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子产相郑对郑国有什么意义?

子产相郑对郑国有什么意义?

发布时间:2020-03-15 16:26:0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周景王二年(前543),子产相郑,改革内政,在与晋、楚交往中维护了郑国的利益与尊严。

子产相郑对郑国有什么意义?

  子产(?一前522),名侨,字子产,郑穆公之孙,子国之子,前543至前522年在郑国执政,是春秋后期著名政治活动家。这时,郑国外受大国威逼,国内贵族势力很大,困难重重。

子产相郑对郑国有什么意义?

     子产小时就有卓越的政治见解。前565年,郑国执政子国、子耳率兵攻蔡,俘蔡司马公子燮,郑人很高兴,唯子产持不同意见,说:小国有武功无文德是祸患,打败楚盟国蔡国,楚来讨伐能不顺从吗?顺从了,晋国必然来攻。晋、楚都来伐郑,今后几年,郑国怎能安宁?子国说:国家大事有正卿处理,小孩多嘴,是要受处罚的。这年冬天,楚国果然因郑国打败蔡国而来伐郑。前563年,晋国和诸侯军攻郑,在抵抗晋军时执政子驷与贵族尉止矛盾激化。过去子驷“为田減”,整顿田界,贵族司氏、堵氏、侯氏、子师氏都丧失了土地。尉止这时便聚合这五族和不满的人发动叛乱,进攻执政所在地西宫,杀死当国(代国君执政者)子驷、司马子国、司空子耳。子驷的儿子子西闻讯,在家没有布置警戒就去追赶反叛者,反叛者已进入国君宫殿北宫,子西又返回家内武装族人,这时他家的奴隶(臣妾)多数逃跑了,财物多数也丢失了。子产听到消息后却处置有方,他派人把守门户、关闭仓库,加强守备,而后带着编好队列的十七乘兵车去北宫攻击反叛者。这时子娇也率国人助战,尉止等人被杀,有的则逃亡到宋国,叛乱被平息。在这次平定叛乱的过程中,子产显示了政治才干。前543年郑国又发生了大夫伯有之乱,伯有之乱平定后,子皮执政。子皮看出子产很能干,让子产执政,并大力支持子产。子产在郑国执政21年,对郑国内政进行了改革,主要有:一、田有封派,庐井有伍:

  这项改革是子产执政第一年推行的。所谓“田有封池”就是划定田界,清理田亩。“封”是指田间的道路、土垄,也就是田界。“波”是指田间的水沟。当时一夫耕田百亩,中间的小水渠叫“沟”;百人耕种的田间的水渠叫“池”;千人耕种的田间水渠叫“洽勺一万人耕种的田间水渠叫“川”。“田有封油1"就是把田地中的道路、土垄和沟、池等水渠区划清楚,以达划定田界、清理田亩的目的,并把侵占他人的田地归还回去。同时,又按农民居住的地区(庐井)把农民按什伍组织加以编制,叫做“庐井有伍"。这实际等于承认个体农民的合法性。子产推行这一改革时,曾遭贵族反对,他们咒骂子产说:取我的衣冠而贮之,取走我的田地进行征税,谁杀子产,我一定同去。然而过了三年,他们又说:我有子弟,子产教诲;我有田地,子产使它得到垦殖。子产如果死了,谁来继承他呢?二、作丘赋:

  划定田界后的五年,即前538年,子产又“作丘赋”,对野鄙中的奴隶按土地面积征收军赋,当兵打仗。改变了过去奴隶不纳军赋也不当兵打仗的规定。这就改变了奴隶的身分地位。由于这一措施打破庶人、国人的界限,受到统治族即国人的反对。他们骂子产说:他父亲死在路上,变成了蝎子尾巴,他在国家这样发号施令,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有人把这话告诉子产,子产说:骂我有什么关系,只要于国有利,我愿以身殉职。子产坚持了这项改革。三、铸刑书:前536年子产在郑国铸刑书,把法律条文铸造在鼎上,公布于民众。这样,民众知道了用刑的准则,有利于约束自己,也利于限制贵族的不法行为。然而,这一改革遭受旧派的反对,晋国叔向写信对子产说:让民众知道法律条文,对上无所顾忌,以法律条文作根据,人人相争,国家就无法治理了。子产回答叔向说,他这样做只为“救世,此外,子产注意听取不同意九,他认为:让大家都不敢说话是很危险的,如同把河水堵住,河水决堤,危害大而无法救。不如让它细水於流,有意见让讲出来,变成医治自己病的药。因此,子产让人们在乡的学校里,议论国家政事、得失。有合理意见,就加以采纳。在用人方面,子产注意做到知人善任,用其所长。如善于出主意的就让他出点子,善于决断的就让他做最后决断,善于辞令和外交的就让他办外交。因此,子产执政时,郑国政治比较清明,外交上也很少失误。

