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燕国的始封地在哪里?

燕国的始封地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04-16 00:16: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关于燕国的始封地问题,文献中亦有不同记载,故各家争论不已。现将文献中和各家诸说略作概括,罗列如下:

燕国的始封地在哪里?

  (一)董家林古城说

    1995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文物研究所编《琉璃河西周燕国墓地〉(1973 ~ 1977)主此说。

  1973-1979年,琉璃河西周墓地和董家林古城调查资料发表后,不少学者和专家都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撰文,认为琉璃河镇的董家林古城为燕国的始封地,也是封燕时的燕国都城。

  (二)蓟城说

       1.宋?乐史等《太平寰宇记》卷六九:“河北幽州,周武王定商,封召公夷于燕。”

  2.宋?王钦若《册府元龟》卷二三五:“周承商制,……召公夷之后封蓟,为北燕伯。”

  3.宋?王应麟《通镒地理通释》引《舆地广记》云:“武王封黄帝之后于蓟,又封召公于北燕。或曰黄帝之后封蓟者已绝,成王更封召公于蓟为燕。”

  4.清?江永《春秋地理考实》:“武王封召公于蓟,号北燕。今顺天府太兴县是也。”

  5.清?顾栋高《春秋大事年表》:“直隶順天为北燕国地,今大兴县为古蓟,燕所都。”

  6.清?顾炎武《京东考古录?考蓟》:“盖一地不容封二国,故疑召公即黄帝之后,其不闩燕而曰幫者,有南北二無,故称其国都以明之。”主张燕初封于薊。

  7.清?朱彝尊《日下旧闻考》卷二;“召公所出,众说纷纭,当以陆德明为是。盖《乐记》

  所云封黄布之后于蓟者,即召公也。”

  8.周谷城《中国通史》(上册):“召公夷之子被封于燕。燕亦侯国,在今河北蓟县。”

  9.陈梦家《西周之燕的考察》一文认为,“楚汉之际,韩广为辽东王都于无终,即今薊县地。西周金文'才應'之燕,或即在此。”

    10.王灿炽《北京建都始于公元之前1057年〉一文认为,《礼记?乐记〉:“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为蓟者”为召公。推测今琉璃河镇董家林之古城即武王封召公夷于蓟的。

    11.周继中《北京建都从西周燕国开始》一文认为,蓟、燕为一国,燕与北燕亦一国。并据班固《汉书?地理志》、司马彪《后汉书?郡国》、张守节《史记正义》、裴驷《史记集解》、顾炎武《京东考古记?考蓟》、司马贞《史记素隐》、郑樵《通典》、顾颉刚、史念海《中国疆域沿革命》

  等文献资料认为,西周所封的燕都于薊,在今北京北云观一带。

  (三)深水说

    1.宋?乐史等《太平寰宇记〉卷六七,易州:“废涼水县在州北四十二里,……按:是地即周封召公于此也。”

  2.宋?罗泌《路史?国名记》:“召,邵也……然易县故涼水县城在州北四十二里,亦曰邵,云'周封召公于此盖归老之地。”

  3.王国维《北伯鼎跋》,《观堂集林》卷一七,认为北即燕,始封地即涼水县。

  (四)郞城说

       1.傅斯年《大东小东说〉:“按:燕字今经典皆作燕翼之燕,而金文则皆作部(金文作'邸',为战国中、晚期燕国,燕'字的字形,战国以前书作’原'和’農加邑旁的字较晚,乃战国中、晚期的普遍规律——笔者),著录者有霉侯鼎、鄭侯戈、部王剑、酔王喜戈,均无作燕者……是知燕之称部,历春秋战国初无二字,经典作燕者,汉人传写之误也。燕即本作郎,则与今河南應城有无关系,此可注意者。在汉世,郞县与召陵县则分属颍川、汝南二郡,然土壤密迩,今邸城县实括鄭、召陵二县境。近年廓城出许冲墓,则所谓召陵万岁里之许冲,因居今廓城治境中。曰郞曰召,不为孤证,其为召公初封之燕无疑也。”

