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东历史 > 拜占庭的衰落

拜占庭的衰落

发布时间:2020-04-11 14:32:1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025年,“屠杀保加利亚人的刽子手”巴西尔去世时,拜占庭帝国的显赫地位似乎是稳固的、未受到挑战的。北部边境以多瑙河为固定界线。这时,阿拉伯伊斯兰教世界已经分裂,不再构成威胁。凡是西方出现的东西,与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的第二罗马帝国相比,都显得十分原始,无足轻重。不过,在巴西尔去世后的半个世纪里,帝国便陷入困境,大约不到两个世纪后,即1204年,首都就落入受人鄙视的西方蛮族手中。

  形势陡然逆转的一个原因是,主管各省的军事将领的反抗不断增长,破坏了帝国的军事体制。虽然巴西尔二世十分强悍,能够控制军队,但他的继承者却软弱无能,无力控制军队,尤其是在军事将领同各省大地主联合起来以后。

  严重的经济失调也削弱了帝国。私人和寺院的大地产使帝国的岁入减少,尤其是在巴西尔的继承者们减免了大地主的大部分捐税之后。与此同时,朝廷的奢侈和外国雇佣军的开支,使帝国的支出不断上升。帕齐纳克人和塞尔柱突厥人的骑兵袭击,危害也很严重,使某些地区土地荒芜,颗粒无收。币值稳定达七个世纪之久的拜占庭金币索里达,这时也连续贬值。

  同其他许多帝国一样,拜占庭的内部衰弱招致了外来侵略。来自西方的诺曼人冒险者,最初是拜占庭的雇佣军,这时转而反对衰弱的帝国,占领了自查士丁尼征服时期以来一直属于拜占庭的意大利南部领地。同样,东方的塞尔柱突厥人从家乡中亚进入伊斯兰教帝国后,被巴格达哈里发雇为雇佣军。这些雇佣军逐渐变为主人,于1055年占领巴格达,建立了塞尔柱帝国。这些突厥人使行将灭亡的伊斯兰教世界得以复兴,重新统一了印度和地中海之间的广大地区,并逼近将拜占庭帝国和伊斯兰教世界分隔数世纪的托罗斯山脉边境。

  这是1071年拜占庭遭受的两大灾难的背景,这两大灾难标志着帝国长达数世纪的衰落开始了。一个灾难发生于意大利南部的巴里,在那里,诺曼人占领了拜占庭唯一残存的一个据点。另一灾难,也是更具决定性的失败,发生于小亚细亚的曼齐刻尔特。在那里,塞尔柱人在一次重大战役中击败了拜占庭皇帝,这一战役使小亚细亚由希腊人的基地变成突厥人的根据地。这一战役结束之后,两位彼此竞争的拜占庭皇帝为了争夺王位而开战,他们各自雇了突厥军队互相争斗。于是,突厥人能随意进入小亚细亚,渐渐地将小亚细亚从希腊拜占庭势力的基地变成了突厥民族的中心地。

  拜占庭的衰落

     十字军屠城

     1204年春,十字军在佛兰德的鲍德温的指挥下占领了君士坦丁堡,烧杀抢掠三日整。这是19世纪欧仁·德拉克洛瓦所作的一幅绘画中对这一场景的描绘。

  精明顽强的康尼努斯皇帝[亚历克赛一世](1081—1118年在位)挽救了似乎即将灭亡的拜占庭帝国。他给予威尼斯人极大的商业特权,以换取他们的支持,来反对威胁要进攻君士坦丁堡的诺曼人。他还向西方基督教世界求援,反对穆斯林塞尔柱人。他得到的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数量有限的外国雇佣军,而是一批批难控制的十字军。有些十字军是由亚历克塞有充分理由不信任的诺曼人领导的。东方基督教世界和西方基督教世界之间的接触,导致了彼此间的怀疑和公开敌对。希腊人和拉丁人彼此都不喜欢对方的语言、宗教、政治和生活方式。

  这就是被恰当地戏称为“商人东侵”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背景。威尼斯商人的经济计划,西方冒险家对战利品和土地的追求,拜占庭觊觎王位者的甜言蜜语,拉丁人心中对所谓的狡诈、柔弱、贪婪和异端的希腊人的长期不满,成了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特征;由于贪婪和报复欲望,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偏离了解放耶路撒冷这一原定目标,转而进攻君士坦丁堡。1204年春,法兰克、威尼斯、佛兰德和日耳曼联军攻陷君士坦丁堡,使它接连三日遭到冷酷无情的掠夺和屠杀。“即使是萨拉森人,”一位拜占庭编年史家说,“也比他们仁慈。”似乎有悖常理的是,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最终结果是为伊斯兰教统治整个中东铺平了道路。尽管1261年拜占庭帝国得以恢复,但再也没能从拉丁人征服的创伤中复原过来,而是一直处于无依无靠的虚弱状态,直到1453年奥斯曼帝国占领君士坦丁堡为止。

  得胜的拉丁人在拜占庭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他们的封建国家。他们在君士坦丁堡建立了一个拉丁帝国,在塞萨洛尼基建立了一个拉丁王国,在希腊建立了几个拉丁国家。热衷于商业的威尼斯人,占领了君士坦丁堡四分之一的领土,兼并了许多位于通往地中海东部的道路上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岛屿和港口。不过,这些新的国家一开始就注定要灭亡。当地的希腊东正教居民至死都对他们满怀敌意。而且,拉丁征服者仅在巴尔干半岛的边缘地区占有几块孤立、不稳的小地盘,四周都被敌人包围着。他们不仅面临巴尔干半岛内地的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王国,而且面临相继建立的三个希腊国家:一个位于伊庇鲁斯的阿尔塔,一个位于黑海南岸的特拉布宗,还有一个位于小亚细亚西部的尼西亚。其中,第一个国家非常贫穷,难以提供有效的领导;第二个国家又十分孤立。因此,只有尼西亚能凭借它的战略位置、丰富的资源以及有力的领导,组织希腊人抵抗拉丁人的统治。

