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汉朝如何重走秦帝国的老路

汉朝如何重走秦帝国的老路

发布时间:2020-04-28 23:57: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下面我们来讲一个新的课题:汉是如何重走帝国的老路的?我们要理解,汉政权它是打着“反秦”的旗号起家的。但同时,它也是秦最大的继承者。秦奠定的帝国格局被汉完全继承。那么汉为什么选择继承秦?换句话说,秦汉间权力转移之后,如何将统一帝国运作模式固化成为新帝国的形态?

汉朝如何重走秦帝国的老路

  首先我们要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以帮助大家加强对秦汉交替的理解。我们想一想,汉高祖刘邦到底是什么时代的人?有的听众会张口回答,汉高祖刘邦,当然是汉朝人。真的吗?我们仔细想一想,刘邦一生总共活了60多岁,他在汉朝只生活了7年,他在秦朝生活了10多年,而他的一生30多年接近40年的时间是生活在战国的尾巴上。所以如果我们从大多数的角度来看,刘邦实际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战国时代的人。可是因为他是汉高祖,我们会有一种错觉,说刘邦是汉朝人。如果我们把刘邦看作是战国时代的人,那我们看秦汉之间的关系就更为清楚了。

  所以第一个问题,我们要来回答,秦汉之间是什么关系?司马迁在研究秦汉历史,撰写《秦楚之际月表》的时候,就说了这样一段话,说“初作难,发于陈涉;虐戾灭秦,自项氏;拨乱诛暴,平定四海,卒践帝祚,成于汉家”。他说从秦末到汉朝初年的历史,经历了三次转折,第一次转折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第二次转折是在项羽的领导下,诸侯合起伙来消灭秦朝;第三次转折是平定四海,最终实现新的统一,建立新的帝国,这就是汉朝。

  司马迁说“五年之间,号令三嬗”,就是从秦朝崩溃到汉朝建国的五年之间,国家的名号转了三次。哪三次呢?秦转变成为陈胜、吴广的“张楚”,陈胜、吴广的张楚转变成为项羽的“西楚”,而项羽的西楚又转变成为刘邦的“汉”。这三者是什么关系?历史学家田余庆先生说,“非张楚不足以亡秦”,不把楚这个最为仇恨秦的国家的名号拉出来,是不足以灭亡秦朝的;“不承秦,不足以立汉”[2],如果不继承秦朝,就无法建立新的汉朝。所以我们就要理解,为何“承秦”才能“立汉”?

  我们要分析一下汉朝初年,刘邦的军功集团当中,那些人物都是一些什么身份。我们先看看萧何。根据《史记·萧丞相世家》记载,萧何“以文无害为沛主吏掾”。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萧何“文无害”,就是说他的水平最高,对法令的掌握最为娴熟,没有人能够超过他。他因为“文无害”而成为沛县最主要的官吏,也就是说他相当于沛县的秘书长或者是组织部部长。

  我们再看汉朝的第二位宰相,也是刘邦集团当中很重要的一个人物——平阳侯曹参。平阳侯曹参也是沛县人,他说“秦时为沛狱掾”,他是监狱的管理官员。萧何是主吏,萧何是他的上级,两个人都是秦代沛县的豪吏。

  我们再看第三位刘邦集团的重要人物,他就是后来的汝阴侯夏侯婴。夏侯婴是“沛厩司御”,他是沛县负责车马的一个小官吏,而且他跟刘邦的关系很好。每次夏侯婴作为负责车马的官吏迎送客人,路过刘邦所在的泗水亭时,都要跟刘邦聊聊天,一直聊到太阳西斜才回去。后来有一次,两个人大概是喝酒喝多了,打了架,夏侯婴受了点伤。夏侯婴为了替刘邦遮掩,防止刘邦背上打伤人的罪名——故意伤害罪,还说了假供,做了伪证,结果夏侯婴也被连坐抓了起来。

  我们看看刘邦集团的萧何、曹参、夏侯婴,他们的身份是第一类,都是秦的小吏,就是秦的下级“公务员”。我们知道,刘邦本人也是秦的下级“公务员”。

  接着我们看汉朝军功集团当中的第二类人。在汉朝初年曾经长期掌握兵权的太尉周勃,他是沛人,是刘邦的老乡,而他的身份是“以织薄曲为生”,就是编席子为生。而且,农闲的时候“吹箫以给丧事”,就是别人家里办丧事了,他就吹吹打打。第二个人就是刘邦的连襟,我们知道刘邦的太太叫吕雉,吕雉的妹妹叫吕媭,吕媭嫁的是樊哙。樊哙这个人在鸿门宴上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救了刘邦。樊哙是什么人?《史记》记载说樊哙“以屠狗为事”,他在沛县主要工作是屠夫,杀狗的。第三个,曲周侯郦商。郦商是高阳人,他不是刘邦的老乡,可是当陈胜起事的时候,郦商东、西聚集了数千个少年参与起兵,等到刘邦到了陈留的时候,郦商就把自己的军队交给刘邦来领导。所以,我们发现周勃、樊哙和郦商这三个人都是市井之徒。所谓市井之徒,就是没有一份正当的职业的人,他们不是农民,而是混迹在社会的底层人物。

