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在男人手中辗转的息妫

在男人手中辗转的息妫

发布时间:2020-04-13 23:17:5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莫以今时宠,能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这首王维的《息夫人》诗说的是春秋时期的桃花夫人息妫。因为她,一个好色的男人发起了一场战争;因为她,两个男人拿国家的命运相互算计。为得到她,另一个好色的男人吞并了别人的国家;为取悦于她,又一个男人装腔作势结果被人斩杀。美丽的息夫人被掳走到楚国宫殿,三年不跟楚王说话,留下一段美丽的传说。然而,这样一个被迫不停在男人手中辗转的女子,也被看作是红颜祸水。她是红颜祸水吗?

timg (2).jpg

  春秋时期,陈国有两位公主,姐妹俩是一对姊妹花,都长得如花似玉、倾国倾城。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陈国就让公主都嫁到门当户对的诸侯国,姐姐嫁到了蔡国,成了蔡哀侯的夫人。没几年,妹妹也嫁到了息国,成了息侯的夫人。陈国本来姓妫(guT),妹妹嫁到了息国,就叫做息妫。这个息妫,长得要比姐姐漂亮很多。有多漂亮呢?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她的美就如春日绽放的桃花。《东周列国志》中称她“有绝世之貌”,生得眼若秋水,面似桃花,美艳若芙蓉,高雅似兰花,站立时如修竹临风,行动时若仙子凌波。人们称她为桃花夫人。至今在湖北黄陂县东三十里处仍有桃花洞,上有桃花夫人庙,就是纪念息妫的。

  这一年,息妫从息国回陈国省亲,也就是回娘家,途中要经过蔡国,就顺便到蔡国看望姐姐。蔡哀侯听说息妫要来了,心里暗暗高兴,他听说过息妫的美貌。蔡哀侯跟人说:“小姨子要来我国家了,我是主人,怎么能不见她呢? ”于是派人邀请息妫到宫中款待,亲自殷勤作陪。蔡哀侯是个好色之徒,一见小姨子如此美貌,神魂颠倒。《左传》中说他“止而见之,弗宾”,短短的一句话,把蔡哀侯的好色、轻薄和无礼表达得淋漓尽致。蔡哀侯可能起了淫心,趁着酒意先用下流的话挑逗息妫,甚至还想动手动脚,完全没有一国之君和作为姐夫应有的仪态。息妫受了很大的侮辱,大怒而去。息妫回完娘家返回息国,再次路过蔡国的时候,就绕道而行,根本不经过蔡国。

  息夫人回国诉说了自己受辱的经历。息侯一听说蔡侯如此轻薄自己的夫人,非常生气,发誓要报复。但是息国是个小国,如果硬打的话,未必能打过蔡国。息侯就想了一个计策借刀杀人。他秘密派使者到楚国,送上一份大礼,跟楚文王说:“蔡国凭借他们地处中原,不肯臣服于贵国。现在蔡侯竟然不念亲戚之情,对息夫人百般调戏,让我非常愤怒。如果我们订下一个计策,楚国佯装攻打我国,我国就向蔡国求救,蔡哀侯这个人虽勇猛但轻狂,肯定会来救我国。这时,我国之兵和楚国之兵前后夹击,一定能抓到蔡哀侯。抓到了蔡哀侯,不怕他不臣服于贵国。”

  楚文王一听大喜。原来楚国这时非常强盛,楚国在南方已经消灭和臣服了周围很多小国,这些小国都称臣纳贡。蔡国是中原之地的国家,依仗着与强大的齐国有婚姻关系,不太惧怕楚国。到楚文王熊費的时候,楚国有很多治世能臣,早就有侵入中原之意。楚国灭掉了邓国,势力已经达到现在的河南南部,正图谋继续北上,而蔡国、息国正好在这个方向上。灭了蔡国,可以为未来争做霸主打开通道。

