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汉朝历史 > 李广利伐大宛

李广利伐大宛

发布时间:2020-03-28 17:04:2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太初元年(前104)及四年,汉武帝时派将军李广利领兵远征西域大宛国的战争。

  大宛是西域古国,位于帕米尔高原西麓,锡尔河上、中游,前苏联费尔干纳盆地一带。西汉时其国大小属邑有七十多个,人口数十万,产稻、麦、葡萄、苜蓿,尤其以出汗血马著称。大宛西北邻康居国,西南邻大月氏、大夏,东北临乌孙,东行经葱岭(帕米尔高原)的特洛克(Terek)山口可达疏勒,是古代东西方交通线“丝绸之路”上的要道。

李广利伐大宛

  西汉武帝时派遣张骞通使西域,此后,大宛与汉朝建立了外交、贸易上的联系。但是大宛距离汉朝较远,长期处于匈奴的控制之下,所以对汉使不甚恭敬;匈奴使者持单于一信到国,各处饮食招待,不敢怠慢;而汉使来临后,“非出币物不得食,不市畜不得骑”,汉朝政府对此久有不满。

  太初元年,武帝因渴慕大宛贰师城出产的汗血马,派遣壮士车令等人携带千金及金马前往换取。大宛国王毋寡与贵人商议,认为汗血马是大宛的国宝,不能交换。汉朝离大宛很远,途中经过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走北道有匈奴为敌,出南路则城邑稀少,粮饷水草乏绝,大军难至,不用担心会因此受到报复。

李广利伐大宛

  便予以拒绝。汉使怒而出言相骂,并椎破金马而去。大宛指使东邻的郁成国王截杀汉使,劫夺了财物。武帝闻讯后大为震怒,任命宠姬李夫人之兄李广利为“贰师将军”,表示对汗血马志在必得;赵始成为军正,王恢为导军,李哆为校尉,制军事;征发属国骑兵6000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于同年八月出征。

  李广利率领的远征军越过盐泽,出西域北道,沿途的各个小国闭城坚守,拒不供应给养。汉军攻城池,才得补充粮饷,如攻之不能下,则数日后继续西行。到达郁成国时,汉军只剩下几千人,而且均饥疲不堪,结果被郁成军队击败”死伤甚众。李广利不得已,引残兵退至敦煌,往返经历两年,军队的人数只剩下十之一二。他派使者到长安上书,请求罢兵,待发大军,然后出征。武帝闻报后怒甚,命使者赶到玉门关下令,“有敢入玉门关者斩”。让残余军队驻在关外待命。

  当时因混野侯赵破奴北伐匈奴失败,二万余人全军覆没;朝中公卿大臣们都建议停止西征而专力与匈奴作战。而武帝认为如果连大宛这样的小国都攻不下来,西域大夏等国便会轻视汉朝,乌孙、轮台等国也会对汉使不加礼遇,良马从此休想得到,汉朝就要彻底丧失在西域的威望。于是他把坚持休战的官员邓光等下狱治罪,赦免天下的囚徒,征发了郡国青壮年兵丁及边郡骑兵六万多人,牛十万,马三万多匹,驴骡骆驼以万数,还有大批的粮食武器,以致“天下骚动,转相奉伐宛”。在太初四年再次由李广利统率出征,并谪发国内有罪的官吏、流亡他乡者、赘婿、贾人、父母及祖父母或本人过去曾有市籍者为远征军运输给养。'

李广利伐大宛

  汉军声势浩大,沿途的西域小国莫不畏惧相迎,争先奉送酒食,仅有仑头(轮台)不服,即被攻破屠灭。以后行军顺利,到达大宛城下有三万人。大宛军迎战失利后退保其城,李广利断绝了贵山城的水源,围攻40余日,克其外城,俘虏敌方勇将煎靡。大宛贵人见形势危急,便商议定策,共杀其王毋寡,遣使者携王头至汉营求和,请汉军停战,答应送出善马,供应酒食。否则便尽杀善马,与汉死战。李广利与诸将、军吏商量,认为大宛城内存粮尚多,又穿井得水,难以速克;康居国又发兵来救,恐怕战事持久不利,于是许和。汉军取其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牝牡3000余匹,立大宛贵人亲汉者昧蔡为王,与其结盟而还。

  李广利另派搜粟都尉上官桀领兵攻破郁成国,郁成王逃至康居,康居王闻大宛降汉,不肯收留他,将其送交汉军后斩首。

  李广利领军还朝后,以功封为海西侯,斩郁成王首者赵第封新畤侯,赵始成为光禄大夫,上官桀为少府,李哆为上党太守,军吏为九卿者三人,任诸侯相、郡守、二千石者百余人,秩千石以下者千余人。士卒接受赏赐的财物价值四万斤黄金c后来,大宛贵人们杀死汉朝所立国王昧蔡,立前王毋寡兄弟蝉封为王,但仍遣子入质于汉,约定每年献两匹汗血马,表示臣服。武帝为了确保通西域商路的安全,把长城的西端延长,派使者前往大宛赏赐并镇抚该国,控制了这…-地区。

  西征大宛之役的胜利,使汉朝国威大张,西域各个小国纷纷脱离匈奴的掌握,派遣子弟跟随汉军前往长安,呈献贡物,朝见武帝,并留在汉朝作为人质。

  从此,汉朝在西域取代了匈奴的统治地位和影响,建立了起自敦煌至盐泽的交通干线,沿途设置亭燧等防御设施,派遣军队在轮台、渠犁屯田积谷,设立了“使者校尉”在当地领护,加强了与西方各国的通使、贸易交流。另一方面,远征大宛的战争也明显地造成一些消极作用,这两次军事行动历时四年,汉朝军队遭到了惨重的损失。第二次出征,军入玉门关者仅剩F万余人,马千余匹;实际上在战斗中死亡的人不多,粮饷供应也很充足,主要是因为将吏贪财,不爱恤士卒,多有迫害所致。国内耗费的人力、物力更是难以估算,以致“黎人困苦,奸伪萌生,盗贼并起”,引发了社会危机,也给大宛和西域沿途各个小国带来了人民生命、财产的严重破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汉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