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希腊人在意大利 托斯坎人和迦太基人的海上霸权

希腊人在意大利 托斯坎人和迦太基人的海上霸权

发布时间:2020-03-11 01:41:2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古代各民族的历史是逐渐明朗起来的;在这方面,黎明也正在东方升起。当意大利半岛处在暗淡的晨曦之中时,地中海东部各地便已扬辉焕彩,各方面已显现出丰富多彩的文化。大多数民族在发展的最初阶段大都注定要找一个出身相同的兄弟,拜他为师,听他号令,意大利各族人民的命运尤其如此。可是,这种影响囿于意大利的地理位置不能由陆路及于半岛。古代曾使用意大利与希腊之间的崎岖陆路,现已无迹可寻。自从邃古之时,或已有由意大利通至阿尔卑斯山外的商道,琥珀贸易的最古路线起于波罗的海,到波河河口与地中海相衔接,因此希腊传说波河三角洲为琥珀原产地;这条路与横越半岛经亚平宁山而至比萨的一条路交叉。可是,意大利人不能从这些地方得到文明要素。意大利古代所吸收的外国文化,都由东方的航海民族带来。

u=1326221692,2388491006&fm=26&gp=0.jpg


  地中海沿岸最古的文明国是埃及,埃及人还没有漂洋过海,所以对意大利并不产生影响。关于腓尼基人,同样也可以这样说,他们源自地中海极东岸的狭隘故乡,在已知的所有民族中,他们固然首先不避艰险,漂泊于地中海,初以打捞贝为生,不久后就从事贸易,首先开辟海上商业,在早得难以置信的时代,他们便已横越地中海,远达极西之端。腓尼基人在地中海沿岸的航站几乎无不早于希腊人,甚至在希腊本土,在克里特和塞浦路斯,在埃及、利比亚和西班牙是这样,在意大利以西的海上也是这样。修昔底德说,在希腊人来到西西里以前,或至少在他们大批定居于此以前,腓尼基人已在该岛周围地岬和小岛上处处建有商馆,其意不在开疆拓土而是在与土人贸易。可是在意大利大陆,情形就不同。意大利大陆是否曾有腓尼基人的殖民地,迄无可靠迹象可考,仅凯雷附近的一座布匿商馆为例外,这商馆未被遗忘,一部分因为凯雷沿海有一小村名叫普尼库(Punicum),一部分因为凯雷城又名阿吉拉(Agylla);有人虚构说阿吉拉源自佩拉斯吉人,其实不然,这是一个腓尼基词,意谓“团城”,由海上望凯雷,恰是这样。这腓尼基商馆,以及在意大利沿海可能建立的类似机构,无论如何都不甚重要,而且存在并不久,早已被埋没,几无遗迹可寻。但是,没有丝毫理由可以认为,这种商馆早于同一海岸上的希腊殖民地。至少拉丁姆认识迦南(Kanaan)人,必首先通过希腊人介绍,他们的拉丁文名称Poeni(P?ner)一词出自希腊语,便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证据。诚然,意大利人与东方文明的一切最古关系主要仰赖希腊;关于腓尼基人在凯雷设立商馆,我们不必追溯到前希腊时期,只用后来人所共知的凯雷商业国家与迦太基的关系,便足以很透彻地说明。实际上,我们如果回想到最古的航海主要沿岸行驶,而且历久不变,便可以明白,对腓尼基人来说,在地中海沿岸几乎没有一块地区会比意大利大陆更远的了。他们仅能由希腊西岸或西西里到达此地;非常可信的是,希腊人的航海术发达得很早,他们在亚得里亚海和第勒尼安海的航海,很可能早于腓尼基人。所以,我们绝无理由假定,意大利人最初受腓尼基人的直接影响。至于以后腓尼基人拥有西地中海的霸权,与居住在第勒尼安海沿岸的意大利人发生的关系,将在以后叙述。