  楚文王一听息侯使者的意思,欣然答应,就举兵佯装征伐息国。

  息侯按照事先说好的,赶紧向蔡哀侯求救。蔡哀侯果然中计,亲自带着大兵前来救息国。谁知道,蔡哀侯营寨还尚未扎稳的时候,楚国的伏兵突然冲出来,蔡哀侯来不及应战,仓皇逃向息国城池。但是息侯却关起城门,不让蔡哀侯进入。蔡哀侯在楚国攻打之下很快兵败,逃到莘野的时候,仍被紧追不舍的楚兵抓到。息侯出城犒劳楚军,非常礼貌地送楚文王出境而返。蔡哀侯这时候才知道中了息侯的计。息侯连亲戚之情都不念了,蔡哀侯对息侯就恨之入骨。

  不过,蔡哀侯没有反思,正是他的好色才引起这一场战争。息侯也没有考虑,自己的妻子受了一点气,他竟然动用国家机器去解决这样的小事,在国家关系层面上解决这样的私房事情,迟早会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楚文王带着战俘蔡哀侯回到楚国以后,蔡哀侯一直觉得自己上了息侯和楚文王的当,觉得他们赢得不光明正大,就恨恨不已,对楚文王很不恭敬。楚文王想,这样一个阶下之囚还敢觥牙咧嘴,很生气,就想把蔡哀侯杀死,煮熟了以供奉太庙里自己的祖宗。

  这时,楚文王手下的大臣鬻拳进谏说:“大王现在正想挺进中原,如果杀了蔡哀侯,别的诸侯都会很惊惧,对以后称霸很不利。不如放了蔡哀侯,这样表示我楚国很宽宏大量。”楚文王不听。鬻拳再三苦谏,楚文王就是听不进去。鬻拳气得着急了,冲上一步,左手抓住楚文王的袖子,右手拔出佩刀就往楚文王脖子上架,大声说:“臣宁愿和大王一起死了,也不忍看见大王以后失去诸侯的信任! ”楚文王一看鬻拳这么激动,事情搞大了,就有点害怕,赶紧说:“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就决定放了蔡哀侯。

  鬻拳说:“大王听了臣的话,是楚国的福气。不过臣做了劫君的事情,按罪当万死,请大王把我杀了吧! ”楚文王说:“爱卿你一片忠心可以贯日月,我不怪罪你啊。”鬻拳说:“大王虽然赦了臣的罪,但臣哪敢自己赦自己? ”立即用自己的佩刀砍断自己的脚,大叫:“作为人臣,要对君王无礼的话,就要以这个为例! ”楚文王很感动,派医生赶紧帮鬻拳治病,还命人将他的脚放在大府,警戒自己不要违背大臣们的劝谏。鬻拳没有了一只脚不能行走,楚文王就让他掌管城门,尊他为太伯。

  臣是忠臣,君也算贤君,应该是楚国的福气。楚王若都把自己的贤良放在治理国家上就好了,可他偏偏是个好色之人。

  要放蔡哀侯回国了,楚文王召集群臣在大殿里排下筵席,为他饯行。席中有很多美女演奏音乐,其中有一个弹筝的女子容貌秀丽。

  楚文王指着这个美女对蔡哀侯说:“这个姑娘美色与技艺都是一流的,让她敬你一杯酒! ”就命此女拿个大杯子给蔡哀侯敬酒,蔡哀侯一饮而尽,又斟了一大杯,敬楚文王。楚文王笑着说:“你生平所见的女人之中,有这样的绝世美色吗?”蔡哀侯马上想到息侯引导楚国打败自己之仇,就想将计就计让楚文王灭了息侯,于是说:“这样的美女算不了什么,天下的女子肯定没有一个比息妫长得漂亮的。息妫,那真是天人啊! ”楚文王一听,顿时来了兴致,问:“息妫到底有多漂亮? ”蔡哀侯曰:“目如秋水,脸似桃花,身量苗条,姿态文雅,很难用语言形容啊!反正在我平生所见的女人之中,绝没有第二个这样漂亮的。总之,你见了她你就会知道她有多美丽。”楚文王感叹了一下:“寡人如果能得见息夫人,死也没什么遗憾了! ”蔡哀侯煽风点火说:“以大王的威风,就算齐国的美姬、宋国的女子得来都不难,何况是你自己屋檐下的一个女人呢? ”楚文王非常高兴,对蔡哀侯说:“喝酒,喝酒! ”喝得尽欢而散。蔡哀侯就回到了自己国家。

