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哈米尔卡和汉尼拔

哈米尔卡和汉尼拔

发布时间:2020-03-13 00:00:4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由513年即前241年与罗马缔结的和约,迦太基人得有和平,可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甚昂。西西里最大部分的贡献不再流入迦太基人的币藏而入敌人的府库,这是他们这次损失的最小部分。他们所最感痛心远甚的,却是他们原希望能垄断东西地中海间的一切交通线,正当这希望即将实现之时,他们竟不得不将其放弃。他们现在眼见其整个的商业体系土崩瓦解,西南地中海原是他们独手控制的区域,自从失去西西里岛以后,却变为万国的通衢,意大利的商业因此竟全不倚赖腓尼基人。然而素爱和平的西顿人或可安然默认这种结果。他们业已受过同样的打击;他们曾被迫与马赛利亚人、埃特鲁斯坎人和西西里的希腊人分享其昔曾独占的事业;甚至到了今日,他们所存的领土非洲、西班牙和大西洋的门户也足以使之强大繁荣。可是实际说来,谁能保证他们至少能常保此地呢?

哈米尔卡和汉尼拔

  雷古卢斯的要求以及他的几乎得其所求,只有自愿遗忘的人始能把它遗忘;罗马往昔由意大利举行的事已大获成功,现在她若由利利拜乌姆再行此事,除非有敌人失策或特别幸运居间解救,迦太基必致覆灭,无可疑者。固然,他们现在有一纸和约,可是这和约的批准曾系千钧于一发,他们深知罗马舆论对于缔结这和约的条款有何意见。罗马或许尚未想到征服非洲,以据有意大利为己足,不过迦太基的存在若须视罗马的知足为转移,则前途实形暗淡;谁能保证罗马甚至为其意大利政策的方便计,不觉得应灭其非洲邻国而不夷之为属国呢?

  总而言之,迦太基只能视513年即前241年的和约为一种休战协定,再战既不可免,他们不能不利用这和约来备战;他们的志向不在报兵败之仇,甚至也不直接在恢复损失,而在自求一种不赖敌人善意的生存。但是一场毁灭战虽无定期却必将来临一个弱国之时,较为明智果敢而忠贞的人士常立刻准备那无可避免的斗争,遇到有利时机便不辞一战,以攻势战术掩护其守势政策;而偷惰怯懦的大众、拜金者、老者、弱者、无深谋远虑者却只愿迁延时间,在和平中终其天年,不惜任何牺牲以延缓最后斗争之来临,永为明智忠勇人士的障碍。所以迦太基也有一个主和派,一个主战派,两派当然各自附于保守党和改革党已有的政治分野。拥护主和派的是行政部、元老会议、百人会议,以号称“伟人”的汉诺为领袖;拥护主战派的是民众领袖,特别是负重望的哈兹德鲁巴和西西里军的将吏;西西里军在哈米尔卡领导之下大有成功,此等成功虽无其他结果,却至少使爱国人士见一种似可望解救其所遭大难的方法。

  两派之间大概已有长久的激烈斗争,值利比亚战争忽起,他们的争斗暂息。我们上文已述此战的缘起。政府党既以不善为政而激起兵变,使西西里将吏的预防措施归于无效,又行其不人道的政策化兵变为革命,终于以其不善用兵,特别是他们那葬送军队的领袖汉诺不能用兵,使国家濒于灭亡;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政府亲请埃尔克特山的英雄,绰号“闪电”的哈米尔卡·巴尔卡来拯救它,使其得免于其过失罪恶所致之祸。他接受了兵权,甚至政府又任命汉诺为其同僚,他也豁然大度地不辞其职。诚然,愤慨的军队遣汉诺归国,哈米尔卡却徇政府的恳求,又让给他一部分的兵权;而且尽管有仇敌,尽管有这种同僚,他以其对于叛党的感化力,以其善于应付努米底亚的佃户,以其无双的组织天才和将才,竟能在非常短促的时间,完全荡平叛变,使造反的非洲再矢尽忠(517年即前237年之末)。

