农人择地定居时,必非出于自愿;在这里建城,必是出于不得已,或由于特殊的缘故。甚至传说已经流露出以此为奇之意;一群从阿尔巴逃出来的人在阿尔巴诸侯的两个儿子罗慕洛和雷穆斯率领下建立罗马城的故事,不过是太古稗史上的一种天真尝试,想借此说明该城起于条件如此不利之地的奇事,而且还想把罗马的起源与拉丁姆的一般首府联系起来。这些故事自命为历史,其实只是不甚聪明的粗糙解释,历史的首要任务恰恰在于排斥它们;但历史或许还会采取进一步的步骤,先忖量当地的特殊情形,不谈该城如何肇始,而专就其日趋繁荣的惊人迅速发展以及它在拉丁姆所处的特殊地位提出一个积极的假说。

  我们先来看看罗马领域最早的边限。东面最近的城镇有安滕尼、费登尼、凯尼那和伽比等,有些地方距塞尔维城墙不到八公里,罗马区的边界近在城下。南面二十五公里处有图斯库鲁姆和阿尔巴这两个强大的民社,在这里罗马城的范围似乎不曾超越距城八公里的克琉利亚壕沟(Fossa Cluilia)。同样,在西南方面,罗马与拉维尼乌姆交界之处也不过在第六块里程碑旁。向内陆方面,罗马区虽然这样处处不能越出尽可能狭窄的地方,可是,向海一面,它自古以来就可以沿台伯河两岸扩张,毫无障碍,在罗马与海岸之间,没有任何以古老的州郡中心著称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古老的州郡界线的痕迹。对万事万物都能说根道源的传说,自然也会宣称,台伯河右岸的罗马领土即“七小村”(Septem Pagi)以及台伯河口的大盐场都是罗慕洛王从维爱人手中夺来的,又传说安库王曾在右岸的雅尼库鲁姆山修造了桥头堡,在左岸修建了“河口”的海港城市(奥斯提亚)作为罗马的庇雷阿(Peir?eus) (6) 。但我们有比传说更为可靠的证据,足以证明埃特鲁斯坎人那边的河岸必曾属于罗马的最古老边区,因为罗马的生殖女神(荻雅女神)的丛林以及罗马农作节和田夫祭司团的最早主要活动场所都在此地,即位于日后通到海港的大道上的第四个里程碑处。实际上,自荒古以来,可能为罗马各氏族之长的罗密利氏正是卜居于此,而雅尼库鲁姆则是罗马城的一部分,奥斯提亚则是一个市民聚居地,换句话说,是一个郊区。这种情形绝非偶然。台伯河是拉丁姆的天然商道,这一带海岸缺乏港湾,它的河口就成为航海家必不可少的下碇之所。而且自从远古以来,台伯河就是拉丁民族防止北邻入寇的边防线。作为内河贸易和海上贸易的集散地,作为拉丁姆沿海的边防要塞,罗马再适宜不过了。罗马位置优良、利于坚守,又紧靠河岸,这两种优点兼而有之。沿河两岸,直抵河口,都在它的控制之内;对于沿台伯河或阿纽河下行的内河船夫和对于驾驶当时并不十分大的船只的航海者来说,它都很便利。对于防御海盗,它比紧靠海岸之地,能提供更大的保障。所以,如果罗马的产生不是由于它的商业上和战略上的优势所致,至少它的重要意义是由此而来;关于这一点还有许多蛛丝马迹可循,其重要性是历史小说中的记载所无法比拟的。因此,罗马很古就与凯雷发生关系,凯雷之于埃特鲁里亚恰似罗马之于拉丁姆,所以,凯雷就成为罗马最接近的邻国和商业伙伴。因此,台伯河上的桥梁,以及桥梁的建造在罗马共同体中都具有非同寻常的重要意义;于是,划桨船就成了罗马的城徽。因此,古罗马对于进入奥斯提亚的货物所征收的港口税,一开始就仅对兜售的物品(promercale )征税,对于船员自用的物品(ustiarium )则免税,所以,港口税实际上是一种商业税。以后罗马就先有相当早的硬币,并与海外国家缔结商约。就这种意义来说,罗马很可能像传说里所假定的那样,是一个创建,而不是一个逐渐形成的城市,在拉丁各城市中出现最晚,而不是最早。毫无疑问,这个地区的土地已稍经耕种,城堡已雄踞于阿尔巴山和坎帕尼亚的其他许多高地,然后拉丁姆边界上才有商业中心兴起于台伯河岸。至于罗马城是由于拉丁同盟的决定,还是由于一个无名氏建城者的眼光远大,抑或由于交通状况的自然发展而产生,对此任何一种假设都是不行的。但是,关于罗马在拉丁姆居于商业中心地位的提法大概与另一种意见有联系。在历史的黎明开始在我们面前出现时,面对拉丁各民社的联盟,罗马是统一设防的城市。拉丁人住在没有设防的乡村,只有在节日、集会或特别必要时才利用公共城堡;这种拉丁人风俗很可能在罗马地区比在拉丁姆其他地方更早地受到了限制。罗马人似乎并不是不去亲自经营农场,也不是不真正以农庄为家,但坎帕尼亚的空气恶劣,势必使罗马人尽可能卜居于更加通风和更加卫生宜人的城镇山丘。除农夫外,自远古以来必有很多不务农的外地人和本地人卜居于此。原因是古罗马地区人口稠密,面积至多为三百一十平方公里,部分为沼泽地或沙砾地。按最古的城市法竟能建成一支由三百二十名自由人组成的民防军,所以该城的自由居民至少有一万人,但原因不仅如此。熟知罗马人及其历史的人无不知晓:罗马人的公私活动的特色奠基于城市生活和经商之道,罗马人与其他拉丁人和一般意大利人的区别首先是城市人与乡下人的区别。罗马诚然不是像科林斯或迦太基那样的买卖城,因为拉丁姆主要是一个农业地区,而罗马最初是,以后仍然是一个拉丁城市。可是,罗马所以不同于许多其他拉丁城市的,当然是由于罗马在商业上的地位,以及由此所决定的罗马市民的精神。由于罗马是拉丁各区的商业中心,所以以下一点便易于了解:罗马在发展拉丁农业同时,奋力迅猛发展一种凌驾于农业经济之上的城市生活,并进而以此奠定它的特殊地位。研究罗马城这种商业上和战略上的发展过程,较之分析远古时代那些无足轻重而又大同小异的民社而难于收到成效的事情来,显得更加重要,更切实可行。有关这个城市的发展过程,我们在叙述罗马逐步形成的筑城和设防的传说里多少仍可辨认,筑城和设防过程必然与罗马共同体日趋发展为城市的重要性是同时并举的。

