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十六国时期北方长期分裂的背后是民族融合的困境

十六国时期北方长期分裂的背后是民族融合的困境

发布时间:2020-04-29 21:19:12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那么在八王之乱中被引入中原的那些胡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就要追溯到更早的东汉。在大家一般的印象中,西汉的武功无疑是要强过东汉的,卫青、霍去病这些率领大军穿过沙漠,出击匈奴的名将都出现在西汉一朝。东汉尽管曾有过“窦宪燕然勒功”的业绩,但窦宪只是一名外戚,谈不上是名将。不过稍显奇怪的是,汉武帝时,尽管名将辈出,也取得了不少的胜利,但并没有真正使匈奴屈服。东汉尽管武功不如西汉,但匈奴对东汉的威胁要小很多,它的边境也更加稳定。这主要是因为匈奴自西汉中期分裂之后,便趋于衰弱。南匈奴更是经常性地臣服于汉朝。在此过程中,他们慢慢移动到边塞附近,替汉朝守边,减轻了汉朝的边防压力和开支,而作为交换,汉朝为他们提供粮食、物资等方面的补给。因此在东汉一朝,匈奴不再成为主要的外患。同时,定居于边塞附近的胡族慢慢受到了汉文化的影响。例如我们上一讲提到过的汉赵的建立者匈奴人刘渊,他早年曾经随崔游学习《毛诗》《京氏易》和《马氏尚书》,喜欢读《春秋左传》《孙吴兵法》,史书说他《史记》《汉书》以及诸子百家等书都读过。这其中或许有夸大的成分,但是刘渊对汉文化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这点应当没有疑问。

十六国时期北方长期分裂的背后是民族融合的困境

  变化不仅发生在北方的边境,在西北的关中地区也是如此。西北的羌乱是东汉一代持续最久的边患,长安作为西汉的首都,原本是最富饶的地区,受此影响也日渐衰败。后来曹操与刘备争夺汉中失败后,下令把武都(在今甘肃省陇南市白龙江中游一带)的氐人迁徙到关中,想利用这些少数民族来抵抗蜀汉,当时人认为这是“弱寇强国”的妙计。结果到了西晋初年,关中地区也分布着大量的羌人和氐人。东汉以后,北方少数民族大量南下,越过长城,在辽西、幽州、并州、关陇一带和汉族杂居,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民族迁徙自然形成的结果,然而日益复杂的民族关系也蕴含着危机。西晋初年,河西鲜卑族首领秃发树机能的起兵,声势浩大,持续了多年才被西晋军队勉强镇压,这便是一个强烈的警示。当时人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曾经有一个叫江统的大臣,撰写了《徙戎论》,主张趁着西晋国力尚强,要把这些少数民族重新迁到塞外安置,以免后患。之后五胡入华的局面,确实证明了江统建议的预见性,但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果西晋政府接受了江统的建议,把这些定居于内地的少数民族强制迁徙到塞外,就能避免危机了吗?恐怕结果是更快地引发动乱,激起这些少数民族的反抗。

  如果说之前的八王之乱只是西晋政权内部的动乱,在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都有类似的事情,但是五胡的卷入不但扩大了内战的范围,使内战变得更加残酷,更关键的是战争引发的民族流动与迁徙,彻底改变了中国北方的人口构成,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变局。

  不可否认的是,连年的战争造成的生产凋敝、粮食匮乏,使得生存竞争变得异常残酷和激烈。在此过程中,胡人和汉人,乃至于胡人与胡人之间的民族冲突,甚至互相屠杀,比比皆是。民族矛盾尖锐,成为十六国时期的重要特征。

