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被历史涂抹的赵飞燕、赵合德

被历史涂抹的赵飞燕、赵合德

发布时间:2020-04-14 23:44:2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中国历史的美女之中,赵飞燕算得上鼎鼎大名。有诗说“玉环飞燕皆尘土”,赵飞燕可以和杨玉环相提并论、相互媲美。又有俗语称“环肥燕瘦”,和杨玉环的肥美并列相对,赵飞燕以其瘦弱成为美女中的佼佼者。说赵飞燕自然不能少了其妹妹赵合德,赵合德更是超过赵飞燕的美女。当然,在中国,美女,只要美到一定程度,就免不了被指责为红颜祸水。被指为祸水,少数几个人说说你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正史中也这样说你。一旦进入正史,算是盖棺定论,想翻身都翻不过来。就像一个女人遭受了强暴,而一旦被强暴,似乎永远就成了你的污点。赵飞燕、赵合德正是这样一对被历史所强暴的女人。

u=1136812908,2901721500&fm=26&gp=0.jpg

  我们现在要翻开历史真正的面纱,看清楚历史是如何强暴女人的,如何让漂亮的女人变成了红顔祸水,背上永世的骂名。

  1.《汉书》的盖棺论定

  《汉书》中记载,汉成帝名刘鹫,是汉元帝的长子,在做太子的时候,喜欢读经书,博闻多识,并且为人很谨慎,很得元帝的欢心。后来虽然元帝发现他并不是理想的皇位继承人,但因为种种因素的制约,元帝一度想改易太子的想法就没有实施,刘瞥也就保住了他的太子地位,并最终做了皇帝。据学者孟祥才的研究,汉成帝这个人,长得比较英俊,又善于打扮自己,绝对算是一个美男子。他平时十分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比如上车一定先端端正正地站好,坐在车内的时候不摇买晃脑四处看。他说话也慢条斯理,不用手指指画画。每逢上朝,端坐在殿上不苟言笑,正有天子的气派。但是他在政治上并不算一个励精图治的好皇帝。成帝比较喜欢音乐和舞蹈,很喜欢享受,太迷恋女色。他放手让王莽外戚集团专权,结果尾大不掉,最后不能控制。他发布了一些节俭、省刑、减免租赋之类的诏令,但没有具体可操作的办法。因而使皇朝就像一个破了的木桶,四处有漏洞。

  汉成帝的皇后许氏,是大司马车骑将军的女儿,既漂亮聪明又读书多,刚做皇后的时候,在后宫艳压群宠,但一直没有生孩子,并且和大将军王凤不合,年岁渐长色衰爱弛时被废,最后竟被逼自杀。此外,成帝还宠幸过班婕妤和其丫头李平。不久成帝得到了赵飞燕和她的妹妹赵合德,心思就全放在她们姐妹身上了。

  《汉书》外戚传中关于赵飞燕的传记比较平实。赵飞燕原名叫赵宜主,出生时,父母大概是不想要她,就把她扔了,但过了三天,发现她还没死,就决定养她。等飞燕长大了,就被送到阳阿主家学习歌舞。因为她体轻如燕,舞姿似飞,所以被叫做“飞燕”。成帝微服出行,到阳阿主家花天酒地玩乐,看到了飞燕的舞姿很高兴,就召她入宫伺候。飞燕说自己有个妹妹很漂亮,就也被召进宫中。两人都被封成婕妤,凭着漂亮诱人,很快贵倾后宫。

  皇后许氏被废之后,成帝一心一意想立赵飞燕为皇后。无奈皇太后嫌她出身卑微,坚决不批准,故意为难。当时太后的姐姐的儿子淳于长在做侍中,在成帝身边走动,他看到这是讨好成帝的机会,就千方百计在太后面前为成帝说情,最后终于得到太后的认可。成帝先封赵飞燕的父亲赵临为成阳侯,这样赵飞燕出身就显赫了,接着一个多月后就封赵飞燕做了皇后。皇后当上了,但飞燕受的宠爱却少了。

  为什么呢?因为成帝觉得飞燕的妹妹赵合德更光彩照人,更有魅力,更能吸引自己。成帝封赵合德为昭仪,让她居住在昭阳宫中。

  为了讨赵合德的欢心,命人将宫殿重新装修了:中庭用彤朱色,殿内的门窗都重新油漆一遍,门槛用黄铜镶边,并涂上黄金色;上殿的阶梯用白玉砌成,殿内的壁上用飞带状的横木配上金环来装饰,里边嵌上蓝田玉、明珠、翠羽。这种富丽奢侈在诸宫之中最风光。

