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美国历史 > 美国历史的新舞台

美国历史的新舞台

发布时间:2020-04-06 00:50:02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当16、17世纪之交,北美大陆处在一个历史性转折的关口:以往间歇性来北美探査、捕和开展贸易的欧洲人,开始在这个他们所知甚少的地方建立永久定居地,欧洲人的世界和印第安人的世界从此正面接触,发生经常性的激烈碰撞,北美大陆的面貌也就开始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了解这一历史巨变的由来、进展及后果,必须首先对欧洲和北美这两个异若霄壤的世界,做一个鸟瞰式的扫插。

美国历史的新舞台

  在今天来想像1585年以前北美大陆的景象,自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当年的山脉、河流、海湾和平原,大多保持到现在,但面目早已今非昔比。在当今能够看到的关于北美大陆的文献记载中,最接近16世纪以前状况的描述,大多出自欧洲探险家、传教士和殖民者的笔下。他们当年受到空间障碍的限制,对于北美的了解大多限于一隅;而且,他们对于所见所闻的感受,也受制于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和标椎,特别是在涉及北美土著居民及其文化的时候,难免以偏见代替事实。另外,正如一位美国学者所言,“欧洲人所发现的土地的面貌,与他们所留下的样子之间,在许多关键方面是不一样的”。因此,即便是最博学的历史学家,也难以椎确再现数百年前北美大陆的自然和人文景观。

  〔海洋和港湾〕 从英国伦敦到美国的纽约或波士顿,乘坐超音速客机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从数千米高的飞机上俯瞰,浩瀚的大西洋只是在白云之间时隐时现的一抹蔚蓝色。但是,在400年以前,对那些前往北美的移民和往来于大西洋两岸的商贾官宣来说,大西洋乃是一片漫无际涯、凶险莫测的海域。在17—18世纪的北美历史中,大西洋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

  大西洋沿岸地区的印第安人,对于他们东面的茫茫大海,无疑只有十分有限的知识。他们的船只-般只适合在内陆河流上航行,如马撤葡萄园岛、罗阿洛克岛一类附陆小岛的土著居民,经常渡海和大陆交通往来,但他们的航行大抵限于近海一带。对于他们中的多数人来说,目力所及以外的大海,是一个未知的神秘世界,故当欧洲人扬帆而至时,他们以为是天外来客。

  然则当日欧洲人是否就认识大西洋的面目呢?即便那些经常出没于海上的航海家,那些热衷于海上航行和贸易的西班牙人、意大利人、葡萄牙人、英国人和法国人,对于大酉洋的了解同样十分狭豔。法国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十分形象地写道,“16世纪的大西洋是由好几块半独立的洋面拼凑起来的共同体”;欧洲各国对于大洋的认识,仅限于他们航海路线所及的区域,而那些欧洲海焰所未到的地方,同样是神秘莫测的。当然,欧洲人关于大西洋的知识在不断扩展。古代的人们仅对近海水域略有所知,后来,随着海洋知识的积累和航海技术的提高,开始有渔船冒险到未知的海域去捕鱼。到15世纪,英国不少渔船就到达了冰岛的西面;至于他们如何到达那里,以及航行的具体情形,由于文献的缺乏,今人已了无所知。生活在公元8—10世纪的维京人,曾采用逐岛航行的办法,从大西洋的西北端到达北美海岸。

  这种办法也许为后来的英国渔民所借鉴。

  1400年以后,欧洲的航海技术逐渐进步。在15世纪,各国用于海上航行的船只,排水量大多在15—100吨之间,船体短而宽,装有主帆以提供驱动力。由于船上空间有限,所携带的给养不多,不适合远海航行。英国海军的战船一度属于这一类,吃水线以上船舷内倾,前后各有船楼高高矗立,供水手居住。后来,船身变长,甲板由单层变成多层,船体增高,空间扩展,载重增大;动力系统得到改进,原来只有单一主帆,此时风帆的形状、功能不一,能够适应不同的风向和风力。到1500年,任何一种排水量在60—100吨的船只,都能用于远洋航行。16世纪到纽芬兰捕鱼的欧洲人,所驾驶的不过是20—80吨的小船,但他们仍能年复一年地往返于两个大陆之间,可见他们具有独到的航海经验。

  西班牙人在15—16世纪的航海中长期居于领先地位.在船舶的改进方面也有建树。他们对船只的构造和航行技术作了成功的探索,尤其是使风帆系统更为复杂,不仅能提供更大的驱动力,而且能够更好地适应不同的气候和风向。到16世纪中期,船体更趋于流线型,不仅外观更为好看,而且功能更强。这种船被称作“西班牙大帆船”。随后,法国人和英国人在此基础上再作改进,使排水量达到500—1000吨,其航速比原来的西班牙横帆商船提高两倍,既可用于商业,还能装备成战船,更多的则是集两者于一身。在16—17世纪,在横渡大西洋的航行中,常见的就是这种船只。西班牙用大帆船装备成的战舰,体积大于英国舰船,火力装备也具有优势,但行动不够灵便,容易受到小船的攻击,这是1588年无敌舰队惨败于英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西班牙人借助船只大而多的优势,在向美洲的扩张中,也把英、法等国抛在后面。英、法即使将所有船只都投入殖民活动,"-时仍不足以和西班牙抗衡。