  罗马在几百年的建城过程中成长为城市,由可信的证据看来,其最初城址仅包括帕拉廷山丘,因为帕拉廷山丘呈正方形,故后来又名罗马为“方形罗马”(Roma quadrata )。这个原始的环城的城门和城墙直到帝国时代仍然清晰可见;我们现在仍然知道其中两座门的故址,一座是靠近维拉布罗地方圣乔治的罗马门(Porta Romana),一座是提图凯旋门所在的慕吉奥尼门(Porta Mugionis);塔西佗曾亲自考察帕拉廷的围墙,至少看到它朝阿文廷山和凯利乌山的那两面,并执笔予以叙述。许多遗址表明,这里曾是城市聚居地的原址和中心,在帕拉廷山上,有这个聚居地的神圣标志,即所谓“贮藏室”(mundus ),最初移来的人在这里储存所有充裕的家用必需品,再加上一块可爱的故乡土壤。这里还有一座建筑,在其中所有的家族联盟(Kurien)在供祭神和其他用途的各自的灶旁聚集一起(curiae veteres )。这座山上也有舞蹈祭司团(curia saliorum )的聚会所,同时是战神的神圣盾牌保存地,“狼神”(lupercal )圣地和朱庇特祭司的住所。罗马建城的传说主要来自这座山上及其附近:罗慕洛的茅屋,他的养父浮斯图卢斯的牧人小屋,神圣的无花果树(一对孪生兄弟就是在木箱里漂流到该树跟前),一株小茱萸树(这树是从这位建城者从阿文廷山上投出的一把飞越竞技场谷地、落在这座围墙里的长枪的枪柄里长出来的),还有其他类似的圣迹,均呈现在善男信女们的面前。真正的庙宇当时还没有,因此帕拉廷山没有原始时代的这类遗址。但是,民社的集会所很早就移到他处,所以渺无踪影。人们只能猜测:储藏室周围的空地,即后世所称的阿波罗广场,是最古老的公民团和元老院的集会场所,在储藏室上面搭起的台子可能就是罗马民社最早的审判场。

