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海陆交通的发展推动了东亚“汉字文化圈”的形成

海陆交通的发展推动了东亚“汉字文化圈”的形成

发布时间:2020-04-30 19:49:5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面我们主要讲的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交流,这个领域,学术界关注得比较早,研究得比较细,资料相对也比较多。然而中国文化也有东向的交流,甚至还有南向的交流。在这个领域,学术界注意得相对比较晚,研究成果相对要少一些,但是我们不能忽略它们。

  所谓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国文化和东方文化的交流,这个东方主要是指亚洲东部。提到亚洲东部,我们一下就会想起朝鲜、日本,当然包括中国。

  首先为大家讲的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国和朝鲜半岛的文化交流。

  从公元313年,高句丽攻陷乐浪(lè làng)、带方开始,到公元668年,新罗统一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区域为止,一共355年。这个历史时期,被称作朝鲜半岛的三国时代。中国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是公元220年到589年。换句话说,朝鲜半岛的三国时代,和中国的魏晋南北朝相比,它的起、始都差不多晚了百来年,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重叠的。在朝鲜半岛的三国是指哪三国呢?是指位于北部的高句丽、位于朝鲜半岛南部西半部分的百济和位于朝鲜半岛南部东半部分的新罗。

  尽管在这样一个时期,中国和朝鲜都经历了很多的战乱动荡,但是之间的文化交流不仅没有中断,反而有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高句丽,因为当时的高句丽地跨鸭绿江两岸,它基本上继承的是魏晋南北朝时期辽东的遗产,所以它天然就是文化交流的桥梁。

  在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高句丽与中原的南、北王朝都保持着密切的往来。可以看一个数字。按照史书记载,高句丽使节访问北魏、北齐、北周的次数就多达90多次,有的时候一年里有两三个使团到达。而访问东晋南朝的使节也有将近30次,这个数字是非常可观的。百济、新罗也一样,跟中国的往来是非常密切的。

  除了朝鲜半岛之外,大家千万别忽略了,按照传统来看,越南这个东南亚国家也是算在亚洲东部的。为什么会把越南也算在亚洲东部呢?这里边不仅是一个地缘的考虑,也有一些历史文化的因素。因为亚洲东部这四个主要的国家:中国、朝鲜、日本、越南,它们在历史文化方面是有一些共同点的,很多学者把它归纳成这样四点——汉字文化、儒家思想、律令制度、佛教信仰,而这四者的核心实际上是汉字文化。日本有一些学者,干脆把整个东亚世界就称作“汉字文化圈”。

  中国的汉字大概自战国到西汉初传入了朝鲜半岛——这个时间很早。到了三国时代,朝鲜半岛的人民广泛使用汉字和汉文。所以当时朝鲜半岛三国时代的文人,很多都能写非常棒的汉文文章。而这三个国家高句丽、百济、新罗给中国南北朝各代的公文、表疏,也都采用非常标准的中国文章和格式。

  我们先看高句丽,只举一个例子,那就是著名的好太王碑。“好太王碑”是个简称,全称是“国冈上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碑”,这是高句丽的长寿王在公元414年为他的父亲立的一块墓碑。这个墓碑在哪里呢?在今天中国吉林省集安县集安正东。这个碑很大,上面一共刻了1775个字,内容都是关于好太王的功绩。这个碑在刻好以后1000多年,大家都没有注意过,而到清朝的光绪初年才开始被学术界关注。大家对这块碑有高度的评价。比如清代叶昌炽在《语石·奉天一则》中就讲碑“字大如碗”“方严质厚,在隶楷之间……所记高句丽开国武功甚备。此真海东第一瑰宝也”,由此可见,时人对它评价非常非常高。所以这块碑不仅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而且还有非常重要的书法审美价值,喜欢书法的人都知道好太王碑。

  对于百济我们也可以简单地看一下,因为百济很早就通过辽东接触到了中国的先进文化。公元277年,百济就派遣使节与西晋联络。此后,百济依靠它非常发达的造船业,往来于黄海之上,因此,百济对汉文化的吸收相当全面。我们这里也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通过考古发现了百济的武宁王陵,也就是百济国王的陵,它的年代在公元6世纪初,里边出土了大量的来自中国南朝的物品。武宁王在位23年(公元501年到523年),这个时候是百济中兴时期,国力比较强盛。它与中国南朝的梁往来通好。墓志中提到武宁王有个头衔叫“宁东大将军”,这实际上是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梁朝给他的封号。在百济境内,我们还发现过一些碑,上面有些碑文,甚至运用的是骈体文,也就是所谓的四六文,四字一句、六字一句,这属于南朝非常典雅的文字。中国古籍当中有记载,那个时候的百济“颇解属文”,就是说他们非常懂得怎么写文章。

  新罗在三个国家中建国晚一点,它在建国初期连文字都没有。但是大概到了公元251年出现了一个人物(见于朝鲜史籍的记载),这个人叫妇道,我们现在基本可以断定他写的文字就是汉字。大概到公元3世纪中叶,汉字、汉文已经在新罗普遍流行,甚至新罗的国名都很有意思。根据《三国史记·新罗本纪》记载,在公元503年的时候,新罗的臣子们开会说:“始祖创业以来,国名未定,或称斯罗,或称斯卢,或称新罗。”意思就是说我们国名都没定呢,创业到现在,有的时候被叫斯罗,有的时候被叫斯卢,还有的时候被叫新罗。“臣等以为,新者德业日新,罗者网罗四方之义,则其为国号宜矣。”由此可见,国名最后被确定为“新罗”,背后完全是中国文化的思维,甚至新罗的这些臣子,把朝鲜语称之为方言,认为标准的语言应该是汉语。新罗与汉文化的交流,后来得到了日益广泛、深入的发展。到了公元504年,新罗仿效中国礼仪,也制定了丧服法,就是规定了怎么服丧,怎么慎终追远;公元514年采用谥法,也就是人死了以后要给他一个谥号;公元520年颁示律令,并且规定了百官穿的服饰,就是应该实行“朱紫之制”,也就是要根据官品的大小,穿红的或穿紫的,完全模仿中国;而公元536年新罗干脆模仿中国建了个年号叫“建元元年”;公元545年,当时的新罗王下令撰修国史。

  所以我们看到,高句丽、百济、新罗这三个国家和汉字文化的关系非常密切。而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朝鲜的三国时代,朝鲜人民在使用汉字的过程当中,已经开始部分地进行再创造,比如用简体字。有些简体字我们现在还经常在用,比如“部门”的“部”,它就简化成“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