  不过,赵飞燕姐妹虽然相继专宠后宫十多年,但谁也没有生出龙种。没有儿子,太子的位子就没人。定陶王来朝拜皇帝,定陶王的祖母傅太后就私下贿赂了赵飞燕、赵合德,结果把定陶王立为太子。

  第二年,成帝突然暴病身亡。成帝平常身体强健,仅仅四十五岁,算是盛年,却突然死了。有人说成帝傍晚还好好的,第二天早晨,想穿衣服起床,却不能穿了,也不能说出话了,没多久就驾崩。成帝的突然死亡引起朝野猜疑,一时间议论纷纷,民间都归罪于赵合德,说她纵欲无度导致了皇帝的死亡。皇太后下令大司马王莽、丞相大司空等朝廷有关官员组成调査小组调查成帝死因,赵合德知道自己难脱干系,就自杀了。

  哀帝继位之后,赵飞燕被尊为皇太后。成帝这个保护伞没了,新皇帝又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很快她就有了灾祸。哀帝即位仅数月,司隶校尉解光就上书新皇帝,提出一个“赵飞燕姐妹谋害成帝两个亲生儿子”的案件。

  解光的奏折上说,自己令手下的从事掾业、史望二人,验问掖庭中知道内情的狱丞籍武、黄门王等,婢女曹晓、道房、张弃等,这些人都知道,曹宫是曹晓的女儿,而道房与曹宫是对食关系。所谓对食,是宫中隐语,“宫人自相与为夫妇名对食,甚相妒忌也”,也就是现在的女子同性恋爱。发展到明朝已不限于女性之间,更把太监也给拉进去。宫中值班太监不能在宫内做饭,每到吃饭时间,只能吃自带的冷餐,而宫女则可以起火,于是太监们便托相熟的宫女代为温饭。

  久而久之,宫女与太监结为相好,也称作“对食”,又作“菜户”,意思说不能同床,只能相对吃饭,互慰孤寂而已,事实上与外间夫妇无异。

  不管怎么说,都证明曹宫和道房关系非同一般。

  六、七月的某一天,曹宫对道房说:“皇帝同我睡过觉。”随后几个月,曹晓看见女儿肚子大了起来,就问怎么回事,女儿回答说自己怀上了皇帝的孩子。十月中旬,曹宫就在掖庭的牛官令舍中生下了一个男孩,当时有六个婢女侍候。中黄门田客拿着皇帝的诏,将孩子盛在绿色郊将做的书囊中,封口盖上御史中丞的大印,交于籍武说:“把牛官令舍那个女人新生的孩子和六名婢女,全部关押在暴室狱中,不要问孩子是男是女,也不要问是谁的孩子。”籍武就遵命将曹宫新生的孩子和六个婢女一起关进暴室狱。曹宫哀求籍武:“请妥善藏好我儿子的胎衣,你应该明白这孩子是谁的啊!”

  三天以后,田客又拿着诏记找籍武,悄悄问:“那孩子死了吗?请写在简牍背面告诉我。”籍武就在简牍背面写上:“小孩子仍在,没有死。”田客默默不吭声,过了一会儿,把籍武拉到屋子外边,小声生气地斥责他说:“皇上与昭仪十分震怒,为什么还不杀!”籍武吓得赶紧趴在地上叩头,哭着说:“不杀这孩子,我知道自己活不成;杀了这孩子,我也活不成啊! ”他请田客把自己的奏折递给皇帝,说:“陛下未有继嗣,儿子无贵贱,都是您的血脉,请陛下三思!”田客就回去上奏了,过了不久又拿着诏记给籍武说:“今天夜里,你把孩子抱出来交给王舜,地点是东交掖门。”籍武悄悄问田客:“陛下看到我的奏折,有什么表示? ”田客很神秘地说:“瞠目结舌。”

  籍武按时把孩子交给王舜,王舜根据成帝的诏命将孩子留在宫中,并为之选了一个乳母抚养他。王舜嘱咐乳母:“好好养育这个孩子,有重赏。但干万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王舜为孩子选定的这个乳母就是张弃,此时那个小孩子已经有八九天了。

