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伊斯兰教文明

伊斯兰教文明

发布时间:2020-04-11 13:59:4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哈里发曼苏尔选择巴格达作为阿拔斯王朝的首都所在地,他预见到了这一选择的辉煌前景:

  这个东濒底格里斯河、西临幼发拉底河的岛屿,是一个世界性的市场。溯底格里斯河而上的所有船只……都将在这里停泊;顺底格里斯河而下、沿幼发拉底河运来的货物,也将在这里停卸。这里将是山区、伊斯法罕和霍拉桑诸地区居民的交通要道。感谢安拉,为我保留了这块地方,并使在我之前来过这里的人们忽略了它。真主啊,我要在这里建筑城市,并终生居住在这里,我的子孙也将居住此地。无疑,它将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城市。

  曼苏尔的期望很快得到全面实现。一个世纪内,巴格达的人口约达100万。城市的中心是一座直径约两英里的城堡,里边有哈里发的宫廷、官员们的官邸和禁卫军的营房。城堡外围建立了巨大的商业中心,由富饶的两河流域地区提供充裕的产品。主要作物有小麦、大麦、稻米、椰枣和橄榄。各行省还提供了丰富的金属资源,如来自兴都库什山脉的白银,来自努比亚和苏丹的黄金,来自伊斯法罕的铜以及来自波斯、中亚和西西里岛的铁。帝国境内的许多地方都蕴藏着宝石,波斯湾水域还盛产珍珠。工业也很繁荣,就从事生产的人数和产值而言,纺织业最为重要。从中国战俘身上学到的造纸术,迅速传遍伊斯兰教世界,并于900年传入西班牙。

  如此繁荣的经济,遍布辽阔的阿拔斯帝国,大大促进了地区间的贸易。如前章所述,穆斯林商人或走陆路经过中亚,或从水路同印度、锡兰、东南亚和中国通商。他们还同非洲进行广泛的贸易,由此获得黄金、象牙、乌木和奴隶。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发现的大批铸于7世纪至11世纪的穆斯林硬币,证实了穆斯林商人同北方国家的贸易。如此广泛的贸易交流,促进了银行业的高速发展,结果各主要城市都设有分行,在巴格达开的支票,可以在摩洛哥兑现。

  有了坚实的经济基础,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们便在其奢侈豪华的宫殿里纵情享受。《一千零一夜》描写了最著名的哈里发哈伦·赖世德(786—809年在位)。他是一个有文化素养的统治者,身边簇拥着一批诗人、乐师、歌手、舞女、学者和才子。室内常见的游戏是象棋、骰子和十五子棋;室外的运动有打猎、鹰猎、放鹰、马球、射箭、击剑、掷标枪和骑马比赛等。哈伦与查理曼处于同一时代,但他们各自的首都——巴格达和艾克斯拉沙佩勒——简直无法相比,如同今天的巴格达和巴黎无法相比一样,不过是在相反的意义上。

  阿拔斯王朝不仅以富裕和豪华著称,而且以一段时期内在宗教事务上比较宽容著称于世,很明显,这种宽容在当时的西方是绝对没有的。伊斯兰教教法在一定程度上可用来说明这一点。这一神圣法律承认,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同穆斯林一样,都属于“有经人”。两者都有一部圣典,即成文的示书。他们的信仰被认为是真实的,不过还不完整,因为穆罕默德已取代了摩西和耶稣基督。因此,伊斯兰教宽容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它允许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只是予以某些限制和处罚。

伊斯兰教文明

  位于耶路撒冷的石制穹顶。它是早期伊斯兰教建筑(但不是清真寺)的范例,始建于公元7世纪第一轮阿拉伯扩张浪潮掀起时。它建在一块岩石之上,穆斯林认为那块岩石是穆罕默德的升天之处,而犹太人认为它是亚伯拉罕准备祭献以撒之处。

  阿拔斯王朝还以科学领域的成就享有盛名,不过,这方面的趋势是保存和发展原有的东西,而不是创造新的东西。最伟大的科学家比鲁尼(973—1048年)曾说过:“我们应限于从事古人所从事的事业,完善可以完善的东西。”然而,帝国的庞大规模,它同欧亚大陆各地区的实际联系,它从几大文明中心获得的极为丰富的遗产,都有助于伊斯兰教科学取得实实在在的成就。例如,以“智慧之城”自誉的巴格达,就拥有一批翻译家、一个图书馆、一座天文台和一所学校。那里的学者们除了翻译和研究波斯和印度的科学论文外,还翻译和研究希腊科学家和哲学家的著作。