  在外交上子产注意维护郑国的安全、利益和尊严。前541年楚令尹公子围(后来的楚灵王)要娶郑大夫公孙段的女儿为夫人,要求住进郑国都城内的国都宾馆,子产不同意,让住在城外。下聘礼时,楚人又要求多带士兵为仪仗队进城,子产为防止意外,又不同意。经过交涉,楚方提出请求解除武装入城,郑国方才同意。前524年郑国发生大火灾,子产令国人武装起来,登上城墙,加强戒备。有人担心,这样做晋国会问罪。子产回答说:有火灾,如有人趁火打劫,国家很危险°为防止别人趁机攻击,就得有准备。不久,果然晋国官吏责备郑国,说郑国有火,晋君也很担心,然而你们派兵登城防守,真不知你们要干什么?

  子产回答说:贵国既然对郑国很关心,就会想到,如果不加强防守,出了危亡问题,你们担心也无用了。

  公元前548年,郑子展、子产率军阀陈获胜。子产到晋国奉献战利品,穿着军服处理各种事情。晋人问陈国何罪而被讨伐,子产回答说:“前虞閼(è)父作周朝的陶正,侍奉我们先王。先王嘉奖他能制作器物,并且是虞的后代,将大女儿太姬许配给虞閼父之子胡公,封他在陈地。所以,陈国是周的后代,到今天还依靠着周。现在陈国忘记周的大德,依仗人多,进逼我敝邑,敝邑害怕被消弱而带给太姬以耻辱。幸而上天厌恶他们,发敝邑产生了攻打陈国的念头。陈国知道自己的罪过,得到惩罚。因此我们敢于奉献战利品。”晋人有责问郑为什么进攻小国。子产回答说:“按照先王的命令,只要罪过所在,就要分别予以惩罚。从前天子的土地是方千里,成为一圻(qí),诸国土地放百里,称为一同,以此递降。现在大国的土地多至数圻,如果没有侵占小国,怎么能到这个地步呢?”晋人又问子产为何穿军服。子产回答说:“郑国先君武公、庄公担任平王、桓王的卿士。在城濮之战时,晋文公发布命令,让郑文公穿着军服辅佐天子,以授楚俘。我如今穿着军服来献捷,是由于不敢废弃王命。”晋国执政大臣赵文子认为,子产言之有理,就接受了郑国奉献的战利品。

  公元前547年,郑简公赏赐攻打陈国的功臣,特设厚礼招待子产,并赐给车服,然后又赐他六座城邑。子产辞去城邑说:“从上而下,礼数以半倍递减,这是规定。下臣的地位在第四,而且这是子展的功劳,下臣不敢受到这等赏赐,请求辞去城邑。”郑简公坚持要给他,子产只好接受了三座城邑。

  我们一心侍奉晋国,不会有二心。晋国官吏无言以对,也只好作罢。在对外交往中,子产为减少郑国对大国的纳頁,也多次进行斗争。如前529年各国诸侯在平丘开学议定合国对晋纳贡数量,子产极力争取郑国按较低的爵位交纳贡品。他说:过去天子规定贡品有轻重,地位高的贡重,地位低的贡纳少。……郑国是属于男一级的,要缴纳公侯一级贡品,承担不起,我要事先说明。结果,就贡品多少,从中午争到傍晚,晋国被迫答应了他的要求。会盟完了,子大叔对子产说:这样争,晋国会联合诸侯来治罪,能忽视吗?

  子产却认为:晋国的政策由很多大夫决定,彼此有分歧,他们也在苟安中混日子,没有力量治我们的罪。

  不力争,国家受欺侮,还算什么国家。子产了解晋国的情况,所以争取减轻倾取得了成功。子产在外交上维护了郑国的安全、独立,利益和尊严,其影响远远超出郑国。

  子产的改革对民众有利,对贵族虽限制了一些他们的越轨行为,但也照顾了他们的利益。如子产执政之初,贵族丰卷要用新鲜野物祭祀祖先,这是君主才能享受的特权,所以子产不许这种行为。为此,丰卷要攻杀子产,在子皮支持下丰卷被逐出国。但子产却向君主请求保留他的土地、财产。三年过后,丰卷回来,把土地及其收入一并给了他。在这种情况下,子产的改革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子产死后,郑人都哭泣,悲伤得如死了亲人一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