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皮罗斯王对罗马的斗争和意大利的统一

皮罗斯王对罗马的斗争和意大利的统一

发布时间:2020-03-12 00:20:2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罗马独霸世界的时代,希腊人常说罗马的强大应归因于431年即前333年6月11日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在巴比伦死于热病,这使他们的罗马主人怫然不悦。他们追怀往事,既不甚感到宽慰,便久久作并非不快的遐想,想象那个大王如果挥师西指,结果将会如何,据说他死时也确有此意,以其舰队与迦太基人争霸于海上,以其密集队伍与罗马人争雄于陆上。

u=1332097222,4097099462&fm=26&gp=0.jpg

       亚历山大曾抱这种念头,并非不可能;为解释这些念头,人们也不必仅仅指出,一个专制君主既好征战而又船多兵众,他征战的范围便难以限定。一个希腊大王保护西西里岛希腊人以抗击迦太基,保护塔兰托人以抗击罗马,平定东西两面海洋上的盗匪:这是无愧他的身份的。意大利的布鲁提人、卢卡尼亚人和埃特鲁斯坎人都遣使者 (1) 与他国的众多使者来到巴比伦,使他有充分机会得以了解意大利半岛的情形,并与它建立种种关系。迦太基及其与东方的许多瓜葛不能不引起这位强人的注意;把波斯王对于这推罗的殖民地的名义主权,变成实际主权,很可能在他的意想之中;亚历山大的近侍随从中竟有一名迦太基派遣的间谍,并非无缘无故,然而,无论这些念头是梦想还是计划,亚历山大并未着手从事西方的事务就死去,他的念头与他一同走进坟墓。一个希腊人一手兼握希腊民族的全部智力和东方的全部物力,只有短短几年。

     在他辞世以后,他一生致力的工作,即树立希腊文化于东方,绝未失坠;不过他的帝国方告统一,又复分裂,在帝国废墟上建立起的几个国家不断相互倾轧,它们虽未放弃其所负的世界历史使命,即传播希腊文化于东方,但这使命却遭到削弱,并变得枯萎憔悴。在这种情势下,希腊国家和亚细亚埃及国家都不想插足于西方,或转而致力于攻击罗马人或迦太基人。东方和西方的国家体系一时同存并立,在政治上并不与互相侵犯,特别是罗马,在亚历山大去世六将纷争时期中,它基本上不曾介入。只有经济关系建立起来;例如,罗德斯岛自由国为希腊的中立商业政策的杰出代表,所以,也是长期战争中国际交往的居间仲裁者,它于448年即前316年与罗马缔结一项条约,这当然是一个商业协定,一个商业国与掌握凯雷和坎帕尼亚一带海岸的国家自然应有的协定。希腊当时为举世招募佣兵的场所,意大利,尤其是塔兰托的佣兵都聚集于此;就招募佣兵一事而论,政治关系——例如塔兰托与其母国斯巴达的关系——也只有次要的影响。一般看来,招募佣兵只是一种商业交易,斯巴达虽经常以下级军官供塔兰托从事在意大利作战,却不因此而与意大利人卷入战争,正如美国独立战争之时,德意志各邦将其臣民卖给美国的敌人,他们也不因此而与合众国卷入战争。

  伊庇鲁斯的国王皮罗斯也只是一个爱冒险的军事首领。他的家谱可上溯到埃亚库斯(?akos)和阿基琉斯。他如果喜好和平,可以在马其顿宗主国统治下或与世隔绝而独立,一生为山中一个小部落的“王”;可是尽管如此,他仍不失为一个从军求利者。人常拿他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相比;固然,在西方创造一个希腊帝国,以伊庇鲁斯、大希腊和西西里为其核心,控制意大利两侧的海洋,降罗马和迦太基为希腊国家边界上的蛮族,使之与凯尔特人和印度人并列为伍,这一思想就其雄伟和勇气而言,实堪与那个使马其顿王渡过赫勒斯滂海峡的思想相媲美。可是东征与西征的区别不仅在于结局的不同。马其顿军的幕僚尤为优良,亚历山大用他的军队足能与波斯大王抗衡;但伊庇鲁斯与马其顿相比有如后世的黑森(Hessen)与普鲁士,其王由于雇佣兵和基于政治上偶然结合的联盟,才能凑成一支值得一提的军队。

