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抗日战争 >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发布时间:2020-03-31 23:33:4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27年,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倒在敌人的屠刀之下。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全国。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论断,发动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并率领起义队伍向井冈山进军。

  秋收起义,使中国共产党人继南昌起义之后又有了一支自己的队伍。

  1927年9月,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资格并受湖南省委的委托,到铜鼓去领导驻军准备秋收起义。这天拂晓在浏阳张家坊,毛泽东很早就起了床,打算早点动身赶路。正在吃饭时,一伙反动的挨户团挨家挨户敲门查人抓人了。毛泽东与两位同行的同志都被逮捕了。在押着去团防局的路上,毛泽东装着脚痛,一拐一拐走得很慢,思索着如何脱身的办法。毛泽东逐渐落到了队尾,队尾只有一个团丁。毛泽东便用闲谈的口气,问他的姓名、家里有什么人、一年挣多少钱、生活过得好不好等。团丁发起了牢骚。毛泽东乘机对他进行革命宣传,并掏出一把钱来,对团丁说:“朋友,拿去喝茶吧!”团丁接过钱,对毛泽东使了个眼色,示意可以放他走。毛泽东说:“朋友,再见了。”转身刚走了几步,被走在前面的另一个团丁发现了,追到毛泽东面前说:“别走!”毛泽东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来递过去:“就这点了。再没有啦。”这个团丁接过钱,加紧步伐向前跑,让毛泽东一人走在最后。毛泽东利用一个拐弯处,跳进路边的一条水沟里。这时,那个团丁才大声叫喊起来:“跑了一个,跑了一个!”于是,几个团丁就沿着路边搜索过来。毛泽东借着沟边茅草、灌木的掩护,将整个身子都躺在水沟里。团丁从他身边走过去,并没有发现他。毛泽东还听见团丁们在喊:“明明看见他向这里跑,怎么不见了?”团丁们到处搜寻,但是始终没有发现逃者,只好走开了。直到听不到人声了,毛泽东才从水沟里爬起来,涂了些泥在腿上,装作农民的样子,继续赶路,奔向铜鼓。随后,他组织和发动了震动全国的秋收起义。

  1927年,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倒在敌人的屠刀之下。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全国。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刽子手在屠杀革命群众

  为了挽救革命,中国共产党临时中央政治局在7月中旬决定召集中央紧急会议。8月7日,党中央在汉口举行紧急会议。会上,毛泽东深刻分析了大革命失败的根本原因,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强调了农民问题和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论断。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方针。会后,毛泽东受党中央委托,负责领导湖南的秋收起义。8月18日,毛泽东出席了湖南省委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在反动统治比较薄弱,群众基础较好,并保存着部分革命武装的湘东赣西边界组织秋收起义。8月底,毛泽东离开长沙,奔走于湖南株洲,江西安源、铜鼓、修水一带,组织工农革命军,部署秋收起义的军事行动。9月初,毛泽东在安源召开军事会议,作出具体的军事部署,确定了起义部队的编制和进军路线。军事会议任命毛泽东为前敌总指挥。革命武装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共6000余人。

  1927年9月9日,在毛泽东亲自领导下,震撼全国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了。“暴动,打倒国民政府!”“暴动,杀土豪劣绅!”“暴动,农民夺取土地!”暴动的口号山鸣谷应,起义的烽火势若燎原。起义的铁路工人开始破坏粤汉和株萍铁路,以配合起义。同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团进攻平江,第二团向萍乡、老关出击并攻克浏阳。在第二团胜利进军的同时,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举行起义。10日,毛泽东召开第三团排以上干部会议。11日,毛泽东在铜鼓县桥头沙洲上检阅完部队,即率第三团向浏阳进发。

  1927年9月19日,各路秋收起义部队先后到达文家市。工农革命军在文家市会师,完全出乎敌人的预料。挨户团总等反动分子仓皇出逃,广大群众扬眉吐气。这个地处湘赣边界的山区小镇顿时沸腾起来。