  但是,“七山节”(septimontium )保留了人们对帕拉廷山四周渐渐形成的扩大的居住地的纪念。这些居住地也就是罗马的郊区,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成长起来,各具特色。它们有比较单薄的围墙保护,此围墙依靠着帕拉廷原有的围墙,一如在沼泽地带,外堤依靠着大堤那样。所谓“七环圈”就是指帕拉廷山本身;切玛卢山,即帕拉廷山坡,它面对着古时绵亘于它与卡皮托尔山之间并向河岸倾斜的一片低地;维利亚,即把帕拉廷山与埃斯奎林山相连的山脊,以后由于帝国时期从事各种建筑,它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法古塔尔、欧庇阿乌和基斯庇乌,均为埃斯奎林山的三座山峰;最后,苏库萨(又名苏布拉),这是一个要塞,建在卡里纳山上用以保护新城的那堵土墙之外,位于埃斯奎林山与奎里纳尔山之间的凹陷地带的文柯利(Vincoli)的圣彼得寺下方。在这些显然逐步发展起来的建筑中可以在—定程度上清楚地想见帕拉廷罗马最古老的历史,人们把后来根据这些最古老的划分而建立起来的塞尔维区划与此相联系起来观察时尤其如此。

  帕拉廷山是罗马民社的最早所在地,它的围墙是最古的,原来是独一无二的。可是,罗马城的居住地的兴建同别处一样,起初不是在城堡里面,而是在城堡脚下;我们所知道的最古的居住地,即以后按塞尔维区划属于第一、二城区之地,都位于帕拉廷山周围。同样如此的还有切玛卢山坡上的居住地,连同那条托斯坎人巷,该处令人追忆大概在帕拉廷罗马时代凯雷人与罗马人频繁通商的往事,以及维利亚山脊上的居住地,两者后来在塞尔维城中同城堡所在的山丘一起合建成一个区。此外,还有后来构成第二区的那个部分:凯利岛山上的郊区,该郊区可能仅包括大剧场(Colosseum)上方该山的尖顶;卡里纳山上的郊区,即由埃斯奎林山伸向帕拉廷山的山梁;最后则是苏布拉山山谷和前堡,全区都由它而得名。这两区合起来构成这座初期的城市,该城的苏布拉区,即在城堡脚下,从君士坦丁凯旋门一直伸展到文柯利的圣彼得寺,并跨越其下的山谷,一直向该处伸展,因此它似乎比后来按塞尔维体制并入帕拉廷区的各居住地要威武显赫一些,可能也比它们更古老,因为说到各区的排列,苏布拉区总是在帕拉廷区的前面。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往事使人回忆起这两个城区的抗争,仍保存在后世罗马一种极古的宗教习俗中:每年在大校场上举行十月马祭典:直到后来,每逢这个节日,苏布拉区的人与神圣之路(Via Sacra)的人竞相争夺马头,视此方或彼方得胜而定。苏布拉人得胜,马头便钉在苏布拉区的麻密利塔(旧址已无法可考),神圣之路的人得胜,马头便钉在帕拉廷山下的王宫。古城的两半就是这样平等地互相竞争的。因此,那时埃斯奎林山(这个名称的狭义用法不包括卡里纳在内)是名副其实的“外层建筑”(ex-quilial,inquilinus 相同,均源于colere ),即郊区;在后来城区划分中它属第三区,总被人看得不如苏布拉区和帕拉廷区那样重要。附近的其他丘陵,如卡皮托尔山和阿文廷山,可能也曾为七山民社所占据;尤其是搭在台伯河沙洲上的天然桥墩上的“桩桥”(pons sublicius ),那时必已存在,仅造桥祭司团就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而且人们也不会把埃特鲁里亚岸边的桥头堡耶尼山高地置于度外,可是罗马人还没有把这两处置于他们的防卫圈内。桥必须用纯木而不能用铁拼接的规定成了规矩,直到很晚时还为人们所遵循,这显然表示该桥原作浮桥之用,随时易于折断或焚毁。我们由这一点可以认识到,在多么长久的时间内,罗马民社对于河上渡口的控制总是不稳定,而且常常中断。

