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希腊历史 > 罗马早期共和国至公元前264年

罗马早期共和国至公元前264年

发布时间:2020-04-07 22:49: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希腊诸城邦仍像过去那样彼此征战不休。它们组织了一些同盟,如亚该亚同盟和埃托利亚同盟,但事实证明,没有一个同盟是持久的、有效的。尽管得到过许多警告,但互不团结的希腊人还是忽视了罗马人日益崛起的势力。罗马人在击败他们在地中海西部的劲敌迦太基人之后,转而东征。他们先是征服马其顿和业已分裂的希腊城邦,然后侵占了整个希腊化东方。

  为什么罗马人能够成为整个地中海乃至整个欧洲的主人?实际上,希腊人和罗马人的早期历史有许多相似处。两者均起于同一种族,正如印欧语系的亚该亚人和多利安人是沿巴尔干半岛进入希腊那样,印欧语系的拉丁人是沿意大利半岛抵达台伯河南岸。罗马是那时形成的拉丁人共同体中的一个,位于台伯河旁可以方便地涉水过河的地势最低处和小船能够抵达的地势最高处。其战略位置颇同泰晤士河旁的伦敦,使罗马一开始就比其他拉丁居留地更宜于经营商业和接受外来影响。

  主要的外来影响来自先前从海外移居意大利的两个文明民族——伊特鲁斯坎人和希腊人。伊特鲁斯坎人可能来自小亚细亚,于公元前800年前后移居台伯河北面,然后征服南面的拉丁人。在他们的统治被推翻之前,他们将自己所信奉的男、女诸神,有关拱门和拱顶的知识,以及通过检查动物内脏来占卜的典型的东方习俗传给了罗马人。希腊人出现于伊特鲁斯坎人到来之后不久,他们在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建立起若干殖民地,包括塔伦坦、叙拉古和那不勒斯。他们对拉丁人的贡献有字母表、若干艺术与神话、某些宗教观念和习俗,其中还包括其本体取自希腊神话的罗马诸神。希腊神话中的宙斯、赫耳墨斯和阿耳忒弥斯成为罗马神话中的朱庇特、墨丘利和狄安娜。

2020-04-07_225035.jpg

  我们对伊特鲁斯坎人的了解,多半来自他们的丧葬艺术。这尊描绘一对伊特鲁斯坎夫妇的雕像是石棺的一部分。

  约公元前500年,罗马驱逐了它的最后一个伊特鲁斯坎国王,开始成为独立城邦。在短短几年里,它征服了周围诸民族,控制了从亚平宁山脉到海岸的整个拉丁平原。罗马城邦形成时期的制度与早期希腊城邦的制度相似。最初,国王拥有帝权,即最高权力,只有由贵族组成的咨询委员会和仅能对立法表示赞成或反对的民众大会对国王具有一定约束力。后来,如同在希腊那样,君主政体被废除,贵族成为社会的统治者。从前由国王掌握的帝权这时转到两名执政官手中;执政官由选举产生,任期一年,总是由贵族担任。元老院是主要立法机关,也是贵族团体,甚至在接纳若干平民后其性质仍然不变。

  当罗马完成希腊城邦力所不及的事业,即征服和统一整个半岛时,罗马与希腊城邦的发展出现了很大不同。罗马能够征服意大利半岛,而诸希腊城邦却没有一个能统一希腊本土,更不用说整个巴尔干半岛了,这是为什么呢?一个原因是两者地形显著不同。巴尔干半岛山峦重叠,实际上,“巴尔干”这一名字就是从土耳其语的“山脉”一词派生而来的。希腊到处是交叉重叠的山脉,而意大利却只有一条南北走向、中间没有横断山脉、不难翻越的亚平宁山脉。因而,意大利半岛没有给隔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地区,相应就更易于统一和保持统一。而且,由于没有像巴尔干那样的山脉,罗马公路网——例如,有名的阿庇乌大道就是顺着靴子状的意大利半岛从罗马一直通到靴子跟部的布朗迪西恩——就将整个意大利联结成一体。实际上,阿庇乌大道现仍存在,1943年英国和美国军队在意大利南部登陆时还使用过。

  罗马人获得成功的另一原因是,他们对待意大利其他民族的做法很开明。早先,雅典向希腊同伴征收贡物,且从不给予他们公民权。而罗马,则准许半岛约四分之一的居民享有充分的公民权,其余的人享有拉丁公民权,即一种大而不充分的特权。所有的人都享有人身自由,由此造成的唯一不足仅在于不能控制对外关系,不能强征人们服兵役。这一政策挽救了罗马,因为在迦太基的汉尼拔在半岛上转战南北、所向披靡的关键几年里,罗马的意大利诸同盟者仍对罗马保持忠诚。

  最后,罗马人获胜还由于他们拥有优势的兵力,发明了高明的战略。在与邻邦作战时,他们认识到,传统的由8000人组成的方阵过于庞大,难以指挥,尤其在多山地区作战时。所以,他们将军队组织成120人一支的“支队”;30支支队,即3600人,组成军团。军团还配有骑兵保护其侧翼。除传统的头盔、盾、长矛和剑之外,罗马人还用有效的进攻型武器即铁尖标枪来装备军团。作战时,军团士兵先从远处将标枪掷向敌人,然后巧妙地利用敌人队形的缺口进攻逃跑者。

  到公元前295年,罗马人已夺得意大利中部,并向南推进,兵临地处半岛“足背”、繁荣的希腊殖民城市塔伦坦城下。塔伦坦人向皮洛士求援,皮洛士是希腊伊庇鲁斯的国王,被汉尼拔誉为其将才仅次于亚历山大。皮洛士获得了两次“皮洛士胜利”,但是他承担不起为此付出的重大损失,而罗马人虽然损失更为惨重,却有75万意大利战斗人员作其后备。所以,皮洛士于公元前272年撤退,临走时,他颇有见识地说:“我为罗马和迦太基留下一个多好的战场!”仅过了八年,也就是公元前264年,罗马和迦太基在西西里岛交战。

  在论述布匿战争——腓尼基人的拉丁名词叫布匿克斯,故名——之前,须先提一下罗马制度的某些民主化趋向。平民们曾为得胜的军团提供人力,所以他们处于要求政治上得到让步的有利地位。当他们的要求遭到拒绝时,他们就采取罢工这种新颖而有效的方式,即一起撤出城市,直到全部要求得到满足为止。平民们运用这一方式率先取得的一个好处是,有权选择被称为保民官的官吏来保护自身的利益。保民官由新的平民大会选举产生,平民大会还关心与群众有关的其他事务。政治上得到的其他让步包括:写下法律条文,公之于众;限制任何个人所能拥有的土地的数量。

  因而,到公元前265年,意大利的霸主罗马正在经历一个民主化的过程。可以设想,这一民主化过程原本会使罗马最终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民主民族国家。不过,这种可能性即便实际上是存在的,也会由于此时把罗马卷入其中的一系列海外战争,而被有力地消除。战争将罗马改造成一个伟大的帝国,不过,战争也深刻地改变了罗马国内的制度,民主化趋向的夭折是许多灾难中的一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希腊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