  当晚,毛泽东在文家市里仁学校召开了有师、团主要负责人参加的前委会议,讨论起义部队的进军方向问题。毛泽东在会上透彻地分析了中国社会的特点和当前的政治形势,精辟地指出:“革命已处于低潮,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大城市和交通要道是敌人重兵把守的地方,我们在城市暂时已经没有取得胜利的可能。但是,中国幅员辽阔,广大农村是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地方,我们应向湘赣粤三省交界的地方进军。”毛泽东的战略决策遭到师长余洒度的反对。他不顾敌强我弱和起义部队几次受挫的主客观情况,顽固地坚持“夺取浏阳,直取长沙”

  的错误主张。毛泽东对余洒度在军事上孤注一掷的盲动主义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指出:“在目前形势下,打大城市只会葬送工农革命军。只有把部队带到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去,才能站住脚跟,不断壮大革命力量。”毛泽东还指着地图说:“这里像眉毛一样的地方,是罗霄山脉中段。这里地形好,进可攻,退可守,远离大城市,敌人鞭长莫及,而我们一举一动又能影响两省。这里的群众受过大革命的洗礼,是建立根据地的好地方。”总指挥卢德铭及前委大多数同志都支持毛泽东的主张,同意到罗霄山脉中段去创造工农武装割据。20日上午,全体指战员1000多人都集中到里仁学校的操场上开大会。毛泽东向指战员作了同样内容的讲话。讲话结束后,毛泽东向部队发出命令:“向罗霄山脉中段进军!”从此,起义队伍开始了向井冈山的伟大战略进军。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1927年9月,毛泽东作为中共中央特派员被派到湖南,和中共湖南省委一起领导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图为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卢德铭(1905—1927),四川宜宾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时期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连长、营长、第七十三团参谋长和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团长。1927年秋率部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任起义军总指挥。9月24日在江西萍乡芦溪地区作战中牺牲。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工农革命军军旗

  1927年9月,毛泽东率领的向井冈山进军的部队走到芦溪镇时,遭到敌军伏击,受了很大损失。部队冲出包围后,只剩下近千人,士气非常低落。又赶上天气很热,日晒雨淋,不少战士病了,行军越来越艰难。一些意志薄弱的人开始埋怨说:“这种苦日子哪天才能熬到头呢?”余洒度一伙人还故意吹冷风,在战士中散布悲观情绪。毛泽东面对这种情况,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苦苦思索着怎样才能改变部队的这种状况。部队继续前进,开小差的有增无减。如果照此发展下去,部队就有散伙的危险。9月29日,工农革命军来到了江西永新的三湾村。

  毛泽东经过一路的思考,认为部队再也不能这样走下去,必须着手解决出现的一些问题。部队刚安排住下,毛泽东连夜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在会上,他总结了右倾机会主义放弃党对军队领导的教训,分析了部队的思想状况,提出了对部队进行改编和政治建军的一整套主张。第二天一早,部队全体指战员集合,毛泽东简明讲解了工农革命军进入罗霄山脉的意义,又鼓励大家说:“只要坚持工农武装割据,建立农村根据地,开展游击斗争,一点一点吃掉敌人,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贺龙两把菜刀起家,现在带了一军人。我们现在有两营人,还怕什么?我们都是起义出来的,一个可以当敌人十个。”毛泽东的一番话对战士们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接着,毛泽东又宣布了革命自愿的原则,愿留则留,愿走则走,要回家的每人发5块钱路费。党代表宛希先首先带领一群战士走到队伍前面,表示坚决革命到底。绝大多数战士都愿意留下。毛泽东把原来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改编成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又规定了党委制,把党支部建在连上,确立了党对部队的绝对领导。三湾改编后,部队面貌焕然一新。10月3日,毛泽东率领部队踏上了新的征途。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1927年10月,工农革命军到达了井冈山下。毛泽东在文昌宫召开了工农革命军前委扩大会议。会议讨论了应如何对待袁文才、王佐部队的问题。少数人对这两支地方武装的性质不够了解,毛泽东端正了一些同志的错误看法。于是,团结和改造袁文才、王佐部队的方针确定了。为此,毛泽东同龙超清具体商定了在东源的大仓村同袁文才会面的事。6日上午,大仓村口,袁文才和农民自卫军的几个负责人在树下等候毛泽东。走到跟前,毛泽东热情地握住袁文才的手,说:“你就是袁文才,久闻大名,久闻大名。”袁文才望着毛泽东和善的面容,心中疑云顿消。他把毛泽东让到屋里,坐定之后,亲自给毛泽东端茶。毛泽东说:“文才同志不要客气。我们自己来吧。”一句话引起大家的笑声,气氛立刻变得十分融洽。毛泽东给袁文才详细分析了大革命失败后的国内形势,介绍了工农革命军的情况,说明工农革命军在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意义,并热情鼓励袁文才和农民自卫军积极参加革命斗争。当得知农民自卫军只有60多条枪时,毛泽东说:“我们再给你100条。”袁文才激动地说:“毛委员,我过去糊涂,拿着枪没好好干革命。往后我们是一家人了,你们要什么,尽管说。我们有1000块银洋,你明早派人到茅坪去担。”毛泽东感谢袁文才的盛情,他拿出自己带来的一个包说:“我也送一件礼物给你作个纪念。”袁文才打开包一看,里面是一副皮裹腿和一对马镫。袁文才接过礼物,连声说:“谢谢毛委员,谢谢毛委员。”见面之后,毛泽东委派游雪程、徐彦刚、陈伯钧到农民自卫军里分别担任教官和党代表。他们到职后,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对袁文才部队进行了教育和改造,并在步云山开展了练兵活动。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袁文才(1898—1930),江西宁冈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是宁冈农民自卫军负责人。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井冈山后,袁接受收编,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团长兼第一营营长。在中共湘赣边界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边界苏维埃政府主席。1930年3月中旬在江西永新被错杀。