360截图20200312002815822.png

       亚历山大来到波斯帝国时是个征服者;皮罗斯来到意大利时是几个二等国家联军的统帅。亚历山大离开他的世袭领土时,希腊无条件地服从他,又有安替帕特(Antipatez)率重兵留后镇守,所以他的祖国安如磐石;皮罗斯对于本国的完整除倚赖一个态度明昧不定的邻国的诺言以外,别无保障。两个征服者的计划如果都获得成功,他们本国势必不再为新帝国的中心,可是把马其顿这个军人帝国迁到巴比伦不难办到,而在塔兰托或叙拉古创建一个军人王朝却极难办到。希腊人各共和国的民主政体——虽然具有无穷的痛苦,但再不能强行被人改回成为一个僵硬的军人国家;腓力不把希腊各共和国并入他的帝国,实有其正当理由。在东方,民族的抵抗可料其必无,统治民族和被统治民族久已在那里共存并立,暴君的变换是个与民众无关或甚至使他们满意的事。在西方,罗马人、萨谟奈人和迦太基人可以被征服,可是没有一个征服者能变意大利人为埃及的农夫,或变罗马农夫为向希腊诸侯纳贡的臣属。我们无论从何处着眼,无论就他们自己的力量、他们的盟友或他们敌人的能力来看,马其顿王的计划显然是可以做到的,伊庇鲁斯王的计划却难以做到;前者是执行一个伟大的历史任务,后者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失误;前者是一个新国家体系和一个新文明阶段的奠基,后者仅仅是一个历史插曲。亚历山大虽然死非其时,他所创的事业却垂于后世,皮罗斯在去世前已亲见他的一切计划俱成泡影。两人皆有雄才大略和冒险精神,可是皮罗斯只是个当时第一流的将军,亚历山大却卓然为当时天资最高的政治家;英雄与冒险家的区别如果在于洞察一时一事的可能与否,则皮罗斯应属冒险家之列,其不能与其伟大的亲属相比,一如王室总管波旁不能与路易十一相比那样。

  可是,这个伊庇鲁斯人之名仍有一种奇妙的魔力——他的名字仍引起一种特殊的同情,他的侠义和蔼的性格当然有些使人同情,可是他更使人同情的却在于他是第一个与罗马人交战的希腊人。古代文明以后的全部发展,近代文明的主要部分基于罗马与希腊的直接关系,而这些关系则自皮罗斯始。希腊方阵与罗马步队之间,佣兵与民兵之间,军人政治与元老政治之间,个人才能与全民力量之间的战斗——这罗马风习与希腊风习之间的战斗,最先以皮罗斯与罗马将军之间的战役打响;战败者以后虽然常常一再诉诸武力以决雌雄,然而,以后每一次战事却使这个判决更加明确。可是希腊人尽管在战场和议会厅里都遭到失败,由这些战斗来看,已可见罗马对希腊人的胜利与其对高卢人和腓尼基人的胜利有别;只到戈矛折断,丢盔弃盾的时候,阿佛罗狄忒(Aphrodite)的魅力才发生作用。

  皮罗斯的父亲名埃亚基德斯(?akides),是莫洛斯人(在雅尼那附近)的领主,因为他是亚历山大的亲属和忠臣,亚历山大对他未加杀害;亚历山大死后,他被卷入马其顿家族政治的旋涡之中,因此先失其国,后丧其身(441年即前313年)。当时皮罗斯只有六岁,为伊利里亚的陶兰替人(Taulantier)的领主格劳齐亚斯(Geaueias)所救,在争夺马其顿的战斗中,他还在童年,围攻者德米特里欧使他得以恢复他那世袭的诸侯国(447年即前307年);可是几年以后,由于一个反对党施加影响,他重又失其国(452年即前302年),从此在马其顿诸将部下以流亡君主之子的资格,开始其军人生涯。不久,他的人品崭然显露。在安提哥努斯(Antigonus)麾下,他参加了末期的几次战斗,这位亚历山大的老帅喜爱这个天生的武人,据这白头将军的品评,皮罗斯只缺了几岁年纪,否则早已成为当代战士的魁首。由于伊普索斯(Ipsos)不幸的一战,他来到亚历山大城(Alexandreia),为质于拉吉德王朝(Lugidenynastie)开基者的宫廷;在这里,不但他那美男子的魅力得了王家女眷的青睐,虽其面貌粗野、步履沉重亦无妨碍,而且他那英勇和笃实的性格,他那除军事以外蔑视一切的武人精神,也引起那精于治国术的托勒密(Ptoleni?os)王的注意。正在此时,那大胆的德米特里欧又新建另一个国家,这次是马其顿,他的目的当然是要利用马其顿来恢复亚历山大的帝国。为制止他的野心,须使他忙于本国之事,无暇他顾;这个拉吉德人熟知如何善为利用这种热情如火的少年来实施他那锦囊妙计,而这个伊庇鲁斯人正是这样一位少年。他这样不但做了一件使他的夫人贝雷尼凯(Berenike)皇后高兴的事,而且也有裨益于他自己的目标,于是将他的继女安替哥尼(Antigone)公主嫁给这位少年国君,并以自己的援助和威势去支援他,送他的爱“子”归国(458年即前298年)。他回到祖国,不久便无往不利。勇敢的伊庇鲁斯人,即古代的阿尔巴尼亚人,以世代相传的忠贞和新焕发的热情来归附这英勇的少年,即他们所谓的鹰。