  第三类刘邦集团的人物叫卢绾(wǎn)。卢绾这个人跟刘邦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卢绾的父亲跟刘邦的父亲,两个人关系本身就很好,等到后来刘邦跟卢绾同年同月同日生,乡里人都来祝贺两家的孩子同日而生。刘邦年轻的时候,有事经常躲避出入——就是逃脱官吏的追捕,卢绾就跟他形影不离。有时候刘邦睡在什么地方,卢绾也睡在什么地方。两个人经常是同吃同睡,同在民间为非作歹,所以卢绾这个人是刘邦的亲信。

  正因为如此,我们发现刘邦集团、汉朝的军功集团有这样三种人。第一种人是秦故小吏,第二种人是市井之徒,第三种人是刘邦自己的亲朋好友,关系比较密切的。那么刘邦在这个集团当中,他的地位又是如何的呢?《史记·高祖本纪》这样形容刘邦,他说“萧、曹等皆文吏,自爱,恐事不就,后秦种族其家”。意思就是说,萧何、曹参这些人,都是懂得法律的,非常爱惜自己,唯恐造反这件事情做不成,秦会灭他们的门,所以在起兵造反的时候,他们把领导权让给刘邦。而且他们说,大家平时经常能听到刘邦有很多异象,而且通过占卜,刘邦作为领袖最吉利,于是大家才立刘邦为沛公。故而我们知道,刘邦之所以能够成为汉朝建国军功集团当中的核心人物,并非由于他有多么大的力量,也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大的人格魅力,而是一种时势让大家觉着可能他出来挑头更为安全。所以刘邦在这个集团当中就不具备绝对的优势。

  那么如何将不具备绝对优势的刘邦,从这些小吏、市井之徒、乡亲父老当中推成一代领袖,成为汉帝国的开国皇帝呢?有这样一个家族,有这样一群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刘邦的外戚——吕氏家族对刘邦建国所立下的功劳。《史记·高后本纪》这样记载,说“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说吕后这个人性格刚强,是她帮助刘邦底定天下,而诛杀功臣都是吕后的力量。

  我们熟悉历史的都知道,吕后后来参与诛杀韩信、彭越等人。可是吕后如何帮助刘邦定天下的呢?在史记的另一篇文章《荆燕世家》里面,司马迁借田生之口这样讲吕后在汉朝初年的地位,他说“吕氏雅故本推毂高帝就天下,功至大”。所谓“推毂”,就是当车轮在向前进的时候,一个人从旁边推着车轮,让车走得更平稳、更快。

  司马迁在两处地方肯定了吕氏家族对刘邦事业做出的帮助和贡献。那么我们就要看看吕氏家族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首先我们知道吕氏家族是参与帮助神化刘邦的人。如何参与帮助神化刘邦?有这样三则故事。

  第一则故事,吕后的父亲刚搬到沛县来的时候,大家看来了一个有名的富翁,就都去表示祝贺。在祝贺过程当中,每个人都要送一点钱。当时主持仪式的人说,送钱不满一千钱的人就坐在堂下。刘邦这个时候闯进来,大声说:“我贺一万钱!”就是我有一万钱送给吕公。满座皆惊。萧何就说,“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刘邦这个人我了解,他经常说大话,真的很少做成事。而吕公这个时候说:“我以前经常给人看相,看的人很多,没有一个人比刘邦的相貌更好。我有一个女儿,我在这个宴会上决定,把女儿嫁给刘邦作为夫人。”这是《史记》记载的一则故事。我们知道《史记》记载这则故事的时候,已经是汉代的中期,这个故事已经成为汉朝人的常识。

  可是我们想一想,刘邦这样一个市井之徒,在一次宴会上,登高一呼说他送了一万钱来,但其实一分钱也没拿。吕公就能够凭借他的眼光说刘邦以后能成大事,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刘邦,这件事情可靠吗?这里无非是要渲染刘邦天赋异禀。刘邦有奇特的相貌,吕公作为一个有经验的长者,一眼就看到刘邦相貌非凡,这其实是吕氏家族的人在帮助塑造刘邦的神话

