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秦朝为什么在最强大的时候崩溃

秦朝为什么在最强大的时候崩溃

发布时间:2020-04-28 23:45:0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为什么在最强大的时候崩溃了?这个问题不是今人才问的,早在两千多年前,刘邦就向他的臣子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你们每个人啊,不要隐瞒我,要向我总结一下,秦为什么丢了天下?我刘邦,一个区区草民,为什么能够获得天下?你们每个人都要跟我讲讲这个道理。他专门让一个士大夫叫陆贾的,写出一部新书,来解释秦亡、汉兴的历史教训。秦朝为什么会在最强大的时候崩溃呢?我们知道传统的解释,无非是说滥用民力、严刑苛法、垄断资源等。今天我们想用一种全新的视角来解读,秦的崩溃原因到底是什么?

  秦的灭亡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集权制度之下,因为迷信强权而导致帝国崩溃。虽然秦的崩溃可以说空前——此前没有过,可是它并不绝后。因为我们知道,后一次因为迷信强权、滥用民力而崩溃的是隋。可是秦的灭亡给后代的帝国竖下了一面镜子,让后代的君主理解权力的使用必须有边界。

  我们可以想象,当秦始皇统一六国,北筑长城,南开灵渠,发50万人戍守岭南的时候,那是多么不可一世的君主啊!可是,太多不可一世的王朝,都是被几个流氓敲响丧钟的。秦的崛起非常不容易,秦的崛起和统一用了550余年的时间,可谓“风风雨雨来时路”。可是秦从瓦解到灭亡,只用了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这个教训是多么大呀!

  首先我们要知道,在秦灭亡之际,有哪些人希望秦朝灭亡。我们知道中国历史上有所谓的“亡秦三叹”,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可是从来没有人分析过,“亡秦三叹”代表了秦强权压迫下的哪三种反抗力量。

  我给大家讲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传说有一次,秦始皇南游,游到了会稽郡。会稽郡的郡治是今天的苏州,也就是当时的吴县。在吴县生活着战国时候的旧贵族——项氏家族。在观看秦始皇巡游车队的人当中,有一个少年俊杰叫项羽,他看着秦始皇威武的样子,说了一句话叫“彼可取而代之”,我是能够取代他的。项羽是要灭亡秦的第一股力量,也就是战国时候六国的旧贵族。他们不服从于秦的压迫和统一,他们要回到六国的旧秩序。

  我们再看第二个故事,秦统一天下之后,有很多人被要求服徭役。传说秦始皇为了修自己的骊山陵墓,动用了72万人为他做劳役。在这些服劳役的人当中,有一个人是负责押送本县这些服徭役的人去咸阳服役的小亭长,相当于我们今天的派出所所长,这个人叫刘邦。在咸阳,刘邦看到了秦始皇威武的样子,发出了感慨:“大丈夫当如此矣!”作为一个男子汉,我也要像秦始皇这个样子啊!刘邦代表的是战国时代以来的商贾、豪强、游侠、市民、底层官吏,这种社会的中下层精英。

  第三个故事,有一个闾左之民,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住在棚户区的穷人,这个人叫陈涉。陈涉早年跟他的同伴一起在田里耕种的时候,他对同伴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些王侯将相,难道是天命生来,他们就该富贵的吗?可以说,陈胜代表了战国和秦代生活在社会底层、在生死存亡边缘挣扎的这些底层人。于是“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当如此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三句话就被人概括成了“亡秦三叹”。三个男人发出了三声叹息,一个庞大的帝国——秦朝,就这样被摧枯拉朽一般灭亡了。

  我们可以说,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只是点燃了一把火,而将这把火烧成燎原之势的,却是以上三股势力的合谋。战国时代六国的旧贵族、秦朝社会底层的精英,以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这些边缘人,他们合起伙来灭亡了秦朝。我们可以想象,在这一些人的合谋下,秦真的有招架之力吗?

  我们要来回答一个问题:秦为什么会崩溃?秦的崩溃,是由于秦那种不讲道理的法治,击碎了所有人的安全感。所以旧贵族、底层人、社会精英合起伙来,要击碎这个“法治”的秦国。我们知道,陈胜、吴广走向反秦的道路,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押送一批刑徒去服徭役,恰巧因为下了大雨,路被冲断了,他们发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按照时间到达指定地点,根据秦严苛的法令,误时就要被杀。

  走投无路的陈胜、吴广,他们这样说:“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也就是说,现在我们逃亡,被抓回来是个死;我们起来反抗、造反,也是一个死,终归都是一死。不如我们铤而走险,试一把,或许还有一条生路。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可以说秦的所谓的严刑苛法,击碎了所有人的安全感,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次所谓的秦的“法治”的牺牲品。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大家一定要合起伙来推翻秦。不推翻它,我们都没有活路。

  除了击碎所有人的安全感之外,秦的崩溃还因为它堵上了所有人自由发展的空间。秦,它全面管控社会。任何人如果要想获得认可,获得富贵,都需要在政权体制内活动。也就是说,秦把每个人上升的通道都堵死了。

  秦的强权把一些本来和权力之争没有任何关系的人逼成了自己的敌人。《史记·儒林传》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陈胜、吴广起兵造反的时候,山东曲阜的孔家的几个儒生,抱着孔子传下来的礼器就投奔了陈胜、吴广。孔子的嫡孙孔甲,成为陈涉的臣子,结果和陈胜、吴广一起死在了乱军当中。

  司马迁总结说,陈涉只不过是一个耕田的匹夫,他驱使这些瓦合的庶族,起来反抗秦,他做出的事情微不足道。可是为什么孔子的后代背着礼器就去投奔陈涉,要当他的臣子呢?那是因为秦焚书坑儒,把这些儒生的事业断绝了,他们没有出路,只有跟着陈涉,或许才有一条出路。所以我们说,秦的强权给自己树立了太多的敌人,它把所有人自由发展的空间全堵上了。堵上了一个空间,就意味着这个压力要增大。就这样,秦帝国像一个高压锅一样越来越胀,压力越来越大,最终走向崩溃。

  最后我们要总结,有人说秦是法家治国,秦的法治不是号称中国古代最为严明、最为令行禁止的法治吗?结合上一节,我们应该知道,秦所谓的法治并不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公正,而是为了维护君主的强权。我们要理解,法治的前提是立法的公正,而秦的立法本身,并不是为了每一个老百姓,而是为了维护皇帝对于国家的控制。

  所以,秦尽管是法家国家,可是法家不代表法治,秦的司法理念和秦的司法实践,都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它是为了皇帝和君主服务的。在这一前提之下,每一个老百姓,随时可能成为为了君主服务的法治牺牲品。我们要理解,抽象的、公正的约精神,也就是真正的法治在中国的建立,要到两千多年以后了。所以秦在最强大的时候崩溃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是它为自己埋下了太多的雷,是它为自己树立了太多的敌人。当所有的敌人、所有的雷一齐引爆,一起希望它灭亡的时候,大秦帝国只好自己走进坟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