  三天后,田客又持诏记交给籍武,封记与第一次的一模一样。籍武看其中有一个封起来的小绿盒子,诏记上写着,令籍武将盒子中的物品给曹宫,由籍武监视将东西喝下去。籍武打开盒子,看见有两枚裹着的药丸,旁边一张薄纸上写着:曹宫,将此药喝下去,一切你自己应该明白。曹宫看了,悲愤地说:“果然如此,她们姐妹想专擅天下。我的儿子额头上有一撮粗黑的头发,很像孝元皇帝,她们容不下啊。我的孩子在哪里?现在危在旦夕,怎么才能让皇太后知道此事啊?”说完就喝下药自杀了。接着,六个婢女被召入宫,她们出来以后,对籍武说:“昭仪跟我们讲,知道我们无罪,但却不能让我们活下去,问我们愿意在宫内自杀还是在宫外被杀。”六个婢女就在宫内自杀了。后来宫里派人将小孩带走了,以后再也不知下落。

  解光调查的另一件事情是昭仪害死许美人所生的孩子的问题。

  皇上数次召许美人宠幸,有时留宿长达数月。后来许美人怀孕,当年十一月产下一个儿子。皇帝下诏中黄门靳严带儿科医生及药送到美人住处。后来,赵昭仪的车夫于客子、王偏、藏兼三人,听到昭仪对成帝说:“你常跟我说你从皇后之宫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许美人的儿子从哪来的?现在许美人生了孩子,难道许氏还要被立为皇后么?”说着她很生气,用手捶自己,用头就去撞柱子,从床上滚到地下,痛哭流涕不肯吃饭,怒气冲冲地对成帝说:“你现在怎么安置我?我要回家去! ”成帝被闹得没办法,就说:“现在把事情告诉了你,你反倒怒气冲天,真是不可理喻!”成帝也绝食了。昭仪问:“陛下为什么不吃饭?陛下曾发过誓,决不负我。现在许美人生下儿子,你这不是负我吗?”成帝说:“我跟赵氏约好不负赵氏,所以没立许氏啊。你放心,我一定不让天下女子有超出赵氏的。”

  成帝诏使靳严用绿囊盛着书信送交给许美人,对靳严说:“美人一定会送东西给你,你收下就放在饰室的帘子外就可以了。”许美人看到成帝书信,就把生的儿子放在一个芦苇编织成的盒子中交给靳严。靳严就按成帝的吩咐,将盒子放在饰室的帘子外就走了。成帝和昭仪坐在饰室中,命主夫于客子把盒子打开,于客子还没解开盒子上的绳子,成帝就将于客子、王编和臧兼支使走,自己关上门,与昭仪在室内。过了一会儿,又招呼于客子等三人,让他们把盒子封好放在屏风东面。成帝命中黄门吴恭将盒子交给籍武,让他对籍武说:“盒子中有一个死的小孩,你把小孩埋在偏静处,不要让人知道了。”籍武就在监狱的院墙边挖了一个小坑把小孩子埋了。

  解光讲述了上面的案情之后,要求对赵氏一家予以严惩。

  因为赵昭仪已经自杀,哀帝就下令免去赵飞燕兄弟、侄儿的爵位,贬为庶人,家属都发配到辽西郡。

  这时议郎耿育上疏,对解光揭出的案情有所怀疑,并且觉得解光有点落井下石的味道。耿育说,先皇已经去世,赵飞燕的尊号已定,现在再追究一些事情也于事无补。

  哀帝当年能做上太子、继承皇位,赵飞燕起了作用,并且赵飞燕与哀帝的也母傅太后关系密切,哀帝就不想再难为赵飞燕。这样赵飞燕总算没事,继续做皇太后。

  哀帝崩逝后,王莽挟持太皇太后下诏说,皇太后赵飞燕与赵昭仪专宠为害后宫罪不可赦,贬赵飞燕皇太后为孝成皇后。一个多月后又下诏说,孝成皇后罪恶深大,失妇道,有狼虎之毒,废为庶人。赵飞燕被逼得走投无路,接到诏书当天就自杀了。

  2污蔑的正史

  《汉书》作为前四史之一,地位相当重要。《汉书》为赵飞燕、赵合德立传,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讲她们在宫内专宠、姐妹二人秘密害死皇帝的亲生儿子,让皇帝没有儿子来继承皇位,结果西汉的大汉王朝被王莽篡夺。她俩是典型的祸水。

  史书中这样说,似乎就是铁定了的。赵飞燕、赵合德被贴上了祸水的标签,永世不得翻身。然而,这似乎却是一个冤案。学者孟祥才指出:细检有关的记述,这一案件的疑点很多,以情理推断,恐怕难以成立。解光的讲述很曲折,很离奇,害死两个皇子案扑朔迷离,但疑窦丛生。

  第一,本案列举的证人虽然很多,但只有人证没有物证。既然曹宫所生儿子被宫长持诏书取走,下落应该追査得出来,可是解光却没有追査。许美人生的儿子死后被籍武埋在监狱高墙之下,案发后照理应该掘取尸骨作为证据,解光等也没有这样做。没有物证,光凭证人的证词,其结论的可靠性就使人生疑。谁又能保证它不是在某些人精心导演之下制造的冤案呢?

