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罗马历史 > 罗马对亚细亚王安条克之战

罗马对亚细亚王安条克之战

发布时间:2020-03-13 00:16:4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亚细亚王国,自531年即前223年以来,塞琉古王朝始祖的玄孙安条克三世即头戴此朝的王冠。他与腓力同,也在十九岁即位,并且显出充分的勤奋和胆识,特别是在他早年东征的时候,以致足当宫廷口吻所称的“大”字,而无戏谑失礼之嫌。他已做到——可是多由于他敌人尤其是埃及王菲洛帕特的疏忽,而少由于他自己的能力——稍恢复这王国的完整,先把东方的米底(Media)和帕廷(Parthyene)两郡,而后把小亚细亚陶鲁斯山(Taurus)此方亚凯(Achaeus)所创的独立国又收归王室。叙利亚沿海的沦丧使他深感痛心,他想由埃及人手中夺回此地;在特拉西美涅湖之战那年,他的初次尝试在拉菲亚(Raphia)遇到菲洛帕特的迎头痛击,大败而归;这个人虽则是个懒人,他居埃及王位一日,安条克便一日力戒再与埃及争衡。可是菲洛帕特死后(549年即前205年),灭埃及的正当时机似乎已到;安条克抱着这个见解,与腓力结成协定,腓力攻打小亚细亚各城邑时,他猛扑科勒叙利亚(Coele-Syria)。当罗马人干涉此地之时,安条克一时似将与腓力同心协力地对付他们——这不但是盟约所规定,也是时局所要求。

timg (6).jpg

        可是安条克眼光不远,不即刻竭力拒绝罗马人对东方事务的任何干涉,却以为最善之道无过于利用罗马人征服腓力的机会(这是易于料到的)来取埃及,他昔曾愿与腓力共分埃及,现在他想把它独吞。罗马尽管与亚历山大城的朝廷和受它监护的国王关系密切,元老院却仅为它的名义“监护人”,而无意成为它的实际“监护人”,便断然决定除非万不得已,不关切亚细亚的事,把罗马的势力范围限制在赫尔克勒斯柱和赫勒斯滂以内,让亚细亚大王自由行动。征服埃及本部,言之易而行之实难,他大概没有为此的诚意,可是他想陆续征服埃及的国外属地,所以立刻进攻西利西亚以及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埃及属地。到了556年即前198年,他在约旦河源附近的巴宁(Panium)山,大破埃及将军斯科巴(Seopas)的兵,这一战不但使他完全占据那个地域,直抵埃及本部的边境,而且使幼主的埃及监护人非常惊恐,以致为预防安条克侵入埃及起见,他们委曲求和,并且使埃及王与安条克之女克利奥帕特拉(Cleopatra)订婚,以为和约的保证。既这样达到他的第一目的,他便于次年即奇诺斯法莱之战那年,率甲板船和轻舟各一百艘的舰队进至小亚细亚,要占领小亚细亚南岸和东岸那些原属于埃及的地方——这些地方当时实际在腓力之手,埃及政府可能已在和约里把它们割给安条克,并且把埃及一切的外国属地都舍给他——并且要把小亚细亚全部的希腊人都收复回来。同时,一支强大的叙利亚陆军在萨底斯(Sardes)集合。

