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齐晋鞍之战的战争经过及结局

齐晋鞍之战的战争经过及结局

发布时间:2020-03-15 01:32:5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周定王十八年(前589),齐晋两国在鞍(山东济南)大战.齐军大败。

  春秋中期,各国矛盾错综复杂。晋、楚争霸,齐、鲁两国一般是站在晋国一边。但是,齐国较强大,又常与晋国对立,侵欺比较弱小的鲁国。鲁国则靠晋国支持对付齐国。前589年春,齐国攻打鲁国龙邑(山东泰安西南),宠臣卢蒲在攻城时被鲁擒杀。为此,齐顷公亲自率军进攻龙城,经三天激战,终于攻破,又进军攻打巢丘(山东泰安境)。在此同时,齐军又进攻卫国,大败卫军,卫国领兵将领孙桓子几乎被俘。孙桓子丧师辱国,没回国都,就到晋国去求救兵。这时,鲁国也派臧宣叔到晋国求救兵。两人都找到晋国的执政者郤克。郤克三年前即前592年曾出使齐国,因自己是跛子,受了侮辱,早想统兵伐齐雪耻。现在鲁、卫两国派人来求救兵,晋景公不能允许齐国肆无忌惮地进攻自己的盟国,于是派郤克为中军元帅,带兵车八百乘,会同鲁、卫两国军队攻齐。

timg (5).jpg

  

  公元前597年,爆发了晋楚邲之战,晋国战败,退守本国。楚庄王饮马黄河,定鼎中原,继齐桓、晋文之后,终成一代霸主。

  然而,邲水之败并未让晋国一蹶不振,晋景公吸取当年楚成王城濮之战后赐死令尹程得臣的教训,令中军元帅荀林父戴罪立功,同时又清除与邲水之败有直接关系,且危及国政稳定的先氏一族。荀林父果不负众望,在公元前594年攻灭赤狄潞氏,晋国声威为之一振。随后荀林父去世,士会继任晋国中军元帅和执政大夫之职,而国君晋景公亦欲进趋,光复文公霸业。当时之势,小国唯楚国马首是瞻,西邻秦国更是乘晋国虚弱反扑,以图窥伺中原,却为令狐文子魏颗所败。昔日霸主齐国也是蠢蠢欲动,齐顷公即位不久,又年轻气盛,亦有图霸之意。

u=2352309411,4192037192&fm=26&gp=0.jpg


  对于徐图再起的晋国而言,齐国始终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公元前592年,中军佐卻克经鲁国出使齐国,齐顷公接见卻克,发现其有跛脚之疾,脑子一热生出一计,欲取悦其母萧同叔子。次日卻克入宫觐见齐顷公,齐人为其按排的引导者也有跛足之疾,并与卻克同足。起初卻克并未在意,且有同病相怜之心,然而当他与侍者一前一后,一瘸一拐进入大殿,一侧的帷幕后立时传出阵阵妇人哄笑之声,卻克方知为齐人愚弄,怒发冲冠,誓雪此辱。没错,这都是齐顷公不听大臣国佐劝谏,任性所为,帷幕内正是其母萧同叔子及侍女。唐朝中期,挽狂澜于既倒的冯阳王郭子仪郭令公明显要比齐顷公通达人情,晚年时郭令公终日裙钗环绕,甚是逍遥自在。一日,卢杞来访,郭令公先是屏退身边一众红粉,才独自接见这位日后权倾朝野的“巨奸”。事后众女问其原故,老令公方道出实情:“卢杞貌丑而心胸偏狭,有怨必报。你们女儿家不通世事,见其形貌必然哄堂大笑。它日卢杞一旦手握权柄,我郭氏一门可就危险了。”

  卻克回国即向晋景公请兵伐齐,晋景公权衡之下回绝了卻克。对此年势已高的中军元帅士会却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不免生出顺水推舟之意。士会在向晋景公请辞告老之前,对儿子士燮交代道:“人在大喜大怒的情形下,行为往往会悖乎常规。现在卻克恨齐国入骨,若阻止他雪耻,势必酿成晋国内乱;倒不如顺其心意,令其释怒于外,或可有利于晋国。”自此,卻克继任中军元帅,执掌晋国国政。公无前591年,楚庄王逝世,年仅十岁的羋审继位,是为楚共王。