  蔡哀侯走了,楚文王的情欲却被挑逗起来。他每天都禁不住琢磨着:这个女人被说成这样,到底有多美呢?不行,得去看看。一国之君一旦好色起来,就会动用国家军队去做点私事了。

  楚文王听了蔡哀侯的话之后,对从没见过面的息妫浮想联翩,越想就觉得息妫漂亮,心里痒痒的,很想得到息妫。于是楚文王借口巡视万国为名,到了息国。

  息侯一听说楚文王到了,亲自站在道边迎接,态度极为恭敬。息侯亲自为楚文王安排,在国宾馆中住下,又在朝堂里设宴招待楚文王。息侯很恭敬地端起一酒杯为楚文王敬酒。楚文王接过酒杯拿在手中并不喝,笑着说:“寡人前一阵刚刚为尊夫人做了一点小事,现在寡人来了,尊夫人为什么不出来为寡人倒一杯薄酒,表示一下心意呢?”

  楚王这样说,也算人之常情,帮助了你,感谢一下也是应该的。

  息侯害怕楚文王的权威,不敢不从,连忙说:“好,好。”就下令传息夫人来。不一会儿,就听见环珮叮叮当当的清脆之声由远而近,息夫人穿着盛装来了。息夫人觉得场合比较隆重,就特意打扮了一番,结果却不知不觉成了诱惑楚王的因素,这是息夫人始料未及的。息夫人特别令人铺下毯褥,拜了两拜答谢楚文王。楚文王马上起身答礼。

  息夫人取来白玉酒杯,斟满酒献给楚文王,纤纤素手和白玉的色泽相映生辉。息夫人微微低着头,不直面楚文王。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楚文王看着大惊:果然是天上少有、人间罕见的神女啊!肤如凝脂,面如桃花,清亮的眼眸如秋水一般,一举手,一投足,身形微动翩然若仙子。楚文王看得很失态,就想用手亲自接过酒杯,趁机可以抚一下玉手。谁知息妫不慌不忙将酒杯递给宫人,官人又转递给楚文王。楚文王很高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息夫人又拜了拜,袅袅婷婷地转身而去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楚文王对息妫念念不忘,酒反而没有喝得尽兴。酒席散罢回到馆舍,睡在床上就翻来覆去胡思乱想,不能入眠。《诗经》中的君子看到了美女,“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

  辗转反侧。”同样是想人想得睡不着觉,但君子“乐而不淫”,楚王就不一样了,楚王欲火难耐,想出一条毒计来。

  第二天,楚文王在馆舍设宴,名义上说是为了答礼,暗地里埋伏下很多兵甲,请息侯来赴宴。息侯不知底细,就来喝酒。酒喝到半酣,楚文王装作醉了,对息侯说:“寡人对尊夫人也算有大功劳,现在三军将士都在这里,尊夫人难道不能替寡人来犒劳一下将士们?”息侯推托说:

  “我国比较小,也没什么好的东西来招待大王和将士们,不如让我慢慢想想有什么好的方法犒劳大家! ”楚文王却突然拍案而起:“你这个匹夫!背信弃义,竟敢花言巧语拒绝我!左右给我把他擒下!”息侯正要解释,埋伏的甲兵突然冲出来,在酒席上就把息侯抓起来了。

  楚文王直接带兵来到息国后官,四处寻找息夫人。息夫人听说息侯被抓、楚文王已经冲入后宫,当下就明白了,轻轻叹息道:“引狼入室,这是咎由自取呀!”息妫径直跑入后花园中,想投井自尽。正在这时,楚文王的大将斗丹已经赶到,抢前一步,拉住了息夫人的衣裙。

  斗丹说:“夫人难道不想保全息侯的性命了吗?你死了,息侯必被杀,何苦两人都死呢? ”息夫人听了默不作声。

  想来息夫人此时内心必定很痛苦,一边想保全息侯,一边却不想自己受辱。当时蔡哀侯那样,只是轻薄而已,自己已经觉得很受侮辱,但现在自己要被这个虎狼之心的楚王玩弄于魔爪之上,这种耻辱怎堪忍受!

