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石崇:女人的魔星

石崇:女人的魔星

发布时间:2020-04-13 23:11:4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世说新语》是南北朝时候南朝的刘义庆所撰写的一部书,此书用简单、传神的语言记载当时各种人物潇洒、性灵、狂放不羁等不同的精神风貌,被后人称为“魏晋风度”。不过,石崇的穷奢极欲在书中也有体现。

  石崇喜爱和作践美女的方式颇为特别,每次请客设宴,都叫美人一一为客人斟酒。如果客人不把酒喝完,就叫黄门官把美人杀掉。

石崇:女人的魔星

  你或许知道《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国和印度之间有个岛国,国王叫山鲁亚尔,有一天,国王偶然发现王后和奴仆们嬉戏取乐,他勃然大怒,怀疑王后对他不忠诚,就把王后杀了,并发誓要对所有的女子进行报复。他决定每天娶一位女子,第二天就杀掉再娶。石崇杀美女的残忍程度,可以与《一千零一夜》中的这位国王的残暴相提并论。好在《一干零一夜》故事中,宰相的女儿听说后,决定拯救千千万万的女子,便嫁给国王。她每天都给国王讲故事,但从来不把故事讲完,每次都要推到下一夜,国王为了听完故事就舍不得杀她,她源源不断地讲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个夜晚,最终感化了国王。然而,没有人去感化石崇,也没有人能感化他。

  一次,丞相王导与大将军王敦一起去石崇家赴宴。王导向来不能喝酒,但不喝酒石崇就杀美人,当美女行酒时,只好勉强把一杯杯酒都喝下,以至于大醉。王敦却不买账,他原本倒是能喝酒,却故意不喝,看石崇怎么办。结果石崇竟然接连斩了三个美人。他仍是不喝。王导就责备王敦,王敦说「'他自己杀他家里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因为这律事情,后人有感叹说:“祸福无门,唯人自召”,石崇心怀不义,动不动就杀人,怎么会没有报应呢?

  石崇的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厕所中特意准备了各种各样的香水、香膏给客人方便之后洗手、抹脸。厕所中有十多个婢女在一边恭立侍候,个个都穿得艳丽夺目。客人上过厕所后,这些婢女要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丢掉,再侍候他们换上新的衣服才让他们出去。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客人都不好意思在石崇家上厕所。一个叫刘寮的官员,年轻时很贫穷,无论是骑马外出还是徒步行走,每到一处都不愿意劳烦主人,就连砍柴挑水都亲自动手。后来官做大了,仍保留着勤俭朴素的习惯。有一次他到石崇家拜访,上厕所时看到厕所里有绛色蚊帐、垫子、褥子等极其讲究的陈设,旁边还有婢女捧着香袋侍候,就忙退出来,不好意思地笑对石崇说:“我刚刚想去厕所,没想到错进了你的内室,真不好意思。”石崇却毫不在意地说:“那个是厕所! ”刘寮尴尬地说:“我享受不了这个啊。”就去了别处的厕所。

  石崇的财物丰富,家产不可计数,为人一点都不低调,经常和人斗富。《耕桑偶记》中记载说,当时外国进贡了火浣布,晋武帝就用火浣布做成漂亮的衣衫,想去石崇那里显示一下身份。石崇知道了,故意穿着平常的衣服,却让五十个仆人个个都穿火浣衫来迎接武帝。

  石崇与晋武帝的舅父王恺暗地斗富。听说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就用蜡烛当柴烧。王恺做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石崇就做五十里的锦步障。晋武帝想暗中帮助王恺斗赢,就赐了王恺一株珊瑚树,高二尺多,疏疏落落的珊瑚枝丫非常漂亮,世上罕见。王恺邀请石崇来欣赏这株珊瑚树,向石崇炫耀。不料,石崇一看,随手挥起铁如意就将珊瑚树打得粉碎。王恺心疼得不得了,觉得石崇是嫉妒自己有这样的宝物。谁知道石崇一笑,让王恺不用心疼,可以赔偿给他。石崇命左右回家取来六七株珊瑚树,这些珊瑚树都有三四尺高,枝条洁白绝俗,闪闪发出白色的光。无论从高度还是色泽都比王恺那株好多了,王恺怅然自失。