  在天文学方面,穆斯林一般接受了前希腊人的基本原则,理论上没有什么重大突破。但是,他们不间断地延续了古人的天文观察,从而使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文学家们获得了约900年的记录,为他们的重大发现提供了依据。

  与在天文学方面一样,穆斯林在地理学方面也没取得什么理论上的成就,但是,庞大的帝国疆土、广泛的贸易范围,使他们积累了有关欧亚大陆的系统、可靠的资料。例如,比鲁尼关于印度的名著,不仅描写了这个国家的地理特征,而且描写了印度人的社会制度、宗教信仰和科学成就。可以说,在这一点上,直到18世纪才有人能与他相媲美。穆斯林还绘制了航海图和地图。在这些图中,如当时的基督教制图者们以耶路撒冷为中心一样,穆斯林自然以麦加为中心。

伊斯兰教文明

  14世纪的手稿,表现的是阿维森纳和学者们。这一页取自阿维森纳著的《医典》,现存于博洛尼亚大学图书馆

  除自身原先的成就外,穆斯林还在翻译和传播古代著作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们不信任任何非阿拉伯人,对他们的文明也不感兴趣。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们则不同。他们曾得到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和波斯琐罗亚斯德教徒的有力支持,因而度量也更为宽宏。“智慧之城”巴格达拥有一大批翻译家,其中著名的翻译家侯赛因·伊本·易司哈格(809—873年)就是一位基督教徒。他曾出访希腊语国家,收集手稿,同助手一起翻译了许多著作,其中包括希波克拉底、盖伦、欧几里得、托勒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作品。另一个伟大的翻译中心位于穆斯林西班牙的托莱多市。12、13世纪,这里的翻译家有犹太人、西班牙人和来自欧洲各地的外国学者。这一活动具有深远的意义,因为西欧人对希腊学问已缺乏直接的了解,甚至长期不知道它的存在。因此,穆斯林的学术成就在西欧准备重新开始自己的研究之前,起到了保存希腊著作的作用。

  最后应该强调的是,两条基本纽带,即阿拉伯语和伊斯兰教,将哈里发统治下的不同民族联结在一起。阿拉伯语的传播,比阿拉伯人的征服效果更为显著。到11世纪时,阿拉伯语已代替古希腊语、拉丁语、科普特语和阿拉米语,在从摩洛哥到波斯的广大地区流行,并一直持续到今天。这一公用语言说明,虽然在这一地区,除了占优势的闪米特人外,还有苏丹黑人,除了占优势的穆斯林外,还有黎巴嫩基督徒和埃及科普特教徒,但他们之间却存在着一种彼此认同的情感。甚至在这片已永久阿拉伯化的辽阔地区之外,阿拉伯语对其他穆斯林民族的语言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阿拉伯词汇在这些语言中,如希腊和拉丁词汇在英语中一样被普遍使用;其中有些语言(乌尔都语、马来语、斯瓦希里语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土耳其语)都是用阿拉伯文字母拼写的。

  伊斯兰教也是一条强有力的纽带,一条比基督教更有力得多的纽带,因为它不仅是一种宗教信仰,而且是一种社会和政治体系与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如同语言为阿拉伯世界打下基础一样,宗教信仰也为伊斯兰教文明提供了基础。众所周知,伊斯兰教文明在征服后的几个世纪中,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带有基督教、犹太教、琐罗亚斯德教和阿拉伯宗教的成分,带有希腊——罗马、波斯——美索不达米亚的行政、文化和科学诸成分的综合体。因此,它不是早先各种文化的简单拼凑,而是代表全新文明的一种融合。它虽然来源不一,有多种组成部分,但却明显带有阿拉伯伊斯兰教的独特印记。

  到目前为止,伊斯兰教依然是一股较重要的势力,是世界的第二大宗教,拥有近12亿信徒。而基督教有20多亿信徒。穆斯林(照字义即安拉意志的“顺从者”)分布在从非洲的大西洋海岸越过北非、穿过中东和南亚、直达印度尼西亚的辽阔地域。因此,许多种族群体占据了虔诚徒众的阵营;阿拉伯人,即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现在成了伊斯兰教中的少数派。

伊斯兰教文明

  迪奥斯科里斯手稿中的一页:咳嗽药的配方和一位正在配制此药的医生。阿拉伯人对医学界的贡献是相当大的;大批药品由意大利船只运往欧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