  这种举动是对罗马人的间接反抗;罗马人自始即向腓力提出条件,要求他把戍兵撤离亚洲,让罗德岛人和波加蒙人安然无恙地保其领土,让各自由城市安然无恙地保其旧宪法;他们现在竟眼看着安条克代替腓力,把此等地方占领。如今阿塔鲁斯和罗德岛人见到安条克对他们的直接威胁正是几年前逼他们对腓力作战的威胁;他们既已把罗马人卷入新结束的战事,当然也想把罗马人牵连在这次战事之中。在555—556年即前199—前198年,阿塔鲁斯即已请求罗马的军事援助以抗安条克,因为阿塔鲁斯的军队从事罗马的战争时安条克曾占据他的领土。罗德岛较为强硬,557年即前197年春间,安条克的舰队出现于小亚细亚的海岸外,他们甚至对他声明说,这舰队若驶至喀里多尼亚群岛(Chelidonian,在利西亚[Lycian]海岸外)以外,他们将认为宣战;安条克不理这种恫吓,他们新接到奇诺斯法莱的战报,勇气倍增,即刻开战,竟能抗安条克,保全迦利亚最重要的城邑考奴(Caunus)、哈利卡纳苏斯和明都以及萨摩岛。半自由的城邑大半均归附了安条克,可是有几个尤其是士麦拿、亚历山大里亚·特罗亚(Alexandria Troas)和朗萨科等重要城市一听得腓力的败讯,便也奋勇抵抗叙利亚人;他们的急迫请求与罗德岛人的联合为一。

7634f36a9899eb1e0eaa7fd8891b6273.jpg

  不容置疑,只要他能做一决断而依以行事,安条克已立下决心,不但要使埃及在亚洲的属地归在他的帝国版图,而且要自行在欧洲开疆拓土,因此即使不求与罗马一战,至少要冒与罗马一战的危险。既然这样,罗马有一切理由应允他同盟的请求,直接干涉亚洲的事,不过他们显然不愿为此。他们不但在马其顿战事未了时迟疑不决,仅给阿塔鲁斯外交的保护(迄今为止这种保护证明起初有效),而且就是在得胜以后,他们固然口称那些曾在托勒密和腓力手中的城邑不应为安条克所占领,并且亚洲各城阿卑多斯、欧和密林那的自由也显见于罗马的文件,他们却毫不采取实行步骤,让安条克乘着马其顿撤退戍兵的良机,派他自己的军队去填防。就事实说,558年即前196年春季,安条克登陆于欧洲,侵入色雷斯的刻尔松尼斯,占领这里的塞斯图斯和马第都(Madytus),费很多时间来征讨色雷斯的蛮族和修复被毁的里西马乞亚,他已择定此城为其主要堡垒和新设的色雷斯郡的首府;罗马人竟至于对此加以容忍。弗拉米尼努斯受了委托来办理这些事务,诚然派使者往里西马乞亚见亚细亚王,使者谈到埃及领土的完整和一切希腊人的自由,可是毫无结果,亚细亚王在对答中谈到他的祖先塞琉古曾征服里西马库斯(Lysimachus)古国,他对于此地自有法定的权利;并且解释说,他不是夺取领土而仅是保持他世传领土的完整,至于他与属下小亚细亚各城的争执,他谢绝罗马人的居间调停。他又能正当地加上一句说,对埃及的和约业已缔结,因而罗马人没有施行干涉的口实。 (1) 因为谣传埃及的幼主已死,又由此起了登陆塞浦路斯或甚至亚历山大城的计划,安条克忽然回到亚细亚,所以会议中断,即未得到任何结论,更未产生任何结果。次年即559年即前195年,安条克率增强了的舰队和陆军回到里西马乞亚,从事于经营这个新郡,拟把他传给其子塞琉古。汉尼拔已被迫逃出迦太基,到以弗所来投奔他,这个流亡人所受非常尊荣的招待,实不啻对罗马宣战。然而在560年即前194年春季,弗拉米尼努斯却把罗马一切戍兵撤离希腊。在当时状况之下,即使这不是明知故犯的罪行,至少也是个很坏的荒谬举动;因为我们不禁以为弗拉米尼努斯的目的在把完全结束战事和解放希腊的光荣丝毫不减地带回本国,所以仅止于把叛变和战争未熄的余烬一时在表面上加以掩盖。罗马的政治家声明说,任何使希腊直接受罗马统治的企图,罗马人对于亚洲事的任何干涉,都是政治上的错误,这话也许不谬;可是希腊沸腾的反对党,亚细亚王的虚骄,罗马人不共戴天之仇已唤起西方的兵抗罗马的,如今驻在叙利亚的大本营——凡此种种都是希腊东方再动干戈的明兆,其目的当然至少是把希腊由罗马的附庸变为反罗马国家的附庸,这目的一旦达到,便将立刻扩大其行动的范围。罗马不但任此事发生,彰彰明甚。弗拉米尼努斯忽略了这一切确凿的战兆,撤退希腊戍兵,可是同时向亚细亚王提出要求,又无意用军队为要求的后盾,他未免言语太多而行动太少;他怀着虚荣心,要享以和平赠给罗马人、以自由赠给两大洲的希腊人的荣誉,只顾逞他个人的虚荣心,却忘了他那为将军、为公民的责任。