      2.顾颉刚推崇傅说,认为“其说出后,世无异论”。

       3.齐思和先生亦主张燕国一直是生活在河南省境内的国家。

  4.童书业先生也主张燕初封地在歐城,“以为召公所封之燕国本在召陵之部城。”

  5.常征先生亦力主燕之初封地在廊城。其在所著《古燕国史探微》一书中说:“召公封邑既在召陵而召陵在區地,因号燕国,又由于此医为成汤’景亳’旧地,为与别度(如曲阜的區国)相区分,世因名之曰'亳燕亳与北通而展与燕通,亳燕是以被《世本》、《春秋》、《左传》、《燕世家》等书称作'北燕而《谷梁传》便曰'从史文也燕国的始封地以上四说,以第一说即董家林古城说最为可靠。董家林古城其时代不晚于西周初,其下限约在西周末年。“遗址面积的广大,遗址内古城和大批西周时代墓葬的存在,尤其是一些带有堰侯'铭文青铜礼器的发现,为确定古城的性质和作用提供了直接可靠的物证,证明现今的琉璃河地区,在三千多年前就是燕封地的中心地带。遗址内的古城址(即今所称的董家林古城一笔者),就是燕的都邑,是西周燕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一概括性结论是正确的。1986年发掘1193号墓出土的青铜礼器克雷、克盃铭文,记载有燕国始建的史实。

  蓟城说有不同的地点,尽管有的说董家林古城就是蓟城,此说亦尚难成立。燕、蓟为二国无疑。蓟城作为燕的都邑大约在燕襄公时期(前657年~前618年),至燕文公(前554年~前544年)徒易,蓟作为燕的都城约百余年。它不是燕国始封时的都城。

  涼水亦不是燕国的始封地。北亦不是燕,它是商代的属国古北国。成王时平定三监及武庚禄父叛乱后成为燕国的封地,燕国又称北燕正是因其领有商代的属国北和燕的缘故。北国成为燕的领土约在成王时,故不是燕的始封地。

  郞城为燕国的始封地更难圆其说。王釆枚在其《论周初封燕及其相关问题》一文中,对廓城说之难以成立作了较详细的论述和研究,此不赘述。随着琉璃河镇董家林古城和墓葬中大批青铜器带有區侯铭文资料的公布,廓城说恐怕就更加难以成立了。

  总之,燕国的始封地在今北京市房山县琉璃河镇为中心的地域内,其都城即今北京市房山县琉璃河镇的董家林古城。

  五,余论前文谈及,《史记?周本纪》“封召公夷于燕”,为武王时事;《史记?燕召公世家》“封召公于北燕”,为成王时事。目前学术界对召公是否封燕尚有争论。本文再略陈愚见,就教于专家、学者及同仁。

  (一)从文献来看“封召公于燕”

    1.《史记?燕召公世家》:“齐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还。燕君送齐桓公出境,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使燕共页天子,如成周时职,使燕复修召公之法。”

    2.《史记?齐太公世家》:齐桓公“二十三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命燕君复修召公之政,纳贡于周,如成康之时。”两《世家》之文记载大体相同。齐桓公使燕“复修召公之法”或“复修召公之政”,乃以召公为燕国先祖之证也。

  (二)从战国金文资料来看“封召公于燕”

  1977年河北平山发掘的中山王誓墓出土的《中山王啓方壶》铭文云:“适道郎君子彳会,不顾大义,不救诸侯,而宗臣易位,以内绝邵公之业,乏其先王之祭祀。”中山国指责燕君子楼之“宗臣易位”,让国子之,是“内绝邵公之业,乏其先王之祭祀”,是上逆于天、下不顺于人的。

  因此,由《中山王誓方壶》铭文可知,当时中山国亦以邵公为燕之先王也。

  (三)从酉周金文资料来看“封召公于燕”