  斗丹带着息妫来见楚文王,楚文王看到息夫人,非常高兴,许诺自己不斩息侯,不杀息侯的宗族子嗣,当即在军中宣布立息妫为夫人,用皇后仪仗的车拉息妫回楚国。

  楚文王把息侯安置在汝水,管理一个小地方,以祭祀息氏宗庙。

  之后息侯忿郁而死。从此,息国成为历史中的一抹尘埃。

  楚文王自己好色,为了息夫人竟然去灭掉别人的国家!

  楚文王把息妫掳回楚国以后,对她宠爱无比。三年之中,息妫为楚文王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熊館,小儿子叫熊样。

  奇怪的是,息妫在楚宫三年,从来不和楚文王说话。楚文王很想知道为什么,一天实在忍不住就问息妫为什么不说话。息妫只是流着眼泪,仍旧不说话,不回答。楚文王就不断地求她,息妫就说:“我一个女子侍候两个夫君。不能为丈夫而死,又有什么面目跟别人说话呢?”说完又哭个不停。这就如胡曾的诗所说的“息亡身入楚王家,回看春风一面花。感旧不言常掩泪,只应翻恨有容华”。

  楚文王听了息妫的诉说与委屈,很心疼,叹道:“一切事情都是从蔡哀侯那里起因的,我应该替夫人报了此仇,夫人不用忧虑。”于是就兴兵伐蔡。

  这楚文王也挺有趣的,自己做了错事,却把罪责归结到别人身上。不错,正是蔡哀侯挑动了他的情欲! 一个男人的情欲被激发起来的时候,让他做什么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

  楚文王大军开到蔡国,蔡哀侯知道自己无法抵挡,就光着身体背着荆条认罪,并把国库中的金银财宝全都交给楚文王,楚国军队才同意退兵。楚文王扣押了蔡哀侯,将其带回楚国囚禁起来。

  蔡哀侯三年前搬起的一块石头,被悬置了一段时间之后,最终还是砸在了自己的脚上。九年后蔡哀侯客死于楚国。

  蔡哀侯一时好色,结果国破家亡,自食恶果。

  此后,楚文王在征伐巴人的战争中被巴人用计谋打败,中了一箭,结果不治而死。桃花夫人的温柔他也没有享受多久。

  息妫的两个儿子熊館和熊憚,熊悍的才智胜过哥哥,息妫很喜欢他,国中的大臣与百姓也很服他。但楚文王死后,熊館嗣位,心里猜忌弟弟,就想找个借口把弟弟杀了以绝后患。但左右的人很多都帮熊惮周旋,熊it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熊藕不喜欢处理政事,只喜欢去游猎,在位三年,没有任何政绩。熊岸知道与哥哥的嫌隙已经不能弥补,就私下招募不少死士,趁着哥哥出猎的时候,突然袭击就把他杀了,然后告诉息妫说哥哥因生病而死了。息妫虽然有些怀疑,但也不想追究。诸位大臣就拥立熊惮为新君,即是楚成王。

  春秋这个纷乱的年代,兄弟父子相残再也平凡不过了。

  但是,楚文王的弟弟,也就是熊烽的王叔子元,当时的官职是令尹,自从楚文王死后,就有篡位的企图,加上又仰慕嫂嫂息妫的天下绝色,就想跟息妫私通。熊鶴、熊悻当时年纪都很小,子元就专横跋扈,全不把熊館、熊悻放在眼内,但畏于大夫斗伯比刚正无私且多才多智,就不敢放肆。

  过了几年之后,斗伯比生病死了。子元就肆无忌惮起来,在王宫旁边,建了一座豪华的馆舍,每天歌舞奏乐,想以此来蛊惑、挑逗息妫。子元认为,一个寡妇春闺寂寞,这样勾引一下,息妫忍不住了就会跟他私通。息妫听到每天都有歌舞音乐传来,就问宫廷里的侍者:

  “宫外的歌舞声音是从哪传来的? ”侍者就回报:“是令尹的新馆! ”息妫说:“先王在世的时候,每天演练士兵,用以征讨诸侯,因此来朝贡的国家络绎不绝。如今先王死了,楚兵十年都没进兵中原了,令尹不想着报仇雪恨、扩张势力,反而在我这个未亡人旁边歌舞升平,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侍者就向子元转达了息妫的话,子元说:“看看一个妇人家都尚且不忘进兵中原,我反倒忘了。我若不伐郑国,就非大丈夫! ”于是就发兵车六百乘,浩浩荡荡杀向郑国。