  从欧洲航穿越大西洋的航行,通常不走-??条笔直向西的路线。由于风向和海流的影响,船只一般要经常变换航向。有的是先取北向,然后折向西行。英、法的航海者则喜欢先向西南航行到大西洋中央,然后改向北行。在秋天,海上风力很猛,海面较高,从美洲向欧洲的东向航行十分危险。欧洲和美洲之间航程的长短,取决于季节、海流和风向。如在顺风季节,只需2—3周即可抵达目的地;但若遇到逆风天气,则要在海上渡过3个月方可见到美洲的陆地。1748年,瑞典生物学家彼得?卡尔姆赴北美考察,8月5日从英国的格雷夫森德出发,9月15日抵达费城,在海上度过了 41天。他认为这是最短的航程之一,若在冬天,这段路程需要走14—19周,甚至更长的时日。航海者在海上须借助经验和知识来判断航线,定位船只,确认方向,这是航行安危所系的关键°根据风向、风力、海流、月相、潮汐、水色和星辰等自然现象,有经验的航海者能够避免迷失航向。到15世纪,罗盘、指北针、象限仪、平行线规和两脚规等器具,逐渐在航海中得到采用;海上定位和测速技术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人们掌握了通过推测航行位置来估算经纬度的方法;利用中午的太阳测算航位的技术也得到了完善;航海的危险程度于是得以降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航海者,在航海知识和技术方面均領先于欧洲其他国家,他们对夭文航海术在远洋航行中的运用作了系统的研究,对领航员的训练也比较正规。葡萄牙的领航员技术尤为熟练,西班牙人在16世纪下半叶到北美探査时,也曾雇佣葡萄牙领航员,英国人更不例外。到16世纪晚期和17世纪初,西、葡等国的航海教材渐次被译成英文和法文。在海图上,美洲的位置变得更准确和具体,特别是东部海岸的地形和地名趋于精确。1569年问世的墨卡托世界地图,是第一张可以用于航海的平面地图,1599年爱德华?赖特将它投入大批印刷,使之在航海中得到更广泛的运用。即便如此,仍只有具备经验、耐力和勇气的人,才能涉足远洋航行。

  在16—18世纪,对那些不得不奔波于海上的人来说,大西洋有如一个赌场。他们在登上渡海的航船时,就已经用生命作了冒险的赌注。当长达数周乃至数月的航程结束时,有幸活着登岸的人,也深感疲惫劳顿。那个时期所有进入北美的欧洲移民,都乘船远渡大洋,途中饱受煎熬。他们不仅要经受风涛之苦,而且由于航海条件和船主的态度而造遇额外的不幸。船主为了尽量获取利润而载入过多,使船内拥挤不堪,乘客没有充分的活动空间,内气息污浊难耐。由于缺乏保鲜技术,船上所供应的肉类経大量盐鹰制,长期食用对身体损害极大,即便这种食物也不能保障供应。饮用水的储存有限,往往供不应求,而且很不洁净。

  此外,猛烈的暴风雨、酷热的阳光以及海盗的掠劫,更增添了旅途的艰辛和风险。在这种恶劣条件下,船上往往疾病肆虐,许多人死于途中。即便到18世纪中期,这种状况也没有大的改观。

  年幼体弱的人,很难熬过这一关。有钱的旅客能得到较好的待遇.他们的空间和食物都要优于其他人。但随时来袭的恶劣气候、疾病和海盗,并不分富贵黄贱.任何人都难免身陷险境。暴风雨是海上航行的大敌,船毁人亡的事情经常发生。有时海盗的威胁比暴风雨更为可怕。无论是商船还是移民船只,都有可能遭到海盗的掠劫,特别是交战期间,利用海盗攻击敌国民船,乃为欧洲各国的惯技,此时航行于大西洋上,完全没有安全的保障。

  另外,海上惨祸实在是…个难以估量的神秘数字。虽然载于史籍者不多,但偶尔见到的有关记述,仍然令人惊心失色。1741年,有一療名叫“海之花"的船运载106名移民,由于食物匱乏,在路途饿死了 46人,并有6具尸体被吃掉。那些被迫乘贩奴船到美洲的非洲黑人,在大西洋上经历了更加痛苦和悲惨的生死考验,约有1/6的黑人被抛尸海上°据说,鲨角往往尾随装运奴隶的船只,等着吞吃被抛下的黑人尸体。

  海湾是北美早期历史中的另一个重要角色。从人文地理的角度说,海湾地带是北美巨变的领先之区。最初的拓殖地大多建在海湾附近。建立普利茅斯和马萨诸塞的移民,选择了马萨诸塞湾;荷兰人把新阿姆斯特丹建在长岛附近一个平静的海湾边;切萨皮克湾更是南部殖民地的发祥地,成了马里兰和弗吉尼亚的代名词。海湾的重要性来自于它们在地理上的优越性c最初越海而至的移民选择海湾边上立足,是由于这里能够停靠船只,便于接受母国的给养,而且能够有效地防卫当地部落的袭击。越到后来,海湾的地理优势就越明显:交通的便利使之成为人口、资源和财富的汇聚之所,在殖民地和母国之间充当中转站,是货物与信息的集散地。于是,在海湾边上兴起了许多人口众多、商业繁荣的城镇。港湾和河口的另一个好处是鱼类繁多,每到汛期.人们很容易捕捞到各种鱼虾。