  凭借外交手腕和军事势力,尼西亚统治者逐步削弱了拉丁帝国的力量,使其最后只剩下君士坦丁堡一座城市。结果,1261年,拉丁皇帝和威尼斯殖民者未进行任何抵抗,便逃离了君士坦丁堡;尼西亚皇帝米海尔·巴列奥略庄严地迈入首都,在公众的欢呼声中,住进帝国皇宫。

  拜占庭帝国最后一个阶段的历史,是从1261年米海尔·巴列奥略收复君士坦丁堡开始,到1453年他的继承者君士坦丁·巴列奥略同突厥人作战、在首都城门被杀结束。在这近两个世纪中,恢复后的帝国仅由君士坦丁堡和塞萨洛尼基这两座城市及其周围小块不稳定地区和两个属地组成。这两个属地是伯罗奔尼撒的米斯特拉和小亚细亚北部的特拉布宗。

  这个可怜的残存帝国的前景,几乎不比前拉丁帝国更有希望。在亚洲,它面对的是难以对付的突厥人;在欧洲,它被依然存在于希腊的诸拉丁小国和北面的塞尔维亚人和保加利亚人包围着。除这些外部威胁外,还有内部危机。这时,帝国在经济上已破产。意大利人对贸易的束缚一直未中断,因此,14世纪中叶,君士坦丁堡的热那亚人区的收入是帝国政府关税收入的7倍。皇帝们被迫将自己的货币贬值,被迫将王冠珠宝典当给威尼斯银行家。政治上有权势的富人通常能避开增长了的税。为反抗出身高贵的富有贵族,穷人们举行起义,结果,社会冲突使城市四分五裂。

  1342年至1349年间,被称为“狂热派”的革命领袖们统治了塞萨洛尼基城。他们减轻穷人的捐税,废除穷人的债务,没收并分配寺院的土地;他们推行参与式民主,允许群众集会,让民众选举官员。他们的政治纲领似乎已受到意大利共和城邦的政治纲领的影响。但是,奄奄一息的拜占庭帝国不可能维持蓬勃发展的西部地区自然兴起的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在塞尔维亚人和突厥人的援助下,皇帝镇压了“狂热派”,结束了他们的共和政体。不过,这一事件却说明了深刻且普遍的不一致,就像同时代人的以下这段描述所表明的那样:

  起义像可怕、残酷的时疫席卷全国,冲击着许多过去曾是温和、稳健的人……于是,所有城市都起来反对贵族……整个帝国处于最为残酷、最为激烈的斗争所带来的痛苦之中……人民动不动就发动武装起义,行为凶暴,因为他们憎恨富人……帝国还因宗教纠纷而被削弱。由于希望获得西方的援助以抵御日益逼近的土耳其人,皇帝们已在三个不同的场合(1274年在里昂联合王国;1369年在罗马;1439年在佛罗伦萨)同意让东正教会归顺罗马教皇。这些协议被证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西方给予的援助微不足道,而拜占庭则因民众激烈反对向可憎的拉丁人作任何让步而进一步四分五裂。“伊斯兰教比罗马教皇更好”,这就是人民大众对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暴行和意大利商人的盘剥给出的针锋相对的回答。

  君士坦丁堡的居民过去常常声称,他们宁愿接受土耳其人的占领也不愿接受十字军的入侵,但是到15世纪中叶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这时土耳其人已大兵压境,随时都可能成为君士坦丁堡的不速之客。

  奥斯曼土耳其人从塞尔柱人手中接管并占领了残留在小亚细亚的拜占庭领土;渡过达达尼尔海峡,进入欧洲,打败了保加利亚人和塞尔维亚人。到1453年,他们已做好最后进攻被围困的拜占庭首都的准备。

  这时,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数已减少到5万至7万。所有能护城的力量,包括一小部分西方人在内,总共不过9000人。仅这些人要守住一道道城墙、修复被敌人大炮轰开的缺口,是远远不够的。而由能干的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率领的奥斯曼军队,则至少也有8万人。4月2日攻城开始,在皇帝君士坦丁的英勇领导下,守军屡次击退侵略者,但君士坦丁堡最终还是在5月29日被攻克。城市陷落后,侵略军连续屠掠三日。当时的拜占庭历史学家杜卡斯在下面这段话中,描绘了拜占庭帝国1000年历史的结束:

  城市沦陷三天后,他[穆罕默德二世]同意放船。于是一条条满载货物、重得似乎要下沉的船离港出航,驶向各自的省市。这些船装载些什么货物呢?有精美昂贵的布料和纺织品;有金、银、青铜、黄铜的制品和容器;有不计其数的书籍;还有战俘,包括教士、俗人、修女和僧侣。所有的船都满载货物,所有的军营帐篷里都关满了俘虏,堆满了以上列举的东西和物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中东历史最新文章
穆斯林内部冲突和美国的介入:三次海湾战争
穆斯林内部冲突和美国的介入:三次海湾战争

中东各敌对的伊斯兰国家和伊斯兰教各分支之间也存在冲突,例如逊尼派和什叶派...[详细]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