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汉尼拔战事——自坎尼之战至扎玛之战

汉尼拔战事——自坎尼之战至扎玛之战

发布时间:2020-03-13 00:05:5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汉尼拔远征意大利的目的在打破意大利同盟,三战以后,这目的只要能达到的均已达到。显然地,意大利的希腊民社和拉丁或拉丁化的民社既不因坎尼一战而动摇其忠节,可见他们不为威吓所屈,而只能为武力所服;甚至孤立于南意大利的小乡镇如布鲁提亚的佩台利亚等也奋勇拼命,保持其对腓尼基人的绝望防御,玛斯人即玛末丁人和拉丁人对他们将如何,可以此为明白的预示。汉尼拔如果想在这方面有更多的成就,甚至能率拉丁人反罗马,这种希望已成泡影。可是在其他方面,意大利同盟似乎也未造成汉尼拔所预期的结果。卡普亚即刻提出一个条件,规定汉尼拔不得有强迫坎帕尼亚公民当兵的权力;公民不忘皮罗斯在塔兰托的办法,他们痴想能同时退出罗马和腓尼基的统治。

汉尼拔战事——自坎尼之战至扎玛之战

       萨谟奈和卢凯里亚的境况已不复如往昔皮罗斯王想率萨贝利少年入罗马之时。不但成串的罗马堡垒处处切断此地的神经和筋肉,而且继续多年的罗马统治已使居民不习武事——他们仅出不多的队伍参加罗马军——已平息了他们的旧恨,且已处处赢得若干人为上国谋利益。诚然,在罗马似乎大势已去之后,他们与战胜罗马的人相联合,不过他们觉得问题不再是自由问题,这只是以一个腓尼基主人替换一个意大利主人,萨贝利各民社所以投入战胜者的怀抱,不是热心而是灰心的结果。在这种情形之下,意大利的战事不免懈弛。汉尼拔控制北抵佛尔突奴(Volturnus)河和加迦奴(Garganus)河的半岛南部,他不能像放弃凯尔特人之地那样放弃此等地方,他现在有须扼守的边界,若任其无所庇荫,必遭其害;而为据守已得的地方,以对付处处反抗他的堡垒和自北进攻的军队,同时又对中意大利再取攻势,他的兵力——不算意大利属国所出的兵,约四万人——十分不足。

  最重要的,他现在所遇的敌人与往日的截然不同。罗马人受了凶险经验的教训,采取一种较明慎的作战方略,只命宿将负统兵的责任,而且至少在必要时使他们统兵期间较为长久。这些将军既不仅立在山头旁观敌人的行动,也不无论何处一遇敌人辄行攻击,他们于不取行动和鲁莽从事之间保持真正的中道,他们驻扎在堡垒城下有壕堑的营里,他们只在胜可收功败可不灭的地方应战。这种新式战术的主脑便是马尔库斯·克劳狄乌斯·马尔凯卢斯。坎尼一战惨败以后,元老院和人民都不期然而然地注目于这位骁勇干练的军官,即刻委托他做实际的最高统帅。在西西里对哈米尔卡的苦战中,他受到训练;在最近对凯尔特人的战争中,他的领袖才能和个人的骁勇都有辉煌的事实可证。年龄虽已早过五十,他仍性如烈火与最年轻的兵士无异,仅在数年前他为将军时,曾斩敌军一个骑在马上的将军——罗马执政官能立这种功劳的以他为第一人,也仅有他一人。他把他的一生献给两个神祇,即荣誉神和勇敢神——在卡佩尼门(CapeneGate)替他们修建了两座壮丽的庙宇;救罗马于万分危急之中,其功虽不属于任何一人,而属于全体罗马公民,尤属于元老院,可是对于公众事业的贡献却没有一个人能多于马尔库斯·克劳狄乌斯·马尔凯卢斯的。

  汉尼拔已由战场转往坎帕尼亚。古今有一班愚人以为进攻敌国首都即可结束战争;汉尼拔却深知罗马,非愚人可比。固然,近代战争在战场上决定胜负,可是在古代攻城术远不及守城术发达的时候,战场上最完满的胜利因首都城垣的抵抗而归于无效的,不可胜数。迦太基的议会和公民与罗马的元老院和人民不可同日而语;雷古卢斯第一战役以后的迦太基较之坎尼一战以后的罗马,其危急的程度大至无限;然而迦太基人凭城固守,竟完全获胜。我们能有何种理由能望罗马现在将钥匙移交战胜者,甚或接受一个公平的和约?所以汉尼拔不为这种空洞的表示而牺牲切实重要的成功,也不浪费时间来攻那困在卡努西乌姆城内的两千罗马败兵,他乘罗马戍兵开入以前即刻前往卡普亚,意大利这第二大城于长期犹豫之后竟因汉尼拔的前进而与他联合。他大概希望据有卡普亚以后,便能夺得坎帕尼亚的一个港口;本国的反对党已因他的大胜而不得不给他增援,他希望可以在这港口把增援卸下船来。

  当罗马人闻知汉尼拔的行踪时,他们也离开阿普利亚,只把一个弱小部队留在那里,把其余的兵都集结在佛尔突奴河的右岸。马尔库斯·马尔凯卢斯率坎尼遇救的残部两兵团进至帖亚努姆·西底西努姆(TeanumSidicinum),当时可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