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秦晋崤山之战

秦晋崤山之战

发布时间:2020-03-15 01:00:2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周襄王二十五年(前627)秦越晋境偷袭郑国,回军途中经靖山被晋伏兵围歼,全军覆没。

秦晋崤山之战

  城濮之战后,秦晋关系逐渐恶化。前630年,秦晋两国以郑国亲楚为借口出兵攻郑。郑派大夫烛之武夜至秦营会见秦穆公说:秦晋联合攻郑,灭.亡郑后,得到好处的是晋,而非秦。郑离晋近,离秦曷。秦助晋灭郑是帮助晋国强大。晋强大,对秦是很大威胁.晋今天图郑,明天就会攻秦等等。这一番话打动了秦穆公。烛之武还答应郑愿做秦人员往来的接待站,这对秦有利无害。秦穆公听了,下令单独撤军,与郑结盟,并派秦国的三个将领杞子、逢孙、杨孙留下,帮助郑国守城。晋文公见秦兵撤走,也随之撤兵而去。

  前628年,晋文公病逝。恰在此时,秦穆公得到郑国守北门的人送来的情报,说如秦军袭郑,他们开门接应,郑国拱手可得。秦穆公为利所动,就同大臣蹇叔商量出兵,不料遭反对。蹇叔认为:出动大军偷袭远方国家,没听说过。军队长途跋涉,会因劳累丧失战斗力,行军千里难保密,郑国会有准备,所以偷袭不可取。秦穆公听不进反对意见,就任命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人为将,带兵车三百乘偷袭郑国。

  大军出发时,蹇叔哭着说:我能见你们出去,看不到你们回来。穆公派人对他说:你知道什么,你要是早死了,你坟墓上的树木已经成材了。蹇叔又对孟明视说:晋人必在崎山设兵攻击你们,……我将去那里收拾你们的尸骨。秦军急驰东进,经周都洛邑北门时,武士跳下车,摘掉头盔,表示向周天子致敬,不等车停下,又跃上战车而去。王孙满见此情景对周襄王说:秦军轻浮无礼,必然失败。秦军途经滑国时,遇见了郑国商人弦高。弦高得知秦国要偷袭郑,就冒充郑国的使臣,对秦军将领说:听说贵国来讨伐郑国,郑国国君已做好防御的准备,特派我献上12条牛犒赏贵军的将士。同时,弦高又派人报告郑国国君,让做好准备。秦国将领感到郑国已有准备,去也无济于事,就灭掉滑国回军西归。

  公元前628年,秦穆公派出了当时秦国最出色的三位将领: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准备与驻守在郑国北门的秦军守将来个里应外合,给郑国一个突然袭击,一举拿下郑国。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次年二月,就在秦军即将接近郑国的时候,突然半路冒出来个牛贩子(也就是我们的弦高兄弟)。孟明视等人愣是被这个牛贩子用十二头牛以及他那出色忽悠才能给蒙骗,最终打消了攻打郑国的计划,转而顺手牵羊地灭掉了附近的一个小国——滑国。

秦晋崤山之战

  咱们再来回头看看当时的周边局势:当秦军从本国出发的时候,自己东边的老邻国——晋国,他们国家的国君——晋文公刚刚去世。而且,按照当时的周王朝的礼制,当一国国君去世之后,其他诸侯国都要派人前去吊唁。到了那儿,就是不哭上几嗓子,哀悼一下也还是可以的。

  但是,不知道秦穆公是忘记了还是不打算派人去,总之,秦国是没有为之而派出相应的使节。

  好吧,不来也罢,你们是西戎,是没有开化的民族(时人都这么认为),不知礼节,我们也不跟你们计较。

  但是很快,秦国人的另一个举动彻底激怒了晋国人——那就是秦军灭亡了滑国。

  滑国,姬姓,与晋国的先人同宗,是当时晋国的附属国。所谓附属国,就是附属于大国之下的小国,大国代替周王朝向其收取贡品,而且小国还要听从大国的调遣。大国则负责保护自己附属国的安全。因此,此时的滑国如同晋国的小兄弟一般,一切都得靠晋国这位大哥罩着。

  你秦国倒好,不来悼念我们死去的国君也就罢啦,反倒还灭了我的兄弟,真是欺人太甚,太不把我们晋国放在眼里啦!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还在守丧期的晋国新君——晋襄公,开始调动全国的部队,部署对秦军的围攻行动。他发誓,这次一定要给秦国一点颜色看看,狠狠的教训其一番。

  为了保证此次军事行动万无一失,晋国找来了当时另外一个附属于它的小国、擅长山地战的少数民族部落——姜戎。

  当年四月,晋军和姜戎在秦军回国的必经之路——殽山,进行了精心的埋伏。

  要是你没听说过殽山没有关系,那你一定听说过函谷关。此处就与函谷关紧连,著名的“崤函之固”说的就是这里。此处群山环绕,到处都是悬崖峭壁,是一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当秦军大部队路经此地,所有人员都毫无防备之时,晋军和姜戎对他们发起了突然袭击。

