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秦汉帝国是如何实现自己的管理体系和管理体制的

秦汉帝国是如何实现自己的管理体系和管理体制的

发布时间:2020-04-29 00:04:2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我们可以说,汉代是一个文牍国家,就是通过信息的传递与行政的管理这种文书化的形式,将庞大的帝国管理起来。那么汉代有多少个郡国呢?汉代有13个大的省级行政区划,叫作“州”[4],加上中央的所在地司隶校尉部,一共是14个这种省级的监察区;然后有103或105个左右的郡,每个郡又有若干个(小的有七八个,多的有三十几个)县级的行政单位。

秦汉帝国是如何实现自己的管理体系和管理体制的

  汉代的官员有多少呢?根据西汉末年的统计,定编的官员从最低级的左使到中央的丞相,一共是12万人上下。这12万人如何管理,如何让他们知晓皇帝的意志和中央的政令,以及这12万人又如何把国家的政令传递到每一个老百姓头上,它如何实现这种管理方式?其中很重要的就是通过公文、文件、文书,由上而下地把中央的政令贯彻下去;再一个,就是由下而上地把地方的情况向中央汇报。

秦汉帝国是如何实现自己的管理体系和管理体制的

  除了每年底例行的“上计”之外,像是地方的行政案件,尤其是像死刑案件,也要以文书的形式向中央报备。遇到了疑难,不知道该如何判理的案件,要向中央奏谳,由中央批复。所以,通过文书就实现了这种上传、下达的管理体制。可以说,文书是一种信息交换的机制,中国古人很早就发明了这样一个庞大的文书系统来管理国家。

  也就是说从中央(咸阳、长安、洛阳),到地方的州(刺史)、郡(郡守)、县(县令、县长),乃至到普通的乡、亭,这样一个庞大的、有着若干层级的帝国,它一层一层地进行管理和控制,依靠的是文书来传递信息、下达管理指令,通过庞大的公文交换系统,联系着帝国的管理命脉。

  这个文书传递系统,它依赖于这样几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交通因素,第二个因素就是文字的使用,第三个因素是文书的传达和管理的体制。那么我们就来一一分析秦汉帝国这个文书制度是如何形成的。

  在《史记》里记录了这样一个小故事,说秦始皇是非常勤政的,他每天批的公文要重达一百二十石(这个“石”是一个重量单位)[5],可见这个公文来往是非常复杂和繁多的。那么我们就要问,这么多的公文是如何传递的呢?

  我们首先来看看战国以来的交通系统。战国以来,为了满足战争的需要,为了调动军队、运输补给而修建了各种各样的交通设施。比如说在中原的黄土大道上,大家夯筑、打筑了道路;在相对偏远的山区,或者是道路不太方便的地方,人们沿着山谷和峡谷修建了栈道。可以说自战国以来,这种道路的修筑已经成了联系各国之间军事、经济和文化的重要的桥梁。

  秦统一以后,修筑了很多驰道。这个驰道是国家专用的“高速公路”。根据史书记载,秦的驰道有50步宽——这个“步”不是我们今天一步两步这个步子的意思,它这个“步”指的是一种计量的宽度——两边还要种上树。为什么要种树呢?一个是标志道路和一般的农田、其他设施的界限,最关键的是,国家遇有重大的事故可以直接砍伐驰道两边的树木,作为战略物资,同时叫“隐以木椎”[6]。

  这个“木椎”,有的学者把它解读成为一种武器。我想,这个木椎大概就相当于削尖了的栅栏,类似于我们今天的高速公路旁边的防护和隔离的设施。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秦汉时代规定,驰道的使用是由国家专控的,一般人是不可以使用驰道的。这个驰道皇帝的车马可以走,传达中央紧急文书的驿使也可以走。所以驰道是保证交通高速、实现文书传递的一个重要的物质基础。

  除此之外,在驰道上,它要有管理驿递的一些机关和设施。秦汉时代建立了从中央到郡县普遍驿递的一个机构,我们把它叫作传(zhuàn),有的学者把它读作传(chuán)。汉代的文书传递方式有这样几种形式,一种叫“以驿行”,所谓以驿行就是以驿站(类似于我们今天的这种机要文书)传播;第二种叫“以邮行”,这个邮就是像发邮件一样,是民用的传播方式;第三种叫“以亭行”,所谓以亭行,就是一个一个政治单位、政治单元之间相互传递。