  1927年11月,毛泽东在宁冈县砻市创办了第一个工农革命军军官教导队。由于敌人的经济封锁,部队的物资供应十分困难,特别是笔墨纸张很稀少,给教导队队员的学习带来了困难。毛泽东就对大家进行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思想教育,并和大家一起想办法,克服目前的困难。有一次,一个队员提出用柳枝烧成炭可以写字,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十分高兴,认为此方法切实可行。他立即发动大家烧柳条枝,并说:“大家拧成一股绳,个个想办法,什么困难也难不倒我们!”柳枝烧成炭后,毛泽东在青石板上试了一下,软硬适度,写出的字还挺清晰。毛泽东满意地说:“倒真像墨笔哩!”学员们把它叫作“不花钱的墨笔”。毛泽东听到学员们的这种称呼,高兴地笑了。他说:“敌人越是封锁,大家的办法就越多。同志们用木炭当笔,在地上、石上、沙上写字。这种笔墨纸张是用不完的。”这一时期,毛泽东住在洋桥湖村的谢慈俚家里。谢慈俚有一手打草鞋的好手艺。为了感谢红军把他从地主土豪的压榨下解放出来,他特意打了一批草鞋送给部队。毛泽东知道后,对他说:“你的心意我们领了,草鞋我们买下。工农革命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请你也把钱收下。”谢慈俚只好把钱收下。

  看见他犹豫不安的表情,毛泽东上前握住他的手,解释说:“你要是愿意教我们打草鞋,我就很高兴了。要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必须自力更生。草鞋的材料来源广,可以提倡部队自己动手。”接着,毛泽东又要拜谢慈俚为师,跟他学打草鞋。

  老谢听毛泽东讲得在情在理,就高兴地答应了,并立即教了起来。当天晚上,毛泽东深夜才开完会,在油灯下继续练习打草鞋,直到熟练了,才上床睡觉。

  1927年11月,国民党各派军阀为了争权夺利,发生了混战,井冈山附近各县的敌军都抽走了。毛泽东决定利用这个大好时机,进一步扩大革命根据地。

  前委研究决定,派党代表宛希先、团长陈皓率领部队去攻打茶陵县城。可是,在打下县城后,团长陈皓不是发动群众打土豪筹款子,而是像旧军阀一样,向商摊摊派军饷。他在旧县城政府门前挂了块“人民委员会”的牌子,任用的人员多是旧官吏。有的干部向陈皓提意见,他就打击报复。毛泽东知道后,马上派谭震林去茶陵纠正错误。谭震林到茶陵后,立即撤销了陈皓的“人民委员会”,发动战士们深入群众,进行革命宣传。几天后,湘赣边界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了。不久,形势发生了变化,军阀们的混战暂时停止了,敌人集中兵力向茶陵猛扑而来。工农革命军在打退敌人的数次进攻后,由于敌众我寡,谭震林、宛希先决定把部队暂时撤回井冈山。陈皓反对这一意见,并且暗中写信给国民党,约定里应外合,妄想策划叛变。陈皓还派人拆掉了茶陵东门外的浮桥,截断了回井冈山的道路。陈皓又欺骗战士说井冈山回不去了,硬要拉部队去湘南。