  在这次战争期间,爱国党保持缄默,而今却大声疾呼。一方面由于这次的灾难,当权的寡头政府那种极端的腐败,贻害无穷,他们的无能,他们的结党营私,他们的倾向罗马,均已暴露无遗。另一方面,由于撒丁岛的被夺,由于罗马当时所取的威吓态度,甚至最下贱的人也分明晓得罗马的宣战有如达摩克利斯(Damocles)之剑,无时不悬在迦太基的头上,如果在现今情势之下,迦太基与罗马开战,腓尼基人在利比亚的统治权必致失坠。迦太基人灰心于其国的前途而谋迁往大西洋诸岛的,或不在少数;谁能责备他们?可是侠肝义胆的人士却不屑专为自救而置其民族于不顾,大人物的特长就在由众善士皆认为无望的境遇,独能取得灵感,激发热情。

  罗马提示的新条件,他们一一接受,现在别无他法,只好屈服,加新仇于旧恨,拳拳地加以培养——这是被害民族的最后本领。于是他们采取措施进行政治改革。 (1) 他们已充分明了一班当权人的不可救药;这班人的无耻几达于无知之域,他们现在竟控告哈米尔卡未得政府认可,擅许金钱于西西里士卒,说他是佣兵战争的祸首;由此观之,可见甚至在上次战争期间秉政的大佬们既未忘其旧怨,也未获得新知。如果这伙军官和民众领袖要推翻这腐朽恶劣的政府,在迦太基本国不至于遇到困难,可是迦太基的政府首领已与罗马保持近于卖国的关系,在罗马,这势必遭遇较猛烈的障碍。在其他一切困难之上又加以一种困难,即他们所创的救国方法须不使罗马人和他们那亲罗马的政府确知其所为何事。

  所以他们对于宪法不加变动,又任政府首领充分享受其独享的特权和公产。一个议案一经提议,即被通过,即利比亚战役结束时,汉诺和哈米尔卡二人同为迦太基军的统帅,今应罢免前者,任命后者为全非洲不限任期的元帅。设法使哈米尔卡对秉政团居于独立地位——他的仇敌名之为不合宪法的君主,加图称之为独裁——只有民众大会能罢免他,传讯他。 (2) 甚至继任人的选择权也不寄托在首都的当局,而寄托在军队,就是说,寄托在充长老或军官于军中的迦太基人,这些人的姓名与将军的姓名同列在与将军所立的约中。当然,核准权保留在民众大会。无论这是不是一种篡夺行为,主战派视军队为其特别势力范围,却由此而昭然若揭。

  由形式看来,哈米尔卡的职责似无惊人之处。迦太基对努米底亚部落的战事从未停止,仅在不久以前,内地的“百门城”德韦斯替(即特贝萨)即为迦太基人所占领。非洲新元帅的指定工作是继行边疆战事,此事本不甚重要,所以那仍许在其直接权限内为所欲为的迦太基政府,见民众大会通过关于此事的法案,不妨默然伪作不知,罗马人对于此事的意义或也毫无所知。

  如是,在西西里和利比亚两战役,哈米尔卡已以事实证明如果命运决定有一人将成为迦太基的救主,则救主便非他莫属,现在被举为元帅的却正是他。人类与命运的英勇斗争殆没有比他这斗争更英勇的。军队为救国之用,可是所谓军队指何种军队而言?在利比亚战争中,迦太基的国民军受哈米尔卡的指挥,战绩不劣,可是他深知一座城非常危急时,率城内的商贾工人背城一战是一件事,把他们造成精兵却是另一件事。迦太基城的爱国党可充绝佳的军官,不过在爱国党里有代表的当然纯是受过教育的阶级。他没有国民兵,至多不过有几队利比腓尼基的骑兵。

  他的工作是用利比亚的征兵和佣兵编成一支军队,这工作在哈米尔卡一流将军的手里自能做到,可是甚至要他能做到此事,也非有个条件不可:就是他能按时发给部下饷项,而且饷项优厚。但由于其在西西里的经验,他晓得迦太基的国家岁入都开支在迦太基本城,用在极紧急的事项,无款来发付与敌作战军队的饷项。因此,他所从事的战争须自给自足,他须把已在佩勒格里诺山(Monte Pellegrino)小试的方法大规模地实行。但是更有进者,哈米尔卡不只是个军事领袖,而且是个党魁。