  秦军在刚遇到袭击的时候,主帅孟明视就拼命地带人往前冲,以期突出重围。因为只要过了殽山,秦国的地界就在眼前,也就有了希望。

  但是,现实很残酷地告诉他,前方狭隘的道路上堆满了山石树木,大队人马和辎重车队根本就过不去。

  既然前方过不去,那就后撤。撤出去之后,再绕道其他地方回国。

  但是很快,他又得到了另外一个要命的消息,而这个消息也彻底击垮了他——后面的道路和前方一样,也被巨大的山石给挡住了,一时半会根本就搬移不开。

  孟明视顿时便傻眼了,他马上明白过来——自己被人给打了埋伏了。啥也别说了,也别管前后左右了,只要能杀出一条血路逃走就可以了。

  面对混乱的秦军,埋伏在山上的晋军高兴了。好了,现在前、后的道路都被我们切断啦,我们已经把他们围起来了。那还等什么,大家都狠狠地冲杀吧!

  在这狭隘的山路上,所有的秦军都被晋军给包了饺子,一侧是百米高的高山,一侧是几百米深的悬崖,两头被堵死。这种上下不得、前后不通的地形,宛如一口活生生的大棺材。

  前后被堵,想要爬山而逃的士兵,都被姜戎的士兵像砍萝卜一样给砍了。爬山爬不上去,跳悬崖根本就是寻死,秦军被彻底的逼上了绝路。

  逃不掉,撤不走,又冲杀不出去,秦军顿时迷失了心智,所有人都乱成了一锅粥,陷入了彻底的绝望中。

  山上,晋军众将士万箭齐发,密集的箭雨射向了狭窄山路上的秦军。山下,秦军哭喊声、叫骂声混成一片。

  半天时间过去了,最终,除了三位最高统帅被俘之外,秦军全军覆没。

  秦穆公精明一生,反在此等简单的问题上一意孤行,最终把秦军葬送到了荒山野岭之中,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晋文公刚逝世,秦军袭郑灭滑,来回通过晋境也不借道,十分无礼。晋国君臣都很气愤,决心给秦一个打击。晋文公还未安葬,其子晋襄公身穿黑色丧服亲临战场,联合姜戎在崎山设伏。周襄王二十五年(前627)四月,秦军灭滑后经靖山回秦,晋和姜戎联军向秦军发起攻击,全歼秦军,活捉孟明视等三位将领。三位将领押回后,晋襄公嫡母文嬴(即穆公女怀嬴)称穆公对此三人恨之入骨,放回秦国,让穆公处死他们。晋襄公听文嬴之言,放三将回秦。中军元帅先轸听此消息,气冲冲地对襄公说:这是葬送胜利果实而助长敌人,看来晋国离灭亡不远了,并激动得不顾君臣关系而吐唾沫。襄公立即醒悟,马上派阳处父追回三人,追至黄河岸边,三人已经下船而去。阳处父把自己驾车的一匹马解下,声称奉晋襄公之命向孟明视赠马,以引诱他们上岸。孟明视在船上行礼回答:贵国国君不以我们的血去涂战鼓,让回去请死,如果回去被杀,死后也当感激贵君,如果因贵君之恩惠得免于死,三年后当来拜谢贵君。秦穆公听说三将回来了,身穿素服亲自到郊外迎接,并说,都是我不听蹇叔的忠告,使你们蒙受了耻辱。并恢复三人地位,以图报复。过了三年,前625年,孟明视果然率军伐晋,这时先轸之子先且居为晋国的中军元帅,晋襄公也亲自率军迎战。两军在彭衙(陕西白水县境)相战。晋国军队士气高昂,战斗紧张时,晋将狼暉率军冲进秦阵,大军随后掩杀,秦军又一次大败。第二次战争失败后,秦穆公仍然重用孟明视,整顿内政,施惠于民,训练军队。赵衰说:秦军再来,我们应当回避,秦虽两次失败却更加发愤图强,这是不可阻挡的。第二年夏天,孟明视又率军攻晋,秦军渡过黄河后,下令烧掉所有战船,以激励将士报仇雪耻。秦军一举攻克王官(山西闻喜县西)和郊(山西运城县)两个地方。晋军坚守不出,避其锋锐。秦穆公下令军队从茅津渡(山西平陵县西南)过黄河,掩埋崎山谷中秦军的尸骨,全军哭祭三天,然后班师回国。秦晋靖之战至此方告结束。


  秦晋崤之战《左传》

  原文: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民。”穆公访诸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肴。肴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

  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胃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

  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闲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

  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秦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故,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绖,梁弘御戎,莱驹为右。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肴,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

  文嬴请三帅,曰:“彼实构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君何辱讨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仇,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秦伯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译文】