  谭震林、宛希先坚决反对。就在形势十分危急的时刻,毛泽东赶来了。毛泽东是在茅坪听到敌人迫近茶陵的消息,带了几名干部,由袁文才的一个班护送,连夜赶来的。毛泽东当即宣布,陈皓要部队去湘南的命令立即停止执行。干部和战士们纷纷揭露陈皓叛变投敌的罪行,还从他身上搜出军阀方鼎英写给他的密信。

  毛泽东当场下令逮捕陈皓,押回根据地处理。第二天,毛泽东率领这支工农革命军顺利地从茶陵突围,回师井冈山。

  1927年11月中旬,湖南军阀何键以两个师的兵力从省城出发,驻扎在古城、茶陵一带,准备进攻茅坪,攻打红军,妄图将新生的革命政权一举消灭。这时,红军主力都去进攻酃县、茶陵了,茅坪只剩下很少的部队,步枪也只有20多条,剩下的都是梭镖和鸟铳。毛泽东面对这种情况,马上作了相应的布置。他先派出几个战士,化装成商人混进古城,和城里的地下党员相配合,在城里各繁华地区张贴革命标语,从政治上动摇敌人的军心;同时又派一些同志,带领赤卫队和群众100多人,背上梭镖和鸟铳,并带上仅有的那20多支步枪,连夜赶到古城西南的倚路石一带去拦截敌军。毛泽东指示他们多带一些指挥打仗用的红旗。毛泽东对他们说:“这一仗,大家都是指挥官,不是战斗员,要和敌人斗智,不能斗力。”倚路石一带是古城周围最高的山,可以俯视县城。100多个赤卫队员分成四五个人一组,每组一支步枪,把守一个山头。布下了一个一二公里长的防线。

  天黑以后,赤卫队员们开始行动,他们在这边打两枪,摇着红旗喊叫一阵“白军士兵快投降,缴枪不杀”,又转到那边山腰打两枪,摇着红旗喊一阵,弄得敌人搞不清周围究竟有多少红军。半夜后,伸手不见五指,山头上的呐喊声更加厉害。赤卫队员将仅有的20多支步枪忽而分散射击,忽而集中射击。一时间,枪声大作,喊杀声不断。敌人更加惶恐,躲在工事里不敢出来,只好乱放枪。这么一来,敌军更加混乱,互相之间联络不上,都以为自己被红军重兵包围了,连忙向城里的敌军师部求救。敌指挥官看到城里各处都贴满了标语,又听到城外激烈的枪声,十分害怕红军主力打进城来,只好下令撤退,连夜从古城逃走了。

  1927年12月,毛泽东在井冈山创办了第一个培养红军基层干部的机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教导队。教导队队长兼党代表吕赤是位优秀的干部,在学员中很有威信。当时,革命军武器缺乏,教导队一区队长陈伯钧在袁文才部工作期间,弄到一支名为“曲天”的旧式手枪。他曾向吕赤夸耀他有一支手枪,但这支枪有毛病,不能击发,吕赤就说:“你那枪打不响还不是半斤铁!”吕、陈都是四川人,黄埔同学,又都是共产党员,彼此感情很好。1928年春,部队开到湖南酃县。一天,吕赤带领部队去打土豪,陈伯钧留在家里修理那支手枪,鼓捣了半天,竟然真的把枪修好了。

