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王子朝之乱

王子朝之乱

发布时间:2020-04-15 23:50:0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520(昭公二十二)年随着景王驾崩,爆发了夺取后嗣之座的王子朝之乱。景王有四个儿子,分别为长子寿、悼王(王子猛)、敬王(王子匂)和王子朝,其中长子寿死于前527(昭公十五)年。景王驾崩后,争夺周王宝座的斗争在余下的三人中展开。据《左传〉,内乱一直持续到前502(定公八)年,最后发展到连王室内的各派势力及诸侯也被卷入进去,事态复杂。《春秋经》中言及内乱的记录有:

  王室乳。(昭公二十二年)刘子、单子以王承居于皇。(同上),刘于、单于以王猛入于王城。(同上)冬十月,王子猛卒。(同上)夭王(敬王)居于狄泉。尹氏立王子朝。(昭公二十三年)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昭公二六年)冬,仲孙何忌会晋韩不信、齐高张、家仲几卫世叔申、郑国參、普人、莒人、薜人、杞人、小鄆人城成周。(昭公三十二年)这七条史料记录了内乱的转折点。以下将以这七条史料为中心,一边补充《左传〉的记录,一边探讨王子朝之乱是如何展开的。

  〈王室乱〉前520(昭公二十二)年四月乙丑景王驾崩,王子朝对靠单子(单穆公)、刘子(刘文公)支持的悼王(王子猛)树起了反旗。六月丁巳,景王葬礼之日,王子朝率领失了职禄的百工及灵王、景王之族,通过郊、要、钱[三邑皆周地(杜预注,以下同例)]的兵力攻打刘子,掲开了叛乱的序幕。癸亥刘子自杨[周邑]逃到自己领地刘,单子将悼王从王城的庄宫带出,王子朝一方的王子还又将王夺回,逃往平畤[周地]。乙丑,追赶王子还一行的王子朝一方的群王子反被单子打败,王子朝奔京,据《左传>,一直在京逗留至次年六月。杜预注未言及京的地理位置,《左传》隐公元年中作为郑共叔段的釆邑可看到京的地名。如果王子朝所居是这个京,则是指现在的荥阳附近。但是还不能确定就是这个京,这里仅作王城近郊理解。王子朝奔京次日,丙寅,刘子入王城,巩简公于辛未,甘平公于乙亥各自攻打王子朝所在京,未能让此地沦陷。叛乱此时到了悼王地处王城的争夺战阶段。

  〈刘子、单子以王猛居于皇〉七月戊寅,单子为向賛吿急,随悼王自平畤、圃车赴皇。皇在王城以东,即现在的河南省巩县西南。王子朝之乱中周王离开王城属首次。悼王在此地逗留至十月。这其间,王城处于悼王一方的王子处的守护下,重建了和百工间的关系,八月辛酉,司徒丑被王子朝一方打败,百工再次离反悼王。这一阶段,悼王及王子朝的任何一方都没有掌握王城。

  〈秋,刘子、单子以王猛入于王城〉十月丁巳,晋介入内乱,率九州之戎(陆浑之戏)及焦、瑕、温、原大军,使悼王重返王城。但是,王子朝的势力依然强大,炭申,单子、刘子于郊,陆浑之戎于杜[周地]分别败北。

  〈冬十月,王子猛卒〉十月乙酉,王子猛(悼王)死,乙丑,其弟王子匂即王位,即敬王。十二月庚戊,晋在阴、侯氏、難泉[巩县西南]、杜,王师在氾、解、任人[三邑,洛阳西南]分别驻屯,闰月,晋渡洛水、伊水,占领前城,王师驻屯京楚,辛丑攻打王子朝所据京,破坏了其西南部。又,次年正月壬寅,晋师和王师包围了属王子朝统治的郊,癸卯,毁灭了郊及都[巩县西南]。这其间出现的地名的范围还不能说十分明确,大致是在现在的洛阳和巩县之间。