  从海岸特征来说,弗吉尼亚南部边界是一条分界线。其北海岸线较为曲折,有不少适宜大船停泊的港湾和大河出海口,后来北美的城市大多出现在这个地段;其南则海岸相对平直,港湾不多,早期移民一般不从这个地区登岸。不过,以K7世纪的航海要求,港口不必很大很深,因为移民乘坐的船只不大,吃水不弄c后来,随着大船增多,一些老港口因水浅而遭到废弃。

  新英格兰沿诲的山地多与海洋相接,海岸曲折而险峻,不少地段有临海悬崖,经海浪冲刷而形成各种奇特的地貌,近海岛屿也为数甚多。这样的景观一定给当年的探险家和移民留下了深刻印象。更重要的是,在这曲折的海岸上,有许多可以停泊船只的大小港湾,这对早期移民和出海捕捞的酒民,当然是天賜的便利。科德角有一条狭长的陆地和大陆相连,在地图上形似一条翘起的蝎子尾巴,围出一个很大的海湾。最初来到这里的欧洲人一定发现了大量的鳍鱼,不然不会留下“科德角”这个名字。?

  1620年冬天到来的“清教徒始祖移民”,在抵达科德角后,发现当地并不适合定居,因为土质较差,而且没有可供利用的良港;他们派人四处寻找更理想的地点,结果在离他们乘坐的',五月花号”停靠处25英里以外的地方,发现了普利茅斯湾。那里的水深利于航运,岸上的土地也适合耕作,于是他们在那里建立了村落c波士顿附近许多港湾也受到英国人的重视,如安角港、塞勒姆港,在17世纪初都是天然良港。

  从纽约东面的长岛开始,海岸开始变得平缓,接近沉积型海岸。现在的纽约市以南则基本上属于沉积型海岸,比新英格兰地区更为曲折。在哈得孙河、特拉华河等大河的河口,有水深而浪小的良港,后来作为贸易港口而兴起的大城市纽约和费城,均得益于这种地理条件。荷兰人、瑞典人、教友会移民以及德意志人,都从这些河口和港湾登陆,渐次向内地推进。

  再往南便是夹在大陆和一个半岛之间的切萨皮克湾。这个巨大的海湾位于北纬36度55分和38度32分之间,从极南点到极北点之间的直线距离为184英里。在当地部落的语言中,“切萨皮克” (Chesapeake)是“众河之母”的意思。海湾两岸河流密布,詹姆斯河、约克河、拉帕汉诺克河、波托马克河、帕图克森河和萨斯奎汉纳河等六条大河直注海湾,大多能够通航,有的还可容当时的远洋船只进入。靠近海岸的潮汐带,土地平坦而肥沃,濯溉方便,适宜种植。特别是詹姆斯河和约克河的河口,水面开阔,有许多和陆地相距很近的小岛,便于航运和防卫。1607年来到詹姆斯河口的移民,在一个小岛上建立了定居点,周围有沼泽,涨潮时和大陆分离,外可通航,内可防范印第安人。但附近可供种植的土地较少,居民只得在房屋之间的街道种植作物,这个选址因此受到许多人非议。

  大致从弗吉尼亚的亨利角到北卡罗来纳的菲尔角,大陆海岸以外有一道延绵的沙堡礁,如同海上防浪堤。沙堡礁上有缺口,可供船只通过;沙堡礁和海岸之间的水域有一些港湾和河流的入海口,但水浅,只能停靠较小的船只。16世纪有探险家来到沙堡礁外,遥望内海,以为就是欧洲人一直向往的通往东方的“东海”。

  南卡罗来纳海岸上最大的港湾是査尔斯顿湾,这里有南部最大的城市査尔斯顿。佐治亚利佛罗里达的海岸更为平直,海滩平坦,亍今巳是游覧消闲的胜地,但当年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种价值。

  〔富饶的平原〕 1584年,英国热衷于向美洲殖民的人士,将英国自认拥有主权的北美地区命名为“弗吉尼亚”(意即处女地),以取悦终身未婚的伊丽莎白女王,希望从她那里得到经济和政治上的支持。根据16—17世纪英国人的理解,“弗吉尼亚”乃是从海岸一直向西平行延伸至陆地尽头的整个大陆;但实际上,英国人所知的北美,不过是大西洋沿岸平原。后来真正以“弗吉尼亚”这个名字而留在北美地国上的地区,仅是切萨皮克湾岸边的一小片土地。阿巴拉翼亚山脉和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广阔地区,当日尚未进入白人的视野。