  这些逐渐形成的城市居住区与罗马国家自远古以来按国家法划分的三个民社的关系已无从查考。由于罗马纳人、替提人和卢克雷人原来似乎是独立的民社,它们最初必定也各有其居住地,可是它们在七山上的确并非各居一城;不论古今对此虚构传说,明达有识的学者必定会把塔庇亚(Tarpeia)的悦耳故事和帕拉廷之战放在应有的位置上。反之,苏布拉和帕拉廷这两个最古的城区以及郊区均分为罗马纳人、替提人和卢克雷人等三个部分,可能与此相联系的是,以后不但苏布拉区和帕拉廷区各有三对阿格尔庙(Argeerkapellen),后来添加的城区也是如此;帕拉廷的七山城也许自有其历史;关于此事的传说,除了有关存在的事物外,至今未有流传。可是,情况就像林中的树叶落下不被人注意,但它们总要落下来并让位于春天,这个湮没无闻的七山之城也让位于有历史性的罗马了。

  帕拉廷城并非自古以来唯一被圈入后世塞尔维城墙范围内的城。在它的对面,与它紧邻的还有位在奎里纳尔山上的第二座城。“旧堡”(Capitolium vetus )有朱庇特、朱诺和米涅瓦的圣殿,以及公开保存国家条约的信义女神庙,它显然是日后卡皮托尔山的对应事物。卡皮托尔山上也有朱庇特、朱诺和密涅瓦的神庙,以及同样似乎用作国际法档案库的罗马信义庙;这确实证明,奎里纳尔山曾是一个独立民社的中心。这个事实,我们从帕拉廷山和卡皮托尔山双双崇奉战神一事中也可以推知,因为战神是勇士们的楷模,也是意大利民社最古的主神。与此有关的另一情况是:它的祀奉者,即“舞蹈团”和“狼神团”这两个远古的祭司团,都是双双并存于日后的罗马,除帕拉廷舞蹈团之外,又有奎里纳尔舞蹈团,除帕拉廷的昆克提“狼神团”之外,又有“法比狼神团” (7) 。它的圣地很可能就在奎里纳尔山上。所有这些迹象本身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们又记得,帕拉廷的七山城可以确知的范围,原不包括奎里纳尔山在内,以后在塞尔维的罗马城,头三个区与昔日的帕拉廷城相当,又以奎里纳尔和附近的维米纳尔作为第四区,那么,这些迹象就更加意义重大。坚固的苏布拉外寨之所以筑在城墙之外,位于埃斯奎林山与奎里纳尔山间之峡谷中,就不言自明了;这里是两国交界之处,帕拉廷人占领低地以后,必须在这里筑一座城堡以防御奎里纳尔人。

  最后,奎里纳尔人用以自别于其紧邻帕拉廷人的名称,也至今犹存。正如帕拉廷城自称为“七山”城,帕拉廷的公民自称为“山人”(montani ),山字虽然也应用于该城所属的其他高阜,但首先指帕拉廷山而言,所以,并不低于帕拉廷山而且比它稍高的奎里纳尔山峰以及附近的维密纳尔山,除按严格的语言习惯取得山丘(collis )这一名称外,未尝有其他名称。在祭祀记录中,称奎里纳尔为山丘的不少,不加其他名称。同样,这高阜通向别处去的门常常被称为“山丘之门”(porta collina );住在这里的战神祭司名为“丘僧”(salii collini ),以别于帕拉廷(salii Palatini ),由此区构成的第四个塞尔维城区,称为“丘区”(tribus collina ) (8) 。最初与本地相联系的“罗马人”的名称,可能为“丘人”与“山人”所共有,而“丘人”或许自称为山丘罗马人(Romani collini )。两座相邻的城的这种差异,可能在于种族不同,可是,足以说明在拉丁土地上建立的一个民社为外族所建,就奎里纳尔民社来说,其证据是全然不足的。 (9)