  寻仇不止的政府党,热心可是耐性地等候把他推倒的机会,他既与此党为敌,便须求助于国民;无论国民领袖如何纯洁高尚,民众却是腐败的,因为不幸有行贿制度,他们惯于不得钱不卖力。固然,特别是遇到危急之时,必要和热情可以卓著效力,处处如此,就是贪贿腐化最深的也无例外;不过哈米尔卡的计划只能实行于数年之后,他若欲使迦太基全国永久拥护他的计划,便须按期拨款给本国朋友,以保持群众的欢心。如是,因为要拯救一群不热心而贪贿赂的民众,不得不向他们请求或买取做这事的许可;因为欲行其志,不得不以忍辱吞声为代价,向他所恨而常常击败的骄傲敌人换取一个必不可少的喘息机会;因为自命为祖国主人的都是些被人唾弃的卖国贼,不得不对他们掩饰他的计划和蔑视——这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孤峙于内外敌人之间,绝少与他同志的朋友,利用一方或他方的犹豫不决,既蒙蔽他们又不顾他们只为的是取得与一国较量之资,即金钱和兵士;而且即使军队作战的准备已就绪,此国仍似难以达到,更不能征服。他尚在少壮之年,不过三十岁;可是当他准备远征之时,他似得一预兆,自知要达到其工作的目的,或不由远望而能见其所欲至之地,均为势所不许。离开迦太基时,他命其九岁之子汉尼拔在至尊神的坛前宣誓永与罗马之名为仇;他在军营中教养此子以及较幼二子哈兹德鲁巴和马哥——他呼他们为“一窝小狮子”——使他们继承他的计划、他的天才、他的仇恨。

  佣兵战争结束后(或在518年即前236年春间),利比亚的新元帅立即离开迦太基。他似乎欲往征西方的自由利比亚人。他的军队有战象特多,沿海岸而进;海军则与陆军并进,由其忠实同志哈兹德鲁巴率领。忽然传来消息,说他已在赫尔克勒斯柱渡海,登陆于西班牙,与当地土人作战——迦太基当局抱怨说他未奉政府之命,擅与未曾害他的人民作战。无论如何,他们不能抱怨他忽略非洲的事;努米底亚人又复叛乱,他的副官哈兹德鲁巴给他们一个极有效的打击,以后多年,边境晏然,几个迄今独立的部落纳贡归附。他自己在西班牙所为何事,我们不能知其详。他死后三十余年,老加图在西班牙见其遗迹犹新的成绩,他尽管恨迦太基人,却不禁赞叹说,无一国王可与闪电哈米尔卡相提并论。由他所立功业的效果,我们仍能看见,至少一般地看见,哈米尔卡为军人和政治家,在其余生的九年中(518—526年即前236—前228年)成绩如何,他在壮盛之年,英勇搏斗于战场,竟如香霍斯特(Scharnhorst),洽殒命于其计划将达完成之时。以后八年间(527—534年即前227—前220年),他的女婿哈兹德鲁巴继承他的职位和计划,依其宗师的精神,进行哈米尔卡创始的事业。在西班牙沿岸,迦太基原只有一个转运货物的小口岸和加的斯保护地,而这小口岸被视为利比亚的属地,现在代替这小口岸,哈米尔卡的将略在西班牙创造了一个迦太基人的王国,哈兹德鲁巴的巧妙政治手腕又把这王国加以巩固。城市创建起来;最重要的,西班牙南岸只有一个良港,哈兹德鲁巴建“西班牙的迦太基”迦太基那(Kartagena)于其上,创建人的壮丽“王宫”即在其中。农业发达,而由于侥幸发现迦太基那银矿,矿业更为发达,一百年以后此矿每年的产量逾三十六万镑(三千六百万塞斯特)。达至埃布罗(Ebro)河,各民社多半成为迦太基的属国,向之纳贡。哈兹德鲁巴用一切巧妙手段,甚至通婚,使各酋长与迦太基成利害相通的关系。如是,迦太基在西班牙获得商业上的好市场;此省岁入不但能赡养军队,而且仍有盈余寄回迦太基,留作将来之用。同时,此省编练军队;正式征兵制实行于迦太基的属地;战俘并入迦太基军团。属国供给援兵和佣兵,要多少便有多少。兵士久历戎行,视军营为第二家庭,以忠于军旗和钟爱其伟大的领袖代爱国心。步兵无日不与骁勇的伊比利亚人和凯尔特人相冲突,成为可用的兵,足以与绝佳的努米底亚骑兵相配合。