  大西洋沿岸平原曲折而狭长。它南起佛罗里达,北至科德角,北部狭窄,往南渐宽,海拔多在200米以下,间或有一些起伏如细浪的山丘。其土壤呈多样化,北部多为灰化土,中部多为棕色森林土,南部则主要是灰化红土和黄土。棕色土肥力较高,适宜种植作物,利于林木生长。红土的质量逊于棕色土,腐殖质层在20~T0厘米之间,有机质含量不高,需要人工施肥才能取得好的收成。因此,从事粗放农耕的东部林区印第安人,摸索出用鱼和海藻作肥料来提高玉米产量的经验。切萨皮克湾沿岸的近海低地,表层覆盖一层肥泥,含有丰富的有机物,特别是茂密树木年复一年的落叶不断堆积腐化,土地的肥力很高。人们一度相信,在这种肥沃的土地上,只要播种就会得到收成。但这种土壊质地甚轻,在多年耕种中容易损耗地力和受到侵蚀。因此,弗吉尼亚的种植园主需要不断补充新的土地。马里兰地势甚低,几乎接近海平面,便于排灌。越深入内陆,肥泥中混合的沙和粘土就越多。皮德蒙特高地和更西的土地中含有沙土、粘土和石灰石,或以石灰石为主。由大西洋沿岸向内陆延伸约100英里,出现了一条较为规则的瀑布线(fall line),从这里开始,向东流入大西洋的河流都不再有瀑布,流水甚为平缓,船只可以通行。

  经过数百年的人工改造,当年大西洋沿岸的森林和植被状况,今人已经难以看到。由于雨量充沛和气候温热,当年这里无疑是植被丰厚、林木密集的地区,时人因有"林海” 一类的惊叹。这里生长着旺盛的常绿阔叶林、落叶阔叶林和针叶林,樟树、栋树、橡树、山茶、剌栗利山毛棒随处可见。树种大多为中小型,可用之材不多。其中不少树种到秋天叶子变成金黄、深红、暗紫等各种颜色,和绿叶林木交错间杂,构成一幅绚丽多彩的秋景图。新英格兰气温较低,冬季酷寒,白雪霞盖的时间从12月到转年4月,落叶乔木枯枝交错,景象略显萧索。这里常绿的树木有云杉、冷杉、白松、铁松、桦树、榆树和山毛棒等,在许多地方都茂密成林。1630年有位作者提到,新英格兰的橡树有4个品种,它们的树叶、枝十和颜色都不一样。约翰?温斯罗普发现,马萨诸塞湾一带橡树和松树很多。由于许多年代都无人砍伐,不少树木笔直参天,是造船的上好材料,成为后来新英格兰造船业的资源依托。据彼得?卡尔姆所见,宾夕法尼亚境内特拉华河畔树种丰富,尤以橡树和胡桃树居多;但树龄在300年以上的树木则不多见,他推测,可能是由于树木也有生长和衰老的过程,老树易毁于暴风雨。切萨皮克地区也遍地都是树木,沿海地带有茂密的松林,再往内地是一片一片的胡桃树、山核桃树、橡树、板栗树、榆树、山毛棒、白杨和其他各种树木,夏天一派郁郁葱葱,秋天树叶变色.色彩十分绚烂。在没有为树木覆盖的地方,则生长着青草、鲜花、草莓、烟草和可作药用的植物。迟至1724年,有人在弗吉尼亚看到,除开垦出来的种植地以外,到处都是森林。在北卡罗来纳以南地区,松林茂密,有“南方松林带”之称。松树是炼制松香和柏油的原料,后来成了该地一种重要的经济资源。林间地衣、苔蘇和藤本植物众多,各种野生葡萄藤、爬山虎缠绕树身,使树林中显得更加荫翳。对早年的拓荒者来说,葱郁的树林并非赏心悦目的美景,而是开星种植的巨大障碍。由于清除树木和藤萝颇费劳动,一个人手只能耕种有限面积的土地。当然,树木也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了许多便利:一般的树木可用来盖房子、打栅栏和作燃料,松树、橡树可用于造船,樱桃木、胡桃木和枫木乃是优质的家具木料。

  茂林之中自有野生动物出没。较大的动物有黑熊、美洲豹、灰狼、狐狸、野猫等,它们对拓殖初期的人畜安全,曾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各殖民地均制定过奖励猎杀狼一类动物的法令。约翰?温斯罗普曾说,马萨诸塞以狼和狐狸的危害最甚,但没有伤害人类的野兽。毛皮兽主要有麋、貂、鹿和河狸等,其毛皮曾是北美出口欧洲的重要货物。鸟类更是多种多样,野鸡、鶴鹑、野鸽、松鸡、山薦、黑雁和鹰等各种禽鸟,丰富了居民的食谱。