  〈天王(敬王)居于狄泉。尹氏立王子朝〉敬王和王子朝的地位相扭转,王子朝入居王城。

  《史记,周本纪》中把这其间的事情记作“敬王元年,晋人入敬王。子朝自立,敬王不得人,居澤”,这和《左传》昭公二『三年所载正月丁未“王师在泽邑”相符合。泽与经文的狄泉是同一地,关于其地理位置,正如《春秋经》的杜预注“狄泉,今洛阳城内大仓西南池水也,时在城外”所述,属成周城外之地。之后在敬王申请下于成周筑城(《春秋经》昭公三十二年)时,被划进城内。四月乙酉,单子占领[河南巩县西南],针对刘子占领墙入、直入,王子朝于六月壬午进入控制了自己的支援势力一翼的尹氏领地尹,于尹展开了攻防战,之后于甲午进入王城。

  敬王则于庚寅,与单子、刘子、樊齐迁至刘子领地刘。王子朝入王城后,于七月戊申进入前悼王所居庄宫,次年正月辛丑接受召简公、南宫嚣、甘桓公(敬王一方之甘平公之子)的朝见,戊午进驻邹。郭曾是惠王逃避王子颓叛乱之地。正如称呼王子朝为西王,敬王为东王所示,王子朝此时实际上处周王的地位,与周王并立。这样,内乱的两当事者具有同等的机会。换句话说,内乱的两当事者至少在内乱最后结果岀现之前,都可以各自去主张其正当性。从王子带之乱时襄王逃至氾地的例子来看,此时无须谈人王城的王子朝,即使居住在狄泉甚至刘的敬王也要设定一个言其正当性的场所,尽管是在战乱中所设的暂时场所。

  〈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前517(昭公二十五)年,晋再次介入内乱,在黄父之会上,宣言让敬王复归王城。次年即前516年五月戊午的尸氏[巩县西南偃师城]、戊辰的施谷[周地]之战后,七月,敬王从刘到渠[周地]、褚氏[洛阳县南]、蓮谷、胥摩、滑,晋在阙塞[洛阳西南伊阙口]布阵支援。十月辛丑,敬王至郊、尸(尸氏),十一月辛酉,王子朝一方的召简公叛变,王子朝随其支援势力逃命于楚,前505(定公五)年,于楚被杀。敬王于癸酉入成周后,于甲戌在成周的襄宫发盟,十二月癸未人王城的庄宫。这样,敬王和王子朝的地位再次得以逆转。

  王子朝之乱经了上述事件后基本结束,但是前504(定公六)年至前502(定公八)年其余党在儈翩仍旧叛乱。正如《左传》定公六年中所述:“冬十二月,天王处于姑茹,辟脩翩之乱也气敬王逃难至姑藐后,次年十一月戊午,在晋的籍护送下,于己巳复归王城在庄宫接受朝见。至于敬王逃难之地姑获的地理位置,杜预注中只出现周地,其样细不得而知。《史记?周本纪》中记作“(敬王)十六年,子朝之徒复作乱,敬王奔于晋。十七年,晋定公遂入敬王于周”,将敬王逃难至晋一事,曲解作晋对敬王的支持D可证明敬王逃难至晋地的史料不存在,根据杜预注可以认为是逃难至王畿内的“周地”。

  以上迫溯了王子朝之乱的经过,确认了周王(悼王、敬王)及王子朝的所在。其中的地名不可能都确定下来,但大致可以考虑作集中在自洛阳至巩县的极其有限的地域内。将这作为王室一分为二的十几年内乱的舞台,不禁让人觉着太过狭窄。另外,在这次王子朝之乱的过程中,敬王迁居至王室卿士的刘子领地,其行动与王子颓之乱、王子带之乱时,周王所赴相当于卿士地位的郑或虢的领地的行动完全一致。但是,王子朝之乱时的周王的活动圈与前二次内乱相比变狭窄了,这无疑显示了周王的活动范围,即周王政治能力实际上可得发挥其机能的王畿缩小了。从前两次内乱时进入周王活动范围的郑、虢来看,虢于前6%(僖公二十四)年被晋所灭,郑则逐渐放弃其作为卿士的立场而成为外服诸侯气周王活动范围即王畿的范围在缩小,这一状况自春秋至战国都在持续。《史记?周本纪》集解引徐广的“周比亡之时,凡七县,河南、溶阳、穀城、平阴、偃师、巩、绿氏”之句,可以看作是其最终情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