  专就迦太基而言,闪电派可以进行无阻。公民不被时时勒捐,反而由新地获得利益;在西班牙,商业恢复了在西西里和撒丁所受的损失;西班牙战争和西班牙军队以及其灿烂的胜利和重大的成功不久便为人所共赏,以致在特别危急之时,如哈米尔卡阵亡以后,甚至能做到把大批非洲援军调到西班牙;政府党无论喜与不喜,不得不保持缄默,至多不过谈到鼓煽人民的军官和群众时,彼此相对诉苦或向其在罗马的朋友鸣不平而已。

  罗马也未举行一事足以大有影响于西班牙的事态。罗马人所以无所举动,无疑是以不谙这荒远半岛的情形为主因——哈米尔卡所以择西班牙为实行其计划之地而不择在其他方面可能中选的非洲当然也以此为主因。罗马派员至西班牙就地搜集情报,迦太基将军向他们说明,并保证这一切作为只为供给速偿罗马战费之用,元老院对这种话绝不能置信。可是他们大概仅灼见哈米尔卡计划的直接目的,即迦太基在各岛丧失了贡献和贸易,要取偿于西班牙;他们以为迦太基人会作侵略战,特别是由西班牙攻入意大利——从含有此意的明文和此事的全貌看来,昭然若揭——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迦太基的主和派当然有许多人眼光较远,不过无论他们意见如何,他们必不甚愿以将临的风波告知罗马友人,因为迦太基当局久已不能阻遏风波的来临,这步骤不但不能挽回危机,而且必至促危机的速发;并且即使他们告知罗马人,这出自党人口中的告密,罗马当然以很戒慎的态度接受它。固然,迦太基在西班牙的势力,其强大快速的逐步扩张令人不可思议,不能不引起罗马人的注意,唤醒他们的疑虑。实在开战以前的最后几年间,他们确曾欲限制这种扩张。约在528年即前226年,他们念念不忘其新起的希腊风,与西班牙东岸两个希腊或半希腊城市缔结联盟,一个是查辛都(Zacynthus)又名萨贡图姆(Saguntum,即莫维德罗[Murviedro],距瓦伦西亚[Valencia]不远),一个是安波利埃(Emporiae,即安普里亚斯[Ampurias]);他们以此事通知迦太基将军哈兹德鲁巴时,乘机也警告他莫拓地于埃布罗河以外,他允许照办。罗马人这种作为,目的不在防范他由陆路入侵意大利——任何条约也不能束缚冒险为此的将军——而意在见西班牙的迦太基人渐形可畏,欲以此限制他们的实力,又在既将埃布罗河至比利牛斯山的自由民社收归罗马保护,如遇有登陆作战于西班牙的必要,便可用这些民社为军事行动的基地。至于即将到来的对迦太基战争,元老院未尝不见其无可避免;对于西班牙发生的事件,他们所担忧的不便却不过是或将被迫派几个兵团前往,敌人的金钱和兵力将较无西班牙时略为充足;无论如何,他们毅然决定,如538年即前216年的作战计划所示而且诚然非如此不可,下次战事要起于非洲,终于非洲——这办法同时也可决定西班牙的命运。此外尚有其他的迟延理由,在最初几年的理由为迦太基应分期付赔款,此款一遇宣战,便将中断;以后的理由为哈米尔卡逝世,其友其敌俱因此而以为其计划将与他同归于尽。最后,在较晚几年,元老院确渐忧虑迟迟不战的失策,当时又有一个很易明了的志愿,要先铲除波河流域的高卢人,因为他们见灭亡将临,可料罗马一旦从事大战,他们必利用时机,再诱阿尔卑斯山外部落来意大利,再发动那仍为大患的凯尔特人的转徙。罗马人所以不取行动,不是扼于顾虑迦太基和约或现存条约,这是不言而喻的;再者,他们如果愿战,西班牙的争斗随时皆可作为现成的口实。由此看来,罗马的行为绝非不可索解;可是也有不可否认的,即罗马元老院处理此事的方法显示其眼光短浅、懈弛无力——在其同时处理高卢事件的方式上,这种缺点尤为情无可原的显著。罗马的政策恒以坚固不移、变诈多端和始终一贯见长,而不以伟大的构思或迅速的组织力卓著——在这种特性上,罗马的敌人自皮罗斯至米特拉达特梯(Mithradates)往往非她所能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