  第二个故事是这样的。《高祖本纪》记载,秦始皇经常讲,东南有天子气,而刘邦就经常到处逃窜,在逃窜的时候,吕后经常能够知道刘邦在什么地方,其他人都不知道。有一次刘邦就很奇怪,问吕后说:“你怎么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吕后就说:“我看到你头上有云气,所以跟着这个云气就找到了你。”这本来是一句夫妻之间的家常话,却被浓重地渲染,并被写进了《史记》里面。而刘邦所谓的“云气”和秦始皇所谓的“东南有天子气”,我想都是汉朝初年的人为了塑造刘邦的神话而说的一个故事而已。这种故事的塑造者无疑又是吕氏家族的人。

  我们再看一个小故事。有一天吕后带着两个孩子,就是汉惠帝和鲁元公主,在田里耕种。有一个老妇过来看相,看到吕后说:“夫人你的相貌很好,贵不可言。”吕后又让他看了一下这两个孩子,老妇就说:“夫人,你之所以相貌这样富贵,是因为这两个孩子的相貌非常好。”过了一会儿,老妇走了,刘邦回来,吕后把这个故事讲给刘邦听,刘邦赶快追上这个老妇请她看相。老妇说:“刚才看孩子和夫人的相貌贵不可言,实际上都是因为您啊。”

  这又是一个佐证刘邦是真命天子的预言。这三则预言合在一起,我们可以想见,是吕氏家族在刻意塑造刘邦的神话。他们要改变刘邦只是一个妥协产物的现状,要改变刘邦只是这些下层的小吏、市井之徒当中一员的本质,他们要把刘邦推向汉高祖的宝座。

  后来的韩信和彭越之死,吕后也多多少少有参与。韩信临死之前是这样一个情况。当时因为外部有军事叛乱,刘邦率领军队在外镇压叛乱,为了防止韩信在长安作乱、里应外合,于是吕后就派萧何召韩信进宫,然后直接将韩信抓住,杀死在长乐宫的钟室。刘邦平定叛乱,回到长安,听说韩信死了,《史记》这样记载刘邦的态度,叫“且喜且哀之”,又高兴,又悲伤。高兴的是,他的大对头韩信终于被消灭了;悲伤的是,一代英雄竟然如此没落!我们知道,帮助刘邦下决心诛杀韩信的正是吕后。

  第二个也是楚汉战争中的功臣彭越。彭越被封为梁王,被人告发谋反,关在洛阳。刘邦把彭越的罪行赦免,把他贬为庶人迁到四川。在彭越去四川的路上,正好遇到吕后从西向东来,吕后答应彭越向刘邦求情,说他无罪。可是当吕后把彭越带到刘邦面前的时候,就对刘邦说:“彭越是楚汉战争中的豪杰,这样一个人你放他去四川,岂不是自己给自己留下后患?不如诛杀他,所以我把他带过来了。”于是吕后让彭越的下属告发彭越,彭越就被杀了。

  综合以上,我们了解了刘邦集团的成分结构,了解了刘邦集团当中刘邦的位置和他的出身;我们又了解了吕氏家族怎样帮助刘邦一步一步走上皇帝的宝座。这样我们就能理解这样一个从民间崛起的皇帝,他为了保持自己的绝对优势,是不会跟自己的同僚分享反秦斗争胜利的果实的。那么,如何让自己的权力一家独大,不再被分享,不再被蚕食?只有走一条熟悉的老路,那就是向秦学习,重建帝国,重新登上至高无上的皇帝宝座。

  《高祖本纪》记载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说刘邦死后,吕后把刘邦已经死掉的消息隐藏了四天,不发丧。她跟别人谋划说:“当年这些军功将领和刘邦一样,都是老百姓,编户齐民。而现在这些将领要北面向我们刘氏家族和吕氏家族称臣,他们心里怎么会服气?他们怎么会臣服于一个少主?不把这些军功贵族杀掉,天下是不会安定的。”也正是基于此,吕后后来对这些军功贵族大开杀戒。

  我们知道皇权一旦到手,就不愿意分享。如何维系住这到手的皇权,就成了刘邦和吕氏家族要好好动脑筋思考的一个问题。那么只有借用秦帝国的旧架子,重新走上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皇帝一家独大的老路,才能让这个新兴的帝国看起来更加稳固。所以这就是我们讲的,如果不向秦学习,就没有汉。所以我们说,造反者也是学习者。曾经反秦的急先锋刘邦,他最后走上了模仿秦帝国的道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