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明朝历史 > 明朝为什么没能进入大航海时代

明朝为什么没能进入大航海时代

发布时间:2020-05-01 09:48:3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公元六七世纪到中国来的日本、朝鲜留学生及外交使节,曾经为隋唐政府强有力的统治和中华民族的璀璨文化而惊叹;但是,同时来到中国的波斯商人,却窥测到中国皇帝的虚荣心和中国官府的自欺欺人。

  13世纪来到中国的意大利探险家马可·波罗,曾经记载了中国元朝的繁荣和强盛;但16世纪末,马可的同胞利玛窦教士,更多看到的是明朝这个“天朝大国”的愚昧和落后。

明朝为什么没能进入大航海时代

  法兰西哲人伏尔泰18世纪还在大声赞颂:当我们还漫游在亚平宁原始森林之中的时候,中华帝国就已经治理得像一个家庭一般。但不到一个世纪,他的国人就和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一道,占领了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伟大国家的都城北京。

明朝为什么没能进入大航海时代

  不得不说的是,不管是日本、朝鲜留学生,还是马可·波罗、伏尔泰看到和听说的中国,不管是波斯商人、利玛窦,还是英法联军与之打过交道的中国,都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他们所看到的、听到的、打过交道的中国,看似矛盾,但都是那个时代中国的某个真实的侧面,是大象的某一个局部。日本、朝鲜留学生和波斯商人的身份不同,接触群体不同,感受也不相同;马可·波罗走马观花和利玛窦的身处其境,感受也不一样;伏尔泰站在远处观风景,看到的是风光无限,英法联军近处打交道,遇到的是不堪一击。

  这个庞大的帝国,自从汉以来,在许多个时段,都是在一个皇帝和一大群官吏的统治之下,都是以天朝大国自居。如果没有野蛮的“胡人”“洋人”的威胁,如果没有该死的“流贼”“乱民”的闹事,如果没有罪恶的野心家、阴谋家觊觎政权,这个国家的君主永远是“伟大”的。因为在他们的统治下,这块东方大地,曾经有过辉煌的时代和灿烂的文明,也不断创造新的辉煌和新的灿烂。而他们的种种丑恶,则因为有“春秋笔法”,不为外人所知。

  当西方还在神权统治下,处于“黑暗时代”时,我们为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普降甘露而沾沾自喜;当西方摆脱了混乱和愚昧并建立起发达文明、选择了民主政治以后,我们又不禁埋怨,为什么中国旧有的政治体制和习惯势力竟是如此顽固,使我们改革和开放的步履如此艰难,乃至兴一利而出百弊,新的问题新的矛盾层出不穷?

  于是,比较研究之风蔚然而起。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讨,有人豁然开朗:原来,西方之所以能够建立近代政治制度和经济秩序,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中世纪政治上的分裂割据、经济上的庄园林立,还有一个教皇和无数教堂在参与政治斗争和经济生活。于是有人进一步发现,原本是古代中国繁荣三大基石的君主制、大一统、个体农业,竟然是阻碍中国走出中世纪、进入近代社会的三大障碍。

明朝为什么没能进入大航海时代

  那么,中国是否应该退回去,退到那个曾经被诅咒过的西方中世纪,然后再由中世纪进入近代社会?

  其实,中世纪的西方人也未必愿意看到国家的破碎,正如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接受头上有一个至高无上、操持生杀大权的君主一样。西方中世纪的黑暗中其实孕育着推动进步的积极因素,中国中世纪的繁荣下掩盖着阻碍进步的愚昧痼疾,都不是有意识的选择,而是各自历史发展的结果。

  如果不将中国和西方进行横向比较,如果东西方不发生接触,而只是孤立地从东方和西方各自发展的轨迹来看,那不仅西方在进步,中国同样也在进步。谁能不顾历史事实,认为明清时期的中国比汉唐时期、宋元时期的中国落后了?但又有谁能够断定:如果没有随着鸦片战争而来的西方资本主义的猛烈撞击,如果不是中国被卷入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之中,清朝就一定是中国的末代皇朝,明清时期也一定是所谓“封建社会”的晚期?