  公元前589年,齐人闻报鲁国同晋国联合,欲攻打齐国,齐顷公先下手为强,命人联络楚国为外援,起兵攻打鲁国。齐顷公宠臣卢蒲就魁轻率冒进,被鲁国龙人所俘,齐顷公向龙人喊话:“放了卢蒲就魁,他愿意和龙人盟誓,即刻引兵离开龙地。”不想龙人对此充耳不闻,杀了卢蒲就魁,并将尸体绑在城上示众。齐顷公大怒,下令攻城,龙人寡不敌众,坚守三日,城破,齐军继续南进。

u=2518173052,3274697353&fm=26&gp=0.jpg

  卫国作为鲁国盟友,有义务互相援救危难。卫国正卿孙良夫率兵攻入齐国境内,以此来迫使齐国从鲁国撤军。齐顷公闻报卫军有异动,迅速回师迎击卫军。齐军来势迅猛,正好与卫军撞个满怀,孙良夫下令迎战,麾下将领石稷出来劝谏道:“既然鲁难以解,我军应撤回本境,静观其变。”孙良夫不听,说:“我等奉命伐齐,今见齐军,不战而回,有何颜面向国君复命?如果知道要失败,就不应出兵,现在齐军近在眼前,不如一战。”卫军果一触即溃,面对齐军追击,卫军几无招架之力,主将孙良夫更是有意退守国都。将军石稷再次挺身而出道:“现在败局已定,将军您毫发未损,而卫军几乎丧失殆尽,不知将军您拿什么向国君复命?”孙良夫闻言沉默不语,在座诸将亦不发一言。石稷又言:“将军您是卫国执政,又是三军主帅,若您死于战场,乃我卫国之耻。请将军与众人撤退,我石稷愿为全军殿后,阻敌于此。”孙良夫遂与诸将收拾残兵继续后撤,只留下石稷阻击齐军。石稷亦非有勇无谋之辈,他告诉手下将士:“大家尽管放心,国君已经派出大量车骑驰援此处。”齐军也闻得此信,为防卫人伏击,暂且停止了攻击。不久,卫固果有援军赶到,这也给了孙良夫喘息之机,为挽回颜面和威信,他亲自前往晋国求援。

        晋军分上、中、下三军,韩厥为司马,岀兵救鲁、卫。鲁国派臧宣叔做晋军的向导,又令季文子率鲁军与晋军会合。军队行至卫地,韩厥要斩杀违反军纪的人,这次用刑有些不当,郤克急忙赶来阻止,来到时,人已被斩。郤克没有责难韩厥,而是与他一起分担了责任,维护了晋军的内部团结,顾全了大局。齐军战胜卫军后,返齐,晋军跟踪而来,前589年6月,晋与鲁、卫军到达靡笄(山东济南市千佛山)。齐君向晋军约战说:你们率军光临敝邑,我军虽不强,也请明早一见高下。晋军接待的官员回答说:晋与鲁、卫是姬姓的兄弟之邦,贵国常进攻他们的城邑,我们国君不忍见此,所以派我们来。我们受命而来,只能进,不能退,既然约明日一战,我们不能让您的愿望落空。在约定时间,双方大军列阵于鞍,齐顷公战前夸口说:

  我要先消灭了晋军再吃早饭。战争开始,晋军元帅郤克被箭射中,血流到脚上,仍击鼓向前。他对驾车的张侯说:我病了,不能再坚持了。张侯说:战争一开始,我的手和肘都被箭射中,我把箭折断继续驾车,左边的车轮都被血染红了,怎么敢说病呢?你还是忍着吧。卫士郑丘缓说:交战开始,有危险的路,我都下去推车,你知道吗?张侯又说:军队的耳目,就是我们的旗帜和鼓声,进攻和退却都靠它指挥,怎么能以病败坏国家的大事呢?穿上甲胄,拿起武器,就得准备死,受伤而没有死,你就得勉励自己坚持到底。听了这些话,郤克精神振奋,张侯左手驾车,右手拿起鼓槌帮助击鼓,晋军跟着冲锋。齐军大败,晋军紧追,绕着华不注山跑了三圈。韩厥尾随齐顷公车紧追,齐君车的卫士逢丑父与他交换了位置,车子被树木挂住不能向前,被韩厥赶上。伪装成齐君的卫士逢丑父让齐君?下车取泉水,齐君才趁机逃脱。晋军追赶齐军,一直追到丘舆(山东益都)。

  齐君被迫求和,给晋送去灭纪国时所得的铜船、玉磬和土地。晋不同意,提出要把曾侮辱嘲笑郁克的齐顷公母萧夫人做人质和把齐国的田垄改为东西向作为讲和的条件。田垄东西向是为方便晋兵车伐齐。

  齐对晋条件一一反驳,表示如晋坚持这些条件,齐只好决一死战。鲁、卫两国也从中说和,晋方才同意放弃苛刻条件讲和。齐归还侵占的鲁、卫两国的土地,晋则得到齐国送的大量财物。