  1.《小臣搪鼎》铭文:“召公籍燕,休于小臣擴贝五朋,用作宝障彝。”

       2.《圉方鼎》铭文;“休朕公君,医侯易圆贝,用作宝障彝。”

       3.《太保富》铭文:“王伐录子听,厳厥反,王降征令于太保。太保克敬亡遣,王永太保,易休集土。用兹彝对命。”

       4.《克常》铭文:“王曰:"'太保,惟乃盟乃割,享于乃辟。余大对乃享,命克侯于燕,事蝶、色徂于驶微克框匡,纳土众厥又司,用作宝隊彝。”

      5.《革鼎》铭文:“區侯令堇博太保于宗周。庚申,太保赏堇贝。用作太子癸宝隐悚。

  6.《匡侯旨鼎》铭文:“匣侯旨初见事于宗周。王赏旨贝廿朋。用作有姒宝陣彝。”

      7.繼侯旨鼎》铭文:“匿侯旨作父辛陣。”

      8.《宪鼎》铭文:“隹九月既生霸辛酉,才匿,侯易宪贝、金,扬侯休,用作召伯父辛宝障葬。宪万年子子孙孙宝,光用太保。”

  从《小臣搪鼎》铭文来看,召公曾亲莅燕国,从事馈食精田或开发燕国的政务活动。如果将铭文第3字释为“建”?或“封”?,那么就更说明召公确实就封于燕了。从《圉方鼎》铭文来看,“休朕公君”,应是召公姬卖。“腰侯易圉贝”的“匡侯”,亦应是召公姬爽。

  保矗》铭文说明,在武王初年平定武庚及三监反叛时,为燕国管辖的殷遗“椒”国亦参与了反叛活动,成王命召公征讨之,召公平定了 “椒”国的反叛。“太保克敬无遣”,并得到了成王赏赐的土地。可能在获得《太保貫》铭文中所获得的“集”这一土地前,古北国之地已为燕所有,故《史记?燕召公世家》云“封召公于北燕”。古邪国为燕国所有后,成王又将“集”这一土地赐给了召公。燕的疆域得以继续扩大。

  从《克帽》、《克盖》铭文来看,因召公留周室辅政,成王乃再加册命,令召公长子克为優侯,并大致划定了燕国的疆域,即“事线、色徂于驶微”。克至燕地,接受了疆土和政权。克为第二代燕侯。《堇鼎》铭文记载,克继为優侯后,曾派“薫”向召公馈礼献食请安,堇得到了召公的赏赐。

  从《腰候旨鼎》铭文“腰侯旨初见于宗周。王赏贝廿朋,用作有姒宝障彝”来看,優候旨继位后,曾赴宗周觐见周王,王赏旨贝廿朋,作有姒宝陣彝以扬其宠。有姒如与《奢:》》铭文中的“公姒”为一人的话,这个有姒应是召公夷之妻、旨的祖母。从《區侯旨鼎》铭文:“偎侯旨作文辛障”和《宪鼎》铭文:".......才原,侯易宪贝、金,扬候休,用作召伯父辛宝障彝……光用太保”。“廉侯旨作文辛陣”,说明旨父已去世,《宪鼎》铭文中的“光用太保”,说明宪是太保的后人,其意思是宪之所以受到優侯的赏赐,是因为太保的恩泽,显然宪不是召公的子辈,而应是召公的孙子辈的人。铭文中称“才晨”,也说明宪不是腰侯一支的后人,所以宪称旨的父亲为召伯父辛,为旨父的侄辈,故宪与旨同为召公的孙子辈,故優侯旨应为第三代優候。其父“父辛”,可能是第二代優侯一克的名号。同时,既用“光用太保” 一语,说明宪在作器之时,召公已谢世。《厩侯旨鼎》、《宪鼎》的具体年代,应在康王二十四年以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