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罗马的非公民与经过改革的政制

罗马的非公民与经过改革的政制

发布时间:2020-03-11 01:20:5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每一个民族的历史,尤其是意大利的历史,都是大规模“并区为城”的历史。据我们所知,最古的罗马已采取三合一的形式,仅到了罗马精神完全僵化的时候,类似的合并才得以告终。原始罗马纳人、替提人和卢克雷人的合并,我们仅知有其事,详情一无可考。除此以外,丘民的归并于帕拉廷罗马,也是这类合并最古的例子。这两个群落将合并的时候,我们可以想象它们的组织大致相似;由于要合并而产生的问题应做如下设想,它们不保存二元体制,必须废除其中之一,而将剩下的另一组织推行于整个联合民社。关于圣地和祭司团,他们完全采用第一策。自此以后,罗马民社有两个舞蹈团、两个狼神团,因为有两种战神,所以通常有两种为该神祭司的祭司,一种是帕拉廷祭司,以后常称为战神祭司,又一个是山丘祭司,被称为奎里努祭司。罗马的所有古拉丁祭司团,如鸟占团、造桥团、维斯塔团、执法团等,都同样源出于帕拉廷和奎里努两民社的联合祭司团,这是可信的,虽然现在已无法考证。此外,说到地方分区,帕拉廷城原有三区,就是苏布拉区、帕拉廷区以及城郊区,现在又加上奎里努丘城作第四区。说到最初“并区为城”时,加入的民社在合并以后,至少被认为是新公民团的一部分,因此,在政治上一定程度仍然存在;在涉及罗马丘人方面以及在以后的合并过程中,这种做法都没有重现。合并以后,罗马民社仍分为迄今的三个部分,每个部分各有十区;罗马丘人无论以前自分为若干部分与否,当时必曾被安置在已有的部分和区内。其安置办法可能是每个部分和区各容纳新公民若干,可是新公民在这些部分和区内未完全与旧公民相互融合,以后那些部分都分为两级,替提人、罗马纳人和卢克雷人又各分为第一级(priores )和第二级(posteriores )。罗马民社的机构体制处处都各自成双,也必与此种分法有关。神圣贞女的三对显然表示三“部”的代表,第一、第二级各一人;每条街道崇奉一对守护神(Laren),大概也可以作类似的理解。在军队里,这种安排尤为显著:合并以后,三合民社中每半“部”出骑兵一百,于是罗马公民骑兵增为六个“百夫队”,骑兵队长大概也由三人增至六人。关于步兵的相应增加却无遗闻可考;但以后征发军团总是每次两个,大概就是导源于此;指挥军团的分团司令官通常不是原先的三个,而是六个,这也许由这种加倍征兵制而来。元老院的议席确未增加,三百元老的原始数目直到罗马纪元七世纪仍为常额。但是以下假定也是合乎情理的:一批新参加的民社中的显要人物必被接纳到帕拉廷城的元老院。关于行政长官之职也按同样办法,即使联合起来的民社也只有一个国王,他的主要副手,并无变更,特别是守城吏。我们看到,丘城的宗教体制似乎照旧;在军事方面,公民人数加倍,于是兵力也加倍了。此外,奎里努城并入帕拉廷城就等于使前者隶属于后者。我们依理推测,可知起初的时候,帕拉廷旧公民与奎里努新公民的区别等于替提人、罗马纳人和卢克雷人第一级与第二级的区别,所以奎里努城的各族为第二级或称“次等”。这区别当然更多的是声誉上的优先,而不是法律上的优先,在元老院举行表决时,必先问旧世族元老,而后问“次等世族”的元老。同样,山丘城区的地位甚至在帕拉廷城郊之下,奎里努战神祭司也位居帕拉廷战神祭司之下:奎里努的舞蹈团和狼神团也在帕拉廷的两团之下。因此,通过“并区为城”,帕拉廷民社合并了奎里努民社,故此举乃处于承先后阶段,即处于罗马先由替提人、罗马纳人和卢克雷人互相融合的最早阶段和以后的其他阶段之间。加入的民社不可再成为这一新的整体中的自己的一部分,可是在每个部分中至少自成一部,其宗教体制不但得以存在(此事以后还续有发生,例如,在攻克阿尔巴之后),而且它上升为联合民社的体制,这种情况以后却未再重现。