  晚上,吕赤回来了。陈伯钧拿着修好的枪,迎着吕赤说:“队长,手枪修好了。这枪可不是半斤铁了。”他边说边试着扣动扳机。哪知这支平常怎么也打不响的枪,这时却“叭”的响了,子弹正打在吕赤头部,当时身亡。事情发生后,大家都很悲痛,陈伯钧也被禁闭起来,听候处理。按当时的军法,打死人是要偿命的。毛泽东知道后非常痛惜。陈伯钧16岁入黄埔军校,曾参加秋收起义,作战勇敢,虽身患重病,仍毅然上了井冈山。如今他打死了吕赤,虽属无意,但后果严重。到底怎样处理呢?毛泽东把教导队支部书记蔡钟和张令彬找去商量。他说:“陈伯钧打死了吕赤,同志们都在议论要陈抵命。可是,我们死了一个好同志,如果再拿一个好同志抵命,对革命有利还是无利?陈伯钧既然不是有意伤人,我看还是不要他偿命为好。让活着的同志去完成死了的同志未完成的工作。你们讨论一下,给陈伯钧一个适当处分。”蔡、张两人都觉得毛泽东说的道理令人信服,便立即回教导队给大家做工作。经过商议,结果给了陈伯钧留党察看和打手心一百板的处分。这件事处理得十分圆满,大家也都心服口服。陈伯钧在以后的革命斗争中,没有辜负同志们的期望,成长为红军一名优秀的指挥员。

  1927年,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后率部来到江西永新县。贺子珍的父亲和贺子珍知道他喜欢书法,愿用毛笔起草文件、书写文稿,便经常帮助购买笔墨稿纸。

  毛泽东对“文房四宝”特别爱护和珍惜,每次用完毛笔都洗好,将笔插入笔帽。他有时开玩笑说:“我要用‘文房四宝’打败国民党四大家族。”贺子珍不仅仗打得好,毛笔字也写得清秀俏美,对毛泽东的字体她也十分喜欢。她知道毛泽东爱好书法,所以她与毛泽东结婚时,没有赠送别的纪念品,而是用几天时间亲手缝制了一只多用挎包,送给毛泽东。这个挎包设计独特,缝有装“文房四宝”的大小多层口袋。毛泽东看后十分高兴,赞赏地说:“好,我的家宝———‘文房四宝’可以装放携带了。”这个挎包,毛泽东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扎营住宿,警卫员的首要任务是将纸墨笔砚摆好,以便毛泽东随时可以看书、工作。在井冈山、中央苏区或转战赣南时,尽管战争环境恶劣,斗争艰苦异常,但只要有空,毛泽东就抓紧时间练习书法。他说:“练习书法是很好的休息,是积极的消遣娱乐,也是养神健脑的健身之法。”有时贺子珍也陪着毛泽东写,并且品评和切磋书法技艺。书法艺术成了他们美满婚姻的媒介,是他们爱情生活和革命斗争中的一种追求和享受,是崇高的精神寄托。毛泽东写字是下了功夫的,他曾经说:“字要写好,就得起得早;字要写得美,必须勤磨炼。刻苦自励,穷而后工,才能得心应手。学字要有帖,帖中要发挥。”毛泽东主张习字要有体,但不一定完全受一种书体的限制,要兼学并蓄,广采博取,有自己的创新,写出个人的风格特点。

  距离遂川县城几公里地有个西庄,庄上有个捡粪佬,名叫王次淳,家里祖祖辈辈租种地主土地,世代贫穷。王次淳到26岁还没讨上老婆。他曾当过农民自卫军,为人淳朴厚道,十分痛恨土豪劣绅,革命意志十分坚强。1928年1月,毛泽东把王次淳找了去,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准备建立工农自己的政府,让受苦人自己掌大印、坐天下,而我们的大印就是要像你这样的挑大粪的农民来掌。我知道你在罗塘当过农民自卫军,当了县长后,要好好干工作。”1月24日,遂川县城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遂川县工农兵政府成立大会在这里隆重举行。大会主席台两侧张挂着一副由毛泽东亲自选定的对联:“你当年剥削工农,好就好,利中生利;我今日斩杀土豪,怕不怕,刀上加刀。”大会宣布开始,毛泽东作了重要讲话。他用生动通俗的比喻教育人民团结起来,保卫自己的政权。接着,毛泽东庄严宣告遂川县工农兵政府正式成立。他指着坐在主席台上的王次淳说:“这个苦大仇深的农民王次淳,就是我们工农兵政府的主席。”说着,毛泽东从桌上捧起用红布包着的县工农兵政府大印,交给王次淳。王次淳手捧大印,眼含热泪,半天才激动地说出一句话:“同志们,我永远跟着共产党,革命誓不打转身!”王次淳话虽短,态度却很坚决,会场上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接着,毛泽东宣布了工农兵政府的各项政策、法令,宣读了枟施政大纲枠。当天下午,新上任的县长王次淳便开始行使人民交给他的权力,代表工农兵政府,宣布判处大土豪郭渭坚的死刑,人民拍手称快。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1937年春毛泽东和贺子珍在延安。