  林中的另一种资源是野生果类。栗子、胡桃、樱桃、葡萄、草莓、李子、酸苹果遍布各地,可以作为食物和酿酒的原料。欧洲裔居民和印第安人一样,曾以野生果实作为食物的补充。

  沿诲平原的自然景观,使初来的欧洲人甚感新奇。英国人最早确定建定居点的地方,是卡罗来纳海岸以外的罗阿溶克岛。沃尔特■罗利爵士派去的探险队,发现那里生长着高大的红杉木和野葡萄,林间到处是鹿、兔利鸟类;当地印第安人以肉、鱼、玉米?、豆类、瓜类和水果为食&他们从印第安人那里换来了水牛皮和鹿皮;他们甚至见到当地人使用某种金属。他们将这里的物产作为标本帯回英国o 1586年英国人托马斯?哈里奥特写了一本小册子把以罗阿溶克岛为代表的“弗吉尼亚”描绘成物产丰富、食物充足的好地方,目的是吸引英国人到那里定居c当第一批移民在詹姆斯河岸登陆时,他们发现了漂亮的草地、高大的树木和清澈的河流,觉得这是-个十分美好的地方。这里的河流中有许多鱼类,陆地上则有各种飞禽走兽,其中许多是从英语字典中我不到名称的。威廉?伯德第二将弗吉尼亚描绘为人间乐园,说这里土地肥沃,气候温和,物产丰盛,只要付出一点劳动,就不会挨饿,正因为如此,当地的居民就变得好逸恶劳。第一个到马萨诸塞湾一-带海岸考察的欧洲人,是法国採险家萨米埃尔?德?尚普兰。他在考察报告中对这里的风光和自然条件称赞不巳。约翰?史密斯于1614年对切萨皮克湾以北、圣劳伦斯河以南的地区进行了考察,也许他发现这个地区的外形和英格兰相似,于是将它命名为“新英格兰七他还给这里的许多地方留下了英国地名,如査尔斯河和普利茅斯等,为后来所沿用。他在随后写作的小册于中,用赞美的笔法描绘这里的景色和物产,谈到了当地的森林、水产和印第安人的村落,认为这里是移民定居的理想之所。他还特别提到当地牧草繁茂,宜于饲养牲畜。最早来到新英格兰的移民觉得享有地利,在寄回母国的信中,肘这片新土她及其植物和耕作条件赞不绝曰,有人称塞勒姆一带的土地是天底下最适合玉米和青草生长的地方;还有人提到,世界很难再找到比这里更适合英国人体质的“有益健康的地方” 了;他们相信,这里的土地、河流、森林可以供每个人利用,只要付出劳动,人人都可以过上丰衣足食的独立生活。声名狼藉的冒险家托马斯?莫顿说得更为夸张:“如果这片上地还不能算富饶,那整个吐界就都是荒漠。”1630年弗朗西斯?希金森也对新英格兰的自然条件和物产作了详细介绍,认为马萨诸塞湾自然条件不算悪劣,査尔斯河一带有大片肥沃的黑上地,到处树木茂密,中间有印第安人的小片开垦地,“土地的肥沃富饶令人羨幕\ “玉米的增产证明这个地方真是奇妙”;他的结论是:“这样我们在陆地和海洋均看到丰富的储藏,对新英格兰人的舒适生活真是一种福佑。”他同时还提到,那里蚊虫甚多,毒蛇出没,冬天多雪而寒冷。英国人在考虑向美洲殖民的时候.希望能找到一个在气候上让人感到习惯的地区。他们相信大西洋两岸的气候有相似性,也发现南方的夏季很长,冬季暖和。实际上,北美的气候和英国及西北欧有许多不同。西北欧地区受海洋性气团的控制,空气湿度很大;而海洋所储存的巨大热量散发甚慢,减少了不同季节的温差。北美东部从总体上属于大陆性或次大陆性气候,冬夏温差很大,这使早期的移民頗感不适c希金森谈到,在7—8月的盛夏季*,新英格兰要比“老英格兰”热得多;在至寒的1—2月,天气又要冷得多;温斯罗普说,马萨诸塞的冬天很长,为了给牲畜保暖,每年要为它们生炉子达5个月之久。博学的卡徳瓦拉德?科尔登也认为,北美“冬天要比欧洲同样纬度的地区冷”。北美地区南北气候差异明显,而东西姻分别略小。25度等温线位于中部,夏季南部较热,切萨皮克地区7月平均气温在26度左右,最高达到40度。弗吉尼亚的气候受海洋竅响较大,四季分明。春季始于每年3月中旬,此后4一6周霜降期即过去,阳光日益温暖,直至进入夏季。I 月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日子'

  也是雷雨较多的季节,偶尔还有飓风来袭。所以最初的移民觉得,这里的气候“炎热而潮湿”,“跟西班牙一样热气9月末天气转凉,到10月即开始霜降,此后就是冬天了 ” 12月至转年1月、2月时有降雪,而且空气湿度很大,是-年中最令人难受的天气。冬天气温在零度上下,夏天白天气温在32度左右,最热时可达40度。夏天的炎热,对于初来的移民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因为此时各种疾病流行,许多人死于这个季节。从海岸到内地,随着距离的变化,气候亦略有不同,如瀑布线以西地区春天开始的时间要晚于潮汐带若干天,夏天也较短,冬天则更长更冷。下南部夏天气温更高3关于卡罗来纳的气候有一个说法:“春天是天堂.夏天是地狱,秋天是医院”。冬季北部寒冷,波士顿1月平均气温为零下3度,最冷达到零下29度;而南部1月平均气温在2度以上;零度等温线位于今纽约市。寒冷的冬季给早期移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困难,必须准备充足的木柴,并为牲畜

  储备草料c以当地茂密的林木,取暧的燃料当不难解决;而牲畜的饲料则是长期困扰人的问题,因为当地的草种不适合作过冬的草料。直到后来大量引进欧洲的草种,才使这个难题趋于缓解。