  到达晋国的孙良夫遇到了同来求援的鲁国大夫臧孙许,两人先一道谒见了卻克,说明来意。卻克随即陪同二人入朝,觐见晋景公,景公见时机已到,同意卻克出师伐齐。晋国以卻克为中军元帅,士燮为上军佐,栾书为下军将,韩厥为司马,出兵八百乘,会合鲁、卫、曹三国,向齐国进兵。大军行至卫国境内,司马韩厥依照军法要处死一名将官,卻克闻讯,派使者火速持书到法场救人,不想使者还是来迟一步。卻克得知所救将官已人头落地,赶忙又派出使者一人,令将将官尸首传示三军,以明军纪。卻克这一次机智应变,被后世称作“卻克分谤”。卻克显然是吸取了邲水之败中将帅不和导致军队涣散的教训,救人不成的情况下,转而支持韩厥,令行禁止,三军用命。

  大军压境,为防止联军进入齐国境内造成百姓恐慌,齐顷公大阅车徒,选取精兵五百乘,星夜兼程,决定御敌于国门之外。三日后,齐军抵达鞍地扎营,又闻联军已屯于靡笄山下,齐顷公遂命人向联军下战书。书曰:将军帅数国之师来到鄙国,现有老弱残军一支,愿与将军明日一会。

  卻克览毕,亦复书一封:齐侯安好!鲁、卫与晋情同手足,然贵国恃强凌弱,朝夕侵袭鲁、卫,两国不堪,求援于寡君。寡君宽厚仁爱,于心不忍,特命我等前来为鲁、卫向您请求,临行之时,寡君特意交代我等,不要在贵国境内驻军过久。

  大战前夜,司马韩厥做得一梦,梦中其父告诉他避开左右。韩厥虽心下狐疑,但却牢记于心。

  次日凌晨,齐顷公传令三军:全军一鼓作气,歼灭敌人再吃早餐。然后以逢丑父为车右,邴夏为车御,驰出辕门,径往联军阵中冲来。卻克以谢张为车御,郑丘缓为车右,坐阵中军迎战齐军。齐顷公初出牛犊,.卻克沉稳老辣,战况分外惨烈。齐顷公冲杀之处,亦是齐军弓箭所向之地,下有齐军车乘横冲直撞,上有齐军箭矢密如飞蝗。卻克在车上擂鼓指挥三军冲杀之中,肋下中箭,鲜血直流,整个脚面都被染红。“大事不妙,”卻克忍痛,边擂鼓边向身边的谢张、郑丘缓道,“我肋下中箭,怕是坚持不住了。”

  “元帅何出此言?”谢张愤然大喝道,“开战伊始,我的手腕和手肘就被流矢贯穿,我尚且折断箭竿继续驾车,现在鲜血已经染红了车轮,还请元帅忍耐,继续擂鼓,指挥三军。”

  “元帅确实伤势严重,”一边的郑丘缓忙向谢张解释,“前边战车陷于坑坎,我下地推车,元帅都不知道!”

  “元帅所在,即三军之耳目,不仅关系全军进退,亦关乎此战成败,岂能因伤重而败坏国君的大事呢?”谢张继续慷慨陈辞,“披甲执锐当报必死决心,一息尚存,就当奋勇向前,还请元帅振作精神。”说毕,谢张一手挽辔驾车,一手持棰助卻克击鼓。

  驷马闻车上鼓声大振,各个四蹄翻腾径往战阵中心飞奔去。联军将士先是听到鼓声甴弱转强,继而又见主帅车驾冲入敌阵,以为中军告捷,顿时受到鼓舞,各个奋勇争先。彼勇我怯,战场形势急转直下,齐人一鼓不成,士气遂衰,面对联军的逆势反扑,倾刻间全线溃退。

  联军气势如虹,追击齐军绕华不注山足足三圈。晋军司马韩厥更是紧盯齐顷公战车不放,齐顷公车御邴夏在多次回看追兵的过程中,判定韩厥是位君子,即向齐顷公报告:“主公,依我判断后面那辆车的车御是位君子,不妨射他一箭。”

  齐顷公回看了一眼韩厥,对邴夏道:“明知他是君子还射,不礼不义,不如射其左右。”话未毕,齐顷公张弓搭箭,连发两矢。

  韩厥车中先是车左中箭坠车,接着车右又中齐顷公第二箭,毙命车中。韩厥此时方觉昨夜之梦所指,心下不仅暗暗称奇。恰在此时,路边跑出丧失战车的晋国大夫綦毋张向他招手呼喊,韩厥示意让他上车。綦毋张跳上车便站到车左位置,韩厥赶忙用手肘制止。綦毋张以为韩厥要他充当车右,便立刻转向车右位置。韩厥见状,怕其中箭,忙将车御之位让于綦毋张,自己俯身搬抬车中尸体。而就在此时,前面车中的逢丑父为防止国君被俘,赶紧和齐顷公互换了位置及佩饰。