  1928年1月,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打下了遂川城。进城之后,却发现家家户户都关着门,不见一个人影。老百姓由于受国民党反动派的宣传,大部分已逃出城去,没逃出去的也紧锁大门。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马上找到弟弟毛泽覃,对他说:“我们进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发动群众,粉碎敌人的阴谋,把群众组织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毛泽东虽然工作十分繁忙,也坚持和战士们一起挨家挨户地做宣传工作。一个战士来报告说:“城里把角的小街上住着一个老头,他的儿子和媳妇听信了白军的谣言,进山藏了起来。老头由于腿部伤肿,来不及走,只好躲在家里,刚才伤口发作,现在正躺在床上呻吟着,看样子十分痛苦。”毛泽东听说后,马上去看老人家。老人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忽然听到了敲门声,心即刻紧张起来。他闭上眼睛,等待着大祸临头。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老人耳边响起一个亲切的声音:“老表,你好哇!”老头吃惊地睁开眼,看见床边站着一个人,身材魁梧,身后跟着几个士兵。

  老人问道:“你是什么人?”毛泽东说:“老表,我们是工农革命军。”“你们来干什么?”老头又问。有个战士回答:“来打土豪。”老人听了,不相信地摇了摇头。毛泽东看出了老人的心情,笑着说:“老表,我们说的是真心话。”他一边说,一边察看老人的腿伤,发现伤口红肿得十分厉害,便马上叫战士去弄一撮盐,泡水给老人洗伤。一边洗,毛泽东一边说:“不要紧,伤口发炎,等会我叫人给你送点药来外敷!”洗完伤口后,毛泽东又叫战士留下一袋米,为老人熬粥。老人十分感动,喃喃地不断说“还是红军好”,并表示等伤好了,把藏在山上的儿子、儿媳及邻居喊回来。

  1928年1月14日年关前夕,毛泽东来到了遂川县的草林圩。由于战乱,这个昔日热闹非凡的集镇显得冷冷清清,家家紧闭门户。路上偶然碰上一两个人,也尽是些老头、老婆婆。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当即带领战士们挨家挨户地访问贫苦群众,了解群众的疾苦,并指示部队打开土豪们逃跑时紧锁的大门,结果发现光是泡在茶油里的腊肉、腊和各种各样的油炸果子就有好几大缸。这是土豪们准备过年享用的。战士们把这些资财全部送到穷人家里。工农革命军爱护群众的行动很快传开了。第二天清早,毛泽东又派战士们组成宣传队,提着石灰桶,到圩场内外写上“工农革命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打倒土豪劣绅,保护中小商人”等宣传标语。同时还召开群众大会,进行鼓动宣传。群众很快就发动起来了,革命运动搞得热火朝天。但是,由于反动派的歪曲宣传,镇上的店铺始终不敢开门营业。虽然战士们做了不少宣传工作,店铺老板仍然没有打开门。面对这种情况,个别战士产生了急躁情绪。毛泽东发现后,立即召开军民骨干会议,教育战士们要分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并明确指出:“我们决不能混淆阶级界限。只有很好地执行革命的政策,才能壮大革命的力量。如果把中小商人赶到敌人那一边,不但使我们失去了团结的对象,而且会给根据地的经济繁荣带来损失。”接着,他又告诉指战员:“那些中小商人是听信了反动宣传,不敢开门营业。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我们一定要把革命政策送上门。”会议结束后,许多指战员都挨店挨铺去敲门,给那些店铺老板重申了工农革命的政策。

  店铺老板们见战士们屡次上门做工作,又看到革命军指战员买东西都照价付钱,这才放下心,马上开铺营业。于是,草林圩恢复了生机。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王佐(1894—1930),江西遂川人。早年投身绿林。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井冈山后,王接受改编,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副团长兼第二营营长。