  杞子从郑国派人向秦国报告说:“郑国人让我掌管他们国都北门的钥匙,如果偷偷派兵来袭击,郑国就可以得到了。”秦穆公为这事征求蹇叔的意见。蹇叔说:“兴师动众去袭击远方(的国家),不是我所听说过的。军队劳累不堪,力量消耗尽了,远方的君主防备着我们。恐怕不可以吧?(我们)军队的行动,郑国一定会知道,劳师动众而无所得,士兵们必然产生怨恨之心。况且行军千里,谁会不知道呢?”秦穆公谢绝(蹇叔的劝告)。召集孟明、西乞、白乙,派他们带兵从东门外出发。蹇叔为这事哭着说:“孟子,我今天看着军队出征,却看不到他们回来啊!”秦穆公(听了)派人对他说:“你知道什么!(假如你只)活七十岁,你坟上的树早就长得有合抱粗了!”蹇叔的独子加入这次出征的军队,(蹇叔)哭着送他说:“晋国人必然在肴山设伏兵截击我们的军队。肴有南北两座山:南面一座是夏朝国君皋的墓地;北面一座山是周文王避过风雨的地方。(你)一定会死在这两座山之间的峡谷中,我准备到那里去收你的尸骨!”秦国的军队于是向东进发了。

  (鲁僖公)三十三年春天,秦军经过周都城的北门。(兵车上)左右两边的战士都脱下战盔,下车(致敬),接着有三百辆兵车的战士跳跃着登上战车。王孙满这时还小,看到这种情形,向周王说:“秦国的军队轻狂而不讲礼貌,一定会失败。轻狂就少谋略,没礼貌就纪律不严。进入险境而纪律不严,又缺少谋略,能不失败吗?”经过滑国的时候,郑国商人弦高将要到周都城去做买卖,在这里遇到秦军。(弦高)先送上四张熟牛皮,再送十二头牛慰劳秦军,说:“敝国国君听说你们将要行军经过敝国,冒昧地来慰劳您的部下。敝国不富裕,(但)您的部下要久住,住一天就供给一天的食粮;要走,就准备好那一夜的保卫工作。”并且派人立即去郑国报信。

  郑穆公派人到宾馆察看,(原来杞子及其部下)已经捆好了行装,磨快了兵器,喂饱了马匹(准备好做秦军的内应)。(郑穆公)派皇武子去致辞,说:“你们在敝国居住的时间很长了,只是敝国吃的东西快完了。你们也该要走了吧。郑国有兽园,秦国也有兽园,你们回到本国的兽园中去猎取麋鹿,让敝国得到安宁,怎么样?”(于是)杞子逃到刘国、逢孙、扬孙逃到宋国。孟明说:“郑国有准备了,不能指望什么了。进攻不能取胜,包围又没有后援的军队,我们还是回去吧!”(于是)灭掉滑国就回秦国去了。

  晋国的原轸说:“秦国违背蹇叔的意见,因为贪得无厌而使老百姓劳苦不堪,(这是)上天送给我们的好机会。送上门的好机会不能放弃,敌人不能轻易放过。放走了敌人,就会产生后患,违背了天意,就会不吉利。一定要讨伐秦军!”栾枝说:“没有报答秦国的恩惠而去攻打它的军队,难道(心目中)还有已死的国君吗?”先轸说:“秦国不为我们的新丧举哀,却讨伐我们的同姓之国,秦国就是无礼,我们还报什么恩呢?我听说过:‘一旦放走了敌人,会给后世几代人留下祸患’。为后世子孙考虑,可说是为了已死的国君吧!”于是发布命令,立即调动姜戎的军队。晋襄公把白色的孝服染成黑色,梁弘为他驾御兵车,莱驹担任车右武士。这一年夏季四月十三日这一天,(晋军)在肴山打败了秦军,俘虏了秦军三帅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而回。于是就穿着黑衣服给晋文公送葬,晋国从此以黑衣服为丧服。

  秦穆公穿着白色的衣服在郊外等候,对着被释放回来的将士哭着说:“我违背了蹇叔的劝告,让你们受了委屈,这是我的罪过。”没有废弃孟明,(秦穆公)说:“这是我的错误,大夫有什么罪呵!况且我不会因为一次过失而抹杀他的大功劳。”

  (晋文公的夫人)文嬴向晋襄公请求把秦国的三个将帅放回去,说:“他们的确是离间了我们秦晋两国国君的关系。秦穆公如果得到这三个人,就是吃了他们的肉都不解恨,何劳您去惩罚他们呢?让他们回到秦国去受刑,以满足秦穆公的心愿,怎么样?”晋襄公答应了她。先轸朝见襄公,问起秦国的囚徒哪里去了。襄公说:“夫人为这事情请求我,我把他们放了。”先轸愤怒地说:“战士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们从战场上抓回来,妇人几句谎话就把他们放走,毁了自己的战果而助长了敌人的气焰,亡国没有几天了!”不回头就(对着襄公)吐了口唾沫。晋襄公派阳处父去追孟明等人,追到河边,(孟明等人)已登舟离岸了。阳处父解下车左边的骖马,(假托)晋襄公的名义赠给孟明。孟明(在船上)叩头说:“贵国国君宽宏大量,不把我们这些俘虏的血涂抹战鼓,让我们回到秦国去受死刑,如果国君把我们杀死,死了也不会忘记(这次的失败)。如果尊从晋君的好意赦免了我们,三年后将要来拜谢晋军的恩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