  第二,皇帝都希望有子嗣继承皇位,对一直没有孩子的成帝来说,儿子自然有更重要的意义。成帝既然与许美人和曹宫生有儿子,而自己又完全了解自己干了什么,怎么会在赵昭仪挟持下杀害亲生儿子呢?如果说曹宫作为宫女身份低微为皇帝生了儿子会有人不满的话,美人作为皇帝老婆的一种,其名分是实实在在的,许美人与成帝生出儿子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许美人真生有儿子,以成帝中年求子心切推断,完全应该大张旗鼓、大事庆祝。即使碍于赵氏颜面低调处理,也断不至于成帝自己与赵昭仪合伙谋杀自己的孩子。曹宫虽是个宫女,宫女受皇帝宠幸生出孩子的事情在宫廷数见不鲜,以皇帝的威严和权力,只要一纸诏书,就可以给她一个婕妤、美人之类的名号,名正言顺地确定自己与孩子的关系,完全用不着偷偷地找乳母抚育,也不可能屈服于赵氏姐妹的压力处死曹宫,而使自己的亲生骨肉不知所终。

  第三,成帝做皇帝时,王莽外戚集团已经基本上控制了汉皇朝的大权,在成帝周围安插了许多耳目。赵昭仪与成帝一起处置两个孩子,难道能不走漏一点风声?就算再受宠幸,赵昭仪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又怎能瞒过王氏外戚集团?王氏与赵氏是不同的政治利益集团,王莽不可能对此一点都不理会。

  如此一来,可以说赵合德谋害两个皇子案漏洞多多,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但解光又为什么能编造出这样情节离奇、人证众多的宫闱秘闻呢?身为皇后的赵飞燕面对诬陷又为什么不出来为赵合德澄清事实真相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

  赵飞燕姐妹出身卑微,她们的地位依靠的是汉成帝的色令智昏。

  成帝在世时虽然给了她们的家人封侯,但并未给他们任何实质性的权力,在朝廷中根本无法形成盘根错节的权力网络。这与王氏外戚集团相比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赵飞燕姐妹盛气凌人、飞扬跋扈,靠的是成帝撑腰。成帝一死,她们立即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特别是她们不知检点,树敌太多,与其他外戚、嫔妃之间积怨太多太深,等成帝寿终正寝,宿敌们一齐出来向赵飞燕姐妹身上泼脏水,甚至趁机落井下石。此案使她们有口莫辩,事实上,她们也没有了自我辩护的权利。赵昭仪明白这点,只能自杀。赵飞燕勉强多活了几年也自杀而死。

  第四,成帝活了四十五岁,嫔妃成群却无一人生子,这说明他本人没有生育能力。否则,无论赵飞燕姐妹怎么一手遮天,成帝在她们进宫之前已经宠幸过很多女人,也不至于断子绝孙。成帝既无生育能力,许美人与曹宫为他生儿子的事情和赵飞燕姐妹谋杀两位皇子之事就断然不会存在。

  显然,这桩控告赵氏姐妹谋杀皇子的案件是精心编制的冤案。

  它的幕后主谋不是别人,正是大权在握的外戚王莽。当时作为大司马的王莽纠合一班朝廷官吏在成帝死后以调査皇帝发病死亡状况为名逼迫赵昭仪自杀,又在哀帝死后挟太皇太后之名,让解光罗织罪状,逼使赵飞燕走投无路。解光上奏折是在哀帝尊赵飞燕为皇太后之后,这时赵飞燕的地位已经稳定下来,如果没有王莽在背后谋划支持,身为司隶校尉的解光恐怕不敢拂逆哀帝的意志向赵飞燕家族发难。王莽指使解光编造这个案件,目的就是为清除赵氏亲族在朝中仅有的一点势力。此后,外戚王莽通过各种手段清除异己势力,终于在公元八年篡位夺取刘汉政权,做了皇帝,改国号为“新”。

  由此可见,堂堂正史捏造了赵飞燕、赵合德的故事,隐瞒了真相,堂而皇之地强暴了两个小女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