  战车行至华泉,齐顷公骖马马具缠佳径旁伸出的树枝,战车随即无法前行。车御邴夏早已下车寻求援军,逢丑父则因在战前休息时,胳膊不慎被蛇咬伤,此时也无能为力,君臣二人只能坐等韩厥到来。

  韩厥至近前果将逢丑父误认作了齐顷公,他先向逄丑父献上酒杯玉壁,行觐见国君之礼;接着取下腰间马缰绳,对逢丑父又施一礼,道:“寡君派我等为鲁、卫两国向您请求,寡君还要求我等不要让军队进入贵国国境。下臣不幸和您狭路相逢无所避让,又担心避让不仅会令寡君受辱,亦会令您蒙羞。下臣虽无能,但暂代此职,职责在身,望请您包涵。”

  逢丑父听毕,演戏演全套,向身边的齐顷公大手一挥,“寡人口渴,为寡人取水。”

  齐顷公解其意,抬头望向韩厥。韩厥也未多想,放齐顷公为逢丑父取水。齐顷公就此逃出升天,还在附近碰到四处寻他的卫队。

  这边韩厥为防不测,也不再久等,驾起齐顷的车驾,载着逢丑父就往中军大帐献捷。卻克从信使口中闻报韩厥擒获齐侯,禁不住拊手称快。等韩厥押解俘虏进入大帐,卻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当年受辱,今日又受骗,卻克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呵令左右,将逢丑父推出斩首。

  逢丑父昂然行出大帐,仰天大笑道:“从古至今,代君受难者唯此一人,不想今日确要身首异处,可惜啊!”

  卻克闻言,长叹一声,道:“此人为免除国君祸难而不惧一死,杀之不祥,不如赦免他,以勉励侍奉国君的人吧!”

  齐顷公乘其副车,带领卫队返回华泉,韩厥、逢丑父已不见踪影。他寻思韩厥应该未行多远,长剑一指,率车驾从人直冲战圈而去,定要救回逢丑父方休。被联军分割围困的齐军见国君去而复返,士气为之一振,纷纷靠拢而来。齐顷公一马当先,率领残军驰入联军腹地三进三出,虽未见逢丑父身影,但也将战败齐军收拢大半。齐顷公原想再冲一阵,奈何麾下将士极力劝阻,只得与众将杀出重围向齐国境内撤去。

  鞍之战就此结束,齐国战败,联军获胜,而且追击齐军进入齐境。齐顷公见败局已定,只好遣使请和。使臣国佐携大批珍器重宝来见卻克,表示只要联军撤离齐国,齐国愿归还占领鲁、卫两国之土地,并与晋国重修旧好。此一时,彼一时,作为胜利者的卻克岂会纵此羞辱齐人的良机?他遂即向国佐提出了自己的订盟要求:“一是齐国必须以萧同叔子为人质;二是齐国境内的田垄必须改为东西方向。”

  国佐听罢勃然变色,“元帅可知萧同叔子为何人?正是寡君之母。寡君与晋君同为诸侯,拱卫王室,寡君之母即晋君之母。元帅以君上之母为质,是为不孝。田垄走向,皆先王依据山川形势而定,旨在因地制宜,物尽其利。鄙国田垄尽改为东西向,虽有利于贵国兵车来去自如,却违背了先王的遗意,这是不义。此前齐国确有过错,才招致贵国前来问罪。元帅以道义兴师,而以不孝不义收场,敢问晋国将以何号令天下?临行前寡君有命,我军因惧怕贵军威势,所以战败,元帅若有心借此机会使齐晋修好,先君留下的这些不值钱的器物就请笑纳;元帅若有意灭亡齐国社稷,我们只好收集残军与贵军一战。若我军侥幸获胜,仍将听从贵国号令,若不幸再败,到时则悉听尊便。”说毕,拂袖而去。

  没等卻克反应过来,一旁的鲁、卫、曹三国大夫已被国佐这番话惊得直冒冷汗,赶忙上前向卻克告苦,“元帅,看来齐国已忌恨我等至深,不如见好就收吧。齐乃东方大国,非一战可定,一旦久战不下,楚国必至,坐收渔利,到时恐怕就要前功尽弃了。”

  卻克心下也明白,不可逼齐过甚,遂派人追回国佐,订立盟约。

  次年,齐顷公访晋,以表臣服之意。自此晋国霸业复起,再度号令中原诸侯,与强楚争雄天下。

  鞍战胜利,晋景公很高兴。晋军回国后,晋景公见了郤克说:这次战争能得胜,是你出力的结果啊!

  郤克回答说:这是执行国君的命令,三军将士岀力的结果,我有什么力量?晋景公见到上军、下军将领,也说了同样的话,他们也都回答是上级指挥正确和部下用命的结果0晋军内部团结是晋在这次战争中胜利的重要原因。

  这次战争使齐国的地位大为削弱,使晋国重新增强了在诸侯国中间的霸主地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