  而其中的“以驿行”这种形式又分为置传、驰传、乘传和轺传四个等级,有点类似于我们今天的普通快车、特快车、动车和高铁。当时规定,四匹马拉的车,这是高速的传播工具。如果四匹马的腿比较长,就意味着这马跑得比较快,叫四马高足,称为置传;四马中足,四匹马,腿稍微短一点的,称为驰传;四马下足,四匹马,但是腿比较短,这个马匹比较矮小,这个称为乘传,这个“传”就是交通工具的意思;如果是一匹马、两匹马,它拉的车是比较轻的小车,被称为轺传。

  不管是置传、驰传、乘传还是轺传,只要动用国家的公共交通工具来传递文书和物资,都要持有中央或地方专有的印信,被称为传信。如果是中央发公文,要由中央的御史大夫(就是副宰相)在公文上面加上御史大夫的印章,这样做一是为了保密,另外也标志着公文在传递的过程当中,各级的驿传都要给予一定的保障。所以这种情况下,就保证了公文能够通过高速的公路系统,迅速地传播。

  公文的传播,还有赖于各级官吏对于文字和文书的掌握,这里面我们就要强调一个新的小问题:汉代的人,识字多不多呢?或者普通的汉代民众认不认识字呢?根据历史学家的研究,汉代的基层老百姓识字率是非常高的。这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有学者从汉代的简牍文书当中发现,在当时的边境上,沿着长城有所谓的烽燧。什么叫烽燧呢?就是在长城边上有若干的据点,每隔一定的距离设置一个烽火台,在汉代叫烽燧。烽燧是戍守长城的一个单位,它相当于一个小队,里面有一个燧长,就是主管业务的一个小官,同时,底下有很多的屯卒(就是士兵)。这样一个烽燧,就是一个最基层的军事堡垒,一个最基层的军事单位。

  一个烽燧居住着一支小队,他们驻扎下来戍守这样一个小的安全点。这个点上的士兵,基本上都是识字的,因为这些士兵的来源都是普通老百姓,所以学者们就普遍判断,汉代的普通民众识字率是非常高的。汉代一般的民众,9至12岁之间,要利用冬天农闲的时候,和闾里(就是乡里)的认字的官吏学习文字。学多久呢?三个冬天。所以汉代的基层官吏,比如说三老[7],比如说相关的啬夫、有秩[8]、里长[9],包括一些在县衙或者是在郡守府服务的小官吏,都是认字的,而且认字的年龄都比较低。

  《陌上桑》里这样提到罗敷的丈夫的,说“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这个15岁的“府小吏”,要认多少字呢?根据汉代的法律规定,试史学童(就是担任书写的学童)要能讽诵,就是要能背诵9000字,当然这个背诵9000字也就意味着能够书写9000字。这个9000字不是说9000个生僻的汉字,而是说能够背诵9000字的文书,他就可以到县衙里面,或者是到郡守府,去担任一个下级的小官吏,或者是一个书办[10]。

  汉代民间流传着教一般民众识字的课本,叫《急就篇》。《急就篇》除了教大家认字之外,还包含了一般官僚文书的书写格套。于是我们就可以知道,汉代的底层老百姓也是识字的,因为识字就可以接受国家的管理,同时也可以把民间的情况通过文书制度反馈到上一级。汉代的帝国通过文书规范民间生活,到了东汉时代,就形成了一个规矩,这个规矩叫“五曹诏书,题乡亭壁”。所谓“五曹诏书”,就是由中央的尚书台发布的诏令。普通的老百姓在哪里获知中央的诏令呢?这个诏令会专门抄写、悬挂在乡或者亭的办公衙署的墙上。所以老百姓就通过乡、亭墙壁上的文书,了解和认识国家法令。

  而且汉代规定,这个法令要由乡官一点一点地讲给老百姓听,让老百姓能够明白意思。在甘肃省悬泉这个地方的一个驿站,出土了一块墙壁,这个墙壁上就书写着西汉末年的《月令诏条》,就是每个月农民要做什么事。这是我们讲的第二个大问题,就是一般老百姓的识字率的问题。