  安条克获得意外的喘息时间,便先用来巩固他在本国的地位和对邻国的关系,然后开战——敌人愈形延宕,他愈决心作战。现在(561年即前193年)他把先已订婚的幼女克利奥帕特拉嫁给埃及的幼主。据说他同时允归还那些夺自其婿的疆土,以后得到埃及方面的确认,不过似乎是无稽之谈;无论如何,土地仍实际为叙利亚国所有。 (2) 尤美尼斯(Eumenes)已于557年即前197年继其父阿塔鲁斯为波加蒙王,如果他放弃罗马的盟约,安条克自愿归还那些由他手里夺来的城邑,并且也嫁给他一个女儿。同样,他把一个女儿嫁给卡帕多奇亚王阿利亚拉底(Ariarathes),用馈赠牢笼加拉提亚人,同时用武力剿平那常常叛变的庇西底亚人(Pisidians)和其他小部落。他给拜占庭广大的特权;关于小亚细亚各城,他宣布准许罗德岛和乞契古一类的自由古城独立,其他各城仅须在形式上承认他的主权,他便满意;他甚至明白表示愿听罗德岛人的仲裁。在欧洲的希腊,他能安稳地倚赖埃托利亚人,他希望使腓力再动干戈。诚然,汉尼拔的计划得到安条克的赞成,依这计划,汉尼拔应由安条克领得船一百艘战舰队和由一万名步兵和一千名骑兵组成的陆军,用这个兵力先在迦太基引起第三次布匿战争,而后在意大利引起第二次汉尼拔战役;推罗的密使赴迦太基,在那里布置用武的准备。最后,西班牙的叛乱在汉尼拔离开迦太基时正在登峰造极,可望有良好的结果。

  反罗马的风波在广大区域中正在酝酿时,与此举有干系的希腊人虽最不关重要,他们却采取最重要的步骤,做极暴躁的行动,每次如此,这次也非例外。埃托利亚人愤怒骄横,渐自以为击败腓力的不是罗马人而是他们自己,甚至不能等待到安条克进入希腊之时。他们政策的一斑见于他们的都统回答弗拉米尼努斯的话:以后不久,弗拉米尼努斯要一份对罗马的宣战书,他答道:埃托利亚军扎营于台伯河畔时,他将亲递给他。埃托利亚人充叙利亚王的希腊代办,对双方行欺骗,对安条克表示一切希腊人都认他为真救星,伸开两臂等候迎接他,对希腊那些愿听其言的人说安条克的登陆将较实际为早。如是,他们竟做到诱使愚顽的纳比斯破坏和平,在562年即前192年春间弗拉米尼努斯去后两年时再在希腊燃起战争的火焰;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失去了目标。拉科尼亚的吉庭(Gythium)是依上次条约归并到阿喀亚同盟的一个自由市,纳比斯把它攻陷;可是阿喀亚久历戎行的都统菲洛波门在巴博斯替尼(Barbosthenian)山中把他击败,这位暴君仅带原有部下的四分之一回到首都,菲洛波门把他困在城内。因为这种开端不足以使安条克来欧洲,埃托利亚人决定自取斯巴达、喀尔基斯和德摩特利亚斯,以取得这些城市来劝亚细亚王上船。首先,他们想用个计策成为斯巴达的主人,使埃托利亚人阿勒札美奴(Alexamenus)率一千人诈称依盟约带兵来助战,而后乘机铲除纳比斯,占据此城。这计策见于实行,纳比斯在阅兵时被杀,可是埃托利亚人四散劫掠此城时,拉西第孟人却有了集合的时间,把他们杀得一个不剩。然后斯巴达受菲洛波门的劝诱,加入阿喀亚同盟。如是,埃托利亚人这个妙计不但当然失败,而且得到恰好相反的结果,使反对党几乎统一伯罗奔尼撒全部于其掌握。在喀尔基斯,他们也没有较佳的结果,因为优卑亚的埃勒特里亚(Eretria)和迦利斯都(Carystus)的公民亲罗马,喀尔基斯的罗马党召他们及时来援,以抗埃托利亚人和喀尔基斯的亡命徒。反之,德摩特利亚斯的占领却告成功,因为此城原被分给马格内西亚人,他们不无理由地恐怕罗马人已把此城许给腓力,以为其助抗安条克的报酬;并且反罗马党首领犹利洛库(Eurylochus)被召回国,埃托利亚几队骑兵以保护他为借口,设法潜入此城。如是,马格内西亚人半出于自动,半由于强迫,投归埃托利亚方面,埃托利亚自急于使塞琉古王朝受此事的影响。