  这子元也够要面子的,为了在自己倾慕的女人面前露一下男人的雄风,不惜动用国家军队去为自己争脸。

  郑文公听说楚国要来攻打,急忙召百官来商议。堵叔说:“楚兵入多,我们肯定打不过,不如请求投降。”师叔说:“我们刚和齐国结盟,齐国一定会来救我们,我们应该坚守城池,等待救援。”世子华则年少气盛,请求背城一战。大臣叔詹说:“以愚臣之见,楚兵不久就会自己退兵。”郑文公问:“令尹自己作为大将来征伐我们,怎肯退兵?”

  叔詹说:“自以前楚国攻打别国,从来没有用六百乘这么多。子元操着必胜之心,是想献媚息夫人而已。越想求胜,就越害怕失败。楚兵若到了,臣自有退敌之计。”正商议时,谍报说楚军已经扫平了郑国的外城。叔詹说:“不用害怕!”就令士兵埋伏在城内,大开城门,街市上的百姓来来往往跟平常一样,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

  楚国的先头部队斗御疆将军到了郑国城门之外,一看是这种模样,城上没有什么动静,没见兵士严阵以待,就心生疑惑,跟另一个将军斗梧说:“郑国表现得如此闲暇,必有诡计,想骗我们入城,我们不能轻进,等待令尹来商议怎么办。”就后退到离城五里的地方安营扎寨。不久,子元的大兵就到了,斗御疆就禀报了郑国的情况。子元亲自登到高阜处远望郑国的城池,忽然看见城门之上旌旗整肃,甲士林立,看了一会儿,就叹了口气说:“郑国有'三良',三个良臣计谋多端,不可捉摸。我们若贸然进攻,万一失利,有什么面目回去见夫人呢?

  一定要再探听虚实,才能攻城。”

  第二天,后续部队的王孙游派人来报说:“探子已经探到齐侯同宋、鲁两国诸侯,亲自率领大军前来救郑国,我们不敢轻易前进,特候大将军的军令,准备迎敌。”子元大惊,跟诸将说:“如果这三个诸侯截断我们的后路,我们就腹背受敌,必定会损兵折将。现在我既然已经打到郑国这里,已经算是全胜了。”就暗地传号令,让人衔着枚,马摘下铃,不声不响连夜拔寨退兵。子元还害怕郑兵追赶,就命人在营地不要撤去军幕,仍树立着大旗,以疑惑郑军。子元大军偷偷溜出郑国国界,才敲锣打鼓,唱着凯歌回去。

  不知子元当时心理如何,估计是又惊又喜又不甘又懊悔吧。惊的是怕郑国发兵追赶,喜的是自己成功退却,不甘的是没杀进城去立军功在息夫人面前炫耀,懊悔的是自己应该胆大一些风风光光撤退。一个卑微的男人把事情做成这样,应该很羞愧的了吧,但厚颜无耻的人并不觉得自己很丢人。

  子元派人报告息妫:“令尹已经全胜而回! ”息妫说:“令尹如果真是歼敌成功的话,应该广泛宣传告诉全国人,到太庙禀告以安慰先王之灵。吿诉我一个女人有什么用呢?”子元听了就有些羞惭。楚王熊样得知子元是不战而回,非常不高兴。

  子元兴师动众去伐郑无功而返,心里不安,就想加紧篡位,计划先搞定息妫夫人,既抱得美人归,又便于夺位,一挙两得。正好息妫得了小病,子元说是要问安,径直到王宫,把自己的床铺什么的都搬到宫中,三天都不出去,并且派数百个私人亲兵,站在宫外守卫。大夫斗廉听说了这件事,闯入宫门直冲到子元的床前,见子元正在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就责备他说:“这是一个臣子梳妆打扮的地方吗?令尹赶紧搬走吧! ”子元说:“这是我们家的宫室,与你有什么关系? ”斗廉说:“按照礼仪,王侯贵族都是有身份的人,兄弟也不能乱了分寸。