  这样,在当时的罗马共同体的所在地,有帕拉廷的罗马山人和奎里纳尔的罗马丘人这两种人,他们的共同体彼此分立,并且确实时常互相攻击、互相对立,与今日罗马之孟提加尼族(Montigiani)与特拉斯太维里尼族(Trasteverini)的关系有点相似。以后七山城的新城和郊区扩展得更大,并且罗马丘人不得不在塞尔维规划中安于较低的地位,我们由此可以确切地知道,七山的民社很早就已凌驾于奎里纳尔的民社之上。可是,即使在帕拉廷城内,也难于把这个居住地的各个不同的成分完全真正地融合起来。苏布拉和帕拉廷这两区如何每年争夺马头,上文已经加以叙述过了;各个山甚至各个区仍然觉得它们是分离多于联合,这里还没有公共的城灶,各区的区灶虽然共处于一地,但却是并列的,所以,整个罗马城与其说是一个统一的城,不如说是一些城市聚居地。从许多迹象看来,旧日的豪强家族的邸宅都建筑得状似堡寨,足以防守,这当然出于需要。相传国王塞尔维乌斯·图利乌斯曾修建过这座雄伟的城垣,不仅把帕拉廷和奎里纳尔两座城,而且把原来不在它们范围内的阿文廷和卡皮托尔两山地都圈在一个单一的大城墙之中,于是创建了新罗马,世界史上的罗马。但在着手这件伟大工程以前,毫无疑义,罗马与周围地区的关系无疑已有完全的改观。因为当时罗马七山上的农夫像拉丁姆其他山上的农夫那样,从事耕耘,只有平日空着的各个山顶避难所才可能有比较固定的居住地的雏形,这个时期相当于拉丁族的没有商业活动的远古时代;后来帕拉廷山和“七圈环”日渐繁荣,有人到此定居,这与罗马民社占据台伯河口同时发生,一般地也与拉丁人获得进展,从而得以进行更活跃而自由的来往并达到城市文明,尤其是在罗马,而且还在单个国家中,如同在联盟中一样,均取得更巩固的政治联合,这也是同时发生的。所以,成为一座统一的大城的基础的塞尔维城垣的建立是同这样一个时代相结合的:在这个时代里,罗马城能够争取拉丁同盟的霸主地位,并终于取得了这个地位。

  ————————————————————

  (1) 1德意志里=7420米。——译者

  (2) 以下的字来自古远形式,均显示出字音的变化:pars portio,Mars mors,farreum,horreum 的古式,Fabii Fovii,Valerius Volesus,vacuus vocivus。

  (3) Syn?kismus(并区为城)并非真使各区人民合居一处,每区人民仍居故地,不过此后全城仅有一个议事会和公务所(修昔底德,2,15;希罗多德,1,170)。

  (4) 有鉴于雅典的 ,翁布里人的trifo ,人们不免要提出疑问,民社的三分法是否即为希腊-意大利所取的根本形式。如果情形是如此,罗马民社的三分法便不能追溯到若干往日独立的部落的融合。但是要提出一种与传统的说法相反的见解,三分法必须在希腊意大利区域内比上述情形显得更为普遍,必须到处都均匀地出现这种根本形式。翁布里人用tribus (部)一词,或许只是在受罗马统治的影响下才有的;在奥斯坎语中,肯定不能确证。