  既然东方和西方幸运而又不幸地生存在同一个星球上,那就无法不让它们相互影响。事实是,即使人类分别居住在不同的星球,以今天的科技发展,各星球之间也迟早要相互影响,就像几百年前欧洲大陆和亚洲、美洲由相互隔绝到成为邻居一样。

  我们曾经诅咒西方殖民主义者把东方变为他们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给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但西方也曾经诅咒,东方的“黄祸”所及,把一个好端端的罗马帝国折腾得七零八落,从而导致了若干个世纪的“黑暗时代”。但是,从历史发展的进程来看,如果没有“黄祸”的西进浪潮,也许就没有西方近代民主制产生的土壤;同样,如果没有西方“殖民主义者”的东来,或许也就没有近五个世纪以来东方的现代化过程,而这个过程,正是从明朝中期开始的,是“大航海时代”的重要成果。

  那么,和“大航海时代”、西方“殖民主义者”东来处于同一时代的明朝,在中国历史和同时代的世界历史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有人认为,从明朝中期开始,中国就已经退出世界先进行列。也有人认为,中国历史发展到明朝,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都处在世界的前列,是清朝的统治,导致了中国的落后,甚至到清中期,中国也处于世界的中心地位。这些看法,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西方中心论和东方中心论,乃至中国中心论。

  有不少朋友问我:你怎么看?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在明朝所处的14世纪下半叶到17世纪上半叶,先进与落后的标准是什么?是以一些学者津津乐道的所谓明朝的“GDP”、清朝的“GDP”为标准,还是以另外一些学者所注重的一般民众的生活状态为标准?

  和谁比?这很重要。已故评书家单田芳先生说到一个人的武功,最著名的口头禅就是“得看和谁比”。那么,是和日本比还是和东南亚比?和东欧比还是和西欧比?和某个国家比还是和所有国家的最先进事迹比?

  这个问题一直以来让中国人活得很累,也很纠结。因为至少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就老是被人欺凌、被人看不起。我们常说“落后就要挨打”,但这里的“落后”指的是什么的落后?是单纯的武器落后还是从制度到文化的全面落后?

  第二,中国是否真的曾经先进过?什么时候先进、先进的表现是什么?如果真的曾经先进,那如何持续先进、能否持续先进?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在百米跑中风驰电掣的“飞人”博尔特,现在不是被人超越了吗?这就好比跑马拉松,如果能够沿着正确的方向,持续前进,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是第一?这一次第一,下一次第一,永远会是第一吗?所以,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还是偏离了路线。如果路线正确,持续前行,处在第一还是第二,处在第一集团还是第二集团,我认为并不十分重要;恰恰相反,如果有人领跑,我们跟跑,或者相互领跑,一齐跑向正确的终点,我认为也没有什么不好。

  当然,有一个事实摆在我们面前,那就是当葡萄牙人、西班牙人以及后来的荷兰人用他们的冒险精神,跨越重洋,寻求新的资源,开辟新的生存空间的时候,即人们通常所说的“大航海时代”到来的时候,明朝确实和它擦肩而过。这一次的擦肩而过,使中国在此后的许多年里,在民族发展的马拉松中,不断被其他选手超越,也导致了中国后来被“列强”分割、被强邻入侵。这种被列强凌辱、入侵的刻骨铭心的记忆,使得我们一直保持着警惕,警惕被分割、被凌辱的历史重演。

  如果用当下时髦的“问题意识”进行讨论,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明朝为何没能进入大航海时代、如何才能进入大航海时代?但是,在这种“问题意识”下提出的问题,也同样难以回答。因为,这类问题既无解,也有无数的解。因为按着这个思路,我们可以列举出无数个明朝没有进入大航海时代的原因,也可以指出明朝有无数个可以进入大航海时代的机。但是,虽然我们今天提出的这些原因,对于明朝人来说,是无意义的“马后炮”,我们却仍然得尝试回答这些问题,不为明朝的遗憾,而为了今天的觉悟,为了明天不为今天而遗憾。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更愿意先把问题放下,以“了解之同情”,看看明朝276年的历史是怎么走过来的,与宋元相比有何不同,自身行进的过程中又有何变化,答案或在其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明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