  对于农业社会来说,无霜期的长短和降雨量的多寡具有重要意义。大西洋沿岸平原北端的无霜期在100天以上,适合种植玉米和小麦;南端气候湿润温暖,无霜期更在240天以上,是农业种植的绝好地带。大西洋沿岸的降雨分布不均,但总体差异不大,东南部雨水更多,年降雨量在1000毫米以上。弗吉尼亚年平均降水量在1016毫米左右,4一9月为主要降雨季节,每月降雨量为89—102毫米;尤其在5、7、8等月,降水最多,而此时正是作物生长过程中最需要湿度的阶段。可见,这里实在是天然的种植场。

  在大西洋沿岸平原,飓风是最大的灾害°每到8—10月便頻繁发生,一年多达5—10次。飓风袭来,风摧树折,暴雨成灾,对庄稼和人畜都造成危害。普利茅斯总督曾记录过1635年一次飓风造成的破坏:“成千上百的树木被吹倒,比较结实的被连根拔起,高大的松树被拦腰折断,年头不长但相当高大的橡树和核桃树,就像柳条一样受到摧残。”18世纪北美最有名的智者本杰明?富兰克林,曾对这种暴风雨作过观察和研究,发现它是逆风移动的。

  〔山脉与河流〕 大西洋沿岸平原的西端有一道天然屏障,就是阿巴拉亜山脉。那些透迤的山岭,有的高入云端,有的起伏如浪;时见悬崖绝壁,或有急流飞瀑。山区树木更为茂密,较高处多为针叶林,云杉和冷杉是常见的树种;较低处则满山遍野多为山毛棒和糖械林。夏天一派葱葱翠翠,入秋则万木烂漫,景色十分美丽0但是,那些涉险越洋而来的欧洲移民.大多没有欣赏风景的雅兴,他们需要的是上地,是解决生订和获得财富的资源,这一大片山岭非但对他们没有太大的价值,当他们不得不西去寻找新的七地时,反而成了阻挡进路的障碍。

  阿巴拉契亚山脉和大西洋大致Y-行,呈东北及西南走向,南起现今阿拉巴马中部,贯穿英属北美各殖民地,在现今美国境内延绵约1600公里。山脉东面和大西洋沿岸平原相接,由于从山地到平原地势变化突然,所有从山中流出的河流都出现湍急的瀑布,这条“瀑布线”实际匕也就是山地和平原的分界处C最初的白人定居大多在"瀑布线"以下地区,越过瀑布线的移民是18世纪才出现的。山脉西部连接中部大平原,在殖民地时代,这还M -片不为白人所知的地区。新英格兰高地在地理学上属于阿巴拉契亚山地,是和阿巴拉契亚山脉井列的一种地形,其造山过程开始比阿巴拉契亜山脉早,上有许多丘陵和高山,在康涅狄格河谷以西的格林山脉和贯通新罕布什尔中部直达马萨诸塞与康涅狄格境内的怀特山脉,都有很髙的山峰,如华盛顿山,高达1916米。山岭中间河流溪涧穿流,为那里的磨坊和其他加工业提供了丰富的动力资源。从地理学的角度看,阿巴拉契亚山脉可以分解为皮德蒙特高原、老阿巴拉契亚山脉、新阿巴拉契亚山脉和阿巴拉契亚高原四个部分。

  “皮德蒙特”(Piedmont)原意为“山麓”,是阿巴拉契亚山脉和东部平原之间的丘陵地带,东低西髙,直至和蓝岭山脉相接。

  在1700年以前,皮德蒙特高地和弗吉尼亚谷不为多数居民所知,只有为数不多的贸易商到那里的印第安人中冋活动。到18世纪,弗吉尼亚谷成了移民西进寻找新土地的通道C皮德蒙特高地西面紧接着老阿巴拉契亚山脉°它南起佐治亚境内,北到哈得孙河谷,崇山峻岭,延绵起伏,仅在萨斯奎汉纳河谷附近有一个80公里左右的豁曰,曾是通往西部内地的主要通道。山脉在马里兰到佐治亚境内的一段就是蓝岭,不少山峰高度在2000米以上,米切尔山更是高达2037米,为东部第一高峰c新阿巴拉契亚山脉在老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北面,在地质年代上比后者年轻,故冇此称。这里很难见到高耸人云的大山,多为连绵不绝、III顶在同?水平线上的山丘,山岭之间有大片平地,宜于农耕c美国人称这个地区为“岭谷区”。再西为阿巴拉契亚高原,高度在岭谷区之上,北段的阿勒格尼山,曾是西进移民深以为苦的天然险阻。高原的西部地势渐低,有的地段冇山崖绝壁和中部平原相接,冇的地段则坡度平缓地过渡到平原。宾夕法尼亚中部一带的阿巴拉契亚山区煤矿储量丰富.后来是北美炼铁业的重镇。山中其他地区矿蔵甚少,至今仍然贫困落后。不过,这种地理学的描述,对于北美早期的欧洲居民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在他们眼里,西面有一大片高山,高山里面和以外是他们完全不知晓的世界;有人甚至相信,越过高山就河以找到通向东方的通道。