  安条克立下决心。他尽管用外交上遣使的计策力求拖延对罗马的破裂,这破裂已不能再免。弗拉米尼努斯在元老院里仍对东方事务有决定的发言权,早在561年即前193年春间,他已向安条克的使者梅尼普(Menippus)和海吉西那斯(Hegesianax)表明罗马的最后条件,即安条克或退出欧洲而随意支配亚洲,或则保留色雷斯而任罗马保护士麦拿、朗萨古和亚历山大里亚·特罗亚。以弗所是此王在小亚细亚的主要堡垒和总部,到了562年即前192年春间,安条克又与元老院的使者普布利乌斯·苏尔皮奇乌斯(Publius Sulpicius)和普布利乌斯·维利乌斯(Publius Villius)讨论这种要求;他们分手时,双方均深信和平解决已不复可能。自此以后,罗马也决定开战。就在562年即前192年的夏季,奥卢斯·阿提利马斯·塞拉努斯(Aulus Atilius Serranus)率罗马战舰三十艘的舰队载着三千名士兵出现于吉庭的海外,他们的来到加速了阿喀亚人与斯巴达人的缔结条约;西西里和意大利的东海岸都派有重兵戍守,以便对任何登陆的企图有备无患;一支陆军可望于秋季到希腊。562年即前192年春间,弗拉米尼努斯已奉元老院的指示赴希腊,为的是抵制反对党的阴谋,尽量消弭那非其时而由此撤兵的恶果。埃托利亚人已做到在公会里对罗马正式宣战的地步。可是弗拉米尼努斯使五百名阿喀亚人和五百名波加蒙人进入喀尔基斯戍守,竟能为罗马人保存这个城市。他也想恢复德摩特里斯,马格内西亚人起了动摇。虽然小亚细亚几个城邑是安条克想在开战前征服的,现在仍固守不屈,可是除非他愿使罗马人恢复其两年前撤退希腊戍兵时所抛弃的利益,他的登陆不能再迟。他收集船只和现兵——他仅有甲板船四十艘和步兵一万人,再加骑兵五百人、战象六匹——便由色雷斯的刻尔松尼斯出发赴希腊,在562年即前192年秋季登陆于帕伽赛(Pagasaean)湾的普台琉(Pteleum),即刻占领那与之毗连的德摩特利亚斯。约在同时,罗马副执政官马尔库斯·巴比乌斯(Marcus Baebius)率罗马军约二万五千人登陆于阿波罗尼亚。于是双方开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罗马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