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匈奴骑兵战术与其经济形态、社会结构的关系

匈奴骑兵战术与其经济形态、社会结构的关系

发布时间:2020-04-20 23:54:1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最早的骑兵来源于游牧族的生活方式,中原政权组建骑兵的滥觞,则是战国中后期赵武 灵王学习游牧族的“胡服骑射”。顾名思义,这种早期骑兵最重要的武器是弓箭,“骑射”是草 原游牧族传统的狩猎技术和习惯战术,甚至是游牧族身份认同感的重要来源。冒顿单于在给 汉文帝的信中,谈及他统一北方草原的功业,就骄傲地宣称:“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这不仅是战术问题,而且是与游牧族的生活形态密切相关。《史记·匈奴列传》保存了战国 至西汉中叶包括匈奴在内的北方游牧族的珍贵史料,其中对游牧族战术素养的描述是: 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

匈奴骑兵战术与其经济形态、社会结构的关系

  射猎本身就是匈奴等游牧族人经济生活的一部分,这直接影响了游牧者的战术形式。根 据司马迁的记载,匈奴等草原民族采用单兵骑射战术,几乎从不与敌军进行近距离的冲击肉 搏作战:其长兵则弓矢,短兵则刀鋋。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 义。

  其攻战,斩首虏赐一卮酒,而所得卤获因以予之,得人以为奴婢。故其战,人人自为趣 利,善为诱兵以冒敌。故其见敌则逐利,如鸟之集;其困败,则瓦解云散矣。

  游牧族的传统习惯战术是“骑射”而非冲击肉搏,这不仅有生活习俗、战术层面的原因, 也和草原游牧族缺乏中央集权有直接关系。因为在飞驰的、无马镫的马上进行冲锋肉搏的近 战,骑士的伤亡概率很高,尤其是在对抗中原密集的步兵军阵时。只有严厉的军事纪律才能 强制士兵们投入肉搏作战,但草原上恰恰缺乏这种政治传统。拉铁摩尔在《中国的亚洲内陆 边疆》中已经发现,北方草原的权力趋于分散,领袖对部属的权威和控制力远不如汉地,当 游牧族部属对领袖失去信赖,很容易带着畜群远走他乡。拉铁摩尔认为,这是游牧生活天然 具有的“移动性”所致。]巴菲尔德在这方面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他对游牧帝国权力结构的 总结是:内陆亚洲游牧国家以“帝国联盟”的方式组织起来,它们在对外事务上是像国家那样独 裁的,但内部组织则是协商与联盟化的…… 在地方层面上,部落结构依旧维持自身形式,在权力来自于自身民众支持而非帝国任命 的部落酋长的统治之下。故而,在地方层面国家结构变化甚小,无法最终确保将草原上掳掠 成性的当地人联合起来。……帝国政府垄断了对外及战争事务,使帝国在相关问题上作为一 个整体而与其他力量讨价还价。

  巴菲尔德是从游牧社会与中原汉地的政治关系层面来论述的,并未聚焦到骑射战术这么 微观的层面,但他的结论对于讨论游牧族战术仍有重要意义。狄宇宙专门考察匈奴帝国的权 力体系,也得出了和巴菲尔德类似的结论: 很显然,在中国的政治家中存在着一种观点,认为单于的权力与中国的皇帝相比较而 言,是非常有限的…… 我们通过对汉王朝与匈奴外交关系的考察表明,从公元前198年到公元前133年期间,中 国北部边疆地区不断遭受侵袭,因为在匈奴人的部落联盟中缺少一个绝对的权威,以确保贯 彻落实和平条约的内容。

  狄宇宙也注意到了司马迁对匈奴骑射战术的描写,他认为,司马迁这种记载是出于一种 道德上的不屑,和古希腊罗马人对草原民族的描述如出一辙。本文则认为,这种骑射游 击战术与游牧族松散的权力结构有直接联系:匈奴人骑射作战“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 走”“见敌则逐利,如鸟之集;其困败,则瓦解云散”,参战动机是为了劫掠财物致富,来自 单于的赏赐不过是象征性的一杯酒而已,首领对下属战士没有绝对权威,无法强制他们从事 过于危险的行动,所以匈奴人从不与敌军进行硬碰硬的正面作战,也不会采用危险的肉搏冲 击战术。从战国到汉代前期,游牧族从未与中原主力军队进行过正面大规模决战,也从未进 行过对城池、堡垒的大规模攻坚战。

  反观中原,自春秋末年以来,步兵开始成为战场主力兵种,严格的纪律一直是步兵作战 的基本原则,战术则是列成密集的队形,与敌军进行面对面的砍杀肉搏。孙武为吴王阖闾训 练宫女“吴宫教战”“三令五申”的故事,就是最早的典型例证。战国初期,中原列国通过变法 运动,都确立了这种中央集权政治下的军事模式,军队是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军事机器,战争 行为是为了贯彻统治者的意志,军事统帅对士兵拥有绝对权威,可以命令士兵们投入哪怕是 必死的肉搏作战。两相对照可以发现,匈奴等游牧族骑射、游击的战术形式,与其生活方式 和社会权力结构有直接关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