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西周王陵在哪里?

西周王陵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04-16 00:48:1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陕西省以王陵多而闻名于世。星罗模布,庄严巍峨的陵、汉陵、隋陵、唐陵,令人们感叹不止。然而您想漫游一下西周王陵,却连一个也无处寻找。

  陕西是周人发祥的重要地区之一,是西周王朝长期建都的地方。这些周王死后究竟葬于何处?这是一个千古疑团。多少年来,文物考古工作者一直在试图揭开这个谜底,可是虽经诸多努力,却是一无所获。近年来,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甚至专设了帝王陵墓研究室,并把寻找周代王陵作为重要任务之一,尽管研究人员作出了很大努力,但遗憾的是进展甚微。

  这个问题首先要从古人的葬俗说起。周代以前,古人的葬俗是墓上不加堆积土,不设诸如坟丘、石碑类的标志,时间一长,就连他们的儿孙也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埋在那里。《礼记?檀弓上〉记载:孔子从小就死了父亲,他就不知道他的父亲埋在哪里。后来,他得到了合葬父母于防的机会,便说:“我听说,古代的墓地是不加堆高大积土坟丘的,如今我孔丘是个奔波四方的人,不可以不作标志。”于是他便在母亲的墓上堆加了四尺高的积土坟丘。《汉书?

  刘向传》也记载了此事:“孔子葬母于防,称古墓而不坟。注云:师古曰:'墓谓坊穴也;坟谓积土也。‘曰丘东西南北之人也,不得专在本邦,故墓须表识。”由此可见,墓上加堆积土坟丘、设立标志,是经孔丘倡导后才渐渐出现的,并一直延续至今。西周的王陵当然也是遵循古制,墓而不坟、不封不树的。开始人们是知道其所在方位的,但年代一久,特别是在西周灭亡之后,历经战乱、灾荒,人口死亡、流徒,再加上史书记義少而不详,它的位置便渐渐地由模糊不清到最终不知其所在了。

  其次是盗墓问题。后来的盗墓,是为了挖宝发财。被盗文物虽然经多次转手盜卖,甚至流失国外,但尚可流传于世,为人们所知。然而最初的盗墓,仅是为了获得铜和珠宝。盗墓者把盗挖的各种青铜器甚至王陵中的王器都尽快熔化。便使王器上的重要铭文销毁无存,使当世和后世人无法得知王陵所在和陵墓详情。他们这样做既获取了钱,又销毁盗墓的罪证。他们虽然大利可图,然而却使后世人的考古无迹可寻了。从周原地区,特别是黄堆一带西周墓葬的被盗情况来看,盗墓人能把墓内的棺棒点燃,说明其盗挖时间很早,可能就在西周灭亡不久,即秦戎争夺周原的战争之时。

  其三,古今地名差异太大。有的古地名今已消失,有的古地名虽仍沿用,但地望已非,与古地名全无关系。有些地名纯粹是张冠李戴,给考古和寻找西周王陵带来很大麻烦,因为在考古上大的方位错了,就会导致一切全错。西周王陵在什么地方?见于古籍记载的仅有文王、武王和周公三人,从地面遗存看,除岐山县祝家庄岐阳村有纪念性的同太王陵墓和彬县城东40公里处的土陵村南有纪念性公刘墓外,再没有其他的、那怕是纪念性的西周陵墓存在了。

  西周王陵在古籍记载中少而过简,笔者所见到的仅有以下几条:

  《孟子?离娄下》云:“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厂赵岐注:“毕郢,近丰镐之地,又曰'毕陌'。”《孟子正义?离娄》:“毕,文王墓,近于丰镉也。”

  《史记?周本记〉正义引《括地志》云:“周文王基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原上也二“武王募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华原上也”。太史公曰:“所谓周公葬我毕,毕在镐东南杜中。”

  (杜为古国名,在今长安县东南)《今本竹书纪年疏证》:“帝卒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原注:“周文王葬于毕……《汉书?刘向传》:文、武、周公葬于毕。……成王元年夏六月,葬武王于毕。”

  《古本竹书纪年》也有和《今本竹书纪年〉相同的记载。

  《逸周书?作雒解〉:“……(成王)元年夏六月葬武王于毕。”

  以上记载,都明确记载文、武、周公葬于毕。“毕”在什么地方?前人虽有注释,但这些人都远距西周已有近两千年,各说不亠,且无具体考证,疑点不少。因为“毕”的地望是寻找西周王陵的关健,下面笔者就这一问题谈谈个人看法。

  有关“毕”的记载,除上述资料外,还有下面几条:

  《今本竹书纪年疏证卷上》载:

  “帝辛……六年,西伯初褓于毕。”注云:“《唐书?历志》:'至纣六祀,周文王初揄于毕。'”

  “三十一年,西伯治兵于毕,得吕尚以为师。”注云:“《史记?齐太公世家〉:'西伯猎,遇太公望于渭之阳,立为师。?”