  阿巴拉契亚髙原西側和落基山脉东麓之间的中部平原,北端在加拿大境内,南部直达墨西哥湾。平原上有密西西比河、密苏里河、俄亥俄河等大河以及许多支流,中部偏东北是千里沃野,那里的黑钙土或栗钙土肥力极强,是农耕和放牧的宝地°那里草木茂盛,绿野无边,雨量充沛,后来的美国人把这个地区称作“大草原二到18世纪中期,东部居民开始对俄亥俄河流域和伊利诺伊地区有所了解,土地投机者已将触角仲入c大平原西南部气候干燥,土质沙松,有大片的不毛之地.,后来在这里发现了工业矿蘭。这里活动着众多土著部落,除少数部落拥有某种形式的农耕外,大多数人过看游猎生活。欧洲简居民进入这个地区定居的时代.是从18世紀末才开始的,所以,在很长时期内.只有少数白人探险家和贸易商人才对这个地区有兴建。

  再往西去就是落基山区和太平洋沿岸地带。虽然西班牙人在16—17世纪就开始在加利福尼亚一带探査和传教,但英属北美的居民对这个地区却长期茫然无知。落基山脉群峰耸立,有许多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高峰,有的终年积雪,如白玉直插蓝天。

  山中湖泊众多,溪涧交错,林木茂密,许多地方于今乃是景色迷人的游览胜地。在落基山和太平洋沿岸山地之间,有富饶的加利福尼亚谷地。西班牙人很早便到这一带活动,并在当地土著部落中建立传教点。到19世纪上半叶,美国人对这里发生浓厚的兴趣,认为是一片气候宜人、有益健康的福地c后来,这里成为一个盛产粮食和蔬菜水果的地方。太平洋沿岸山地北端有许多高峰,如西雅图附近的雷尼尔火山,海拔为4391米。往南高山较少,不过.那些傍海的山岭,也称得上景色秀而。

  山和河流是紧紧相连的。山间无数溪流,在向地势较低处奔流的过程中不断汇聚,形成许多河流。发源于阿巴拉契亚山区的河流,呈两种相反的流向。阿巴拉契亚高原的河流大多向酉流去,汇入中部平原上的大河中;发源于老阿巴拉契亚山的河流,纵横交错,蜿蜒流向大西洋或沿岸的海湾,在山岭之中穿切出许多峡谷。这些河流当年乃是由海岸平?原进入内地的主要通道。在这些河流中,无论是较大的哈得孙河、特拉华河,还是其他较小的河流,通就的河段都不长,进人山区后,不是河道变得过于狭窄,就是水流过于満急和落差过大,船只不可能继续向内地航行。在康涅狄格河上,可容80到100吨的船只航行的河段,大约为50英里。胡萨托尼克河和泰晤土河的通航河段,都不过10余英里。圣劳伦斯河从安大略湖到蒙特利尔的河段布满小岛和浅滩,水流湍急,不能通航,只有在蒙特利尔以F的河段才可容船只航行。在船只不能航行的河段,可以利用独木舟或木筏,但它们的运载能力十分有限,而且危险性较大。这对于那些早期深入内陆定居的白人是一个极大的限制,使他们很难走向市场,难以和外界沟通,也就只能长期困守于生存性农耕。另一方面,河流阻断道路,对于陆地交通也是妨害。架桥和开辟渡口,成为各殖民地一件费钱费力的事情。

  欧洲探险家十分重视北美东部的几条大河,希望由此找到通向东方的航路。1609年,英国人亨利?哈得孙乘荷兰船只“半月号”进入特拉华湾,寻找通向远东的航路,但未深入特拉华河谷。翌年,弗吉尼亚公司的塞缪尔?阿格尔来此躲避恶劣天气,就用弗吉尼亚总督德拉瓦尔男爵(Baron De La Wair)的名字,将这个地方命名为"特拉华” (Delaware)o初来的欧洲人觉得北美的河流很大很宽。第一批前往马里兰的天主教神父安德鲁?怀特,在见到波托马克河时不禁感叹道,泰晤士河和它相比不过是一条小溪。1524年,第一个到达哈得孙河的欧洲人乔万尼?达?维拉扎鲁认为,这是“一条非常大的河,河口的水很深”。其实,哈得孙河只有315英里长,发源于海拔1308米高的马西山南坡的云之泪湖,就长度而言,在北美河流中排名第71位°不过,它的通航河段长达150英里,是大西洋沿岸通往内地的主要水道,而且灌溉面积达12200平方英里。当年哈得孙来到这里探查,误以为它是通向东方的航路。他沿路建立了一些据点,为后来荷兰人到内陆开展贸易作了铺垫。位于哈得孙河口的曼哈顿岛尽得地利,背靠大陆,面向海洋,水陆交通都很便利,后来发展成为北美的商业中心。

  〔优势与限制〕 英国人对于北美地理的认识,长期停留在印象的阶段。第一本知识可靠的北美地理著作,直到16S1年才在伦敦出版,即乔治?加德纳的《1649年美洲地理状况》。殖民地居民对于本地的了解,受活动范围的限制,也--直存在局限。18世纪中期出版了一系列关于北美殖民地的地图,如刘易斯?埃文斯的《宾夕法尼亚、新泽西、纽约和特拉华三县地图》和《英属中部各殖民地全图》、约翰?米切尔的《英国和法国在北美的领地地图》等。这些地图在殖民地报纸上登出了广告,通过书商发行,销路甚好。地图的问枇,有助于殖民地居民扩大对北美的认识范围,对于距离和交通路线也有更为清楚的了解。