  192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在中共湘赣边界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特委委员。1930年3月中旬在江西永新被错杀。

  1928年1月,工农革命军打下遂川城后,在一次前委会上,毛泽东再一次提出王佐农民军的问题,指出:“要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就要扩大革命武装,尽快地、稳妥地改造王佐部队。”前委的同志都支持他的意见。于是,毛泽东找到何长工,对他说:“组织上决定派你上山去做王佐的工作,怎么样?”何长工忙问:“去多少人?”毛泽东回答:“又不是去打架,派许多人去干什么?你一个人去做‘长工’,行不行?”何长工面呈难色。到茅坪前,他就听说茅坪有一支由王佐领导的农民武装,占山为王,和袁文才领导的农民自卫军一道劫富济贫,对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豪绅有刻骨仇恨,但是部队成分复杂,绿林习气很重,农民意识浓厚,没有正确的政治纲领,更没有远大的奋斗目标。要把这样一支武装改造过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毛泽东看出了他的心事,鼓励他说:“我们党能够推翻旧社会,难道还不能改造这么一支部队吗?袁文才部队不是也正是通过整训得到改造吗?我军对袁文才部队进行的整训工作,已经对王佐的士兵产生影响。因此,只要坚持团结、改造的方针,王佐部队是可以改造的。”听了毛泽东的话,何长工深受发,带着毛泽东写给王佐的亲笔信,来到王佐部队的驻地茨坪。起初,王佐对何长工的到来十分戒备,老怕工农革命军吃掉自己。他以“保护”为名,将何长工软禁起来。何长工牢记毛泽东的指示,不急,不气,也不灰心,后来通过王佐的母亲做工作,终于有了进展。王佐后来也入了党。1929年部队扩编为红军第五纵队,王佐做了副司令。这支农民自卫军获得了新生。

  1928年春天,毛泽东住在永新县塘边村。一天,毛泽东从别处开完会回塘边村,路上发现不少禾苗被牛踩倒、吃掉了。经过了解,才知道是因为没有大路,牛在田里乱走造成的。毛泽东马上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党支部书记徐天元,并指示把路修好。徐天元听后,便立刻召集村干部开会,做了认真研究,决定在村后改修一条路,耕牛不准再从田边经过;把塘边到大屋二村前的路改直扩大,铺上石子。有人认为石基路修不成,因为过去铺过多次,结果都被雨水冲垮了。毛泽东听了,便讲了修路对支援革命战争的作用,并问大家:“伸开五指和捏紧拳头,哪个力气大?”“捏紧拳头!”大家齐声说。毛泽东说:“石基也要用泥土接起来,才经得起水冲人踩嘛!”这一比喻启发很大,干部们立刻带上群众去修路了。毛泽东也亲临现场,对从哪里开工、如何修得牢固等问题都亲自做了安排。不久,一条崭新的大路就出现在村里了。毛泽东看见村后有一片荒山,山上没有一棵树,光秃秃的,十分难看。一天晚上,毛泽东来到村支委员徐邦勋家,把自己想在荒山上植树造林的打算讲了一遍。徐邦勋回答:“好,马上开会研究。”第二天,毛泽东亲自带人上山勘查,根据山势、阳光,土质等情况作了全面规划,确定了该种什么树。后来,他还亲自参加了干部、群众会议,和大家一起讨论了植树造林的具体方法。第二年春天,毛泽东虽然离开了井冈山,但塘边村人民仍然按照毛泽东当初的规划,在冰雪尚未完全解冻的时候就开始大规模地植树造林。毛泽东的房东周香姬大娘家务很多,实在忙不开,但她想起穷人无田无山的苦,想着毛委员的叮嘱,每天坚持上山植树,一直到造林结束。