罗马的非公民与经过改革的政制

  两个大致相同的民社合而为一,结果民社的形体增大,可是内在的性质并无多大变更。另有一种合并进行较缓,效果却远为深邃,其初步也可以追溯到这一时期;我们所指的就是公民与客民(Insassen )的混合。在罗马民社中,一向除公民外,还有受保护的人,因为他们是个别公民家族的依附者,他们称之为门客(clientes ),又因为他们没有政治权利 (1) ,所以贬称为平民(plebes ,源于pleo,plenus )。这种人介于自由人与奴隶之间,如上文所述,早已存在于罗马家庭之中;但在民社里,无论就事实和法理而言,这个阶层的地位都渐趋重要,其原因有二。第一,民社本身也可以像拥有奴仆那样,拥有半自由的门客,尤其是一城被征服,城邦瓦解,战胜的民社往往认为不宜将大部分公民正式卖身为奴隶,而允许他们依然享有事实上的自由,所以他们仿佛以民社释免奴的资格与家族或者与国王建立门客关系。第二,公民在法律上对门客仍有管辖权,由民社本身的性质和它约束公民的权力看来,门客应受保护,免遭滥用在法律上继续存在的主人管辖权之害。在难以回想的远古时代,罗马法即已创立了一条客民全部法律地位肇源于此的原则:主人在公开从事法律行为,如成立遗嘱、提起诉讼或陈报财产状况时,若言明放弃或默认地放弃他主要的管辖权,此后他本人或他的法定继承人便无权擅自撤销其针对被其释免者本人或甚至他的后裔所做的弃权行为。门客及其子孙既无公民权,也无宾客权,因为他要享有此权,须由民社正式颁予,但他作为宾客必须具有在与罗马民社缔约的民社里原有的公民权。门客所得的是一种有在法律上受保护的自由财产,可是按法律上说仍非永久自由。所以,经历了较长时期以后,他们的一切财产法关系与奴隶的相同,而奴隶则被视为其恩主的法律关系,在程序上恩主必须代表门客;并且恩主遇有必要,可向他们征收捐款,他们如果犯罪,恩主可追究责任。可是,这些客民渐渐解脱羁绊,他们开始用自己的名义买卖产业,不经恩主正式调停,便可向罗马公民法庭提出要求;并获得权利。关于婚姻和继承遗产,法律很早就允许外籍人与公民权利平等,可是对于不属于任何民社的、实际为不自由的人们,法律上的许可却很晚才有;但法律不能禁止后者在自己的范围内缔结婚姻,也不能禁止他们拥有由此而来的法律关系,如夫权、父权、父系亲属(Agnation)权、宗族权、继承和监护权,对于这些法律关系,也都按着公民法来办理。

  部分地导致类似后果的就是实施外侨法,外侨得久居罗马,成家立业。在这一方面,自原始时代以来,罗马所推行的原则必是极为放开。罗马法既不涉及遗产性质的区别,又不涉及地产的查封。罗马法一方面允许一切有能力处理的人在有生之年处置其财产,毫不限制;另一方面,据我们所知,对于一切有权与罗马公民交往的人,甚至对于外侨和门客,也允许他们在罗马获得动产,毫不限制,并且自从不动产可以成为私产以后,又允许他们在某种条件下在罗马获得不动产。正是这样,罗马是一个商业城市,其初期重要性皆赖于国际贸易,所以它对于每个由不平等男女结婚所生之子、每个释免了的奴隶和每个放弃祖国权利而迁至罗马的异邦人一概宽宏地给予居留权。

罗马的非公民与经过改革的政制

  所以,起初公民实际上是保护人,非公民是被保护人;在所有民社中,只允许外人移入而不开放公民权,这法律关系便很快难以与实际状况相调和,即使在罗马也日益困难。交往日益频繁,由于拉丁同盟的缔结,拉丁人在私法方面都获得完全平等的地位,其中包括地产的取得,随着日益繁荣而解放奴隶之事日多,其结果甚至在太平年代客民的数目也必剧烈增加。邻邑被罗马武力征服,与罗马合并,沦为村落,其大部分人民无论迁入城中或仍居乡间,通常舍弃自己的公民权而换取罗马的客民资格,于是客民之数更多。而且战争义务专由旧公民负担,旧贵族的子孙日益减少,客民却分享胜利的果实,且不必付出流血的代价。

  在此种情形之下,奇怪的只是罗马贵族的消亡还并不像实际情况那么快。外国望族离乡背井,迁居罗马,或其城为罗马所克,罗马人便给他们公民权;可是罗马较长时期所以仍是一个人口众多的民社,却不能用此事来说明,因为从一开始这种特许似乎并不多见,而且罗马公民权以后价值日增,特许就似乎变得更为稀罕。更有力的原因必是倡导世俗婚姻制,男女皆为公民,父母同居虽未举行献糕式婚礼 (2) ,所生子女也有完全公民权,与经过献糕式婚姻所生的子女无异。世俗婚姻在十二铜表法以前即已存在于罗马,可是确非罗马的创制,其输入罗马或许至少旨在防止贵族的消亡。 (3) 又有几种措施与上述的有连带关系,古代罗马最初即加以采用,以使各家子孙繁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