         卡桑德尔(Cassander)死后(457年即前297年),马其顿发生王位继统之乱。伊庇鲁斯王乘机扩张领土,逐步蚕食安布拉基亚海湾一带地方,内有重镇安布拉其亚,克尔基拉岛,甚至还占了马其顿领土的一部分;他以众寡悬殊的兵力与德米特里欧王相抗衡,就是马其顿人也佩服他。诚然,后来德米特里欧在马其顿干了一件蠢事,王位被人推翻,马其顿人便自愿将王位献给他那豪侠的敌人,亚历山大这个亲族(467年即前287年)。其实,除皮罗斯外,没有人更比他适于戴腓力和亚历山大的王冠。在一个道德沉沦的时代,君主渐成为卑鄙小人的别名,皮罗斯私行无玷的人格和道德纯洁的品性却灿然光彩耀目。六将军统治(Giadochhenregiment)在希腊和亚细亚造成道德堕落、勇气消沉的局面。马其顿本土的自由农人数虽已减少,生活日趋贫困,却很少受到沾染;对于他们,皮罗斯似乎正是个天生的王。皮罗斯与亚历山大相仿,在其家中和朋友圈子中,对于人和人的交往无不胸襟磊落,推心置腹,对于马其顿人所最厌恶的东方苏丹式的仪态,永远加以避免;而且他也同亚历山大一样,被认为是当代最杰出的策略家。

        可是马其顿人的民族观念执拗得离奇,宁愿要一个最卑鄙的马其顿人为王,而不要一个最有才干的外国人;对于任何非马其顿籍的领袖,马其顿军队一概蛮横地反对,亚历山大培养出来的最伟大统帅卡第亚人尤梅尼斯(Eumenes the Cardian)已因此而被害,伊庇鲁斯王的统治不久也因而完结。皮罗斯既未获马其顿人的民心去统治他们,他自己又力量过于薄弱或心地过于高尚,不肯反民意而强为其主,在位七个月以后,竟听任这个国家遭受其本国人的虐政,而返回到他那忠实的伊庇鲁斯人之中(467年即前287年)。可是这个人曾经戴过亚历山大的皇冠,是德米特里欧的姻兄弟,又是拉吉德人和叙拉古的阿迦托克勒斯的子婿,曾经撰作过回忆录和战术论,因而不可能终身从事于下述的例行公务——每年按时考查王家牲畜管理人的账目,亲自领受他那些笃实的伊庇鲁斯人照例进献的牛羊,然后在宙斯祭坛前要求他们再行宣誓效忠,甚至重申信守法律的诺言,为证实这一切起见,与他们宴饮通宵达旦。如果马其顿的御座下能容他,他也决不能停留在本国;他适于居第一位,不甘居第二位。所以,他的眼光转向远方。那些争夺马其顿的君主,虽然在别的事上意见分歧,但对于帮助自己的可畏劲敌自动出国一事,欣然同意;他到何处,他的忠实战友必追随他前往,这点他深信不疑。恰在此时,由意大利的情形看,皮罗斯亲戚、他父亲的堂兄弟伊庇鲁斯的亚历山大四十年前所拟的计划,以及叙拉古的阿加托克勒斯最近怀抱的意图似乎又复可行,所以皮罗斯决计放弃马其顿方面的企图,而为一己和希腊民族创立一个新帝国于西方。

  464年即前290年与萨谟奈签订的和约给意大利一段休战时间,可是为期甚短;此次为对抗罗马优势而形成的新联盟,乃由于卢卡尼亚人所发起。在萨谟奈战争期间,这个民族附和罗马,妨害塔兰托人的行动,对于胜负的决定贡献甚大;罗马人为报答他们的功劳,把他们境内的希腊城市舍弃给他们。所以和约成立以后,他们协同布雷提人陆续荡平这些城市。卢卡尼亚人的统帅斯台纽·斯塔提利乌斯(Stenius Statius)屡攻图里人,图里人极为困窘,请罗马元老院援助他们抗击卢卡尼亚人,正如从前坎帕尼亚人请罗马人助他们抗萨谟奈人那样,并且无疑也同样以牺牲自由和独立为代价。因为维努西亚要塞已建立,罗马现在可无须卢卡尼亚的联盟,所以他们应允图里人的请求,以图里已归降罗马为理由,命其友邦盟国勿谋此城。于是,卢卡尼亚人和布雷提人为其强大的盟国所欺,失去其共同战利品中应得的一份,始与萨谟奈人和塔兰托人中的反对派磋商,组成一个新的意大利联合体;罗马派使者向他们警告,他们便拘留使者,他们对罗马开战时,首先进攻图里人(约409年即前235年),同时他们不但邀吁请萨谟奈人和塔兰托人,而且还吁请北意大利人—埃特鲁斯坎人、翁布里人和高卢人,来加入他们这争取自由的战斗。埃特鲁斯坎同盟居然奋起反抗,招募许多队的高卢佣兵。阿雷提纳人仍忠于罗马,罗马将军卢奇乌斯·凯齐利乌斯(Lucius Caecilius)率兵赴援,在阿雷提城下为埃特鲁斯坎人雇用的塞农佣兵所歼灭,将军及其部下一万三千人全体覆没(470年即前284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