  1928年3月,毛泽东在宁冈县石门村指挥红军三十一团攻打敌军。一天夜里,永新、新城前线传来了红军胜利的消息,毛泽东准备第二天去新城给部队贺功。天刚一放亮,毛泽东就身穿一身灰布棉袄,背了一个大斗笠,走出门来。站岗的一名赤卫队员发觉毛泽东站在门口等随行的人,就快步跑到屋里,把几名保护毛泽东的赤卫队员叫醒了。走到半路上,天大亮了,他们碰到了两个农民抬着一个伤员,迎面走来。毛泽东走到担架旁边去看伤员。伤员正在熟睡,毛泽东便问那两个农民:“老乡,累了吧?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毛委员,我们从新城来,这位伤员就是在新城受伤的。”一个农民答话。另一个兴高采烈地说:“毛委员,告诉你个喜信,我们的部队在新城打了个大胜仗,老百姓都放爆竹迎接我们的红军哩!”毛泽东笑着回答说:“也有你们一份功劳。”毛泽东摸了摸伤员的双手,发觉很凉,马上就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盖在伤员身上。一个赤卫队员急忙脱了自己的棉袄,要往毛泽东身上披,毛泽东却总是不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伤员醒了,一睁眼看见毛泽东站在他身旁,连忙就往起爬,想给毛泽东敬个礼。毛泽东赶快按住他说:“同志,你负了伤,身体很虚弱,不要起来。躺着好好休息吧!”伤员看到毛泽东没穿棉袄,又发觉自己身上有件棉袄,心里便明白了。他非常不安,说什么也要毛泽东把棉袄穿上,不肯让毛泽东受冻。毛泽东劝他说:“同志,你的手很凉,负了伤再受凉,就不好办了,等养好了伤,再去打白军。棉袄你就盖着吧!

  我到了新城,可以再借一件。”那伤员把毛泽东的手紧紧握住不放,眼里含着泪,半晌才说出话来:“毛委员,你真是我们的亲爹娘!”

  1928年春夏之交,湖南军阀出兵围攻井冈山根据地,红军主力马上回师宁冈,打垮了敌军,一直追到了湖南地界。由于红军中的大部分是湖南宜章人,思乡心切,再加上湖南省委特派员煽风点火,扬言省委要部队向湘南进军,军部领导阻挡不住,部队就冒进湘南了。红军大部队一走,敌人又来围攻井冈山根据地,宁冈丢了,莲花丢了,根据地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一天,毛泽东从报上得知朱德的部队到达了郴州,马上提出自己带1个营的兵力去接回大部队。大家同意了毛泽东的意见。“等我把大部队接回来,就给你写信,你再回井冈山来。”临行前,毛泽东满怀信心地对贺子珍说。当时他和贺子珍住在田溪。不久,毛泽东接回了大部队。回到茅坪的第二天,毛泽东就给贺子珍写了封信,要她马上回井冈山来。信是送到永新县委的。谁知县委书记刘珍本位思想严重,贺子珍是他不可多得的帮手,他想让贺子珍继续留在永新,于是就把信扣下了。井冈山上,毛泽东见信发出一个多星期,一点消息也没有,心里开始不安:是不是出事了?

  毛泽东连忙又给刘珍写了封信,询问贺子珍的情况,是否牺牲了。刘珍拆信一看,知道不能再拖下去,只得将信交给贺子珍,说明事情经过。贺子珍回到了井冈山上。“刘珍同我开了个玩笑,扣住我的平安家书,害我虚惊一场,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毛泽东十分风趣地说。1930年,红军攻下吉安。在吉安,贺子珍与分别两年多的父母和妹妹相逢了。贺子珍想到父母那里去住几天,她同毛泽东商量,他同意了。没想到,贺子珍到父母处刚呆了半天,毛泽东随后也到了。“不是说好我在妈妈这里住几天,你怎么来了?”贺子珍有点奇怪。毛泽东笑着回答:“我一个人挺寂寞,正好下午没什么事,就来看你了。”

  秋收起义,使中国共产党人继南昌起义之后又有了一支自己的队伍。

秋收起义:唤起工农千百万

  参加秋收起义的部分人员 1937 年在延安合影 。 前排左起 :赖传珠 、张宗逊 、孙开楚 、赖毅 、谭冠三 ;后排左起 :杨立三 、陈伯钧 、毛泽东 、龙开富 、周昆 、谭希林 、罗荣桓 、谭政 、刘 型 、杨梅生 、胡友才以及参加过井冈山斗争的贺子珍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抗日战争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