  (5) 旧说把拉丁语视为希腊语与非希腊语成分混合而成,此说现已被各方面所摈弃。但竟有明达的学者(例如,施维格勒:《罗马史》,第1卷,蒂宾根版,1853年,第184、193页)仍然假定拉丁语为关系密切的两种意大利方言混合而成。但我们遍查语言学或历史学上的事实,绝不见有做此假定的必要。如果一种语言表现为其他两种语言的中介,那么,每一个语言学家都知道,这个现象也许往往更多地基于有机的发展,而不是外部的混合。

  (6) 庇雷阿(Peir?eus),雅典的商港,原在法勒隆湾的东北角。——译者

  (7) 传奇作家谓昆克提族出于罗慕洛,法比族出于雷穆斯。由此可见,昆克提的“狼神团”位于法比“狼神团”之上(奥维德,《时日篇》,2,373及下一页,奥理略·维克托,《论起源》,22)。法比族在奎里纳尔山丘上献祭(李维,5,46,52),无论这祭祀是否与“狼神节”有关,均可表明法比族系山丘罗马人。

  此外,昆克提狼神团的狼神在铭文中(奥雷利,2253),称为Lupercus Quinctialis Vetus(老卢佩尔库斯·昆克提阿利斯);人名Kaeso(见《罗马研究》,第一卷,第517页)很可能与狼神的崇拜有关,这人名仅在昆克提族与法比族中有之。所以,著述家通用的Lupercu Quinctilius和Quinctilianus都是误用,昆克提团并不属于晚近的Quinctilieren,而属于远较古老的昆克提。又书中说到阿尔巴各氏族,如提到Quinctier(李维,1,30)或Quinctilier(哈利卡那索斯的狄奥尼修斯,3,29)时,则应取后者为宜,Quinctische应视为古罗马的一个氏族。

  (8) “奎里诺山丘”以后虽常用以表示山丘罗马人所居住的高阜,我们却不必因此便认Quirinus一词原为奎里纳尔人的专称。因为一方面,如上所述,从一切最古的迹象看来,他们似乎均称为“丘人”(collini ),另一方面,确实无疑的是,奎里人(Quiriten)始终仅指“有正式市民权的市民而言”,与“山人”和“丘人”的区别毫无关系(比较下文第五章)。后来奎里纳尔人的名称是基于执战矛的死神(Mars quirinus )本为帕拉廷和奎里纳尔所共同祀奉的,在后世所谓奎里努斯神庙中出土的古铭文仅称此神为Mars(战神),但到后来,为表示区别起见,特称山地罗马人的神为Mars(战神),而称山丘罗马人的神为Quirinus(奎里努斯)。奎里纳尔山有时称为“祭丘”(collis agonalis ),这只表示它是罗马丘人祭祀的中心。

  (9) 对拉丁领土内有外族居住一说,人们(例如参见施温格勒,《罗马史》,第1卷,第480页)提出的论据大致基于瓦罗(Varro)所倡言的关于语源学与史学的假说,后人照例附和他的说法,以为拉丁文的quiris 和quirinus 与萨宾城名Cures(库雷斯)有密切关系,所以奎里纳尔山丘为库雷斯人所居住。就语言而论,这两字即或确有亲缘关系,可是要从这里推出历史的论断,显然是不足为据的。从前有人说这山上的古老圣地。除此以外,这里还有一个“拉提阿尔山丘”(Latiarischer Hügel)是萨宾族的,但未获证明。Mars quirinus,Sol,Salus,Flora,Semo Sancus或Deus fidius诚然都是萨宾人的神祇,但也是拉丁人的神祇,他们显然形成于拉丁人与萨宾人尚未分开居住的时期。Semo Sancus这种名称与后来逐渐衰退的奎里纳尔的圣地有关(参见由此而来的Porta Sanqualis),此外,在台伯河的沙洲上也可遇到这种名称,每一个公正的学者只应把这一点视为此种崇拜由来极古而非其借鉴于邻国的明证。这并不能否认古老的种族区别对此不起作用,可是,情况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在我们看来,古老的种族区别已归于消失。当代人关于罗马国民里有萨宾人成分的常见说法仅仅有助于严肃警告人们不要凭空进行像这样的研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拉丁人的定居 下一篇:罗马的原始政制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