timg (5).jpg

  在东地中海居民中沿意大利海岸航行的,看来似乎以希腊船员为最早。可是,希腊航海家何时来自何地,关于这两个重大问题,仅前者可以有稍为精确详尽的答复。小亚细亚的埃奥利亚(Aeolia)和爱奥尼亚(Ionia)沿岸乃是希腊海上交通首先大规模发展之地,希腊人由此出发,一路探测黑海深处和勘察到意大利沿岸。伊庇鲁斯与西西里之间的海域至今仍称爱奥尼亚海,希腊人从前称亚得里亚海为爱奥尼亚湾,这两个地名至今仍是对爱奥尼亚航海家发现意大利南岸和东岸的纪念。希腊人在意大利最古的殖民地是库迈,我们由它的名称和传说知道,创建它的是阿纳托利亚(Anatolia),海滨的同名城市。据可靠的希腊传说,小亚细亚的福凯人(Phok?er)是最先远航西海的希腊人。小亚细亚人既开路于先,其他希腊人不久便继之于后:纳克索斯(Naxos)岛和优卑亚(Eub?a)岛上的喀尔基斯(Chalkis)的爱奥尼亚人,阿喀亚人(Ach?er)、罗克里人(Lokrer)、罗德人(Rhodier)、科林斯人(Korinther)、梅加尔人(Megarer)、梅森尼人(Messener)、斯巴达人。美洲发现以后,欧洲的文明国家争先恐后派队远征,在那里殖民定居;新移来的人民住在蛮人之中,他们对于欧洲文明的休戚与共的感情比在他们的故乡体会得更加清楚。向西航行和在西土移居的特权并非是一个希腊人某个地区或某个种族所独有,而是希腊全民族的公产;正如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德意志人的殖民地互相混杂和渗透而造成北美洲的新世界那样,希腊的西西里和“大希腊”也是希腊各族共有,混合为一体,常常无法辨认。但有些较为孤立的殖民地,如罗克里人的殖民地及其殖民城市希波尼翁(Hipponion)、梅达马(Medama),又如福凯人到这个时期将终时才创立的居留地海莱(Hyele,又作维利亚[Velia]、埃利亚[Elea]),概括地说,可以分为三大组:原始爱奥尼亚组可用一总名,称为喀尔基斯城市,在意大利有库迈和维苏威(Vesuv)、雷吉翁(Rhegion或雷吉乌姆[Rhegium])等希腊殖民地,在西西里有臧克尔(Zankle,即后世的梅萨那[Messana])、纳克索斯、卡塔那(Katane)、列昂提尼(Leontini)和希梅拉(Himera)。阿喀亚组包括绪巴里斯(Sybaris)和大希腊的大多数城市。多里斯组包括叙拉古(Syrakus)、盖拉(Gela)、阿克拉加斯(Akragas)和西西里的大多数殖民地;可是,在意大利,只有塔拉斯(Taras,即塔兰托)及其殖民城市赫拉克利亚(Heracleia)属于此组。整个看来,在移民中占优势的是那些较早的希腊移民,如爱奥尼亚族,以及在多里斯人迁居以前就已定居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民族。在多里斯人中,首先只有民族混杂的民社,如科林斯和梅加拉等参加移民运动,纯粹的多里斯人区域仅居于附属地位。这结果当然在意料之中,因为自古爱奥尼亚人就是经商航海的民族,而多里斯人只是较晚才从腹地山区来到海滨,他们一向从未参加海上贸易。各组移民的区别很鲜明,尤以其货币成色为甚。福凯移民所铸硬币的成色都仿照在亚细亚流行的巴比伦钱。喀尔基斯各城在最古时仿造的爱琴钱币,也就是原来通行于欧陆希腊全境的钱币,也就是我们在优卑亚重新发现的那种经过改造的爱琴硬币。阿喀亚民社用科林斯的标准铸钱;最后,多里斯民社的钱币按照罗马纪元160年即前594年梭伦在阿提卡施行的钱币,仅塔拉斯和赫拉克利亚为例外,这两地的主要钱币均采用邻国阿喀亚人的钱币,而不用西西里多里斯人的钱币。

  较早的航程和移民暗昧难知,大概将永无显现之日。我们虽不能认识某种前后次序,但希腊人最古的文献荷马史诗,一如其与西方最古的交通,也属于小亚细亚的爱奥尼亚人所创,在该诗中,眼界几未超出东地中海以外。水手遇暴风雨而漂到西海,回到小亚细亚以后,或许报道西方有陆地,也许还会谈到海中的旋涡和岛上火山喷发的情景;但在荷马史诗时代,就是在希腊最早与西方往来的地区,关于西西里和意大利也无任何可靠的报道;于是东方的故事传说者和诗人便肆无忌惮地把他们的空中楼阁塞进那个空荡无物的西方,犹如那时西方人对荒诞无稽的东方那样。在赫西俄德(Hesiod)的诗篇里,意大利和西西里的轮廓较为明晰;两地的民族、山岭、城市的土名也稍稍为人所知;可是在他们心中,意大利仍旧是一个群岛。反之,在赫西俄德以后的文献中,西西里,以至意大利的全部海岸,至少就一般而言,似乎比希腊人出名。希腊人移居的次第也有一定把握可以得到考证。对修昔底德来说,库迈显然是驰名的最古西方殖民地,他的意见确属不谬。诚然,对希腊水手来说,可以登陆的地点有些比库迈更近,可是要想躲避暴风雨和防御野人,却没有比伊斯基亚(Ischia)岛更好的了,库迈城最初便设在这个岛上。这些考虑尤其在这种移居中起了主导作用,这从嗣后为此目的而在大陆上选择的地点中仍可看到这个设防的陡峭危崖,它至今仍带着阿纳托利亚母城的享有盛誉的古名。意大利各处不乏小亚细亚神话中的古迹,而以库迈一带的最为生动真切;在那里,最早西航的水手一心记着神话中那些西方的奇迹,起初登上传说中的奇境,就把他们意欲漫游于其间的那些神话世界的遗迹留在塞壬岩(Siren enfelsen)和能通向阴间的阿奥诺斯湖(Aornos see)。此外,如果说,希腊人在库迈起初与意大利人为邻,那么不难理解,嗣后几百年间,希腊人何以常用住在库迈周围的意大利人的族名(奥皮克人,Opiker)用来称呼一切意大利人。另有一个可信的传说,希腊人移民卜居库迈,经过相当长时间后才大规模迁入下意大利和西西里,而在后期移民中,喀尔基斯和纳克索斯的爱奥尼亚人又率先走在前面。相传西西里岛上的纳克索斯是为专务殖民而创立的希腊城市,无论在意大利或西西里都以它为最早;阿喀亚人和多里斯人的殖民活动继之而起,可是为时较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