  就是这样一片人们印象模糊的土地,在16世纪以后成了一个历史的新舞台,众多的种族和族裔人群在这里活动和竞争°北美土地和资源的多样性,为印第安人提供了生存资源,也使来自欧洲不同地方的移民能够谋生和谋利,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多样化的经济、社会和生活方式。

  在前工业时代,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相对有限,而自然对人类社会和文化的塑造力则十分强大。英属北美物质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处处打上了自然环境的印迹。新英格兰的可耕地较少,而牧草茂盛,促使当地居民在畜牧业中寻找获得财富的机会,成为北美主要的牲畜和肉类制品出口地。而且,受到农业资源的限制,许多人转向商业和船运。哈得孙河流域和特拉华河流域沃野千里,麦田弥望,成为北美有名的粮仓°南部种植园经济的形成,则得益于肥沃的土地、湿润而温暖的气候。如果北部的土地资源和气候条件与南部类似,那里也会出现奴隶制经济,因而奴隶制的存废问题可能会是另一种形式。反过来,如果南部的土地和气候不适合种植烟草和稻米等大宗作物,也就难以形成以奴隶劳动为基础的大种植园经济。

  由于殖民地社会总有一部分人是新来者,地理和气候的影响就尤为明显c南北气候的差异,对新英格兰与切萨皮克地区社会发展的殊途,起了很大的作用。移民来到新的环境,必然经历一个“服水土”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在不同的地区有所不同。新英格兰气温较低,冬季长而寒冷,各种致命疾病不易流行,人的寿命较长,因而人口的増长稳定而有序。南部则不然。炎热的气候使新来的移民极容易感染疾病,寿命很短,许多移民来到后不久便死去,其子女尚未长大成人,孤儿就成了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而且人口的自然増长率极低,移民的后代成为社会宅体的过程,比新英格兰要长几十年C从这个意义上说,南部社会所受环境的制约,更甚亍其他地区。

  自然环境对北美居民生活的影响还见诸其他方面。历史学家伯纳德?贝林说:“对所有的移居者来说,荒野乃是陌生而可怕的,到处都是难以预料的问题,充满了令人心力交瘁的艰难困苦。谁都没有可用的可靠学问、知识和经验的储备,借以取得对环境的控制:父母和孩子一样,在这个世界面前也是个新手C”在殖民地初期,地理和气候乃是决定居民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的重要因素。在土地贫瘠而又远离市场的地区,生产所获很难超乎生存的需妾之上,商业活动受到根本性的限制;形成商业性农业的条件,固然离不开资本和劳动力的投入,但在17—18世纪那样的时代,首要的条件是土地的数量和质量、距离市场的远近以及交通工具的状况。各殖民地之间受到山岭和河流的阻隔,对于北美内部联系的发展和共同体意识的成长,也有明显的限制。另外,在茂密的森林中,到处都是凶猛的野鲁,威胁着定居者的生存,迫使人们学习打猎的技术,一旦他们成为出色的猫人之后,便能从中获取肉食和财富。

  空间距离和交通条件也制约着殖民地和母国的关系。由于大洋的阻隔,殖民地创立伊始的艰难困苦不能及时反馈到母国,人们所接受的关于殖民地的信息,不过是殖民公司的宣传鼓动之词,这就是何以当切萨皮克地区情形极端恶劣时,而趋之者仍如过江之何。大西洋这一道宽阔的屏障,也祓弱了母国控制殖民地的效力。爱德蒙?伯克曾谈到地理距离对英国殖民统治的不利影响:“在命令和执行之间.隔着茫茫大海,数月时光飞逝而过;由于不能对某一点作出及时解释,就足以导致整个体系的崩漬。”总督本来受命代表英王管理殖民地,但他一旦置身大洋另一边的北美,就不能完全按照原来的使命行事;他不能与英国声气相通,一封公文或书信的往返往往需要花费数月乃至数年时间。如北卡罗来纳总督马修?约翰逊1742年致英国贸易委员会的信,竟在路上耽搁了4年。英国政府对殖民地的指令有时不能及时传达,使殖民地得以在很长时间内继续自行其是。例如,1706年英国否决了新罕布什尔议会通过的两项司法法令,但这一决定迟迟没有下达到该殖民地,结果这些法令还执行,半个世纪。地理限制对英国控制的削弱,使殖民地居民贏得了很大的自由空间,获得了一系列权利。后来,他们为维护这些权利,不惜反抗母国。历史学家卡尔?布里登博指出:“北美和不列颠群岛之间为三千英里波涛起伏的大洋所隔开,从殖民之初开始,这一汪洋大海就是插在中间的时空障碍,使殖民地和母国彼此孤立。仅是这一情况就促成了两个世界最终分道扬儀。”从这一点上引申,如果没有大洋这道屏障,美国的独立建国之路也许不会那么顺畅,因为当时英国远离本土作战,不论具有何种海上优势,总有鞭长莫及的困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美国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