  石崇如此不义,且经常嚣张地与皇帝与皇亲国戚斗富,难免不招来忌恨。孙秀向他索取绿珠,就是他过分招摇所导致的结果。

  传说绿珠死后,化成了仙鹤,千里飞回故乡,在家乡上空日夜哀鸣。绿珠的父母夜里梦见绿珠满身鲜血回来。村里的人也经常梦见绿珠,就想起绿珠当年临走的时候跟家乡父老说的“生生死死南流人”,认为绿珠现在回来了,就指着鹤说:“这就是绿珠啊! ”人们为她的痴情所感动,就立祠纪念她,并把绿珠庙前的江水叫做绿珠江。家乡很多地方都换成了绿珠的名字,如绿珠渡、绿珠乡、绿珠村、绿珠寨、绿珠井,等等。人们说只要喝了绿珠井的水,生下的女孩必定美丽异常。但是,痴情美丽的女子没有善终,只落下给男人带来灾祸的罪名。一些入认为美女是红颜祸水,就用大石头把井压住,结果后来生出来的女孩虽然也有端庄漂亮的,但是五官或四肢大都有大大小小的瑕疵或残缺。是山水使她们变成这样的吗?真是太奇怪了!这种事情就像在王昭君的故乡昭君村一样,他们那里生了女孩,都容貌清丽,但乡人都要把她们的脸烧灼成伤。这些都是普通人对“红颜祸水”的恐惧。所以,唐代白居易的诗就写道:“不取往昔戒,恐贻来者冤。至今村女面,烧灼成瘢痕。”这既是对这些美丽女子的残缺感到惋惜,也代表了人们惧怕红颜的心理。

  绿珠的痴情对后世影响很大。很多美丽的红颜女子都受了绿珠的感染,效仿绿珠。唐代的乔知有个宠婢叫窈娘,很有姿色,且能歌善舞。乔知很喜欢她,教她读书,她很会写诗歌、文章。当时一个权贵武承嗣因得势而骄横,他知道窈娘很漂亮很聪明,就有觊觎之心。

  一次武承嗣在家里设宴,请了乔知。酒喝到微酣时,武承嗣硬是强迫乔知跟他赌博,自己押金银,让乔知以窈娘为赌注。不幸的是,乔知输了。武承嗣就派人到乔家把窈娘强行用车载到自己家里。乔知又怨又悔,又不能做什么,就写了一首诗《绿珠篇》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诗说:“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此日可怜无得比,此时可爱得人情。君家闺阁未曾难,尝持歌舞使人看。富贵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面伤红粉。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用的典故就是绿珠的事情,大意是叙述石崇用明珠十斛买到了绿珠之后绿珠备受宠爱,结果权贵想要掳走,绿珠“百年离别在高楼”,纵身一跃,就“一旦红颜为君尽”,为了石崇而自杀身亡。乔知很感叹,就私下找到武承嗣家的家奴把诗歌偷偷传给了窈娘。窈娘读了诗后,想到绿珠的痴情与坚贞,大哭一场,投井自杀。武承嗣从井里捞起了窈娘的尸体,从衣袖里发现了那首诗,于是杀掉了私传信件的家奴,并且随意罗织了一个罪名,把乔知也杀了。

  这个事件几乎与绿珠石崇的故事如出一辙。痴情的女子却得不到好下场,身后被人误认为是带来灾祸的红颜祸水。

  受绿珠事迹影响的,美女当然也有结局好的。唐末范捕的笔记《云溪友议》中记载了著名诗人崔郊的一个故事。崔郊无官无禄,是一介寒士。崔郊的姑母有一婢女,长得姿容秀丽,自从见了崔郊之后,他俩就互相爱恋。但是这个婢女后来却被卖给显贵云帅。此后很长的时间,崔郊再也见不到这个婢女的面。崔郊念念不忘,思慕不停,整日失魂落魄。一个寒食节,崔郊外出,正好与这个婢女邂逅。

  婢女正在马车上,远远看到了崔郊,却没法过来说话,望着崔郊流泪不已。崔郊百感交集,就写了一首诗《赠婢》,诗中说:“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这首诗也用了绿珠的故事,侯门深如海,再也永无相见之日,诗中寄托了崔郊深深的叹息。不过,连帅不知怎么读到了崔郊这首诗,很感动,就把崔郊找来,让他把自己喜欢的这名婢女带走,还给了这名婢女一些钱物,算是嫁妆。此后,这事被传为诗坛佳话.q痴情的女子也终有好报。

  绿珠影响如此之大,后代的诗人描写歌舞女郎时都以绿珠为名。

  如庾肩吾的诗说:“兰堂上客至,绮席清弦抚。自作明君辞,还教绿珠舞。”李昌符的《绿珠咏〉:“洛阳佳丽与芳华,金谷园中见百花。谁遣当年坠楼死,无人巧笑破孙家。”汪遵《咏绿珠》:“大抵花颜最怕秋,南家歌歇北家愁。从来几许如君貌,不肯如君坠玉楼。”曹雪芹的《红楼梦》中借黛玉之口,写了绿珠:“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娩。