  第三个,就是汉代的文书是什么样子。汉代的文书,一般都是以“简牍”的形式出现。所谓的“简”,就是把一根一根的竹片或者是木片编在一起。所谓的“牍”,就是单独的一片木板。简外面要用封套,就是用丝织品把它包起来打上结,在这个结上挂上封泥,把它封印起来;而这个牍,外面要有一个像信封一样的函套,叫检署,把检署卡在牍上,用绳把它扎起来,绳打结的地方用封泥把它贴起来,在上面盖上印章以示保密。这些就是我们所谓的保密文书。

  汉代还有一种一边传播一边宣讲的文书,叫作“觚”,又叫作“露布”。它是一个六棱体的木牍。一根木棍,把它削成六个平面,在这个平面上写上文书的内容,然后由负责传递文书的人拿在手上,一边传播,一边奔跑。他或者是嘴里喊,或者是每到一处,由所在官员抄写——这种传递的过程,也是宣传国家政令的过程。在今天甘肃就出土了一个画像砖,砖上有一个驿使图,画的就是一个驿使骑着马,手里拿着这样一个觚传递文书的形象。

  而文书的传递是有制度的。根据出土的文献可以看到,要在落款上写明这个文书是由谁主发(就是谁起草);同时,规定了这个文书要在什么时间内送达什么地点,它有传播的时间限制。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文书制度,国家才能被管理得井井有条。

  汉代每个老百姓还有所谓的户板,就是他自己有一个户口本。每年八月,由官员到县、乡去核查老百姓的户口,九月由县向郡汇报这一年这个郡、这个乡、这个县它的人口增减的相关情况。然后,由郡向中央上计(就是把一年的统计报表报到中央)。正是通过这种文书,中央朝廷实现了对广大地域上100多个郡国的管理。可以说,不但官员熟悉文书,就是民间的老百姓也非常熟悉文书,这种文书对于民间生活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比如说,我们知道后来的道教——道教萌芽于东汉末年,而道教的很多用语其实就来自汉代的文书——有一些咒语会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这三句话就是汉代文书一般结尾的格套。“太上老君”是这个文书的颁发人。“急急”表示这个文书它传递的速度,汉代的文书有“急”和“急急”来标志这个文书的不同等级。“如律令”是什么意思呢?就是除了文书所描绘的内容外,其他文书没有描绘的按照律令来执行。

  不仅如此,人们也会用官文书的形式来描绘民间生活,甚至形成民间的一些风俗。举个例子,从汉代到明清时代,中国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封建迷信的文书,一般叫作买地券、镇墓券或者叫作买地莂。它通常是刻在砖头上,或者是铅板上,有的是书写在木牍上,人下葬的时候就将其一起埋驻地中,这是告诉地下的这些鬼神,这块葬地已经有主了,你们就不要来侵犯了。这个买地券很多时候就是汉代文书的一种迷信的翻版。

  比如说在出土的文献当中,有一个孙成的买地券。他是东汉建宁四年(171)过世的,安葬时在墓里放了一张券。这张买地券中就说,“田东比张长卿,南比许仲异,西尽大道,北比张伯始”,这是告诉大家他买下来这个墓地,四邻各是谁家的;“根生土著毛物,皆属孙成”,就是说这个买地券当中所标明的地理位置上的填土,上面所生的任何物质都归孙成;“田中若有尸死,男即当为奴,女即当为婢,皆当为孙成趋走给使”,就是他买的这块地里面,如果还有其他的死人,男的就是孙成的奴隶,女的就是孙成的奴婢,都归他驱使;旁边还列了樊永、张义、孙龙等人作为他的见证人。

  这样一张买地券看起来好像真的是汉代的买地文书一样。其实根本就不是。它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买地文书,好像是告诉死者,你只要带着这券,这个墓地你就永远拥有了。这是汉代的官文书在民间生活,乃至丧葬用品当中的一种翻版。

  可以说,文书管理是汉代国家管理的一种普遍形式,这种信息的交流,通过时间和空间的转换,实现了国家意志对于民间的管控、民间的信息向中央的汇报,通过信息传递,通过驿站和驰道传播信息。所以说,古代中国这么庞大的幅员,这么辽阔的疆土,就是靠着这种形式把它管理了起来。我们用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秦汉帝国是靠什么维系的呢?可以说它是靠文书来维系的,也可以说,秦汉帝国就是靠着“快递”在维系着这么庞大的疆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