  令尹你虽然是先王的弟弟,但也是人臣啊。人臣路过宫殿都要下马,就算在地上吐唾沫,都算不敬,何况你睡在王宫中,这成何体统?先王的夫人也住在这里,男女有别,令尹难道没听过这样的道理? ”斗廉一下子揭露了子元内心的龌龊之处,子元大怒,说:“楚国的政治,都在我掌控之中,你敢多话? ”命左右将斗廉抓了。

  息妫夫人知道了,赶紧派人告诉斗伯比的儿子斗谷於菟,让他入宫排除危难。斗谷於菟立刻密奏楚王,约了斗梧、斗御疆和斗班等人,半夜带领大军围住王宫,将子元的那些亲兵乱砍一通,亲兵都吓跑了。子元喝醉了酒正在宫中抱着宫女睡觉,在梦中被惊起,拿起剑往外跑,正好碰上斗班进来搜索。子元大声喝道:“作乱犯上的就是你? ”斗班说:“我不是作乱,是特来诛杀作乱的人! ”两下在宫中打了起来。不一会儿,斗御疆、斗梧齐也到了,子元看形势不对,就想夺门而逃,结果被斗班一剑砍下头来。

  又一个好色的人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像子元这样的人,估计到死都不会觉得自己是罪有应得的吧。

  以上是《东周列国志》中所讲的息妫故事,说到子元欲蛊惑桃花夫人而不成,之后息妫怎么样了?书中再不见她的亮丽身影,如桃花盛放之后又飘落在历史的某个黑暗角落之中。

  然而,不同的书籍关于桃花夫人结局的说法非常不同。

  《东周列国志》主要借鉴的是《左传》“庄公十年”、“庄公十四年”

  中的说法。而《左传》中说桃花夫人被楚文王带回楚国,三年不与楚文王说话,楚文王一气之下灭了蔡国之后,桃花夫人的事迹都渐渐隐去了。到了《史记》,仍沿用了《左传》的说法,但没有提到息夫人三年不与楚文王说话的事情,更没有提息夫人的下落。

  刘向《列女传》中息夫人的结局说得比较详细,但事情跟《左传》

  与《史记》有较大出入。《列女传》说楚国征伐息国,破了息国之后就抓了息侯,让他到楚国守城门,将息夫人纳入宫中。一次楚文王出游带着息夫人,息夫人出城门的时候看到了息侯,偷偷跟他说:“人生总是要有一死的,我现在何苦这样!是因为妾无日无时不在想着你啊。

  生不能在自己的地上,还不如死了归于地下。生不能同室,死后希望同穴! ”息侯制止她,让她继续活下去,息夫人不听,接着就自杀了,息君也跟着自杀了。楚文王很感动,就用诸侯之礼把他们俩合葬了。

  汉阳民间传说与《列女传》的说法大致相同。息夫人趁着楚文王出行打猎的机会,偷偷溜出宫外,到城门外与息侯见面。江山已破,恍如隔世,两人一时涕泪交流,难以自持,自知破镜难圆,就双双撞墙殉情。后人在他们溅血之处遍植桃花,象征鲜血遍地,并建桃花洞和桃花夫入庙纪念他们。楚国人就尊息夫人为桃花夫人,后来成为主宰桃花的花神。

  另一部史书《吕氏春秋》叙述的整个事件和《左传》、《史记》完全不同。书中说楚文王主动想夺取息国与蔡国,就先装作与蔡哀侯交好,然后跟蔡哀侯密谋说:“我想得到息国,该怎么办? ”蔡哀侯说:“息夫人,是我妻的妹妹,我的小姨子。我去拜会她们,给她们送去礼物,名义上是去看望亲戚,大王也一起去,趁机袭击他们,息国就唾手可得。”楚文王说:“这个办法好。”于是楚文王跟随蔡哀侯带着礼物去息国,天了息国,接着回头顺势又灭了蔡国。蔡哀侯这个傻瓜不念亲戚之情,更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自己也被灭了国。但整件事情中,息夫人根本不是主角,只是蔡哀侯看望亲戚的一个借口而已,所以《吕氏春秋》根本没有提息国灭亡之后息夫人的下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