  “成王……二十一年,周文公薨于丰。”注:“《尚书序》’周公在丰,将殁,欲葬成周,公X,成王葬于毕。'” “二十二年,葬周文公于毕。”

  往记?周本纪):“(武王)九年,武王上祭于毕集解云;“马融曰:'毕,文王墓地名也产《史记?誓周公世家》:“周公在丰,将没,曰:'必葬我成周。‘……周公既卒,……葬周公于毕。”正义:“《括地志》:’周公墓,在雍州咸阳北十三里毕原上。”'

  “毕”在什么地方,请看前人的注释:

  《汉书?刘向传〉注:李奇曰:“毕”在岐州之间;臣瓒曰:“《汲郡古文》毕西于丰三十里”;师古曰:“二说皆非也,毕陌在长安西北四十里”;宋祁曰:“注文岐州当作岐周”。

  往记?周本纪》正义云:“《括地志》云:'周文王暮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原上也又云:“周武王墓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毕原上也。”太史公曰:“……毕在镐东南杜中。”注云:“杜,古国名,在今长安县东南,周公葬于此《史记?鲁周公世家》正义云:“《括地志》:'周公墓在雍州咸阳北十三里毕原上。'”

  据以上记裁,“毕”的方位大体有七说。一曰在万年县(今长安县,西安市以东,临潼县之渭河北一带)西南二十八里之毕或曰毕原上&二曰在长安县东南,即镣东南杜中;三曰毕西于丰三十里;四曰在长安县西北四十里;五曰在雍州咸阳北十三里毕原上;六曰在岐州之间;七曰在岐周,即在周原遗址范围内。

  以上七说,实指三个方位,一至三说大体指一个方位,在长安县以东的原上。四至五说实指一个方向,在今西安市至咸阳市之间的北原上,六至七说为一个方向,即在扶风、岐山间的周原遗址范围内。尽管以上各说均缺乏具体考证,但笔者认为诸说中“岐周”之说已摸到了西周王度的脉搏。一般人们在研究先秦史时大多只采用魏晋以前的资料,又加之岐周早已毁于秦戎之争的兵舞之中,历代又未在此大兴土木,使它变成了无人知晓的偏村僻壤。所以“毕”地果真在岐周,也会无人知晓。恰好西安、户县一带又有个毕原,地处历代政治、经济、文化古都之侧,地名响亮,所以毕在毕原之说渐渐为人们所接受,然而这其中仍存在着不少疑点,需要加以澄清。

  据《今本竹书纪年疏证》记载,帝辛六年,西伯初檎于毕。擒为宗庙祭祀名,夏祭也。毛传云:“春曰祠,夏日稀,秋曰尝,冬曰烝《唐书?历志》也说:“至纣六祀,周文王初橋于毕。”

  这说明,辛纣六年,毕地就有周王室的宗庙存在。《今本竹书纪年》又载:“帝辛三十一年,西伯治兵于毕,得吕尚以为师。”从以上两条记载来看,“毕”地肯定不会在长安、户县和咸阳一带所谓的毕原上。因为在帝辛三十四年,周师才取耆及導,遂伐崇,崇人降①,即《诗?大雍?文王有声〉之“既伐于崇,作邑于丰二文王的灭崇迁丰是周人历史上的大事,为西周王业奠定了基础,为成就姬周一统天下创造了条件。在此之前,今户县、长安一带是崇国的领土,今兴平、三原一带为荡社的辖区。崇国和荡社都是商王朝在西方控制力量很强的诸侯国②,对西伯昌监视很严。

  崇侯虎曾潛西伯于殷纣,使周文王被纣囚于美里队在这种形势下,周文王的宗庙何以能建立在崇国的领土上,又如何能越过崇国、荡社去毕地进行宗庙的禱祭呢?众所同知,周原才是周人宗庙、祖坟所在之地。地处丰、镐附近的毕原上当时没有周人的宗庙,周文王到那里去又夏祭谁呢?时处“国之大事,在祀于戎”④的古代,祭祀可是件大事,千万不可马虎。

  至于周文王治兵于毕之“毕二更不会在今之毕原上。试想,崇国、荡社能让他在自己控制的范围内治兵吗?在这里治兵意味着什么,那是不言而喻的。何况古人也是卧榻之旁不容他人酣睡,更何况周文王作邑于丰也是在灭崇以后。

  由此可见,“毕”肯定不在今之毕原上,而是远离崇国和荡社的什么地方。这个地方只有在周人当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岐周了。关于毕在岐周之说,早于晋人臣環的李奇早就说过在岐州之间,依位置度之,也在岐周。宋人未祁说得更是直接了当,他说:"(李奇之)岐州二字当作岐周。”可惜他们的精辟论断,可能因为时代较晚而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和重视。司马迁在说周公葬于毕时,虽注明毕在镐东南杜中,但又在周公字样前加了 “所谓”二字,可见他对此也抱有质疑。

  《逸周书?作雒解》:"……武王既归,乃岁十二月崩镐,轉于岐周(注:殡皆曰肄)。……元年夏六月葬武王于毕。”从这条记载可知,武王崩于镐京后,其灵柩被搬运到远离镐京100多公里以外的岐周停放,直到第二年六月,才埋葬于毕。如果说毕确在今之毕原上,那就是又要将武王灵柩长途返运回100多公里以外的镐京东边去安葬。按当时的交通条件和运输能力,古人有必要和可能这样来回折腾吗?何况岐周就是周人的发祥之地,他们的宗庙和祖坟都在这里,武王葬在这里当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说,毕原就是埋葬周武王的毕地纯属错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