  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慰寂寥。”千古文人在自己的诗词歌赋、札记小说中对绿珠都寄予了深深的同情。

  “落花犹似坠楼人”,绿珠纵身一跃而死,这份痴情一直让人思慕不已。牛僧孺的笔记《周秦行纪》中说,有一次他夜里在薄太后庙中暂住,晚上就离奇地见到了一个梦幻般的场景。庙中,薄太后走了出来,摆上酒席,请牛僧孺一起饮宴。在座当中,有戚夫人、王昭君、杨玉环、潘淑妃这些美女们。喝酒喝到高兴,这些人每人写了一首诗来表明心思。这时候,旁边有个会吹笛子的女子,短鬓角,窄袖衫,身材苗条,腰上束一根长彩带,容貌很漂亮,一直没有吭声。她是跟潘淑妃一起来的。薄太后让她在旁边坐下,叫她吹笛子,偶尔也叫她同饮一杯。牛僧孺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谁,太后看着这个女孩子满脸怜爱,对牛僧孺说:“认识她吗?这是石家的绿珠,潘妃收养她当妹妹,现在一起生活。”大家一起作诗,太后说:“绿珠诗文俱佳,怎么可以不作诗呢? ”绿珠拜谢了太后,就写了一首诗:“此日人非昔日人,笛声空怨赵王伦。红残钿碎花楼下,金谷千年更不春。”牛僧孺暗暗吃惊,绿珠竟有如此的才华!太后问大家:“牛秀才远道而来,今天谁去陪伴他? ”绿珠说:“石卫尉性格严厉嫉妒,现在就算我已经死了,也没有办法乱来。”

  《周秦行纪》是唐传奇的一种,记事诡异荒诞,不必求实。不过在供人一笑的同时,也可见后人对绿珠事迹的向往。

  问题来了,既然绿珠被视作是红颜祸水,绿珠死去多年,这些文人为什么要倾慕绿珠、赞扬绿珠?

  仔细思考就会发现,这背后其实是大男人的心态在作怪。男人希望女人漂亮美丽,希望美女专情于自己,甚至痴情为自己而死,所以他们要去赞美绿珠。但他们同时又害怕绿珠这样的美女带来的灾祸,所以在倾慕、赞扬绿珠时,也要提到绿珠说自己怕石崇,所以不能跟客人乱来。换句话说,如果她不怕石崇,就可以随便跟人上床了,好似说绿珠以前就是个淫荡种子一样。

  写《绿珠传》的乐史,算是很开明的了,看到了石崇之死根本原因不在于绿珠,但他仍旧评价绿珠说:“一个婢女,没读过书,却能感怀主人的厚爱,奋不顾身地以死报答,志气刚烈凛然,让人无法侵犯,这确实足以引起后人的仰慕歌咏。至于有一些人,享有优厚的俸禄、占据高位,却不讲仁义、反复无常、朝三暮四而唯利是从。他们的节操反而比不上一个女子,难道不应该惭愧吗?我写《绿珠传》这篇传记,不只是叙说一个美丽女子的故事,也不只想堵塞祸乱的根源,而是想要惩戒那些忘恩负义的人啊。”乐史这样的评价,赞扬绿珠为男人的厚爱而以死报答,却把绿珠痴情之美归结到道德上,认为绿珠这样的美女多情只是节操坚贞而已。虽然他也谴责了有些男人的节操比不上绿珠,但以道德与节操为标准评价绿珠,恰恰漠视了绿珠作为一个女子的专情与痴情,这也正是典型的男人中心主义怀着一丝恐惧而对红颜美女做出的评价。

  回顾了绿珠的故事,已经不能让我们简单地把绿珠说成是祸水了。在第一个层面上,石崇这个骄奢淫逸、飞扬跋扈的男人因为自己的种种劣行而招致了祸害,这不应该算在绿珠身上。绿珠的遭遇还是很悲惨的,她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被石崇从家乡以珍珠买走,她没有答应或者不答应的权利。她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一心跟着石崇。虽然她一时得宠,但终究是有钱人的玩物而已,当她被作为有钱权贵们互相争夺的一件物品时,她只有一死保持自己的尊严。在第二个层面上,历代文人小说家对她赞叹不已,充其量也只是人们的意淫而已。男人喜欢意淫一个绝色的美女对自己一往情深,甚至为自己去死。撩开绿珠故事的表层轻纱,看到的可能只是男人的骄傲和狂妄而已。 :

  通过红颜的痴情,我们看到红颜祸水的根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