  在此背景下,为了驾驭对立的双方,十六国政权中,不少都采取了“胡汉双元”的统治方式。所谓胡汉双元统治,是指对胡人与汉人按照不同的方式来加以管理,设置不同的机构,分而治之。以十六国最早的政权——匈奴人建立的汉赵为例,“置左右司隶,各领户二十余万,万户置一内史,凡内史四十三”,这是统治汉人的方式。至于他们辖下的胡族部落,则设置“单于左右辅,各主六夷十万落,万落置一都尉”,这种统治方式的优点在于可以适应胡、汉不同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组织,减少矛盾与冲突,但本质上仍是战乱时的权宜之计——把胡汉分割开来,而不是融合胡汉。

  另一方面,由于这一时期进入中原的少数民族,大都在此之前有过长期在边塞附近生活的经历,对于中原王朝的政治制度较为熟悉。因此,尽管五胡政权建立在武力征服的基础上,但很快便能仿照中原王朝的样子,建立起一套官僚制度。但这一走向汉化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常引发胡族政权内部的矛盾。例如后赵的建立者石勒的儿子石弘,文质彬彬,爱好汉文化,但他继位之后,很快就被石勒的侄子、战功赫赫的大将石虎废黜。十六国各政权皇位继承的过程中,代表政权汉文化的一面,但又相对文弱的继承人,被强悍的、统领胡族部落的将领推翻是相当常见的。而每一次政变与对抗都会引发新的胡汉冲突,这也是十六国政权短促而亡的重要原因。

  这些迹象表明,当时不但存在着胡族与汉族之间的冲突,在胡族政权内部也有着汉化与胡化之间的矛盾,这种结构性的矛盾普遍存在于十六国的各个政权中。战争是实力的较量,在五胡之中,实力较强的匈奴、羯族、氐族、鲜卑慕容部,都有争霸中原的实力和野心,成为十六国历史的主角。总体而言,内迁较早、汉化较深、离洛阳较近的民族,首先建立霸权;内迁较晚、汉化较浅、离洛阳较远的民族,又依次建立霸权。

  在这十六七个走马灯式交替的政权中,最为大家所熟悉的是苻坚建立的前。前秦统一北方之后,苻坚又萌生了统一天下的志向,亲自率领90多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南征,但在淝水被东晋军队击败。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据说苻坚当时看到八公山上的草木皆似人形,我们熟悉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成语,便源出于此。淝水战败之后,前秦的政权也宣告瓦解。但在十六国的君主中,苻坚是相当特别的一位,他具有融合胡汉,建立大一统帝国的雄心,他早年排除了氐族贵族的干扰,重用汉族大臣王猛,励精图治,先后灭亡了前燕、前凉、代国,夺取了巴蜀,甚至派遣吕光远征西域,逐步统一了北方。他灭亡前燕之后,仍然信任前燕的王族慕容暐、慕容垂,较之于之前十六国的各个政权都是以本族人作为统治的核心,苻坚的用人与施政无疑具有超越民族本位的宏大气象。他甚至不顾大臣的劝谏,把氐人的子弟分散到全国各地,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集中在都城附近,拱卫政权。可惜的是,在当时民族对立的局面下,苻坚无疑是一位过于“超前”的统治者,他做出的种种“将混六合以一家”,融合胡汉的举措,最终却导致了前秦在淝水之战后迅速瓦解。之前受到苻坚信任的慕容垂等人,纷纷借机起兵,北方再次陷入分裂与混战的局面之中。

  苻坚的失败意味着在五胡入华的大变局中,无论是分隔胡汉还是融合胡汉,都无法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十六国时期的中国北方为什么会形成这种碎片化的分裂局面,这与短时间内难以克服的胡汉矛盾有着密切的关系,民族分布格局的改变及引发的矛盾与冲突,也是魏晋南北朝长期分裂的重要因素。当然从更长远的观点来看,中国北方的黄河流域自秦汉以来已成为一个经济、文化上的整体,在政治上不可能被长期分割,十六国中几个较为强大的政权,无不以统一北方为目标。互相冲突的背后又蕴有融合,乃至再次走向统一的可能。只是不可否认,在这一民族融合的过程中,存在着艰难乃至残酷的一面,这或许是传统意义上认为魏晋南北朝是一个黑暗时代的重要原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